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携子告状·余杭宋江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3534 2019.05.01 14:00

  听到县太爷要到衙门才审案,这些百姓先是愣了愣,旋即心有灵犀似的把陈兴抬了起来,一溜烟的往县衙的方向跑去。要是把这些百姓换成黑衣蒙面人,活脱脱一副强盗抢人的模样。

  陈兴哪想过会有这出?当初土匪进村都没这待遇呢,不由惊慌道,“放本官下来!你们都放开……”

  看着陈兴的方向,罗宏俊看了眼身边的洪秀全,依旧那副该吃吃、该喝喝的的样子,只得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才跟了上去。

  半个时辰后,县衙大堂。

  陈兴目瞪口呆的坐在大案后面。

  两边衙役站得倒是整整齐齐,可他们全都低着头,两只肩膀还在一个劲的打颤——一个个的,想笑又不能明目张胆去笑,只得闷头去笑,都快憋出内伤了。

  下面跪了一群百姓,男女老少都有,七嘴八舌说着自己的‘冤屈’——

  一个老实巴交模样的年轻人道,“大人,小人粪坑里的粪可攒了三个月了!原想着今天挑出来浇了,没想到里面的粪全没了,粪坑沿壁的泥都被刮了一层,那叫一个干净!一定是他,他眼红我家粪坑里那么多粪,所以晚上给偷了!”

  一个长相颇为憨厚的中年人道,“青天大老爷,小人冤枉啊,一晚上功夫,小人怎么能偷那么干净?还沿壁刮泥,我要有那本事,早去做泥瓦匠了,还种什么地啊。”

  另一个瘦如杆子的男子尖声道,“粪坑的事还拿到县衙来说!粪没了再拉不就行了,爹只有一个啊!大人,我那老爹的都失踪半天了,昨天下午就不见人了,一定是隔壁张三,羡慕我有个好爹,所以就给拐跑了。”

  声音一落,立刻有人接着道,“拉到吧,说我拐你媳妇儿,估计会有人信,拐你爹?我是嫌家里筷子不够多吗?”

  “我爹可不是一般人!算命的说了,我爹身上有一股隐藏的贵气,只要我伺候他满十年,那贵气就能传到我身上,我爹的贵气加上我的贵气,正好凑成完整一股,我麻家就能大富大贵!一定是你!你怕我富贵了欺负你,所以拐跑我爹,让我不能伺候我爹!”

  “算命的东西也拿到大堂上说!大人,这种案子就不要浪费时间了,还是先审我的吧,我家翻新房,之前和张家人说好了三钱银子占他家的墙,结果墙砌到一半,他临时涨价,说要一两银子,不然就要我把墙拆了!大老爷,你这说什么人嘛……”

  “慢着,你砌墙的事能拿到大堂上说,怎么我这关乎我以后荣华富贵的事反倒不能了?”

  ……

  下面乱哄哄吵成一团,陈兴抬头看了看头上‘明镜高悬’的牌匾,突然觉得这官似乎一点意思也没有。

  看着旁边笑得浑身打颤的衙役,陈兴随手招呼过来,“我问你,前任官在的时候,也这么多事?”

  衙役憋得满脸通红,“哪能呐,换了前老爷,这些人压根进不了大堂,更别说审案了。其实这些案子根本不用您审,直接找里长保正就可以了。这些刁民就是看您好欺负,这才一窝蜂的都来烦您……”

  那衙役还说着话呢,突然却是住了口。不仅这衙役住了口,就连下面一直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百姓也都听了下来。

  陈兴还在好奇这些衙役怎么突然不说话了,一个人却是大步走上了大堂:这人长了张瓜子脸,模样倒也寻常,只眉心一颗硕大黑痣甚至扎眼。

  那人步步走来,看着大堂跪了一地的百姓,“这么多人呐。”

  这人虽是平常,可不知怎的,陈兴看到这人第一眼就感觉有些不舒服,道,“这位是谁啊,进来怎么没人禀报?”

  那衙役哪里管陈兴的话,见那人过来,已是主动趋了过去,“卢二爷,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打完了招呼,这衙役才对陈兴道,“老爷,这位是王大爷的大管家,卢俊,人称卢二爷。”

  ‘这么大派头,我还以为是个爷呢,感情只是个管家。’心里嘀咕,可早饭时候也听了罗宏俊的话,这县令少不得地方乡绅帮助,因而尽管不高兴,却仍然站了起来,“原来是卢二爷。”

  “不敢当、不敢当。”卢俊摆手,“爷这个字那是让别人叫的,哪敢让县太爷您叫啊,您要是看得起我,把‘爷’字去掉,直接叫我卢二就行。”

  陈兴:“那你也别叫我什么县太爷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就成。”

  卢俊没想到陈兴竟如此好说话,眉间黑痣动了动,“叫名字太失礼了,县太爷就是县太爷,身份还要的。”至此,卢俊话锋一转,“听说县丞大人和知县大人是一块来的。”

  说着,卢俊眉毛一抖。

  陈兴:“小罗在二堂呢,你找他去吧,我还要审案呢。”

  卢俊摆手,笑盈盈道,“您啊,就是太宽容了。刚才外面我也听了,偷粪、拐爹、占墙……这都是些什么案子啊,就算包青天在世,他老人家也不见得会用头顶上的明镜帮着照粪坑吧?”

  说着,卢俊头声音一提,却是头也不回道,“我记得你是叫黄营吧?”

  那个方才喊家里丢粪的年轻人立刻道,“是,小的确是黄营。”

  卢俊:“这种事情找里长保正就可以解决,你为什么非来找县太爷的麻烦?嗯?”

  卢俊的脸仍然对着陈兴,可那黄营听了,身子却是一颤,“小的……”

  卢俊:“你是那马瑞卿家的佃户,我猜猜……呵,你应该是受了马瑞卿的指使,所以故意用这种案子来来麻烦县太爷……我说的对不对?”

  黄营闻言立刻打了个哆嗦,“卢二爷……”

  卢俊:“回去告诉马瑞卿,以后少惹县太爷,不光是我的意思,也是王大爷的意思。”

  那黄营如逢大赦,也不多说,磕了个头,旋即拔腿就跑,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跑出了县衙大堂……

  卢俊至始至终都没看那黄营一眼。

  卢俊又咳嗽一声,“还有人谁受马瑞卿指使的,现在走,王大爷一概不追究。”

  卢俊话刚说完,下面的百姓竟是呼啦啦全都站了起来,乱糟糟的就往外跑,一个个争先恐后,似乎跑得慢了就要挨打一样。

  陈兴已经看的呆了。

  卢俊这才对陈兴道,“县太爷,现在咱们一起去见见县丞大人吧?”

  陈兴还看着县衙大门的方向,说话都有些结巴,“哦,里、里面……”

  ……

  县衙内宅

  按说内宅是县太爷生活起居的地方,一般人不能进。可陈兴和罗宏俊可谓是光杆司令,女眷是压根没有,因此也不用避什么嫌了,直接就把卢俊领了过来。

  三个人,围着一张小石桌坐了,洪秀全也成功从车夫转变为端茶倒水的仆人……

  陈兴还在向罗宏俊诉说刚才大堂发生的事情,一边说一边比划,“就那么一点头,就那么一说,那些人就全跑了。”莫约是说得渴了,陈兴一口气把杯子里的茶喝完,“我说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多奇葩案子呢,原来是那个马瑞卿搞的鬼!”

  罗宏俊:“早就和你说了,县令不是那么好当的,一般出这种事情,都是找乡绅评理解决,你和他们关系搞僵了,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昨天让你收收脾气,你非不愿意,今天要不是卢二兄弟出面,有你受的。”

  卢俊摆手,“要我说,县太爷才是真性情。那马瑞卿平日里没少干讹人的勾当,早就该治治了。”

  罗宏俊:“不知卢俊兄弟今天来是?”

  卢俊闻言一笑,“县丞大人倒是直接。”

  接着,卢俊便将杨云峰到王府的事情说了,“老爷让我给您带个信,刘主簿和杨典史这两个人……提防着点。”

  陈兴啪的一拍桌子,“好啊,这两个狗东西……”

  陈兴正打算开骂,罗宏俊却制止,“问一句,王大爷怎么就选择帮助我这个空有知县头衔的兄弟呢?”

  罗宏俊这么一问,陈兴也是看向卢俊。

  卢俊:“王大爷被人称作余杭宋江,仗义是一方面,其次是讲规矩。咱们是小老百姓,安安稳稳做生意,至于其他,不该插手的绝不插手。”

  一番谈话倒也简单,待卢俊义辞去,陈兴才道,“你说的真对,做知县果然要和这些乡绅搞好关系。刚才大堂你没看见,人家一句话……”

  “你刚才已经说过了。”罗宏俊兀自看着卢俊的方向,“咱们初来乍到,按说他就算不帮着刘鑫和杨云峰,也没必要通风报信啊,这有点不正常。”

  陈兴:“你不是觉得那个什么王大爷也想害你吧?刘鑫要害你,他来通风报信,怎么看也是站在咱们这边的呀。”

  罗宏俊:“拉倒吧,还咱们这边,没听人家说吧,王大爷,号称余杭宋江。”

  陈兴:“宋江怎么了?对了,宋江是谁啊,好像很有名啊……”

  罗宏俊定定的看着陈兴,“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白痴,就算没看过《水浒传》,宋江也该听说过吧?”

  陈兴一挺胸,十分理直气壮,“《水浒传》我只听说过武松打虎和武大郎潘金莲,就是不知道宋江,怎么了!你这什么表情……是不是想……”

  知道陈兴要说什么,罗宏俊很直接道,“我不想打架!我就搞不明白了,土匪来的时候,没看见你往上冲,私下就我俩的时候,你怎么动不动就想打架?”

  “废话,打得过的我才打,打不过的……傻逼才往上冲。”嘟囔一句,陈兴继续道,“少废话,那宋江到底是谁。”

  罗宏俊:“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本来是宋朝一押司官,底层公务员,最底层的那种。然后上梁山造反、当了土匪头子。宋廷也是个软蛋,偏怕了这些土匪,就招安了。然后宋江接受招安,做了大官。具体什么官我也不清楚,反正比他之前当的什么押司大得多。宋江什么人?说白了一土匪!他自称余杭宋江,能是什么好人吗?”

  不料陈兴闻言却是摸着下巴、斜着脑袋,“我倒是觉得这宋江挺聪明啊。”

  罗宏俊一呆,“怎么聪明了?”

  陈兴:“这还不聪明?从他身上就该学到——想做大官,先得扯旗造反。底层公务员到大官,一步到位,多励志啊!我就纳闷了,鸡汤文我也没少看,怎么就没见写宋江的呢……”

  罗宏俊已经被陈兴的说法惊呆了:想做大官,先得扯旗造反……这什么逻辑?

  倒是一旁的洪秀全憨憨的问,“大哥,鸡汤我喝过,鸡汤文是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