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6:九命奇冤·帷薄不修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2926 2019.06.07 14:00

  县尊出马,一次把青莲寺、三圣庵的和尚、尼姑全部抓进大牢……这在余杭着实引发了不小的轰动。有人试探着打听,一问才知竟和两年前普凌的案子有关,“县尊大人还想着查普家的案子呢。”

  这落在一般人耳朵里也就算了,可落在余杭一些乡绅耳朵里,那可就窝了火——前阵子陈兴查普凌案子,那段日子可没被小鬼折腾。而巡检司的人听到这消息却是个个摩拳擦掌,看向那些大户的眼睛都快冒了绿光,活像是饿了几天的狼崽子。

  事情虽然不少,只陈兴并不知道巡检司和余杭其他大户的事,将和尚、尼姑抓回大牢,当即关了县衙大门审问起来。

  别看这些和尚不像和尚,可有一点不得不承认,这些和尚的确有几分耐性,无论怎么问,愣是一句话没说;至于那些尼姑,别看她们都穿着尼姑衣,可一上堂,立刻就是一阵叽叽喳喳,然后娇滴滴的一起喊着冤枉……

  俗话说奸不自招,想这些人自己主动招供估计是没多大指望,陈兴坐在椅子上闷头想了想,旋即对老李头道,“兄弟们今天一趟也辛苦了,你去宰几只鸡,再杀条狗,对了,血给我留着。”

  一旁的小土匪们虽然穿着差服,也老老实实杵着水火棍,可刚才被尼姑们一番叽叽喳喳的折腾已是笑的东倒西歪,现在听到陈兴又是杀鸡,又是杀狗的要犒劳,又是一阵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老李头闻言不解,“这鸭血、猪血听说有人吃,可这个鸡血、狗血……大人呐,鸡血、狗血吃了上火。”

  陈兴闻言一笑,“谁说我要吃了?本官是要用!”

  一听这话,老李头尽管还是有些不明白,但还是老老实实的退下去做了。不一会儿便听后面传来磨刀声,再来就是鸡叫、狗吠的声音。莫约过了几炷香的时间,老李头两手分别提着个血淋淋的木桶过来,“县尊,这是狗血、这是鸡血。”

  陈兴走下案来,看了两个木桶,这狗血还算正常,这鸡血却是红的发黑,看得陈兴胃里一阵翻涌。陈兴先让老李头下去做饭,继而拎起那鸡血木桶闻了闻,可这刚闻了一口气便险些吐出来,“这鸡血也太腥了吧?

  说着又去闻了闻装狗血的木桶,“这还差不多。”

  满堂人还在好奇陈兴究竟要干嘛呢,却见陈兴拿了块破布在狗血里搅了搅,继而在堂下滴了一圈。血落地上不算啥,陈兴还用脚来回蹭,不过一会儿功夫,整个地面就是一片滑腻腻的血脚印,脏是一回事,看着恶心才是真的。

  陈兴又对列在两边的衙役道,“还愣着干什么?你们也踩踩。”

  好嘛,这地上就更恶心了。

  待地上全是血污,陈兴又在两个衙役的水火棍上擦了点血,“好了,把那个小和尚带上吧。”

  至此,在场这些人才隐隐猜出陈兴的意思——感情是要威逼恐吓那个小的呀。

  果不其然,小和尚还没进衙门呢,在门口看到这满是血迹的大厅就吓得尿了裤子。陈兴毕竟是现代人,没让人跪的习惯,尤其对面还是个小孩。陈兴不想让这小和尚跪,无奈这小和尚是真被吓着了,站都站不起来,哪怕地上全是血,也是一身子瘫在地上。

  本来就是要吓这小子的,现在这表现简直是太符合自己的预期了,陈兴见状一拍惊堂木,“本官……”

  陈兴才刚说出两个字,瘫在地上的小和尚闻着这堂里浓重的血腥气,竟然哇的一声,却是呕吐起来!

  也不知这小和尚到底吃了什么,这吐的不算多,可这味儿也太重了,刹那间,整个二堂就充斥了一股酸臭气,加上地上狗血的血腥气,两两混杂,那味道简直是绝了。

  陈兴本来还好好地,无奈这酸臭气实在太重,闻得他也有些受不了,当即喉咙一阵瘙痒难耐,亏得还有几分克制,不然陈兴也得吐了。陈兴抚这胸口顺了顺,这才压下呕吐的冲动,一看其他衙役,却是个个面不改色,显然这种程度的气味还在他们忍受范围之内。

  陈兴一边翻着白眼,一边询问那小和尚,“青莲寺其他和尚我都动了刑,原想着就你例外不太好……不过既然他们都已经招了,你嘛……随便说点,算你主动投案自首、就不对你动刑了。”

  小和尚大门口就吓得尿裤子,可见其内心是何等恐惧,一听陈兴这话,立刻吓得面无人色,“大、大、大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陈兴闻言笑着朝两边衙役看了看,“打一个小孩子怎么都有点说不过去,可这……他不招我也没办法。”说着又是拿了根签子,“也只能打了。”

  陈兴说着便将手里的签子丢了下去!

  小和尚一看那顶端红的发黑的签子掉下来,又见两个衙役拿着水火棍朝自己走来,立刻哭着膝行跪爬上前,“大人,我说、我什么都说……别打我……哇……”

  接着什么也不用问了,小和尚身子完全蜷缩在桌子下面,两手扒着桌子大腿,两眼汪汪、可怜巴巴,又警惕的看着两边的衙役,炒豆子似的便将知道的说了出来。

  这青莲寺原来叫做红莲寺,红莲寺原本也有一些和尚,可两年前来了另一群和尚,把红莲寺改成了青莲寺,不仅寺名改了,还把寺里原本的和尚都赶走了,只有自己留了下来。要说小和尚那时候才六岁多,什么都还不懂呢,以为只是老和尚走、新和尚来,可这些新和尚来了还没几天,隔壁尼姑庵的漂亮姐姐就来了。

  “那些漂亮姐姐开始只找师傅,后来还找我……”

  小和尚只是自顾自的说,陈兴等其他一大帮人却是已经听得目瞪口呆:尼姑庵的漂亮姐姐?找和尚?还找你?

  罗宏俊听得已是呆滞,“那些尼姑……漂亮姐姐、找你?”见小和尚点头,罗宏俊又道,“她们是不是脱你的裤子了?”

  小和尚上牙咬着嘴唇,眼睛里又是惊恐、又是害怕,也不知是害怕这些凶神恶煞的衙役,还是害怕那些‘漂亮姐姐’对他做过的事,却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陈兴见状立刻一怕桌子站了起来,“畜牲啊!”

  现代社会不少男人有恋童癖,有些人是恋别人家的孩子,还有的禽兽直接对自己女儿下手!男恋女童屡见不鲜,这三圣庵的尼姑却是反其道而行,竟是女恋男、对男童下手!要不说‘人之初、性本善’呢,可怜这小子都被人那个了,还称呼人家漂亮姐姐,也就小孩不记仇了……

  不过……这可能也是为什么青莲寺之前的和尚走光,只有这个小和尚能留下来的原因。

  小和尚见陈兴发怒,还以为自己哪里说错了呢,豆大的眼泪滴下来,全身蜷缩的像是一只冬天雪地里瑟瑟发抖的狗崽。

  陈兴急忙安慰,让小和尚继续说下去。

  和尚跟尼姑厮混,这还不算啥,关口是这些和尚有时候半夜会偷偷摸摸的出去,直到天快亮时才回来。

  陈兴:“不会是他们厮混的时候撇下你吧?”

  小和尚怯怯道,“他们回来的时候全身都脏兮兮的。”

  罗宏俊道,“那个普凌的事,你知道吗?”

  小和尚摇头,“师傅走后,倒是有个女人经常来我们寺里,每次过来都会和主持吵起来。”

  “女人?”罗宏俊略一迟疑,却是命人将普刘氏带来。

  那人去的快,回的也快,不过几口气的功夫,便扶着普刘氏到了二堂。

  普刘氏疯了,走路还得靠人督促,可她手里却依旧抱着一个枕头——尽管那枕头已经灰了、脏了,甚至已经破了。

  小和尚眼尖,远远就看到了双目呆滞、行走迟缓的普刘氏,因指着普刘氏,邀功似的喊道,“就是她!”

  小和尚这句话说的大声,就连堂外的普刘氏也都听到了。

  普刘氏本是神情呆滞,闻言噩梦惊醒般抬头四处看了看,视线旋即便定格在大案下抱着桌腿的小和尚!

  “走啊!”见普刘氏定立不动,一旁的衙役碰了碰普刘氏的肩膀,“怎么不走……”

  说着,只听噗噗一声,却是普刘氏自发疯之后一直抱在怀里的枕头掉在了地上!

  那衙役也觉得奇怪,捡起枕头正要递还给普刘氏,却发觉普刘氏的身子在不断的颤抖。

  “拿着呀。”那衙役想把枕头塞给普刘氏,可普刘氏双眼通红、伸出两只胳膊便朝前飞奔过去,奔跑中还有一个声音——“宝儿!”

  堂内众人被普刘氏这歇斯底里的声音叫得精神俱颤,下一秒,普刘氏已经冲到堂内,却是将满身血迹、呕吐物的小和尚紧紧抱在怀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