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子死人疯·鬼门关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2874 2019.05.19 14:00

  也难怪赵双刀忍不住破口而骂……罗宏俊从墙角狗洞钻出去的!

  看着鞋都顾不得捡、直接光着脚跑路的罗宏俊,赵双刀怒极而笑,“你跑的了吗!”

  正当赵双刀指着罗宏俊背影低骂时候,身后却传来脚步声,转身看去,正是陈兴。

  只见陈兴一手揉着肚皮,晃晃悠悠的走着,边走边喊,“小罗!上个厕所这么久,你不是掉厕所了吧!”

  说话间,陈兴看到前面的赵双刀,又看了前面塌了的、还散发恶臭的茅房,不由捏了鼻子。斜眼看着厕所,小心翼翼的趋近赵双刀,“我说兄弟,这是厕所吗?塌了?”

  当天赵双刀只将罗宏俊和洪秀全掳至山寨,后来陈兴随山东卫所兵马围剿山寨时,赵双刀又趁机逃走,因而陈兴是没见过赵双刀的。

  见赵双刀点头,陈兴继续道,“看没看到一个穿蓝衣服,长得瘦瘦的、大概这么高的人没?出来上个厕所,半天不见回。”

  看着向陈兴向自己打听人,赵双刀下意识捏了捏皮鞭,‘跑了罗宏俊,杀了这个正主知县,似乎也可以……’

  正当赵双刀打算动手时候,身后却又传来声音,“大哥、二哥……”

  说话的除了洪秀全,还能是谁?

  虽说洪秀全吃饭不慢,但架不住饭量大啊,一连下去好几碗,因而完事速度反比陈兴还慢。陈兴、罗宏俊都去厕所了,他没道理不去,于是打听了厕所位置,也寻了过来。

  洪秀全刚只拐角处呼喊,如今出了拐角,一眼就看到和陈兴站在一起的赵双刀!

  洪秀全是见过赵双刀的,如今又见赵双刀和陈兴站在一起,两人似乎还在说话,不由大叫一声,“大哥快跑!”

  陈兴闻言本下意识转身,岂料脚下一划,竟摔了一跤!按说摔倒也没什么,可偏偏撞到了赵双刀身上。

  赵双刀腰间带伤,本就不甚灵活,如今又受了这突然一击,腰间位置顿时传来剧痛。心道‘既然被这个洪秀全认出,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

  如此想着,赵双刀便要动手将陈兴当场斩杀,岂料一摔倒的功夫,那洪秀全已然狂奔过来!

  赵双刀见过洪秀全几次,第一次是在地牢里,第二次是在船上的那段日子,第三次则是公堂,如今可谓是第四次。虽说见过这么多次,但前番多次,赵双刀的注意力大多落在罗宏俊和陈兴身上,毕竟他二人才是正主,而这个洪秀全不过一介车夫,且一副傻大个模样,哪里会用正眼去看?

  但如今,洪秀全狂奔而来,赵双刀却是必须正眼去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赵双刀双目顿时一凛,也顾不得陈兴,一手捂了腰眼,朝罗宏俊逃跑的方向便是远遁而去。

  陈兴刚刚摔倒撞了人,还想着和赵双刀道歉呢,不想自己才刚刚站起,那人竟然麻溜的跑了!正疑惑间,见洪秀全过来,陈兴低头拍着身上的灰尘,半带抱怨道,“嚷什么嚷,吓我一跳。”

  说罢,不见洪秀全回话,抬头一看,这才发现,洪秀全不知时候竟然瘫在地上!

  不仅瘫,还哆哆嗦嗦的。

  陈兴不由好奇,“怎么了?”

  洪秀全这才颤抖着抬起胳膊指着赵双刀离开的方向,干咽一口唾沫,结结巴巴道,“他他他……刚才那人……就是山东那时候的土匪头子!”

  陈兴顿时瞪大了眼,倒吸凉气尖叫道,“啊!”

  ……

  且说罗宏俊这边

  虽说根本不是赵双刀的对手,几乎是必死无疑,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罗宏俊又怎么可能束手就擒?从厕所墙角的狗洞钻出,满脑子一心只想着赶紧跑,耳边只有一个声音,哪里还能分清是枯树叶的哗哗声、还是心脏跳动的砰砰声?更别说分清陈兴的呼喊声了。

  这漫山遍野的枫树林子,这铺了一地的红枫叶子……平日看着的确养眼,山脚的时候还想着杜牧的《山行》呢,可这性命攸关的时候,鬼才有心思看周围的景致呢。跑的匆忙,刚一只鞋跑脱了都顾不得捡,如今踩着地面……虽然表面铺了枯树叶子,可野外可能可能没个石头屑子?

  也不知跑了多久,罗宏俊突然感觉脚掌心传来一阵钻心的疼,下意识的便尖叫道:“啊!”

  脚掌受痛,整个右腿也下意识的一个痉挛,继而便是摔倒在地!

  罗宏俊倒吸了几口凉气,疼得脸都皱成了一团麻花,艰难的侧头看向右脚——已是殷红一片。

  因为太疼,罗宏俊甚至连吸气都觉得费力,只得倚着一棵树,强忍着,嘴里含着团气,继而缩腿仔细查看——一枚菱形尖石正安安稳稳的停在脚掌心。

  “这尼玛,不会破伤风吧……”

  嘴上暗骂,却也知道这尖石也不能一直停在脚掌心,因而左手在地上胡乱抓了一把枯树叶子,右手捏住尖石一端。

  手刚一碰到尖石,脚掌便敏锐的传来一阵刺痛,罗宏俊眼角几乎都含了泪花儿,却还是毫不犹豫的将尖石猛地拔出!

  龇……

  拔出尖石的同时,罗宏俊全身一个激灵,左手却迅速将枯树叶子堵在伤口位置。

  也不知倚了多久,好一会儿,待右脚不再那么疼了,这才缓缓松了堵住伤口的手。

  罗宏俊脸上已是惨白一片,看着地上染血的枫叶,算是苦中作乐,道,“这叶子还真红啊。”

  穿越得到的这具身体本就不算强壮,如今右脚又受了这么一遭,跑是肯定跑不了了;后面追自己的又是赵双刀那样身手敏捷的江湖大盗……两者结合,如果说之前还有几分机会逃跑的话,那么现在,逃跑的机会已经可以和零画上等号。

  如此一想,罗宏俊便也认命了,只倚着树干,静静的等着赵双刀什么时候追来。

  虽说认命,可到底还是有几分求生欲,看了临近地面染血的枫叶,想了想,罗宏俊还是从别处拿了叶子覆在上面,接着又爬到几十步外一个较为粗壮的枫树后躲了。

  算是做了眼前能做的全部努力,至此,罗宏俊才仰头看着天上的太阳,“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但愿赵双刀找不到,但愿陈兴还会带人来找……可别是一个人啊,至少得带着衙门的几十个巡捕什么的……”

  说到这,又想到衙门衙役也不知是因为王培忠,还是因为杨云峰、刘鑫,已经完全不听自己和陈兴的调遣,“他就算想让衙役过来,衙役也不会来啊……原以为当了公务员国家干部,结果穿越过来还没满月就得死?我算不算夭折呀?”

  穿越明朝,到现在也就二十多天、三十天的样子,这都第几次了?

  穿越第一天就是朝天观那两个老头!别人看着自己是天师的弟子,以为自己多荣耀呢,结果那便宜师傅根本就是想杀自己。好嘛,自己凭借穿越光环,用了历史上的名言名句,可算没死。

  本来以为在便宜师傅面前过了关,结果人家压根就没想过放自己,官匪勾结,竟然买通了土匪半道上要杀自己。土匪窝地牢一行,那是第二次。原本是必死无疑的局,结果黑白翻脸白吃黑,外加皇帝陛下垂青,自己也没死成。

  京杭大运河船上那几天就不说了,暗地里躲着一个要杀自己的赵双刀,出了奇了,愣是没动手。琢磨着要是赵双刀没有良心,自己一百条命也不够。

  现在这姑且算第三次吧……人家本来都打算放过自己了,结果因为什么狗屁兄弟情义,又要杀了。

  “平均算下来,十天一次鬼门关,谁遭得住啊……这次谁来救我啊?”

  说着,罗宏俊又周围看了看,但周围是一片枫树林,连个兔子也没有,哪里有什么人?

  “都说锦衣卫来无影去无踪,保不齐哪棵树上就藏着一个吧?”罗宏俊也知道这想法不现实,但现在除了抱这样的想法,还能怎么样呢?

  周围看了一圈,硬是意料之中的没发现什么人,罗宏俊只得重新倚着树干,拍自己的嘴,“你说你啊,脑子明明是让你答应的,你这张贱嘴吐出的声音怎么是不答应呢。”

  罗宏俊还想逼逼,这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声音不难猜测,是脚踩在树叶上面的声音,很明显,是有人过来了。

  荒郊野外,又不是上山正道,什么人会来这里?只要用心想一想,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声音越来越近,罗宏俊甚至已经闭眼打算认命,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是传了过来,“这位施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