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携子告状·内外齐手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2539 2019.04.29 14:00

  估计很多男人都做过这样的美梦:睁开眼睛,身边躺着一个肌肤胜雪的大美人,当然,没穿衣服最好。你醒的时候,她也适时轻哼一声,不需要多热切的回应,只要低昵一声就好。至于这女人会为什么会在身边、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就是另一番美梦了……

  以上一幕当然很香艳,可如果你睁开眼睛,出现的却是一个留着老鼠须、贼眉鼠眼的臭男人……那就不是香艳,而是彻彻底底的惊吓了。

  刘鑫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那样一张脸。

  陡然看到杨云峰那张脸,刘鑫险些从病床上直接跳起来,“啊!”

  杨云峰挤出一堆笑,“大人,你醒了。”

  刘鑫刚才那声尖叫,立时引来一群小厮、丫鬟,看着周围熟悉模样,肯定这的的确确是自己的家,刘鑫舒了口气,这才摆手示意其他人退下,看向杨云峰,“你怎么来了。”

  杨云峰弯着腰道:“我的大人,我能不来吗?白天发生了什么事,你该不会忘了吧?”

  不说还好,他这一说,刘鑫立刻感觉脸上、嘴里一阵火辣辣的疼,不禁手捂脸颊,哎吆叫了一声,龇着牙倒吸气,“镜、镜、镜、镜子!”

  杨云峰急忙拿了面铜镜子过来。铜镜嘛,自然是不能看得清清楚楚、纤毫毕现的,但也能看个大概。

  其实也不用看,刘鑫自己用手摸就该知道:这肿一块儿,那起一包儿,脸上一块平地儿都没有,看了不是更伤心嘛。

  果不其然,刘鑫看了立刻甩手,直接把铜镜打翻在地。

  饶是如此,可刘鑫更大的怨气不在脸上,“怎么就你一个?刑名钱粮各部吏首呢?都没来?”

  杨云峰一跺脚,义愤填膺、气愤非常:“谁说不是呢!一看那新来的把您老打成这样,之前商议的事就都忘了,这些人,一个都靠不住!”末了又补充道,“黄巡检来看过您,只是职责所在,不便停留。”

  不便停留?现在外面可是大黑天!能有什么职责?刘鑫真信了这说辞才是有鬼!恐怕那黄巡检就是怕得罪醒来的县太爷,又不愿意把自己得罪死,所以才这么做。

  摸了摸脸上伤,又是疼的一龇牙,“等着瞧,等我成了知县,第一件事就是把他们都开销了!”

  杨云峰深以为然的点头,道,“说到这,大人,那新来的陈兴审了今天这案子,百姓一个个都叫好,您要行动,那可得抓紧啊。要不,您现在就给陈大人写封信诉诉苦?把您打成这样,像什么话呀!我是真看不下去,至少得让陈大人上封折子参他呀。”

  一听这话,不知怎么的,刘鑫立刻想起杨云峰替自己丢签子的事,陡然升起一股火。想出口训斥,可现在就他一个人来看自己,骂人似乎又不太好,只得耐着性子道,“新来的那个知县,人生地不熟,空有一个知县头衔;我呢?当了几年的主簿,外有陈大人这座靠山、内有你们这些人的帮助,要是还斗不过他,陈大人会怎么看我?扳倒他这个空降知县的本事都没有,陈大人凭什么重用我?出点问题就写信诉苦是什么?是废物!换了你,你会重用一个废物吗?”

  刘鑫这一连几个反问,问得杨云峰不住点头,“还是大人高瞻远瞩。可……要是没今天这案子还好,今天这案子一出,这上上下下都知道他是个呆官。”

  按说一个县正常有四到五个官是朝廷任命的,分别为知县、县丞、主簿、典史,外加一个巡检(不常设,有些县没有)。

  刘鑫之前想和新来的知县叫板,就是想仗着新人在本地无根无基,彻底架空。

  知县作为一县之长,可以废立调动其他所有人——除了朝堂任命的官。但就算他能裁撤其他官吏,也总得有人挑担子吧?真把所有人都撤了,又找不到人顶班,这县衙不得乱套?

  这法子的确行得通,但仅限于无根无基之人!因为他没有根基,所以找不到人接手那些担子。可如果是有根基的人,这法子就根本行不通了,甚至还得翻转过来,变成知县一人‘乾纲独断’。刘鑫也知道杨云峰的意思,万一这新来的官名声起来了,就可以从外面选人上任。

  只杨云峰着急,刘鑫却是不以为意,“不怕,挑人上任,也得是信得过的人,一时半会儿,他从哪里找那么多可靠的人?咱们有的是时间。”

  杨云峰:“可咱们也不能什么事都不做吧?”

  “怕什么。”刘鑫还挂着个青圈眼,眼皮都合不上,却兀自看着桌上蜡烛芯子,“一来就审我……呵,他不是喜欢审案吗?我就让他审个够!你去见见王大爷,求他配合配合。”

  王大爷,杨云峰自然是知道这个人的。

  王大爷,本名王培忠,原是湖广地界的匪盗,杀人越货、打家劫舍,可谓是无恶不作。可前些年不知在哪踩了狗屎,竟是攀上了杭州某位大人的高枝儿,那骨头都快被血浸红的手,愣是给洗白了。如今这位王大爷虽常住余杭,可生意却已遍及杭州、严州、绍兴、金华、湖州、嘉兴六府,已是余杭县第一大户,地地道道的地方豪强。当然,这生意已经不是打家劫舍的生意,而是正儿八经的买卖——至少表面是。

  一听刘鑫说起这个王大爷,杨云峰身子立刻缩了缩,“王大爷可早就洗手上岸了,现在做的都是正儿八经的生意,请他配合?”

  刘鑫努力睁了青肿的眼睛,“怎的,你以为王大爷上了岸,手里就没些个打手?”说着又是冷哼一声,“说句大实话,就算他现在要打县衙,估计县衙里那些人连半个时辰都守不住。”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杨云峰急忙解释道,“我不是认为王大爷没本事,而是没必要。这新来的县太爷又没得罪他,帮我们斗倒知县……他图什么呀!再说,平日里闹事的都是些泼皮无赖、亡命之徒,他现在家里堆着金山银海,好不容易洗了手,还帮着我们?也不值当啊。”

  刘鑫:“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多年只能做个典史吗?”

  杨云峰摇摇头,“这个小人还真不知道。”

  刘鑫:“就因为你不读书!洗手?这手哪是那么好洗的!为富不仁这词听说过吧?泼皮无赖、亡命之徒,再怎么闹,那也是小打小闹;似王大爷这种坐拥金山、有名有望的人闹起来,那才真是不得安宁。只要王大爷点头,咱们不论别的,先告这个新来的知县无甚名望,惹得民怨沸腾、官绅抵制。”

  刘鑫这话听着有道理,可杨云峰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王大爷会放着好好的乡绅不做,偏偏陪着刘鑫去斗倒知县。虽不知原因,可见刘鑫如此笃定,杨云峰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点头称是。

  “你和你手下的那些班头、捕快,还有黄巡检,都打个招呼——这个新来的县太爷无根无基,注定呆不长久,我背后站着的可是陈大人,陈大人背后是严阁老。”刘鑫眼圈本就青肿,如今在烛光的照应下,那眼睛竟好似冒着绿幽幽的光,“我也不要他们做什么……他们只要什么都不做,就比做什么都强。”

  杨云峰被这饿狼模样的目光盯得浑身打颤,因道,“明白。外面的地痞、流氓闹起来,可县衙的捕快、衙役偏没一个愿意动手……他这个县太爷,就算想做事,那也是有心无力,什么事也做不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