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携子告状·乱七八糟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3121 2019.04.30 14:00

  从王府出来,杨云峰很高兴,因为王大爷实在是太好说话了。

  杨云峰原本还想着怎么和王大爷说话,没想到王大爷很快就答应了,甚至看出自己紧张,王大爷还主动安慰道,“梁山一百零八好汉,及时雨宋江排名第一,玉麒麟卢俊义排名第二。按说卢俊义家财万贯,该他做老大才对,为什么偏偏做了万年老二?要我说,就是因为宋江仗义……家财万贯,不抵仗义疏财!我王培忠既号称余杭宋江,刘主簿的事就是我的事。放心,明天开始,我绝对让这新来的知县焦头烂额。”

  ……

  昨天处置了恶吏刘鑫,又打了无赖马瑞卿,陈兴可谓志得意满,尤其听着外头百姓一口一个青天大老爷,那心里,别提多美了。

  陈兴:“还是古代好啊,想我在现代做假古董,天天提防着有人找我算账;到了古代,一个个都争着喊我青天大老爷。这时候再解救一个什么大美女,然后她无以为报、决定以身相许,那就更美了。”

  “以身相许?就你?估计都是来世再报吧。”相对于陈兴的轻松,罗宏俊却是有些担心,“还有,你当官是那么好做的?”

  刚吃了早点,陈兴打了饱嗝,摸了肚皮,“不然呢?昨天那么当官就行了,审审案、打打人、罚罚款,也就完事了。”

  一旁的洪秀全手里拿着根油条,左手拿着包子,正打算往嘴里塞,一听这话,立刻把包子递给陈兴,“大哥,不管做梦还是打人,都是力气活,你多吃点。”

  罗宏俊闻言不由吐了一口老血:

  清朝宋荦在《纬萧草堂》说过一句话:前生不善,今生知县;前生作恶,知县附郭;恶贯满盈,附郭省城。

  这句话的意思很容易理解,意思是前辈子没做好人,这辈子才会做知县;前辈子做了大恶人,这辈子会做州府城的知县;前辈子恶贯满盈,投胎做省城的知县——一句话,做知县那就是前世的报应。

  知县,在小老百姓看来是个了不得的官,可在整个官僚体制来看,却几乎是最下等的存在。寻常县的知县,需要地方豪绅配合;州府城的知县,要担着下面,又要上面的知府满意;省城的知县,前面兼备,还得再上面的封疆大吏满意。

  这要是还不理解,咱还是拿电视剧举例子,不管什么古装剧,只要猪脚是皇帝,只要出了事,只要皇帝要办人,那撂下的第一句话就是‘顺天府尹,摘去顶戴花翎’、‘应天府尹,下狱革职查办’、‘顺天府尹何在,拉下去砍了’……这里的顺天府尹、应天府尹差不多就是首都知县……

  所以,知县这官看似体面,实际却是整个官僚体系中最炮灰的存在。

  将这些简要说了,罗宏俊补充道,“什么官都好当,唯独这个县令不好当。万一出什么乱子,你第一个被拉出去砍头,然后我作为县丞补你的缺儿。”

  要是还在朝天观,陈兴绝对是认为罗宏俊在危言耸听,可经历了赵双刀那事,仅仅一夜功夫,见了那么多人头,碰了那么多死尸,陈兴清楚的明白古代和现代压根就是不一样的。加上罗宏俊事后又将老道、张佥事的事情说了,陈兴更是意识到古代虽然有法,可……大路上公然叫嚣‘我爸是李刚’根本就是一种明目张胆的特权!

  陈兴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恰逢一阵冷飕飕的风吹过,不禁打了个寒颤,“我又闯祸了?”

  罗宏俊:“知县看起来风光,你换到现代,应该和城管差不多。小商贩看着你能随便打人,觉得你横;可一有个什么动静,就要出来认错。一个县几万人,衙役才几十个,你真以为凭借一己之力能管理得过来?县令做工作,要下面的虾兵蟹将配合,要地方乡绅配合,乡绅是最关键的。你倒好,咱们昨天刚过来,先是把县衙三把手打了,然后又把马瑞卿那样的土财主打了,以后工作还怎么做。”

  陈兴跳了起来,“靠!按你的说法,知县都是受气包了?我看电视剧里的知县,一个个比谁都坏,难道都是假的?”

  罗宏俊看着气急败坏的陈兴,挑着片儿川,吃得慢慢悠悠,“人家坏,那是有靠山的。没靠山,你想坏也坏不长啊。”

  “昨天他都那样了,我不该教训教训他?”陈兴一把夺过罗宏俊面前的面碗,“一碗面,吃这么慢,要不我替你吃?”

  洪秀全见陈兴抢了罗宏俊的面,立刻把手里的油条递给罗宏俊。

  罗宏俊直了身子,看看洪秀全递过来的油条,默默将筷子递给陈兴,“多吃点,好有精神办案。”

  陈兴刚接过筷子,一听这话,立刻警觉起来,“什么意思?”

  罗宏俊递筷子的手朝陈兴背后一指,“我估计,是有案子来了……”

  陈兴闻言立刻回头,这不回头不要紧,一回头,手里的碗险些没捧稳——只见远处尘埃滚滚、似要‘遮天蔽日’……这当然是夸张,但的确有一大堆人正朝这边跑来。

  陈兴嘴角抽了抽,“余杭距杭州挺近啊,省城边上,这大清早的……这么多人报案?应该是他们看见本知县在这里吃早饭,以为这里的早饭特别好吃,所以过来想跟着一块吃吧……”

  也亏得陈兴竟然能想到这个理由,但事实证明,陈兴想错了——

  那些百姓一溜烟跑到边上,立马就把陈兴围了起来,七嘴八舌就说了起来,“大人,我家的猪丢了!”

  “滚滚滚,丢猪也来麻烦大人。大人,我的事急,我要告状!”

  “一边去!大人,我的事情最急,我家门口树上的山楂这几天眼看就要熟了,谁知一夜间被偷了个精光。家里的娃着急要吃山楂,我这被偷个精光,怎么给他吃啊……”

  因昨天陈兴连审县衙昏官和地方无赖的事情传开,仅仅一天功夫,几乎半个县的人都知道新来的知县是个好官,因而一起过来告状。虽然昨天罗宏俊也和陈兴站在一起,但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把罗宏俊过滤了,眼里只有陈兴一个人。

  这些百姓一窝蜂的围上来,瞬间就把桌子占了。罗宏俊倒是想坐,直接被百姓从长条凳上推了下来。

  罗宏俊惊慌的退到一边,“还好躲得快,要不然才到任一天,就得来个踩踏事件被踩死……”

  罗宏俊侥幸逃过一劫,陈兴可没那么好运:周围百姓乱哄哄的,一个个声音又尖又急,有些还怕自己听不见,直接就是冲着喊出来的,偏还夹了乡间俚语……这才一会儿的功夫,陈兴就感觉耳膜一阵阵发麻,乱嗡嗡的根本听不具体,只一句句‘大人、大人’在耳边回响。

  “住口!”陈兴捂着耳朵,大声吼道,“通通住口!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见周围百姓的嘴都不出声了,陈兴这才放手,“这么一起说,本官就算长一千只耳朵也听不清啊!一个个慢慢说!”

  说着,陈兴随意一指某靠自己最近的人,“你说,你有什么案子。”

  那人被陈兴第一个点名,立刻道,“大人,小人家里的猪丢了。”

  陈兴四顾看了看,见罗宏俊一副局外人似的站在人群外看着自己;洪秀全更直接,一手端着豆浆,一手拿着油条,一边吃一边看着。

  陈兴不由好气,他也不知自己是在气罗宏俊、洪秀全,还是气这个报案的百姓,“丢猪?”

  “是啊,那猪小人可养了两年多了,白白胖胖,有三百斤啊。说丢就丢了,大人,你可一定要帮我找回来啊。”

  陈兴:“丢猪的事归知县管?”

  陈兴是真不知道这是不是属于知县的工作范畴,毕竟电视剧上知县都是很威风的,要是丢东西这种事都要管……那知县得忙死吧,哪里还有什么时间耍威风?

  那人闻言反问道,“怎么不归大人管?宋太宗年间,百姓丢了猪,那官司都打到金銮殿的,怎么,皇上都问的案子,大人就不管了?”

  陈兴觉得有些不对劲,“等会儿,这县城里,你是怎么养的猪?那臭烘烘的,左邻右舍没意见?”

  “我是于家村的,听说县里来个青天大老爷,专门跑过来报案的。”

  陈兴闻言险些憋出内伤,刚想问一句‘村里出事怎么不会问村官’,旁边却有个百姓插嘴道,“既是于家村的,小事自可去找里长保正,何必来劳烦知县大老爷!”

  陈兴刚想夸那人一句,那人又道,“还是小人的案子要紧,我门对面那王寡妇,丈夫都死了三年多了,最近突然怀孕了,她非说是我偷看她,看得她怀孕的,大人您给评评理……”

  “瞪谁谁怀孕?”陈兴有些无语,“天下谁这么屌!这么明显的事还来烦我?!”

  陈兴这话一落,立刻有人道,“大人说的是,也就马二麻子这种傻屌会用这种事来烦大人。还是先审小民的案子吧,我家老头都失踪半天了,我怀疑是隔壁张三拐了我的老爹!”

  “拐什么不好拐你爹?钱多撑得!”陈兴已然感觉快要窒息,“滚滚滚!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报案也不是这么个报法!都去县衙报,该本官审的案子,本官一定会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