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3:子死人疯·骤雨不终日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2957 2019.05.25 14:00

  黄昏时候便见天际乌云聚集,至于半夜,终于落下雨来,淅淅沥沥、均均匀匀,悄无声息的落在上塘河平静的水面上。大堤上,两只气死风灯在黑夜冷风中一闪一晃,似乎随时都要熄灭。

  灯光下,赵双刀身着深蓝蜈蚣褂,若以往,脸上自是带着英雄气,可现在,只有复杂的纠结。

  赵双刀对面,是同样身着深蓝蜈蚣褂的王培中,“二哥此去山西,你我兄弟二人不知何日再见。”

  王培中话落,一个家仆立刻捧来一个托盘,托盘上是两个海口大碗。

  王培中将两只大碗端起,“我知道二哥在治腰伤,忌酒,这里面盛的不是酒,是水!就当践行酒了。”

  雨水飘飘忽忽的落在碗里,在水面上泛起一道道涟漪。

  赵双刀闻言摇头,“喝水像什么话!既然是践行酒,上酒!”

  王培中闻言一笑,脸上七颗黑痣几乎崩成一条直线,大喝一声,“上酒!”

  应是早有准备,几乎在王培中话落的同时,立刻有人提了坛酒过来。王培中将碗里的水泼了,赵双刀接过酒坛一拍泥封立刻倒上。

  两只碗自然是装不了一坛酒的,将两只碗倒满后,赵双刀将酒坛随意丢向一旁,从王培中手里接过一只碗,“什么也不说了,干了这碗!”说罢,朝王培中手里的那只碗一碰,接着便是海饮下去。

  王培中见状想起昔日‘香堂八义’一齐喝酒时的场景,也被赵双刀激起昔日豪气,立时大叫一声,“好!”接着便学着赵双刀的模样牛饮起来。

  赵双刀一两月前还在山东和寨中兄弟时常大碗喝酒,如此喝酒可谓家常便饭,自然习以为常。反观王培中,已在余杭落户许久,酒虽然常喝,但一齐喝酒之人却非江湖中人。

  赵双刀三两口间便将碗里的酒喝得一滴不剩,抬头一看,却见王培中已是喝得面红耳赤。

  倒不是王培中没这个酒量,而是王培中近些年与人喝酒用的都是窝口小杯,如今突然换成了海口大碗,这如何习惯?偏为了跟上赵双刀的进度,一时又灌得急了……结果想可而知。

  碗里的酒还有一半,王培中突然一声咳嗽,嘴里的酒立刻喷出大半,手一个没端稳,碗里的酒更是洒得一滴不剩。

  常人喝水呛着尚且面红耳赤,更何况是酒?只见王培中面色红得发病一样,眼角都不自禁的溢出了泪。

  本是兄弟临别的践行酒,却落得如此模样,王培中也觉有些扫兴,左手拍了拍胸咳嗽,一抬右手,却有仆人主动接过空碗。

  赵双刀当然知道王培中为什么会是这副反应,见状不免露出失望神色。王培中看向赵双刀也带了抱歉神色,却是接过那酒坛子,继而抱着酒坛仰头灌下!

  抱着酒坛子灌酒,看着挺豪爽,可人喝的速度哪里比得上那酒流的速度?真灌完一坛酒,能喝到三分之一不错了,剩下三分之二呢?当然是洒了!只虽然有这一层,赵双刀、王培中都没想。

  见王培中面色已是涨得血红,赵双刀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夺过酒坛,接着便自己灌了下去!

  提了提酒坛,再没有一滴落下,赵双刀这才将酒坛扔在地上。酒坛落地摔得稀碎,赵双刀也抱拳道“珍重!”

  王培中同样抱拳,“珍重!”

  ……

  水波荡漾,小舟在河面上渐行渐远,穿透的烛光也越来越小、越来越暗,直到彻底淹没在黑暗中。王培中一直站在岸边,一直看着小舟离去的方向。

  雨还在下,只王培中头上早有人撑起了一柄油伞。

  莫约半柱香,伴随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匹快马朝这边驰来,接着一个人影从马背上翻下,“大哥。”

  来人自然是卢俊,只王培中仍然看着小舟离去的方向,没有转身,“来了。”

  卢俊走到王培中身旁,朝王培中注视的方向看了眼。但见湖面上一阵黑纱似的飘雨,根本看不到什么所以然,“大哥送走了赵双刀?”接着又看了地面,虽然光线不甚清晰,可卢俊看出那是酒坛的碎片,“大哥喝酒了?”又补充道,“大哥胃不好,平时少喝一些可以,喝多了伤胃。”

  “应该的,毕竟他替我解决了罗宏俊。”王培中微一点头,转过身来,脸上已不见半分复杂,只一片轻松,“你不知道啊,咱们这位知县大人几天找不到罗宏俊的尸体,知罗宏俊难逃一死,已经让人去棺材铺买棺材了。”

  说着,王培中又是一笑,似随口问道,“对了,他要买什么棺材来着?”

  给王培中撑伞的那仆人立刻谀笑道,“说是要五百两银子一口的棺材。”

  王培中:“对,五百两银子一口的棺材。看来咱们这位县太爷不缺钱呐,棺材都要买五百两银子一口的……一口上好的檀香木棺材也要不了这么多呀,莫不是要紫檀木的?可紫檀木的也不止这个数呀。”

  王培中是当笑话在说,说话间又是一笑,“棺材铺的老板可是犯了难,这五百两银子一口的棺材可不常备,需要定制等时间。可咱们这位县太爷等不及啊,唯恐什么时候找到罗宏俊尸体又不能及时下葬,这不,直接从棺材铺拖了一口最贵的。”

  王培中一般不会说这么多话,今天偏破了例,也不知是因为刚才喝了酒话多,还是为罗宏俊的‘死’而高兴。

  卢俊听了也是含笑,却没有笑出声。

  见卢俊还是有些含蓄,王培中看出一些端倪,“怎么了?”

  卢俊看了眼上塘河的河面,尽管那里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大哥,我想……我们高兴的有些太早了。”

  王培中的脸颊慢慢僵硬,笑容渐渐消失,“怎么?”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莫非……”

  卢俊看着王培中,默了默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王培中。

  王培中呼吸一顿,继而缓缓倒吸一口气。

  此时的天已经有些寒了,这一口气吸进来,王培中立刻感觉一股寒气在体内乱窜。一旁的仆人见状,急忙从背后被王培中系了件暗金的披风。

  待扣子系好,王培中示意旁人退下,继而走下雨雾中,“到底怎么回事。”

  卢俊跟在王培中身旁,“我去了赵双刀说的藏尸地方,那也的确有尸体,不是一具,是两具。”

  王培中抬头,“两具?还有一个是谁?”

  说着,见卢俊神色严峻,王培中双目闪过一丝寒光,声音迟疑中又透着一丝沙哑,“都不是罗宏俊?”

  卢俊点点头,“是三圣庵的妙常和妙龄,”

  “怎么是她们?”王培中反问一声。

  卢俊显然早就料到王培中会这么问,也是苦笑一声,有些无可奈何,“脱得一丝不剩,就枯树叶子遮体了。”

  王培中显然知道卢俊这话的言外之意,脸上立刻闪过一丝愠色,“淫贱种子下作材!这些个贱妮子就不能消停吗?都说了这几天不要乱搞,木驴杵子还不够,非得勾搭男人才行?陈兴还在查,她们就敢顶着风!”

  一个个骂人词从王培中嘴里蹦出来,卢俊也是许久没见王培中这般恼怒,苦笑道,“据三圣庵的其他尼姑说,妙常本来是去青莲寺找和尚的,不想那天正好陈兴在,就没成。不想回去的半道上遇到一个脚受伤的俊男人,就带了回去的。妙龄见妙常带回一个,就想来一出三人大戏,结果……现在想想,那人应该就是罗宏俊。”

  王培中怒极而笑,“这么说,还是罗宏俊的那张脸救了他?罗宏俊现在人呢?”

  卢俊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尼姑们做事都是点迷香的,罗宏俊中了迷香绝对是逃不了的。现在想想,应是赵双刀追杀罗宏俊,结果罗宏俊被三圣庵的尼姑带回去。三人好戏时候,恰好赵双刀找上门,顺手就把妙龄、妙常给杀了。”说着,卢俊看了看王培中的脸,“不过……没有罗宏俊的尸体,赵双刀显然是放过了。”

  王培中盯着黑黢黢的夜,“换句话,罗宏俊不仅没死,反而知道了三圣庵的事。”

  卢俊:“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赵双刀在青莲寺既然已经决定杀罗宏俊,为什么又不杀了?还有,陈兴搜山这几天,赵双刀又在哪里、又在干什么?”

  王培中握着扣子的手紧了紧,“看来赵双刀把罗宏俊看得比我还重啊……”

  卢俊闻言,没有做声。

  王培中慢慢的踱步,一直走出半里多,才用一种喑哑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道,“让新安江的兄弟们动手吧。”

  风,吹得急了些;雨,似乎也大了些。王培中扯了扯身上的大氅,似乎想抵消风雨的寒意,“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有些事情,也该断了,免得夜长梦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