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子死人疯·青莲论佛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3208 2019.05.16 14:00

  孔井山虽说不算什么名山,但遍植枫树,时至仲秋,便是漫山而红,似赤霞遮罩。走近听那林摇枝动,虽没有惊骇林浪、滚滚涛声,可看那风吹林间满山火云极不情愿的来回晃悠时,却有一种慢慢潺潺的别样寂静。

  “吁!”

  伴随洪秀全一拉缰绳,前方的高头大马唏律律的长嘶一声,这才终于停下,“大哥、二哥,山门到了。”

  其实也不用洪秀全多说,车厢内的陈兴、罗宏俊早就拉开车帘看到了。

  看着满山红枫,罗宏俊不由道,“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杜牧的《山行》知名度很高,用来形容眼前情形的确合适,只可惜孔井山太低,怎么也应不了前面两句,因而只能说后两句。

  洪秀全一个车夫,闻言也是点头附和,“二哥说的对,真好看。”

  “好看好看,真他娘的好看。”陈兴虽然是个粗人,但也有正常人的审美,看到周围景致,便随意附和了两句,因道,“我说,这赶了这么久的路,咱们是不是去青莲寺吃点东西?”

  很多名寺古刹都喜欢在高山上,香客想去拜个佛,还得费老大的劲爬山。原因嘛,说起来很多:有说在山上可以远离红尘,能和佛祖菩萨更近一些;有说山上建寺能让佛祖看到香客拜佛的诚心……原因真假暂且不论,单说这青莲寺,实在没有其他那些寺庙的讲究,就在山脚位置,整个寺庙也隐藏在枫树林间。

  远远看去,但见一片红枫中屋瓴迭起,不仅没有丝毫违和感,甚至还有种‘隐于野’的超然意味。

  没有什么高大上的门匾,大门洞开,只一个小沙弥在扫门前的落叶。

  这小沙弥不过八九岁的模样,一身浅灰色的袈裟,一个小光头,偏手里拿着根成人高的扫帚在扫地,看上去既滑稽又可爱。

  小沙弥见有人来访,立刻按照罗宏俊想象的模样一样,双手合十,念什么‘阿弥陀佛’。若是单单这样还好,关键这小沙弥怀里还抱着个扫帚呢,这样一来,双手想合十又合不拢,加上身材又不高,倒有一些手忙脚乱的意思。

  罗宏俊见状急忙打断,“不用了,我们过来就是想讨一顿斋饭吃。”

  现在已非正午,就算吃斋饭,也早就过了饭点。那小沙弥朝三人望了一眼,便道,“我去请主持来。”说完,见三人点头,一手捏着扫帚的尖端,拖着扫帚就往里跑。

  看着小和尚这幅模样,陈兴不禁道,“吃个斋饭还得请主持?这寺庙的主持不得烦死?”

  罗宏俊闻言一笑,“天天打坐敲木鱼,你见过烦死的和尚?”

  “这么说倒也是啊。”陈兴一边四处望了望,这才低声道,“我就搞不懂了,为什么道士多半是瘦的,和尚多半是胖的?”

  罗宏俊:“也不一定,但凡是比较有名的和尚,比如唐僧、法海,你也看过不少吧,你见过胖的?”

  洪秀全闻言不禁道,“法海和唐僧可都是传说中的得道高僧,大哥二哥见过?”

  现实当然是没人见过的,罗宏俊指的是后代各种影视作品。洪秀全不明白其中缘由,陈兴却是明白的,后世《西游记》不知拍了多少个版本,《白蛇传》也出了许多版本,似乎所有版本没有胖子唐僧和胖子法海。

  因而摸着下巴道,“唐僧西天取经跑了十万八千里,法海这货一天到晚忙着捉妖……你的意思是,实心做事的和尚都是瘦的,整天混吃等死的和尚才是胖的?你说,我是不是发现了一个辨别真和尚和假和尚的办法了?”

  亏得现在没喝水,要是喝水时听这番言论,八成要一口喷出来。罗宏俊没好气道,“你这脑洞有点大呀……”

  正在罗宏俊说话时候,却听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絮絮叨叨的声音,“真是的,怎么能让香客在外面等呢。”

  接着就是那小沙弥低声争辩的声音,旋即便见一个穿着红色袈裟的和尚出现在门口。

  这和尚莫约三四十岁,肥头圆耳,倒也慈眉善目,标准的胖和尚模样。

  胖和尚在前,小沙弥紧随其后,“这是我们的主持,文觉大师……”

  胖和尚见陈罗二人却是怔了怔,旋即打断小沙弥,伸出双手迎了出来,“原来是县尊大人和县丞大人呀,里面请。”

  陈兴、罗宏俊和文觉和尚并排在前,小沙弥和洪秀全在后,一边朝里走,一边交谈。

  陈兴:“你认识我?”

  “今天是第一次见,怎么会认识呢?只是听说一些关于县尊大人的事,如今一看三人,与传闻描述颇为相似,因而一眼就认了出来。”说着,文觉还朝后看了看洪秀全,似乎怕冷落了洪秀全、会让他不高兴似的。

  青莲寺虽在山脚,但并不是说所有建筑都在平地上,如若抛去遮目红枫,应可发现寺庙呈台阶状依山而建。

  没有寻常寺庙的什么大雄宝殿,只是一座外表看似寻常的香堂。只外面平常,里面却是庄重的很:一座黄铜如来像足有一丈多高,两侧的菩萨也是通体黄铜浇筑,虽比如来矮了一些,却也有七八尺高。周围壁上满是罗汉画像……本就颇为狭窄的香堂挤了这三座大神和满殿神佛不免促狭;仰视时候,更觉三尊铜像随时就会滚跌下来,令人心底隐有寒意,说不清是敬畏还是害怕。

  外面还是如画风景,殿内却是这幅模样,反差不可谓不大。

  进人家的庙,还是为了讨要斋饭,当然不能没有表示,这不,门口还竖着一个簇新的功德箱呢。罗宏俊示意,洪秀全明了,当即掏了点碎银子丢进去。

  只罗宏俊如此主动,陈兴却有些不高兴了。按照陈某人的逻辑,我一个不信佛的进来给你佛祖磕了头,这就表示了诚心,怎么还要钱?

  但见洪秀全已经将银子丢进了功德箱,因道,“文觉大师,我有个问题。”

  文觉闻言急忙双手合十,“县尊请讲。”

  陈兴一笑,抬头坑了看如来铜像,“可说出来,又怕会惹佛祖不高兴。”

  一听这话,罗宏俊就知道陈兴又要说什么浑话了。只文觉闻言却是不以为意,“我佛慈悲,既有疑问,只要能为县尊解惑,我想佛祖定不会责怪。”

  陈兴闻言狡黠一笑,“我不懂你们的什么佛经,可你们的规矩,有些我也是赞同的,比如不吃荤腥这些,毕竟慈悲为怀嘛,不能杀生,这个我懂。可有一点我就不懂了,为什么和尚就不能近女色了?你不近女色,就不能生孩子,不能生孩子,那不是绝后了吗?你这个当和尚的肯定是希望所有人都信佛,信了你的佛就要绝代,你一人绝代不要紧,可全天下的人要是都来出家,那全天下的人岂不是都要绝种了?”

  这话问的有些刁钻,话前面是骂和尚断子绝孙,后面直接说天下人尊了佛,都得断子绝孙,可这又的的确确是跟着佛门规矩来问的,你也不好多说什么。

  只文觉应是被人问过这问题,闻言没有丝毫慌张,只不紧不慢道,“佛曰,爱欲莫甚于色,色之为欲,其大无外,赖有一矣,若使二同,普天之人,无能为道者矣。”

  陈兴闻言摆手,“佛经我没看过多少,但我也听过一些,比如什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可那没用啊,我的问题你还是没回答啊。”

  文觉:“道理是一样的。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想来县尊大人是明白的。”

  这话陈兴怎么会不明白?意思是色欲是最大的,要是有和色欲一样诱惑人的东西,全天下就没有人能逃脱了。

  见陈兴点头,文觉继续道,“信佛,不一定都要出家。不近女色,其实也是为了警醒,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拒绝女色的诱惑。同时,也是为了告诉世人,我佛门子弟不近女色。若非如此,香客岂不少了许多?”

  说着,又看向陈兴,平静一笑道,“就像我佛门弟子,只有长得和善,才能在世人面前有个好印象。”

  一听这话,陈兴一噎——感情之前在门口说的那些话都被这和尚听去了。只得窘迫道,“你说的没错,毕竟这是个看脸的时代。”

  文觉闻言略一顿,似乎在消化陈兴的话,随后才道,“县尊大人说的不错,若是我等凶神恶煞……”说着便是摇摇头,“既然佛祖定下了这样的规矩,我等遵从就是。”

  从进门第一句开始,罗宏俊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寻常寺庙都是在青山绿水上,而青莲寺却在红枫山上,这倒是有些日本寺庙的感觉。但这和尚……哪有半点出家人模样?总感觉有点像是景区营业员。

  虽如此想,罗宏俊却是笑道,“你这大概就是萧规曹随吧。”

  萧规曹随是个成语,也是个典故,大概是说萧何做汉朝丞相时定了一系列规章制度,后来萧何死了,曹参接替丞相之位,没有改变丝毫,全部沿用萧何定下的规章制度。

  这词含有贬义,只文觉也不恼,“佛门有大乘经书三十万卷,我等根本不可能读尽。佛祖想到的是一片海,我等能看到的至多只是一盆水。理解不了佛祖的意思无甚紧要,可要是曲解了佛祖的意思,那就……”

  眼看文觉还要继续说下去,陈兴打断道,“好了,就到这吧,我现在不想什么佛祖的意思,我只想着肚子饿了。”

  文觉闻言低头一笑,却是对小沙弥道,“圆通,带三位施主用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