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3:子死人疯·十命九奸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2666 2019.05.15 14:00

  自陈兴、罗宏俊从王府回来以后,原本的安稳日子就一去不返——

  首先第一条,县衙的大小吏员都不听话了。

  倒不是他们都聋了、听不见话,而是不再听陈兴、罗宏俊的吩咐了。就说调案卷的事,陈兴、罗宏俊几次要调普刘氏的案卷一探究竟,可刑名那边硬是一直拖着不拿出来,一会儿说找不到了,一会儿说昨天去送找不到人……总之,不成理由的理由也都拿了出来。

  当然,也不是县衙上下所有人都使唤不动,毕竟看大门的老李头还是随叫随到的,但是他一个看门老头……有什么用?

  其次,就是到县衙告状的百姓多了起来。

  当日刑名吏首就曾说过,要不是刘大爷暗地里给压着这些刁民,自己两天清闲日子也没有。当初陈兴、罗宏俊还不以为意,如今接了普刘氏的状子,又将普刘氏接入县衙,可谓是摆明架势要和王大爷刀对刀、枪对枪。于是,陈兴、罗宏俊也终于意识到王大爷的能量。仅仅半天功夫,当初什么偷粪、拐爹、占墙之类的无聊案子全都冒了出来。

  起初陈兴还耐着性子去审,可审了两天,陈兴发现那些来告状的压根就不是要你给个判决,而是拖着你说东说西……总之一句话,不让你清闲。

  虽说陈兴也怀着一腔热血要为民做主,可当你遇到的民都是要你判一些陈芝麻烂谷子、可有可无的事时,估计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偃旗息鼓。这一来二去,陈兴也就彻底没了审案的意思,直接就呆在内宅不出来了。

  普刘氏被接入县衙,这两日几乎和陈罗二人朝夕相处,当然也知道二人面临的处境。

  “要不是因为民女的案子,大人也不用受这些麻烦。”

  对于这样的话,陈罗二人当然是拒绝的,“因为怕麻烦就不去干,那天下就没可干的事了……因为所有事情或多或少都有些麻烦。”

  陈兴、罗宏俊也不是彻底孤立无援,至少还有个石纶。接了普刘氏案子的第三天深夜,石纶秘密来访,同时还带来一份普刘氏案子的抄本。

  普刘氏一件案子告了两年,大大小小的案卷加起来估计不下十数万字,石纶当然不可能全都带来,事实上,他带来是一个简单抄本,仅仅是一些紧要地方做了抄录。比如案发经过,被害尸检、主要证人供词等。

  石纶是深夜来访的,留下案卷便匆匆离去,从头至尾甚至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案卷虽然简单,可有胜于无,对比石纶来带的简单抄本,再结合普刘氏的阐述,陈、罗对案子心底就有了个大概。

  事情过去两年,尸体肯定是见不到了,就算见到,那也只能是一堆骨头……毕竟明代没什么防腐剂能保持尸体两年还不变。不过既然案子发生在孔井山,孔井山肯定是要去的。因为是人命案子,即便过去两年,当地人也不会没有印象。因而陈、罗拿到案卷的第二天就去了孔井山。

  浙江素有‘七山一水二分田’的说法,换言之,全省十分之七都是山,便说余杭境内,那山也是不少的。说起山,不要以为几百米、几千米高的才那是山,稍矮点的,不足百米高的,那也是山,孔井山便是其中之一。

  孔井山,不过几十米高,放在后世杭州甚至没几个人知道这地方,从这点也能看出这地方实在不起眼。

  若是其他知县查案,少不得一大帮衙役相随,可现在陈兴、罗宏俊可以称得上是孤家寡人,整个衙门基本没人理会,因而只带上洪秀全,三个人单独前来。

  衙门的衙役不配合,三人连匹马都拿不出来,又防着有人盯梢,因而三人是走路出的衙门,然后到了街上买了马车直奔孔井山去的。

  虽然是秋天,可天上太阳还是大的很,大地都被照得白蜡蜡的,看得人头晕。陈兴尽管坐在车厢里,可还是有些不舒服,“听说孔井山那边有个三圣庵,要不咱们过去先去要顿斋饭吃吧?”

  前面赶车的洪秀全闻言不由道,“大哥,我怎么记得是有个青莲寺啊?”

  陈兴闻言立刻反问,“你意思是我记错了?你是不是想……”

  “你们都没错。”罗宏俊估计陈兴又要说‘你是不是想打架’,因没好气打断,道,“山前一个青莲寺,山后一个三圣庵,一前一后。”

  陈兴闻言点头,“看来我没记错。”

  罗宏俊:“你是没记错,但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就记得尼姑庵?”

  陈兴对这个问题很干脆,“我以前只去过和尚寺,没去过尼姑庵,有点特别印象有什么不对吗?”

  罗宏俊当然不会说他是觉得陈兴想去勾搭尼姑,因而默不作声。只前面的洪秀全却道,“二哥,和尚寺和尼姑庵建在一起?”

  这问题反倒提醒了罗宏俊:虽说朱元璋老爷子在造反之前呆过寺庙,但他对寺庙也没有太多优惠政策。不管和尚庙还是尼姑庵,都是礼佛的,换言之,对善男信女而言,两者的功能性是一样的——俩家都指着香客捐香火钱呢,分开也就罢了,聚在一起?这不是抢生意吗!再者,余杭也不算什么大地方,孔井山也不是什么名山,两家在一块怎么看都不对劲。

  罗宏俊还在想事呢,陈兴在一旁却是吱吱笑了起来。

  罗宏俊不由道,“你笑什么?”

  陈兴还龇着大白牙,“没什么,想到一首歪诗——春叫猫儿猫叫春,听它越叫越精神。老僧亦有猫儿意,不敢人前叫一声。”

  罗宏俊有些无语,“没听说你对诗有什么研究啊,怎么突然连这个也知道了?”

  “那不一样嘛,床前明月光那些什么破诗还得死记硬背,打油诗、歪诗,尤其这种通俗易懂的偷情诗,我是过目不忘好么?”陈兴尤且带着一丝坏笑,“你说,这和尚庙和尼姑庵,一前一后挨这么近,就不会乱搞?”

  陈兴这话本是浑话,却似乎隐喻着什么,罗宏俊皱眉,道,“这个不好说,但我在一本书上看过这样一句话,‘余外任二十余年,乃知所有命案,多系因奸而起,谋财害命,却居少数,谚所谓十命九奸是也’。意思就是说,但凡是人命案子,十件有九件是奸情引起的。”①:(清·何刚德《客座偶谈》卷三)

  说到这里,罗宏俊一顿,道,“普刘氏的案子这里也有问题。按照案卷上的说法,普凌是溺水身亡;可普刘氏说她丈夫的尸体眼圈发黑,根本不是溺水身亡,倒像是男人纵欲过度而死。但这些纯属普刘氏猜测,毕竟她不通医道;普刘氏也想过请仵作查看,可惜前任知县一直以保护尸体为由,拒绝普刘氏查验,因而她也无法确定。”

  陈兴闻言坏笑,“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又眯眼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孔井山,“这地方也不算什么荒郊野岭,更没什么乱葬岗、枯坟堆,应该没什么狐狸精、女鬼之类的。这普凌的尸体在孔井山那边,距离三圣庵那么近,我看是被三圣庵尼姑吸干的吧?”

  陈兴越说越觉得自己猜中了真相,继续遐想道,“该不会是青莲寺的和尚满足不了三圣庵的那群尼姑,所以那群尼姑看上了普凌,直接把他抓进了尼姑庵,吸干了,这才扔出来的吧?”

  就因为尼姑庵距离和尚庙近,陈兴就想出这么一大堆,罗宏俊还真是有些佩服他的脑洞。

  洪秀全也是听得一脸震惊,无不崇拜道,“大哥不愧是大哥,这么一点线索,就把案子破得七七八八。”

  罗宏俊闻言没好气道,“赶你的马车,这要是算破案,天下也就没难破的案子了。”说话间,罗宏俊随意掀开车帘,看着越来越近的红黄色矮山,“那就是孔井山吧?”

  “是。”洪秀全点头,“再有半柱香的功夫就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