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携子告状·陈兴审案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3325 2019.04.28 14:00

  那水火棍应该极有灵性,落地时候,还顺带前滚,好巧不巧,正好落在陈兴鞋边上。

  陈兴低头看了看滚到脚边的水火棍,又回头看了震惊不已的百姓,这才看向大堂两侧衙役及目瞪狗呆的刘鑫、杨云峰。

  虽说刘鑫早就做好了和新来县太爷作对的准备,甚至他也想了很多种和这位县太爷见面的情景,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新来县太爷才刚到任就被自己拉到公堂打板子!

  马瑞卿更不用说了,他以前没少讹人,可他专讹外乡过路人,因此也不得罪本地人……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今天竟然讹到了县太爷头上!县太爷什么人?一县之首、百里至尊,自己的大舅哥也就是个主簿,才是三把手!

  马瑞卿吓得半边身子都木了,虽然是讹外乡人,可他也不是所有外乡人都讹,毕竟余杭距离杭州还是挺近的,万一讹到什么大官可是很糟糕的,但……

  ‘他奶奶的,县太爷不该骑个马、坐个轿什么的吗?走路上任?这不是开玩笑吗!’

  这时候,洪秀全也从后堂过来了,看到满堂震惊的人,道,“大哥、二哥。”

  洪秀全是从江牙山海图后面出来的,因而就站在刘鑫身旁。陈兴一抬头,“赶紧的,把你大哥我的官印什么的,都给拿出来!”

  “哦。”洪秀全应了一声,立马把背后的包袱拿了下来,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摆在大案上。

  陈兴两只手负在背后,老气横秋道:“来,把坐上那位假知县给大哥我拽下来!”

  洪秀全虽不知所以,却也不多问,走到刘鑫身侧,一把抓住刘鑫就从椅子上拽了下来。

  至此,刘鑫才反应过来,又被莽汉一样的人抓住,挣扎了几下,但洪秀全那手就跟铁箍似的,竟是一根手指也掰不开,不禁慌道,“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还用问吗!”陈兴一步上前,也不上去坐,就站在案前,一手拿了惊堂木就拍了下去!

  砰!

  陈兴看古装剧就那么随意一拍就有很大声,生怕自己拍的声音小了,因而用了全力,这一拍下来,惊堂木直接脱手而出,砸在了后面绘有江牙山海图的墙壁上!这还不算,惊堂木在墙壁上又是一弹,竟是砸在了上方明镜高悬牌匾上!

  眼见陈兴如此‘威猛’,连惊堂木都拍丢了,众人只觉陈兴是被刘鑫气疯了,两旁的衙役更是低头,不好意思去看刘鑫那已经成了猪肝色的脸。

  罗宏俊走到陈兴身侧,低声道,“你不懂《大明律》,我也不懂,先退堂,免得闹笑话,回头再治这些人。”

  罗宏俊说的小声,陈兴却不乐意,一听这话立刻就吼了出来,“退堂?我退他大爷的堂!”

  陈兴这话一出,堂外百姓却笑出了声,显然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

  “我陈兴审案不用《大明律》,当着外面百姓的面,只要他们说我判的好就行!”说罢,陈兴一手抓过刘鑫的衣襟,却是径直扯到自己跟前,想说话,却一时又想不起来,便歪过头来问罗宏俊,“他刚才说你撞我撞什么来着?”

  罗宏俊知道陈兴要做什么,“这位主簿大人说,既然是撞,便是两人碰在一起,既是碰在一起,还分什么你撞、他撞!”

  陈兴哦了一声,又道,“你说‘既然是撞,便是两人碰在一起,既是碰在一起,还分什么你撞、他撞!’是吧?”

  刘鑫被陈兴抓紧衣襟,那衣服紧了又勒脖子,连呼吸都困难,只得不断挣扎,哪里能说半个字?

  陈兴哼哼一笑,又看向大堂外的百姓,吩咐堂外的衙役,“别让老百姓站那么远,放他们进来,就那,对,隔条线出来,本大爷说话,必须要他们都能听见!”

  这余杭百姓可从来没见过县太爷这么问案的,一听这话,立刻涌了进来,几乎都快冲进了大堂。

  “用这位刘主簿的意思,撞就是碰在一起,不分什么你撞、他撞;换句话,打也就不用分什么打人和挨打了,反正都是碰在一起,抽他巴掌,他脸疼,我手还疼呢!是这个意思吧?”

  刘鑫一听就知道陈兴想干什么了,立刻挣扎道,“你身为朝廷官员,当众殴打同僚,成、成何体统!”

  刘鑫惊恐,外面的百姓可不惊恐,吹口哨的、拍手的,都乱成了一锅粥,但……没有人反对。

  陈兴闻言,一巴掌就落在刘鑫脸上……

  啪啪啪……

  正手抽了反手抽,反手抽了又回抽,转眼便抽了十七八个巴掌!

  “你、成何体统!”

  “我要告你!”

  刘鑫起初还咒骂,后面那里敢骂?只剩下哀求,甚至声音都开始有些含糊不清,“别、别打了……”

  说罢一口血喷出来,还夹杂某些坚固成分,原是陈兴把刘鑫的牙都打崩了!

  “还说什么以德服人、政通人和,你这么审案,服你奶奶个熊!你这种人做官,老百姓能有好日子吗?不打?不打我就不姓陈!”说着,又是一巴掌扇了下去。

  挨了这一巴掌,刘鑫四肢一软,脑袋一歪,竟是昏了过去。

  见刘鑫昏过去,陈兴朝刘鑫脸上啐了一口,这才松手,“这么不经打。”

  陈兴松手,刘鑫自然就瘫倒在地了。

  刘鑫还穿着官服,两旁寻常衙役见了虽然解气,可考虑到刘鑫的身份,还是有些踟蹰,考虑是不是要去扶。

  不过他们很快就没了担心,因为陈兴直接就撂下话了,“别扶,让他在地上躺着!他这么审案,要是老百姓被打得晕过去,他会不会让你们扶?”

  这话一出,围观百姓竟传来一阵叫好声。

  看着地上被打得晕过去的刘鑫,马瑞卿咽了口唾沫,身子下意识的就往后退,岂料他才后退一步,便觉后背被什么东西抵住。回头一看,却是个凶神恶煞的衙役。

  那衙役朝马瑞卿狠狠一瞪!

  马瑞卿心里还有鬼呢,被这一瞪,立刻吓的一个哆嗦,正想旁出躲时,陈兴已经走了过来。

  看到陈兴那喷火的眼睛,马瑞卿说话都有些哆嗦了,“大、大、大、大人……”

  “大什么大?”陈兴握了握拳头,“你把脖子搓红了,说是我打的?我看现在怎么挺白的?”

  马瑞卿咽了口唾沫,顾左右而言他,“没、没有……小人天生怪病,这脸和脖子啊,就是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只马瑞卿否认,生面看热闹的百姓却唱起了反调,“县太爷,我能作证,他说了!”

  “就是就是,我也听到了!”

  ……

  听着后面唱反调百姓的话,马瑞卿连生气的心思都没有,因为陈兴的拳头已经他眼前了。

  但陈兴这拳头并没有落在马瑞卿身上,而是在他眼睛前面转啊转、转啊转……

  马瑞卿脑海一片空白,两只眼珠子就盯着那拳头,也跟着转啊转、转啊转……

  陈兴觉得好玩,一边转一边大声道,“按照这位马员外的意思,脖子红了就是人打的。我看他脸色似乎有些白啊,这不太好看啊,我是不是该把他打得红光满面、容光焕发?”

  打得红光满面、容光焕发?这话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但按照马瑞卿之前的意思,似乎就是这个理儿啊。

  这时,罗宏俊也走了过来,在陈兴耳边低声道,“刚刚问了外面的百姓,这人在县里没做什么为非作歹的事,估计平时专讹外乡人。”

  陈兴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马瑞卿可没听到罗宏俊的话,一听陈兴说出‘打’这个字,立刻反应过来,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就跪了,“小人回去吃几剂药就好了,哪能劳烦县太爷您动手啊,您身份尊贵着呢,打小人的时候,万一磕着伤着,那不是小人的罪嘛……”

  陈兴:“吃药,你吃什么药呀?”

  马瑞卿已经带着哭腔了,“治眼疾的药,小人是眼瞎了,竟然讹到了县太爷头上,小人该死……”

  陈兴连连摇头,“不不不,依我看,你是该吃药,可你不该吃治眼睛的药。本大人觉得你眼睛没问题,银子是白的,眼珠子是黑的,你眼睛可好着呢,一眼就出我身上带钱了,不然也不会讹我呀。你要眼神不好,怎么不讹街上的乞丐呢?可见你眼神好得很呐。”

  马瑞卿满脸的肥肉挤在一起,活像一团烂肉,欲哭无泪,一手主动扇了自己的耳刮子,“那县太爷,您说,你说小人该吃什么药,小人就吃什么药。”

  陈兴方才猛抽刘鑫,心里的气基本出的差不多了,如今又知马瑞卿似乎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便也没猛抽的冲动了。拳头在马瑞卿心房位置敲了敲,“依我看呐,你该吃治黑心的药。”

  马瑞卿点头如捣蒜,“是是是,小人回去就吃。”

  陈兴:“吃你妈!你知道这药哪来吗?”

  马瑞卿一怔,很快就自以为明白,忙点头道,“小人明白,小人回府,立刻差人送到大人府上!”

  这话一出,满堂哗然。

  陈兴一听这话,看着围观百姓的鄙夷目光,立刻气不打一出来。本来不想打人的,这不是逼着自己打人吗!

  一巴掌扇在马瑞卿脸上,“送你大爷!你以为我问你要钱?告诉你!这些年你讹过哪些人、讹了多少钱,你原原本本、一条一条的给我写出来!回头就贴在这县衙大门口,但凡苦主找上门,你一分不少的都给我退回去!不然你这黑心病好不了!”

  围观百姓原以为又来了个贪官,只是借机要钱而已,一听这话,才知方才听错了,因而立刻一阵叫好欢呼。

  人群里

  围观百姓太多,罗宏俊的注意力至始至终都落在县衙里,竟没发觉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人影。

  赵双刀至始至终默默的看着县衙发生的一切,直至陈兴说完方才那句,这才将衣领往上拉了拉,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