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8:朝内风云·得道多助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2593 2019.05.30 14:00

  说起嘉靖帝,为后人所知的除了成天炼丹,另一条就是坚信‘二龙不相见’,硬是和自己亲儿子多少年不见一次面。

  嘉靖帝一共有八个儿子,长子朱载基,嘉靖十二年八月十九日出生,两个月后去世;二子朱载壡,嘉靖十五年出生,嘉靖三十一年去世,年十七岁;五子朱载X(这字打不出来)出生一天夭折……

  如果从后世来看,嘉靖帝这八个儿子都不长命,基本死的都比嘉靖这个当爹的还早,只有后来的隆庆皇帝活的比嘉靖长。但以现在来看,嘉靖帝还是有那么几个儿子活着的,如三子裕王、四子景王。虽说这几个王爷都有可能接嘉靖帝的班,可徐阶、高拱、张居正这些个内阁成员先后被嘉靖帝派去给裕王当老师,另些个也就那样,帝心所在便是题中之意,不言自明了。①

  裕王朱载垕此时不过二十五岁,天还不算太冷,却已经穿了紫金边的貂袍。苍白的脸泛着潮红,头发更隐隐透着种枯黄,显然是抱病之躯。送走了锦衣卫的人,裕王从袖中掏出块帕子,虚弱的咳嗽一声。

  就在这时,屏风后走出三个人。

  第一人发须皆已灰白,两眼下方更是拇指大的眼袋,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无不在显示这人的苍老——正是大明内阁次辅,徐阶;字子升,号少湖。

  第二人一张国字脸,莫约四十多岁,正是户部尚书,高拱;字肃卿,号中玄。

  至于第三人,却是标准的美髯公,面秀眉目,髯长至腹,正是户部侍郎张居正,字叔大,号太岳。张居正在后世赫赫有名,远远盖过身边两位,可现在,他只是个后生晚辈。

  高拱脾气最是火爆,刚一出来,便扯了嗓门,“真是奇了怪了,锦衣卫那些人竟然会给我们送消息。”

  朱希忠虽然打算对付严嵩,可他也没出头的道理,只是派人将洪秀全从浙江送来的消息转交给裕王,他本人甚至都没亲自出面。

  裕王咳嗽一声,却是在上首椅子上坐了,一指桌上的折子,“这算什么消息。”

  徐阶上前拿起桌上的折子,高拱、张居正也凑上去,半晌,徐阶才慢慢道,“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

  裕王摇头叹息,“剔骨剜肉,家破人亡,做了天孽啊……严嵩把持朝政多年,尤其是浙江,上下官员皆是严嵩门人,哎……我大明朝当真是明镜蒙尘,阴霾遮天呐。”

  “王爷不必悲观。”徐阶仍是看着折子,斟酌道,“此事仍是大有可为。”

  裕王仍是摇头,“徐师傅不用安慰我了。越中四谏、戊午三子、杨公继盛的事还历历在目,朝廷大员尚且如此,一个平民百姓的案子又能有什么作为。严党在浙江势力庞大,这个王培中纵横乡里、无恶不作,官匪勾结的事背后一定不少,真是苦了我大明的百姓啊……三位师傅是我大明最后的干臣,如果为了这个案子要把三位师傅搭进去,我决不答应。”

  “王爷此言差矣!”高拱依旧那副大嗓门,“严嵩父子把持朝政多年,一是阿谀圣上、欺上瞒下;二是万事总扯上皇上,百官攻讦他们,就是攻讦当今圣上;最重要的是,严党总能满足陛下一切要求,让陛下离不开他们!浙直两地赋税占大明一半以上,如果能在浙江打开一个缺口,断了严党的财源,严党倾覆,便是指日可待!”

  “吏部尚书吴鹏是严嵩的人,是以浙江此前一直是针扎不透,水泼不进。”张居正附着胡须,娓娓而言,“这个陈兴、罗宏俊我也有所耳闻,本是朝天观的道士,后不知何故心智大变,是陛下钦点的知县、县丞。陛下金口玉言,使陈兴、罗宏俊绕过了吴鹏、严嵩,成了那意外钻进浙江官场唯一的一颗钉子。”

  张居正说的通透,裕王闻言点头。

  张居正:“所以这件案子放在其他地方或许会不了了之,可放在浙江,还需严查。这不仅是为了冤死的普凌和普宝儿,更是为了铲除严党,让天下再无普凌这样的冤案!”

  高拱:“太岳说的对,这个案子,必须彻查!从杭州府到浙江按察使司,一个也跑不了!陈兴、罗宏俊扶植起来,日后定是对付严党的一把利剑!”

  “肃卿言过了。”相对于高拱的脾气火爆、张居正的娓娓而言,徐阶则显得镇定的多,“想借这个案子扳倒浙江按察使耿树群,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杭州、南京、苏州三地税收占天下之半,如能借助此案扶出一个杭州知府来,便是大幸。”

  高拱意义风发,听了徐阶这话不免懊恼,可他也知道这是老成持重之言,“陈兴、罗宏俊在余杭之所以处处受制,不外乎根基太浅。他既然缺人,咱们就给他送人!县衙下上为虎作伥,总不能平民百姓也跟着一起吧?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要是给了他人,他还是掀不起浪,这样的刘阿斗丢了也罢!”

  裕王也明白这件案子本身其实无足轻重,争这件案子真正的目的是为了铲除严党,因而也肃立起来,“那么……派谁去呢?”

  说到这,在座的三位也都沉默下来,裕王试探着问道,“我这王府护卫中也有一些可以信任的人,要不?”

  “不行。”张居正一口回绝,“这件事王爷决不能出面!王爷一旦出面,严党的矛头就会指向王爷。锦衣卫把消息送来,他们自己却不出面,就已经有了借刀杀人的意思……不仅王爷不能出面,我们最好也不要出面。”

  裕王咳嗽一声,脸上却泛出一丝笑笑容,“为了大明百姓、为了铲除严党,我冒点风险也是值得的。再说,我这身子……这时候不为百姓做点事,我怕以后还没有机会呢。”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君子知命,不履险地。老臣知道王爷心系百姓,但王爷也不用这么悲观。”徐阶缓缓道,“这其中提到的赵双刀我看可以利用。”

  裕王抬头,“赵双刀?那个土匪?能有什么用处?”

  高拱闻言也道,“赵双刀在山东境内打家劫舍,无恶不作,这样的人就地正法才是。”

  张居正闻言却是眼睛一亮,“山东都指挥使罗宇前些日子递进内阁一份折子,说的是其子罗子珍剿灭为祸山东数年的赵双刀,为其请功。如今赵双刀出现在余杭、安然无恙,可见罗宇是用其他人的脑袋顶替了。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剿灭赵双刀寨子时,还有一十七名俘虏,我看这些俘虏也可以利用。”

  裕王明白了,却是看向高拱,“赵双刀虽然该死,可他不杀罗宏俊,可见他是有心为善、良心未泯。让他带领那些俘虏,如真能剿灭王培中这等地方恶霸,也算是为国为民。”说着,裕王便起身道,“要我写信给罗宇吗?”

  “不能。”徐阶摆手道,“这件事从头到尾,王爷都不能出面。”

  高拱道:“这件事得让锦衣卫去做,我们给锦衣卫做刀,锦衣卫总不能什么关系都不沾吧?”

  张居正:“肃卿兄说的是,况且从山东到余杭,千里迢迢,想要不引人注目的将十七人送到余杭,也只有锦衣卫才有这样的手段。锦衣卫是陛下的耳目,一些消息,只有靠锦衣卫传给陛下。将锦衣卫拉进来,这事如果成了自然皆大欢喜;如果不成,则是陈兴、罗宏俊、赵双刀等人的责任。我们送去的人,是山东都司的俘虏,罗宇不敢做声;锦衣卫出于自保,不会、也不能将我等牵扯进去。”

  高拱笑道,“未虑胜,先虑败,太岳说的一点没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