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0:九命奇冤·执法不严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3207 2019.06.01 14:00

  对于赵双刀的要求,陈兴和罗宏俊没有拒绝。虽然赵双刀曾经是土匪头子,可现在这落魄样,不正好同病相怜嘛?

  接下来几天,罗宏俊、陈兴一直呆在县衙,压根不敢迈大门一步。其实这纯粹二人多余,毕竟王培中能遣人在黑夜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住在内宅的普宝儿掳走,自然能派人杀了陈兴、罗宏俊。王培中没那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这点搁旁人都看得清楚,可落到当事人身上就没人信了,毕竟嘛,普宝儿脑袋完好、全身血肉都被剔干净的场景放面前,换谁都得吓破胆。

  陈罗呆县衙,赵双刀却是不一样,虽然王培中在余杭势大,可他毕竟有一身的功夫,这三天更是一大早就出了县衙,至于半夜才悄悄返回。罗宏俊估计赵双刀是去打探王培中的消息、伺机报仇,可眼下情形,罗宏俊也懒得多说什么,能杀了最好,杀不了也就这样、没法更坏,也就随他去了。

  转眼功夫,距离普宝儿被剔骨剜肉已是十天。

  不敢出门,一日三餐菜米油盐全凭老李头购买,几天下来,别的不说,罗宏俊这炒菜的手艺倒是涨了不少。

  不出门、不升堂,待陈兴起床时,已是日上三竿,下床第一件事,却是溜到厨房。随手挑了块肉,虽然烫的紧,却还是一口咽了,“我说,你做的菜终于能下口了。”

  “前世要是没外卖,我做菜手艺得比现在强十倍。”罗宏俊将菜装盒,“给普刘氏送去吧。”

  普刘氏疯了,放出来估计得满县城乱跑,因而这些天一直锁在屋子里,只天气放晴时会带出来晒晒太阳。饶是如此,活动范围却也仅限于这几丈见方的院子。

  陈兴也不是第一次给普刘氏送饭了,提着饭篮,“我这父母官可真成了父母……”其实这送饭不仅仅是送,还得喂……不然这普刘氏不知道吃啊,说起来,照顾普刘氏那真是一把屎一把尿,就跟照顾孩子似的。

  罗宏俊抬头哼了一声,“至少你那棺材不用退了。”

  罗宏俊说的棺材自然就是陈兴当初为了安葬罗宏俊花三十两银子买的那口棺材。本来陈兴以为买错了,谁想第二天就派上了用场——装了普宝儿的骸骨。两人至今不敢出门,是以那口棺材还停在花厅,这都过了头七了。

  那口棺材还停在花厅,陈兴也知道里面有个小孩的骸骨……所以现在陈兴就不敢往那看,生怕棺材里钻出一个小男孩……不管是冲自己笑,还是冲自己哭,那都会吓死人的。

  陈兴闻言那叫一个憋屈,却也不好多说,只得提了篮子给普刘氏送饭去。

  不料陈兴才刚刚走到门口,老李头却是跑了过来,陈兴道,“县牢的饭送过了?来的正好,咱这也开饭了。”

  县衙上上下下走光,县牢牢头也走人了,是以县大牢还得老李头肩起来。陈兴招呼吃饭,老李头却是喊道,“大老爷,不好了!您赶紧到前面看看!”

  一听老李头喊话,陈兴立刻泄了气,缘由无他,自从到了余杭,凡是看到老李头这样,准没好事!偏偏这老头似乎有毛病,一遇到事就手足无措、说不清话,是以还必须自己亲自去看!

  陈兴还满脸不情愿呢,罗宏俊却系着围裙,手持锅铲走了出来,“什么事啊?这余杭谁不知道县衙关门了,还有来县衙的?”

  “你问他,他说的清楚吗?”陈兴没好气道,“刘鑫、杨云峰不是坐在二堂吗?什么事还得我去?”

  老李头似乎没听出陈兴的揶揄,这次很争气的说清楚了,“就是洪三爷和三老爷、杨典史打起来了,所以才要您去看呐。”

  老李头说的洪三爷自然就是洪秀全。按说三老爷的称呼是留给县衙三把手刘鑫的,奈何洪秀全虽然没有官职,却是陈兴、罗宏俊的义弟,既然陈兴、罗宏俊是大老爷、二老爷,这洪秀全自然而然就是三老爷了,但是为了防止和刘鑫称呼混淆,所以给洪秀全起了个洪三爷的称呼。

  一听这话,陈兴和罗宏俊立刻相互看了,满脸的震惊,还是陈兴先开口,“洪秀全?他回来了?”

  老李头今天说话很利索,也不知是镇定,还是最近天天和陈、罗一块吃饭,已经熟悉、没了之前的紧张,“回来了!带了好些人呢!我说这么长时间没看到洪三爷呢,原来是大老爷、二老爷派去搬救兵了!”

  陈兴、罗宏俊又相互看了看,“带人?”

  “是啊!”老李头竖了根大拇指,“看起来凶的紧呐,三老爷和杨典史不让进,都快打起来了。”

  一听刘鑫和杨云峰要挨打,陈兴立刻来了精神,“走,去看看!”

  罗宏俊一笑,“现在不怕死了?”

  陈兴把饭菜篮子丢给老李头,“能跟刘鑫、杨云峰打起来了,有什么不能去的?”又回头对老李头道,“你先去给普刘氏喂饭,我去看看。”

  于是乎……陈兴穿着内衣、罗宏俊套着围裙、拿着锅铲就去了二堂。

  陈兴、罗宏俊刚到二堂,洪秀全便上前道,“大哥、二哥。”

  原以为洪秀全已经远走他乡,如今在此看到,不免有些隔阂。

  看出二人迟疑,洪秀全复杂的叹了口气,旋即道,“碍于身份,我暂时不能和两位哥哥说清楚,但我对二位哥哥没有恶意。”

  这点是陈兴、罗宏俊早就想到的,闻言也不意外,“这个我相信。”说着,罗宏俊一指满堂端坐的人,“他们是……”

  要说这些人,着实有些怪异。要说模样,有高有矮、有胖有瘦,但有一个共同点——眼睛里都冒着凶光,明显不是什么善茬。按说这样也不奇怪,可这些人偏偏安安稳稳的坐在原大小吏员的座位上,一个个还……双手摆好,左手放在下面,右手放在上面,眼睛正视前方,十足小学生上课认真听讲的模样。这还不是最滑稽的——他们小学生坐姿是有的,偏一个个耷拉着腰,脸上分明写着不情愿三个字。

  一听这两位提到自己,这些人立刻扯了嗓子,可惜他们嘴巴动的夸张,却只哇哇哇叫,没一句完整话。

  洪秀全解释道,“吃了哑药,暂时不能说话。他们都是……赵双刀的旧部。”

  还旧部?这说话也委婉了吧?赵双刀什么人?土匪!那这分明就是赵双刀手下的小土匪嘛。吃哑药这行为在古装电视剧上没少看,不料穿越古代还真遇到了。听洪秀全也提及赵双刀,罗宏俊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赵双刀的旧部……虽然只是六个字,但这六个字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赵双刀寨子怎么没的?那可是山东都司剿灭的!按说土匪该就地正法吧?为什么能出现在这里?详细的答案或许很难猜到,但笼统的答案却是不难猜——洪秀全是官家的人。

  陈兴一指被绑在一边的刘鑫、杨云峰,“他们这是?”

  开始老李头就说了,洪秀全带人要进来,刘鑫和杨云峰不让,如今刘、杨被绑在这里,可见洪秀全是懒得废话、直接动手了。

  要说洪秀全以前当车夫那会儿还是蛮憨的,可先是巡检司擒拿黄秋明,如今又是捆了刘、杨,可见那憨样都是装的,这明明是能用暴力解决就决不废话的主嘛。

  只……你说捆就捆吧,捆人的方式可是很多的,反手绑、通体扣……捆法那是多的不得了。但洪秀全偏偏选择了最侮辱人的捆绑方式——双手双足捆一块儿,外加嘴里塞团棉。

  这什么捆法?不知道不要紧,农村怎么杀猪知道吗?不知道的今天看这俩人也知道了:农村杀猪就是四只脚捆一块,然后痛快一下子。

  杨云峰是瘦子,四肢捆一起还受得住,刘鑫可不瘦,这么捆起来,那可是全身的肉都挤一块了!自己来的应该还是蛮快的,想必刘鑫被捆的时间还不长,可就是这么点时间,刘鑫脸都紫了,分明是这么捆让他有些透不过气。

  刘鑫、杨云峰一听洪秀全提到自身,立刻呜呜呜的叫起来,刘鑫是喘不过气脸色发紫,杨云峰则是急吼吼的叫,就这么一下子,脸就涨的发红。

  见杨云峰朝自己叫,陈兴立刻冷笑一声,却是上前踢了几脚,“你那天不是狂的很吗?今儿怎么萎了?”又蹲下,拔了杨云峰嘴里的棉,“你还有今天啊。”

  陈兴单踹了杨云峰,罗宏俊则是刘鑫、杨云峰一起喘了,然后才拔了刘鑫嘴里的破棉絮,“别喘不过气闷死了。”

  罗宏俊这是良心发现给拔了破棉絮,不料这才刚刚解放刘鑫,刘鑫先是急吼吼的喘了两口气,继而嗡里嗡气道,“好、好你个罗宏俊……你这么对待同僚,还、还、还讲不讲王法了!我提醒你!你、你这是私设公堂!有违律法!”

  杨云峰也跟着道,“对!小心我告你的状!”

  “费什么话!前些天衙门口你什么模样,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陈兴可没罗宏俊那脾气,一听这话,立刻哗哗哗给了杨云峰三个耳光,“那时候不想着法,这时候挨打了倒想起来了?”

  杨云峰挨了这仨耳光,疼得一阵嗷嗷叫,只陈兴压根不管这些,却是反身又赏了刘鑫一耳光,“还跟我谈法?今儿不抽死你,老子就算执法不严!”

  陈兴话音刚落,身后却突然传来赵双刀的声音,“说的好!”

  陈兴这刚回头,满堂十数个小学生坐姿的小土匪已是哇哇哇叫了一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