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抱错大腿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2609 2019.04.18 09:00

  陈兴和罗宏俊自然不知道因为一句‘化狮为龙’,先是惹了老道的杀心,然后又进入了皇帝陛下的视线。

  雨下了一夜,到了早上,天上兀自飘着霰雾般的雨粒。

  陈兴、罗宏俊起了个大早,用过早饭,本想和陶仲文、蓝田玉告别,可道童回复两位天师不便相见。其中缘由两人也没多想,只以为是为了避嫌,因而高高兴兴上了马车、往山东文登赶去。

  其实,就算没有那文书,两人也不想在朝天观多呆,毕竟那俩道士太邪乎:陶仲文瘦的简直和棺材里的僵尸一样,那个蓝田玉名字倒是起得不错,偏偏白了头。

  马车已经跑了快一个时辰,也已经彻底看不到北京的城墙。“依我看,那个蓝田玉也别当什么道士了,变个性,直接可以去演白发魔女了。”

  虽说两人穿越的身体原本都是道士,可陈兴穿越的这具身体是微胖发黑,像个屠夫;罗宏俊穿越的这具身体是干瘦偏白,像个书生——正好截然相反。

  至于那赶马车的车夫……是个三十多的黝黑精壮汉子。

  两人起初还没在意,出了北京城,罗宏俊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一指帘子外的车夫,“古装剧里的车夫都是弱不禁风的样子,这人是不是有些强壮的过了头?”

  陈兴可还记得昨天因为罗宏俊一席话,险些被雷吓得尿裤子的事,“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总有刁民想害朕?你以为你是谁啊?总有人想着害你?”

  罗宏俊不由摸了摸鼻子,可不是嘛,昨天还觉得那俩老道士要害人呢,结果人家直接派人送来两枚官大印。

  罗宏俊可是有一些历史常识的,电视剧上总演什么人中秀才就一步登天、高人一等——那是放屁!读书人多了去了,秀才也海了去了,要是秀才都能当官,估计全国一个秀才只能管不到十个人。哪怕是举人,当官也是要相当一部分运气的。也只有到了更上一层的进士,那才是出来就有官做。

  多少读书人十年寒窗,中秀才、中举人都没用,只有中进士,那才能捞到一个知县。自己这才刚穿越过来,那俩个老头直接就送了自己一个知县、县丞的官……这简直是让自己人生起跑线少奋斗N多年!

  “好吧,是我疑神疑鬼。”罗宏俊压低了声音,“以前有人因为‘化狮为龙’从小官变成大官,咱们从没官变成有官,这很正常……”

  罗宏俊还想说话,陈兴已经懒得听了,竟是出了车厢,和车夫肩并肩坐在一起搭话,“哎,兄弟,怎么称呼?”

  那车夫憨憨一笑,“兄弟这个词可不敢当,二位官老爷叫小的秀全就好了。”

  “秀全?”陈兴一呆,“你全名不会叫洪秀全吧?”

  秀全一听就咧开了嘴,“怪不得天师说两位是经太上道君点拨的人物呢,光听小人后两个字,就能猜出小人的全名。”

  车厢里的罗宏俊已经翻了白眼:这车夫看着人高马大的,挺精练的一个人,竟然也相信‘太上道君’点拨的鬼话,看来‘傻大个儿’的说法并不是毫无根据……不过这货叫洪秀全,和清代闹太平天国的那位似乎同名同姓了?

  罗宏俊知道洪秀全是在清代闹太平天国,可陈兴不知道啊!

  一听说未来的天王洪秀全竟然在给自己赶马车,陈兴立刻握住洪秀全的手,激动的喊道,“原来是洪大哥啊,哎吆,您这么能赶马车呢,来来来,您进去歇着,我来赶车!我觉得咱俩挺投缘的,您要是看得起我,咱俩现在就结拜为异性兄弟,你看怎么样?同生共死的那种!哎哎哎,你这什么反应,是看不起我陈兴吗?洪大哥,以后也别赶马车了,兄弟我现在是去当官,你就跟着我一块去,有我一口干的,就决不让你吃稀的……”

  听陈兴越说越玄乎,罗宏俊险些吐出一口老血,急忙一把把陈兴抓回车厢。

  陈兴被罗宏俊抓回车厢的时候,还冲着车夫喊道,“老铁,咱们现在就拜把子,你以后发达了可要罩着我……呜呜呜……”

  后面陈兴已经说不出话了,因为他被罗宏俊捂住了嘴,“够了!”

  挣脱罗宏俊,陈兴大口喘了气,“你干什么?”

  罗宏俊:“你还问我?我还要问你干什么呢!”

  陈兴一指外面,一边压低了嗓子,“亏了还是个学历史的,洪秀全啊!太平天国!未来的天王啊!抱大腿要趁早,咱们现在不趁着他落魄的时候抱紧大腿,等他发达了,咱们可连他的腿毛都抓不住了!”

  罗宏俊可算明白陈兴为啥这反应了,气得险些一巴掌拍过去,“现在要是冒出个叫刘邦的,你是不是还要抱刘邦的大腿?”

  陈兴眉毛一挑,“你当我傻啊,刘邦是秦朝、汉朝的,那时候的刘邦是大腿,现在的刘邦就是地痞!”

  罗宏俊:“你也知道你煞笔?太平天国的洪秀全是清代的,现在是明代!压根不是一个人好么!”

  陈兴也回过味来,被罗宏俊说的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我是觉得有个叫洪秀全的兄弟挺有面子。”见罗宏俊果真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自己,陈兴语气一硬,“叫这名儿就行,不可以么!”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洪秀全的声音,“既然官老爷看得起小人,小人也不能不识抬举,要不前面村子,咱们喝血酒拜把子?”

  罗宏俊就那么斜眼看着陈兴。

  陈兴被罗宏俊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可语气依旧强硬,“怎么了!人家穿越都有金手指,一路升级打怪收小弟,我收个小弟怎么了!”

  天知道陈兴是怎么想的,但是前面的村子,陈兴的确和洪秀全烧香、磕头、喝血酒、拜把子。唯一的节点在于两人确定谁是大哥谁是小弟的时候起了岔子。

  别看陈兴开始一口一个洪大哥的叫着,在得知此洪秀全非彼洪秀全后,陈兴可就没那兴奋劲了,连结拜都有和罗宏俊赌气的成分,当然也就没理由心甘情愿做小弟了。

  洪秀全:“我今年三十三,应该比你大,既然这样,那……”

  陈兴;“我今年三十四!”

  洪秀全;“你看着才二十出头啊。”

  陈兴:“我显年轻,不行吗?”

  洪秀全;“……”

  于是,陈兴顺利做了大哥……

  这一走,就是六天。

  每天就是坐马车,陈兴、罗宏俊二人已是颠得全身骨头架都快散了,“北京到山东不是挺近的吗?为什么不坐船?非得坐马车绕一大圈。”

  洪秀全:“没办法,朝天观的天师让走陆路,小弟只能照办。”

  经过这些天,罗宏俊也猜出《大明律》压根没有规定赴任官员必须多长时间到任的规定。古代这又没有飞机高铁的,全凭车马人腿,要是再遇上什么断桥塌路的,这时间怎么控制?就算控制时间,估计也没那么严格。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按照洪秀全的说法,北京到文登,陆路将近两千里。按照马车一天差不多两百里的速度,九到十天就能到地方。

  陈兴在一旁安慰罗宏俊,“别着急,再有三四天就到了”

  眼看天色渐黑,依着旧例,寻个村子,找户人家暂住,第二天再继续赶路。

  按说到这里,一切都还正常,可半夜时候,罗宏俊却是被一阵吆喝声吵醒,睁开眼睛,道道火把光亮已经从窗外映射进来。

  洪秀全腾地起身,“怎么了这是?”

  这时,外面传来老农的叫喊声,“不好了,土匪进村了!”

  陈兴还睡的迷迷糊糊呢,闻言嘟囔一句,“土匪进村……土匪进什么村……你怎么不说鬼子进村呢……”

  说着又是侧了个身,却是脸贴着墙壁继续打起了呼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