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1:九命奇冤·送子观音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3431 2019.06.12 14:00

  时间拨回三天前,酒楼之上——

  妙音已是气得娇躯乱颤,看着下方过街的僧尼,却是摸了摸肚皮道,“一个七品的知县,没有证据就敢胡乱抓人!我倒要让他知道,他这个官什么都不是!”

  王培中给妙音送银子,那可不是说妙音肚子里的孩子是王培中的。说起这肚里的孩子,那话可就长了。

  孟子老人家不受朱元璋老爷子喜欢,可他说的话却是流传最广的,至少中国人最耳熟能详的一句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就是孟子说的。

  常人都知道无后是大不孝,更何况贵人?

  杭州为浙江重地,大小官员那是多的不得了,官员嘛,十年寒窗好不容易捞来一顶乌纱帽,官有了,那就差一个儿子给自己开枝散叶、养老送终了。偏偏有些人运气不好,老婆、妾室娶了一大堆,女儿也生了不少,可硬是生不出带把的。

  现代人都知道生儿生女那是和染色体有关的,责任完全在男人身上,可古代人不知道啊!在他们看来,既然能生出女儿,那说明男的那方面是可以的;再加上古代那可是男人的社会,生不出儿子的责任肯定是不能放在自己身上的——最后一总结,自己娶的妻妾都没宜男相。

  妻妾没宜男相,可儿子还得有啊,怎么办?当然是求神问鬼了。

  虽说如今的嘉靖皇帝信道,难不成还去求三清上君?再说了,如今陛下那道是信得天下皆知,自己都快升仙了,可生下来的皇子公主要么死、要么病,可见三清上君给人送来的子都是带病的,显然他老人家在送子这块还是不太行。

  提到送子,当然首推送子观音!送子观音尼姑庵,尼姑庵本来是送子观音给人送子,可神是虚的人是实的,这尼姑庵去的多了,尼姑本着为送子观音减轻工作压力的想法,一来二去,结果就变成尼姑亲力亲为给人送子了——你不是缺儿子吗?贫尼天生的宜男相,正好给大人送子。

  于是啊,求神不如求人、求人不如求己,代生儿子业务就新鲜出炉了。

  什么都是有圈子的,这官场更是如此,有了第一例,其他生不出儿子的自然也就跟着来了,于是诸多家内没有宜男相妻妾的官员纷纷尝试这种新型的代生儿子业务。人多了,总得安置吧?杭州什么地方?布政使、按察使、巡抚、巡按聚集的地,多少双眼睛盯着,尼姑庵放在杭州城肯定是不行的,得挪个地方啊。这余杭不是距离杭州挺近吗?就放余杭了。

  这就是余杭孔井山三圣庵的来历了,说来复杂,其实简单一句话,就是一些人养小三的地方。

  罗宏俊当日偶遇妙常,便被带到庵内要行那事,可见三圣庵的代生儿子业务也不是那么靠谱,就算尼姑最后生下了儿子,那些人拿到手的,是不是自己亲儿子也难说啊。现代社会某些绿茶婊跟富二代玩怀孕被甩了,赶紧和老实人来一发,然后再说这期间只和老实人做过,你来接盘。这些尼姑虽然坏,可比绿茶婊要强多了,毕竟人家是要官家接盘、没委屈了老实人不是?

  其他暂且不提,单说陈兴这次拿的这些尼姑。别看这些尼姑的肚皮现在是平的,可谁知道里面是不是藏着一个带把的呢?观音菩萨好不容易降下天恩,传宗接代、香火延续的指望可全在那肚子里啊,如今陈兴、罗宏俊带人直接把三圣庵的尼姑都给拿了,养这些尼姑的人岂会坐视不管?这也是妙音、一个尼姑,敢那么瞧不起陈兴的原因。

  王培中深知其中缘由,闻言只是一笑,“王某此事已是尽了最大努力,无奈这个知县实在是不知好歹,总不能真派人杀了他吧?代我向大人说一声抱歉。”

  妙音虽是一介女流,却很有义气,“这是什么话,您的为人妾身还是知道的。我看这事全在那个刘鑫和杨云峰身上,要不是这两个狗才,哪有今天的事!”

  王培中感动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代我向大人问候一声。”

  妙音颤巍巍起身,“使得的。”说着,妙音又摸了摸肚皮,似乎那里面真有什么奇珍异宝似的。

  妙音要进杭州城,王培中自然是要派人护送的。待送走了妙音,卢俊这才上楼,“大哥,把大人给牵扯进来,是不是不太好啊。”

  王培中兀自看着窗外的街道,“这些个淫贱材儿,今天的事全是她们惹出来的,事到如今,我也有些兜不住了。”

  其实当初陈兴在孔井山下的一番胡言乱语虽然不是都对,但还真不能说错。三圣庵、三圣庵,其实换成送子庵更合适。但有些人莫约是十年寒窗的时候把身子骨熬坏了,别说儿子了,就是女儿也生不出。可这些人求子求到有求必应的三圣庵了,那怎么办?只能找外人解决呀。

  其实普刘氏这些年一直告错了人,普凌哪是王培中杀的?根本就是三圣庵的尼姑杀的!

  要说这三圣庵的女人实在是水性杨花、欲求不满,那普凌是个秀才,长得虽说不是多俊,但诗做得好,也可以算是一表人才,两年前路过孔井山时,恰好被三圣庵的尼姑看中,便依照当日妙常引诱罗宏俊的法子,把普凌也骗进了三圣庵。饭里下了迷药,当场就给迷晕了,随后的结果可想而知——日夜宣淫,硬是把普凌给吸干了。

  要说王培中被普刘氏当了这么久的杀人凶手也并不是全无缘由。三圣庵的那帮尼姑把普凌吸干以后,一怕普凌家里人寻,二怕这吸得没半分人样的普凌被人认出,一不做、二不休,便将普凌推入井中溺死,后又请王培中将人捞出处理。

  说到底,王培中最多算是个帮凶。

  两年前这事闹得实在太大,可架不住三圣庵的那帮官小三,因而王培中出了重金,将三圣庵附近的青莲寺给包圆了,里面的大小和尚也一并换成自己的人。那些尼姑不是缺男人吗?就近找青莲寺的去!金庸小说里常有秃驴和牛鼻子抢师太的戏码,王培中算是几百年前就导演了这出戏——尽管和尚是假和尚、尼姑也是假尼姑。

  “两年前这案子,为了不把大人牵扯进来,为了堵住陈珂的嘴,足足喂了一万两银子。如今旧案重提,这个知县……送钱不要、送女人也不要。正好我那山东的兄弟寻仇追过来……杀县官绝对是轰动一时的大案,让赵双刀去杀,就算查到了,那也是仇家追杀,怀疑不到我们,是最好的结果……可偏偏弄巧成拙,你看看!现在还给他添了帮手!”

  王培中絮絮叨叨的说着,也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卢俊听;也不知是后悔,还是抱怨。

  要说这三圣庵,其实是王培中一手搞出来的!

  王培中之前可是个跑江湖的亡命徒,如何会骤然受到大人物赏识?能捞钱就能受赏识?如果抱着这看法,未免也太没见识。须知有钱的想有权不容易,可有权的想没钱更不容易——有权在手,你想没钱?那比上青天还难!一点意愿,再加那么一点儿勇气,那钱就跟决了堤的河水一样涌过来。

  王培中深知其中道理,想在各种利害关系中杀出一条血路,那只有另辟蹊径,至少给生不了儿子的贵人弄个儿子,那就是别无我有的至高法门!凭借三圣庵,王培中一个男人甚至还得了送子观音的名声!

  三圣庵有了,关系有了,一切都有了,可这些尼姑似乎一朝得孕便忘了自己姓什么,开始不听话、乱搞起来,两年前普凌案便是这群尼姑背着自己搞出来的。

  ……

  谁曾想,给这群尼姑送了一寺庙的男人,这些女人竟然还不知足,青莲寺的五具尸体连王培中也是不知道的!王培中深知文觉为人,想来这是青莲寺其他和尚和这些尼姑串通合谋、瞒着文觉做的。如今东窗事发,文觉知道三圣庵是自己发家的起点,是以无论如何也不能暴露出来,所以才一人揽下所有罪名。

  妙音被王培中挟制,自然是要挣扎的,可王培中又往妙音嘴里倒香灰,挣扎的越厉害、吸入的香灰就越多;吸入的香灰越多,挣扎的也就越厉害。

  妙音四肢乱颤,挣扎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帮助自己摆脱困境,可她的挣扎只会让王培中更加恼怒!

  香炉毕竟不大,香灰倒尽,王培中还不解气,举手便要将香炉摔在妙音脸上!

  “大哥!”卢俊见状急忙阻止,挥手将香炉扫飞出去,至此,妙音才算逃过一劫。

  妙音两眼瞳孔几乎散化整个眼眸,尽管嘴里满是香灰,此时也似乎忘记干呕,只颤抖着靠着墙角,不敢多说一个字。

  她甚至没有发现,在她后退的过程中,鲜血正从她下方缓缓流出。

  王培中没有看妙音,只拍了拍身上的香灰,看着卢俊,道,“赵双刀的寨子是官府剿的,这些人是怎么到的余杭?”

  卢俊闻言身子一缩,惊道,“大哥是说,这陈兴和罗宏俊背后有人?”

  王培中呼吸也是加重一些,狠狠刮了一眼妙音,“山东到余杭,几千里啊,这才几天时间?没大人物插手,他们来得了么?”

  卢俊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有人想对付大人?”

  王培中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三圣庵牵扯的太多了……只盼着大人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卢俊深深的看了眼妙音,“刘鑫和杨云峰……吃了猪油蒙了心,要不是他们撺掇普刘氏告状,也不会有今天的事。”说着,卢俊话锋一转,“对了,杨云峰和刘鑫被陈兴给下了狱,这两个人?”

  卢俊后面还有话,却没有说出来,但王培中知道卢俊要说的是什么:那杨云峰和刘鑫既被陈兴抓入大狱,这就有文章可做了——未经审判先将两位佐贰官下狱已是犯了忌讳,如果这时候人死在大牢、如果死前还留下个血书什么的控诉一番,那陈兴、罗宏俊绝对是麻烦一堆,避无可免。

  王培中想了想,“人已经转入杭州,陈、罗已经插手不了……且看大人怎么安排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