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知人用人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2591 2019.04.17 10:00

  就在道童给陈兴、罗宏俊去送官印的同时——

  紫禁城

  嘉靖帝的经历清晰的告诉人们一个道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中国自古造反的都是泥腿子,可在嘉靖二十一年,因为嘉靖帝经常‘虐待’宫女,最终发生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宫女引导的起义。或许是嘉靖帝修道那些年真的积了些德、交了些好运,宫女本来想趁着嘉靖睡觉的时候勒死嘉靖,结果绳子鬼使神差的打了个死结,硬是没勒死。

  虽然死里逃生,可嘉靖帝在这次宫女起义后,却是不住大内,而是移居西苑万寿宫。

  西苑、万寿宫外间大殿

  中华五千年历史,有皇帝四百余人,这大概是最空旷的皇帝住所了。

  进入大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尊偌大的三足加盖铜香炉,再后方,是一方长宽半丈有余的须弥座,须弥座周围是一圈八卦符文。一道纱幔自头顶梁木垂下,将整个须弥座笼罩其中。

  嘉靖帝已年过五旬,或是常年服用丹药的原因,发须皆是乌黑发亮,只额上、眼角不经意显露的皱眉,显示着这位皇帝已经半步踏入衰老。

  突然,嘉靖帝的耳朵动了动,不多会儿,却是一小太监走进了大殿。

  那太监小心翼翼的看着坐在纱幔须弥座上的嘉靖,先是无声的行了跪拜礼,继而在一个面容消瘦的太监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还递过一封文书,然后缓缓退出。

  那面容消瘦的太监缓缓走到须弥座前,隔着纱幔,“启禀主子万岁爷,朝天观的消息来了。”

  嘉靖帝眼皮动了动,却依旧没有睁开,只淡淡吐出一个字,“说。”

  “启禀主子,蓝田玉与陶仲文因听闻……”

  那太监静静的说着,嘉靖帝默默的听着。

  若蓝田玉与陶仲文在此,定会震惊,因为方才二人密室中谈话竟一字不差的被这太监全部重复了一遍。

  待太监说完,嘉靖帝缓缓睁开眼睛,却是只看前方,“黄锦,你怎么看?”

  黄锦,司礼监掌印大太监。

  “古有宋之问因一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杀了外甥刘希夷,今有蓝田玉、陶仲文因一句‘化狮为龙’欲杀观中弟子。”

  黄锦慢慢的说着,一边说,一边瞧着嘉靖的脸色。只嘉靖脸上从来波澜不惊,看不出丝毫想法,“虽都是因文杀人,但有所不同。宋之问杀刘希夷,为的是一己私欲;蓝、陶杀陈、罗二人,乃是为了陛下,从这点上说,他们没有错。”

  嘉靖帝兀自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

  黄锦继续道,“蓝、陶杀陈、罗二人没错,可他们错就错在借了别的势。天下大权都掌在主子一个人手里,现在,他们竟然绕过了主子,这就不该了。”

  嘉靖帝目光闪了闪,兀自端坐不动,“这件事,吴鹏支应严阁老了吗?”

  吴鹏,吏部尚书,管官员任免、升降、调动。蓝、陶二人既给了知县、县丞大印,吴鹏没有理由不知道。

  严阁老,即严嵩,内阁首辅。

  黄锦:“启禀主子,没有。”

  “这么说,这件事就与严阁老无关了。”嘉靖帝目光微转,思量道,“前几年,朕记得有人上书弹劾吴鹏,可有这回事?”

  “有的。嘉靖三十五年,时南京督学御史耿定向上书揭发吴鹏六条罪状,称吴鹏的女婿、学士董份担任会试总裁时,为吴鹏的儿子吴绍舞弊。”黄锦顿了顿,“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吴鹏彻底倒向了严阁老。”

  嘉靖:“天下大权,惟朕一人受之,一人操之。严阁老还记得他是谁的官,朕看吴鹏已经不记得了。吴鹏的那个女婿董份,老家是在浙江吧?朕看耿定向那个督学御史也不用继续当了,让他去浙江,做浙江的巡按御史。”

  巡按御史,真论起品级,实在不高,可这个官职却不能光看品级,因为他代表着中央领导巡视。可以说,巡按御史哪怕只是个七品小官,见到地方二三品的布政使、按察使,那腰杆子也照样挺得笔直。

  换句话,嘉靖帝虽然看似把耿定向的官贬了,实际上却是让他去抓董份的小辫子……这就有敲山震虎的意思了。

  黄锦闻言点头,显然是把嘉靖的话都记在了心里。

  嘉靖继续道,“还有那个陈兴、罗宏俊……坑灰未冷山东乱,山东自古就是个不安分的地方,朕看他们也不用去山东文登,换个地方……”

  嘉靖略一思量,“既是太上道君点拨心智,想来定有过人之处。让他们去浙江的余杭县吧。别说是朕的意思,也别告诉吴鹏,想着法子,告诉严阁老,严阁老知道怎么做。”

  黄锦点头,“蓝田玉和陶仲文已经派人打算半路拦杀陈兴、罗宏俊二人,这事?”

  嘉靖眯着眼轻声一笑,“等——朕觉得,还会有人要来。”

  似是为了印证嘉靖的话,这声音刚落,殿外便传来太监禀报的声音,“启禀主子万岁爷,朝天观蓝田玉蓝天师求见。”

  黄锦闻言一惊,诧异的看着嘉靖。

  嘉靖很享受这样的目光,却故做毫不在意状,“传他进来。”

  蓝田玉神色匆匆,进来后先是将陈兴、罗宏俊的事情说了,末了,又将陶仲文密室中的谋划说了出来。

  蓝田玉这番告密,原以为会得嘉靖一些嘉奖,不料嘉靖听了只是淡淡说了一句‘知道了’,且再无旁话。

  蓝田玉闻言心中虽然懊恼,却也只能退下。

  待蓝田玉退下,黄锦用又惊又喜的目光看向嘉靖,适时颂圣,“奴婢真是服了,主子万岁爷怎么就知道蓝天师会来告陶仲文的密呢?”

  嘉靖笑盈盈道,“知人、用人,都是学问,好好学着吧。蓝田玉为什么与陶仲文密谋,也就为什么会来告密。”说着,嘉靖话锋一转,“锦衣卫也别闲着了。”

  黄锦闻言一顿,试探着问道,“主子是要锦衣卫暗中护送陈兴、罗宏俊去浙江余杭?”

  “毕竟是太上道君为二人点开心智,朕没有理由坐视不理。”说着,嘉靖却是习惯性的看向身侧的位置,那里空无一物。可以往,那里会有一只熟悉的影子;每当自己看向那里的时候,总会适时的传来一声亲昵的‘喵’叫。

  嘉靖帝双眼出现一点晶莹,虽然不多,但在烛光的照应下尤其明显,“一句‘化狮为龙’,就算看在霜眉的份上,朕也要护得二人周全。”

  黄锦见状急忙低头,故作没有看见,只吸气时传出的鼻腔闷声是掩饰不了的。

  嘉靖:“又怎么了?”

  黄锦抬头,这时嘉靖才发现,这才一转眼的功夫,黄锦眼睛里已经有泪水打转了。

  黄锦揩着眼泪,“主子总是这么体贴我们这些做奴婢的。”

  正说话间,却是首席秉笔太监陈洪抱着一大叠折子进来,“启禀主子万岁爷,群臣们的祭文都送来了。”

  黄锦从陈洪手中接过折子,嘉靖也一份份的看着。

  突然,嘉靖的目光一凛,握着折子的手也用了几分力。

  黄锦察觉不妥,偷偷瞥了一眼——折子上赫然也有‘化狮为龙’四个字!

  化狮为龙……本是因霜眉哀求、经太上道君点拨,由罗宏俊、陈兴二人转告,何故嘉靖才刚刚知道这四个字,在其他大臣的祭文上又看到这四个字?到底是罗、陈欺骗,还是内外勾结?

  显然,无比精明的嘉靖帝也陷入了纠结中。

  但嘉靖帝心中很快就有了答案,“看来,这个陈兴、罗宏俊身后牵扯的东西不少呢……”

  话音刚落,殿外苍穹一阵焦雷无端爆响,似要震得殿宇砖瓦齐颤,接着,便是黄豆大小的雨滴噼里啪啦砸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