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3:九命奇冤·鸿门赴宴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3018 2019.06.14 14:00

  若说拐卖儿童还算平常,那么当场闷死女婴、继而抛出喂狗的做法……

  罗宏俊只觉心脏跳得几乎要窜出胸膛,脑袋胀得几乎要裂开,“为人母者,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生下的女儿被闷死、被丢出去喂狗?虎毒还不食子呢!”

  估计换了任何一人听到这消息都会气愤异常,可石纶早知此事,已是过了气愤的阶段,“俗话说母以子贵,那些尼姑身怀六甲,为的就是给杭州高官生下儿子,以后进了深宅大院,哪怕只是个妾室,因为这个儿子,甚至可以比正室更风光。昔日武则天为诬陷王皇后、萧淑妃,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今天这些尼姑,为什么不能呢?”

  弑父弑母者,古往今来屡见不鲜,不足为奇;可生母杀女,当真是闻所未闻!武则天?中华上下几千年,武则天也只有一个啊!

  一旁的老李头见罗宏俊全身颤抖,不由道,“大人,您……您还好吧?”

  “没事……”罗宏俊一手抚着脑门,示意自己没事,“就是有些闷得慌,把窗户开了吧。”

  经过最初的激动,罗宏俊也慢慢恢复理智;虽说虎毒不食子,可女儿阻碍了亲娘的前程,亲娘的也只好痛下杀手。联想现代,流产医院的广告甚至已经打进了学校!没生出来的也就罢了,那些生出来的……每年报道的弃婴又有多少?这些人的做法与三圣庵的尼姑有什么不同吗?没有!甚至三圣庵的尼姑还痛快些,因为这些尼姑当场就把孩子杀了,没有让他们受一辈子的罪!

  虎毒尚不食子……孔子说苛政猛于虎,其实猛于虎的哪里是苛政,分明是人心!

  石纶将窗户开了,外面不知何时已经起了风,“大人现在还敢查王培中吗?”

  罗宏俊反问道,“为什么不敢?”

  石纶:“一个三圣庵,不仅关系到王培中,还关系到杭州城数不清的官员,大人……真的敢吗?”

  凉风穿堂而过,夹杂着土腥味儿,也令罗宏俊清醒一些,“如果你认为我不敢,你为什么跟我说呢?”说着,罗宏俊正色道,“你说的这些当真是骇人听闻,有证据吗?”

  “当然有。我妹妹在王府做事,要不是她意外发现,我也不会相信竟然还有这种事。”石纶起身,“她那里有王培中这些年拐骗各州儿童的证据。”

  罗宏俊望向石纶,一手指天,发誓般道:“只要有证据,本官一定一查到底。”

  待石纶告辞走出衙房时,罗宏俊起身叫住石纶,“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石纶回头,“因为刘鑫要对付您!刘鑫是陈珂的人,陈珂是严党的人,严党不是好人,他们要对付的,自然就是好人。”

  罗宏俊闻言一窒,“非黑即白,你逻辑有问题啊。”

  石纶笑道,“我不知道我的逻辑哪里有问题,但现在看来,我的逻辑没有错。”

  和石纶一番对话,罗宏俊当真是半分醉意也无,便重新回了签押房,无聊翻起了往日案卷。

  按照罗宏俊的想法,这石纶既然是去找身在王府的妹妹拿证据,也就一来一回的功夫,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不料从中午一直等到天黑,石纶竟还没回来。

  半天时间,陈兴的酒也醒了,回到签押房见罗宏俊一脸焦急,不由问道,“怎么了?”

  罗宏俊便将石纶所说复述一遍,当陈兴得知三圣庵那些尼姑还干着杀女儿、拐儿童的勾当时,立刻将那些尼姑祖上十八代全部女性都问候了一遍。陈兴在一平骂骂咧咧,罗宏俊却道,“现在不是骂人的时候啊,这石纶去了半天还没回来,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陈兴闻言摆手,“这能出什么事?”说着,想起孔井山的事,又怏怏道,“还真说不好……”

  就在这时,老李头进来禀报,说是王培中请陈兴、罗宏俊到王府赴宴。

  刚才还在说石纶的事呢,一听王培中邀请赴宴,陈兴的脸刷的就白了,“不是石纶被抓住了吧?”

  罗宏俊是真搞不懂陈兴的逻辑,“虽说我也觉得这是鸿门宴,但石纶被抓,和请我们赴宴有什么关系?”

  陈兴一急,“你自己都说是鸿门宴了,咱们还去不去啊。”

  见陈兴着急,罗宏俊反倒不急了,“不简单啊,你还知道鸿门宴.鸿门宴上项羽不杀、刘邦活命,什么事也没有,咱们为什么不去?”

  陈兴原本还着急呢,见罗宏俊这番不着急的样,更有几分笑话自己的意思,当下也恼了,“去就去!不就是鸿门宴吗?大不了做樊哙。”

  罗宏俊:“樊哙?这关樊哙什么事?”

  陈兴看也不看罗宏俊,一边吩咐老李头准备,一边朝门外走,“怎么没关系?鸿门宴上刘邦吃得战战兢兢,唯独傻逼樊哙,喝酒吃肉没事人似的。”还不忘嘲讽罗宏俊,“亏你还是个学历史的,这都不知道,还不抵我看电视剧知道的多呢。”

  罗宏俊忙追上去,“你说谁呢!你自己都说樊哙是傻逼了,你想当樊哙,我还不想呢……等等我……”

  且说王府这边。

  还没进王府,远远便看见王府内外红光盈天,贴了双喜的大红灯笼绕着王府围墙挂了整整一圈,照得人满脸红光。尽管挂满了灯笼,可古代照明那都是蜡烛、油灯,对于见识过现代不夜城的陈兴、罗宏俊来说,这亮度显然是有些不够看的。

  迎接陈兴、罗宏俊的是管家卢俊,只今天的卢俊穿了身大红服,头上帽子还缀着一个大红团,想来今晚是这位王府管家成亲。

  卢俊远远便瞧见陈兴、罗宏俊,拱着手笑盈盈上前,“县尊、县丞,你们可算来了。”

  王府其他来客也是一齐围了上来,赫然都是余杭本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前两天挖山时候,这些人还到过孔井山,没有多亲热的问话,只一般的客套。陈兴原想着今天这是赴鸿门宴,谁想竟然还有这么多人?不过人多也好,王培中再怎么猖狂,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不利吧?

  看着那些人,陈兴一颗心可算是放到肚子里了,“你今天成亲?恭喜啊。”

  卢俊急忙摆手,“县尊大人,我就纳个妾,有什么值得恭喜的啊。”

  罗宏俊从怀里掏出一些散碎银子,“知道你跟着王大爷不缺钱,这点你也别嫌少,大明的官,基本没几个工资,意思一下,你看着收了吧。”

  罗宏俊这纯粹是走个过场,毕竟到别人婚礼现场,总得给别人喜钱不是?

  谁知卢俊看了竟是眼圈一红,“县丞,您太客气了……”

  罗宏俊还在纳闷这卢俊到底怎么了呢,周围已经有人感慨开了,陈兴也是纳闷,“他们怎么了?”

  卢俊那是感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没什么,从来都是咱们给官家送钱,今天竟然官家给我们送钱……”

  要是第一次见卢俊,陈兴还真被他这样给骗了。陈兴可还记得当初卢俊在县衙说的那些话呢,如今心里只道,你装个什么劲儿啊,装装样子而已,你这样被别人看到了,好像咱们真有什么关系似的。

  卢俊擦了眼泪,“来来来,县尊大人这边请。”

  也不知王府今天到底摆了多少张席面,这一路走来,陈兴只觉那流水的桌席、往来的客人,几乎要把眼睛给看花了,最后被卢俊拉到了王府的花厅。

  花厅,用现在的说法,那就是除大厅以外的客厅,多盖在跨院或花园中。

  要不说王培中是余杭第一大户呢?同样是花厅,县衙的花厅只能看枯树叉子,可在王培中府上愣是看到红黄绿粉等各色……菊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这时候除了菊花也没什么别的花开了。

  相对于之前经过的地,这里虽然大,可摆放的桌席少,只有三桌。最上首的桌子虽然大,但只坐了一个人——王培中。

  卢俊领着陈兴、罗宏俊进厅,满厅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其中不少面孔前两天才刚刚见过,陈兴也不能装不认识,只得抱拳一一回礼。

  王培中穿着深红铜纹的衫子,也是站起,隔着桌子便道,“县尊大人、县丞大人。”

  待陈兴、罗宏俊入席,其他两桌的客人这才重新坐下去。

  这张桌子很大,按照前世,至少得坐八到十个人吧?可现在,只坐了四个人——王培中、卢俊、陈兴、罗宏俊。并且四人还不是东南西北坐着的,而是肩挨肩。

  陈兴有些好笑,“咱们这么坐着,我怎么感觉有些不舒服呢?”

  王培中闻言一笑,或是红灯映照,原本青白的面皮露出几分红润,“知道!”

  陈兴只是随口一说,哪想到王培中还真能对上,“知道什么?”

  王培中做了个你懂得表情,“喝酒嘛,怎么能少了美人呢?”

  说着王培中拍了拍手,却见西边偏门一开,继而走出一个女子。陈兴定眼一看……却是早上跟着沈拙一起去县衙大牢的妙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