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2:九命奇冤·众生平等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2717 2019.06.03 14:00

  不过小半个时辰,这些人便已从土匪变成了吃公家饭的衙役。其实严格来说也不都是衙役,毕竟县衙衙役数额有限,其中一些是担着刑名等文员担子的——尽管这些文员大字不识一个。

  这些土匪原本是在山东做刀口舔血的杀头买卖,后一夜间被山东都司剿了、锒铛入狱,原以为此生已了,不想绝处逢生,竟是出了狱!现在呢?不仅出了狱,还吃上了公家饭!

  看着眼前这些捣拾差服的土匪,罗宏俊心底却生出复杂滋味:县衙原本正儿八经的衙役为虎作伥,到头来竟要靠这些杀人的土匪来主持公道……这也太讽刺了。

  见罗宏俊盯着一众虾兵蟹将出神,赵双刀趋到身边道,“江湖上有句话,不打不相识,莫非大人还有心结?”

  罗宏俊也没将心底的想法说出,却是看着陈兴笑道,“我不是想这个,我是在想,陈兴这自来熟的本事也太大了。”

  就在二人说话时候,却听后堂传来瓷器摔地的声音,不是一下,而是连续三下!

  这声音太过明显,堂上众人都不由自主的朝后堂方向看去,“后面还有什么人吗?怎么了这是?”

  就在这时,只听后堂传来一声尖叫,接着便是普刘氏跑了出来!身后还有老李头的声音,“别跑……哎吆!”

  这几天天气都不是太好,半阴不阳,因而普刘氏一直都在房间里。多日不见阳光,她脸上多少有些浮白,配着那哭得红肿的眼睛、胡乱散开的头发,再加上那一身半黄半白的衣裳……要是晚上钻出来,绝对有人相信这是坟堆里窜出的孤魂野鬼。这幅模样也就罢了,关键她两只手还抱着一个枕头!

  普刘氏跑出来没多久,便见老李头一手托着腰,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却是扶着廊下柱子,“大人!你拦着点!我这被她推倒摔了一跤,腰闪着了!”

  其实也不用老李头多说,二堂的这些小土匪刚刚吃上公家饭,一心想着表现呢,早有俩人上前将普刘氏抓了过来。

  换了常人被抓住,那肯定是大喊大叫加挣扎,可疯子是没有正常人的反应的,虽然一左一右被人抓着,可她只是将怀里的枕头抱得更紧。稻壳枕头被她抱得完全变了形,似乎还能隐约听见稻壳的‘呻吟’声。

  见普刘氏这幅模样,这些小土匪很自然的询问了普刘氏的事,罗宏俊只得简要将事情说了,末了补充道,“所以我这县衙走的是一个不剩,要不是你们来了,我和陈知县这光杆司令还不知要做多久呢。”

  陈兴已经换上知县的官服,却是将俩袖子撸得老高,都快撸到肩上了,“各位兄弟既然穿了这身衣服,咱们以后就在一个锅里吃饭了。按说各位兄弟大老远赶来余杭,我得请各位搓一顿,可咱时间紧呐!王培中是余杭第一大户,要不咱们去他家吃接风宴?”

  在陈兴看来,今天的这一切都是王培中造成的,要不是王培中,不会有普刘氏这档子事,自己这知县也不会当的这么憋屈。以前是没人、斗不了;现在有了人,总能扬眉吐气了吧?

  罗宏俊闻言看了看赵双刀,赵双刀却是看向自己的土匪弟兄。

  这些土匪可都是穷苦人出身,话说回来,有钱的谁会上山做土匪啊?真有那兴趣,直接可以花钱找一堆人来陪自己玩土匪cosplayl 了!

  本来就是被各种各样原因逼上土匪这条道的,如今又看到普刘氏这幅模样,丈夫死了,儿子也被害死了,自己个儿还疯了……什么感觉?

  感同身受啊!

  也不用赵双刀多说,刹那间,只见十几把明晃晃的大刀片子竖了起来,一个个已然嗷嗷直叫!

  吱……

  县衙的大门打开,已经十天没出门的陈兴、罗宏俊,终于第一次走出了县衙!

  靠着附近摆摊的商贩一见陈兴、罗宏俊,险些吓得眼珠子都掉下来了,急忙招呼旁边的人,“快来看啊!县太爷出来了!”

  “哎吆,真出来了!这是要杀人呐!”

  “县太爷这后面什么人呐,这也太……”

  ……

  也不怪老百姓这么议论,因为这支队伍实在是太‘凶悍’了。

  陈兴、罗宏俊自然是走在最前面的,赵双刀和洪秀全紧随其后。这四个人还算正常,可他们之后的十七名‘衙役’嘛……衙役出去拿人那就那样,威武的整队前进,混事的吊儿郎当……可这些人以前是干土匪的!

  土匪讲究什么?

  一个字——势!

  山东距离京师颇近,土匪虽多,却一般没有引起公愤,那是有原因的——只求财物、不伤性命。当然,打劫嘛,有时候遇到一些要钱不要命的,死伤在所难免。不过既然是打劫,怎么不伤人性命呢?那只能是尽量避免打斗。如果要问怎么避免打斗,那说起来可就复杂了,譬如,以多制少、突然袭击……但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势’字!用兵书上的话说,那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就说这些土匪吧,虽然才十七个,可那刀就没收到刀鞘里,全都握在手里明亮着。那走起路来,大刀片子一晃一闪的,路边小孩都吓哭了!

  “这县太爷哪找的这些人呐!”

  “瞧这方向,县太爷是要找王大爷算账去吗?”

  “普家那口子惨啊,丈夫死了,儿子死了,到头了还疯了……”

  “别乱说!被王大爷知道,没人救得了你!”

  ……

  陈兴、罗宏俊带人一路走,沿路百姓都自觉或不自觉的跟了上来,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当初陈兴、罗宏俊在城门口被马瑞卿碰瓷、拖着去县衙时,身后就是跟了这么一大群百姓。

  待陈、罗带人走到王培中府前时,回头一看,身后黑压压已经是一条街的人头。

  王府,那是早就接到消息的,毕竟在陈兴、罗宏俊带人走出县衙大门的时候,就立刻有人往王府传消息。因此这一大群人走到王府时,王培中已经站在门口恭候多时了。

  王培中穿着件酱色的天马皮袍,就那么站在府门前,却是闭着眼睛,手里还捻着一串念珠。

  待陈兴、罗宏俊在府前站定,王培中掐念珠的手一停,却是倏地睁开眼睛。

  王培中没有看别人,只看向罗宏俊身后的赵双刀。

  陈兴、罗宏俊已经听赵双刀说了他与王培中之间的往事,见状也都看向赵双刀,想看他打算如何面对这昔日的兄弟。

  只见赵双刀缓缓上前,却是走到王培中身前,两人四目相对。

  莫约对视了四五个呼吸,赵双刀才看向王培中手里的念珠,半是质疑、半是轻蔑的笑问,“你真信这个?”

  “以前不信。”王培中也看向念珠,继而将握着念珠的手放在两人中间,“可六年前开始,我就信了。”

  赵双刀:“为什么。”

  “佛曰众生平等。”王培中看着念珠一笑,头也不抬道,“据说佛祖诞生的地方,是我大明西南一个叫莫卧儿国的地方,那里几乎所有人都信佛。可就是佛祖诞生的地方,却一直有一种种姓制。在那里,所有人有四种姓,最高等的姓是婆罗门,如果你姓婆罗门,那你就注定一辈子锦衣玉食;最低贱的姓是首陀罗,只要沾上这个姓,一辈子只能当牛做马……”

  赵双刀:“这么说,你不信才对。”

  “可几千年了,莫卧儿的人一直信佛。佛祖说众生平等,可这世道从来不平等。我大明,又何尝不是一样呢。”说着,王培中却是将念珠放到赵双刀手上,“拿着吧,反正我迟早能拿回来。”

  听到这里,原本愤懑的赵双刀竟然解脱了,看着手里的念珠,却是长长叹了口气,“我已经走了,你为什么还要派人杀我。”

  王培中一笑,却是双手负后,“自古兄弟都是如此。要么继续做兄弟,要么变成仇人,并且曾经是兄弟的仇人比一般的仇人更狠。我想和你继续做兄弟,可你先捅破了咱们之间不该捅破的这层窗户纸……这样的结局,在你不杀罗宏俊时就已经注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