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合法身份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3118 2019.04.16 13:45

  陈兴和罗宏俊自然不知道因为一句‘化狮为龙’,两个老道竟然对自己起了杀心。

  回到住处,屋内摆设虽是简单,却胜在清淡素雅。待小童退下后,陈兴二手贩子本性发作,立刻跳了起来,东看看、西摸摸,口中还啧啧有声,“这个……好东西啊!”

  “什么好东西坏东西。”罗宏俊无力道,“你真是什么都不担心,现在那两个老头都知道我们是假的,万一……”

  罗宏俊话未说完,陈兴却是把榻上的枕头抱在怀里,“瓷枕,好东西啊。”

  罗宏俊无语:“一个枕头,你还当个宝。”

  “你懂什么!”陈兴正在摸怀里的枕头,一听这话,立刻就炸了,“你知道瓷枕现在多少钱一个吗?这花纹、这釉色、这造型……”

  “我地上捡片树叶子都是明代的,关键你得能拿回去啊。”罗宏俊迎头一盆冷水就泼了上去,“有办法回去,这里什么拿回去都是古董。你要是不能回去,这和马路边上的破砖块也没区别。”

  陈兴如遭雷击,依依不舍的把怀里的瓷枕放了下来,“就剩咱们俩了,可别再弄矛盾了。”

  “陈琳又没穿越过来,咱俩还闹什么矛盾?”罗宏俊没好气道,“都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看到你怎么一点也不想哭呢。”

  陈兴:“想哭?那还不容易?我可以把你打得想哭!”

  罗宏俊撇了撇嘴,“我想玩手机,我想刷微博,我想打游戏……要不是你拿刀追着我,我也不会来到这鬼地方。”

  陈兴不接话,“那两个老头能相信我们?”

  罗宏俊:“有刚才那句‘化狮为龙’,就算不相信我们,也不至于有什么大事吧?我记得有个人写了这句话,直接升了大官的。”

  “对了。”陈兴突然来了兴致,“现在是什么年代?那个,有谁会发达的,咱们现在投靠他,以后也好飞黄腾达啊。”

  罗宏俊:“大事我记得,小事记不清楚,既然是嘉靖时期,内阁几个人还是蛮有名的,严嵩、徐阶、高拱、张居正……反正最后结果都不是太好。”

  陈兴:“我呸,你一个大学历史系老师,还只记得大事,要你何用啊。”

  “靠,不知道学的越多,研究的知识面越窄吗?我读的可是清史!”罗宏俊立刻反唇相讥,“你还是二手古董贩子呢,怎么不去鉴定鉴定哪些人有发财当官的命?”

  陈兴立刻道,“那是能鉴定出来的?你是不是想打一架?”

  罗宏俊知道眼前这位又要犯脾气了,“都说做生意的讲究和气生财,你丫的怎么动不动就想打人?”

  陈兴一撸袖子,偏那道袍又宽又大,挽起来就掉下去,压根撸不起来,“这你就不懂了吧?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是祸害。‘不打不相识’这话可是有理论依据的……”

  “我可算知道你生意为什么做不大了。”罗宏俊压根就不想听陈兴的这套‘歪理邪说’,旋即摆手,做出懒得听你胡说的姿势,“眼下最要紧的是咱俩到底用什么身份。”

  这话出来,陈兴也理会过来。

  不管什么时候,合法身份永远是第一要务。在现代,你没个合法身份,那就是黑户;在古代,那也一样啊。两人眼下虽然是道士,但两人一不懂经文,二不懂忽悠,怎么混下去?这道观迟早是呆不下去的。作为现代人,怎么快速融入古代社会?最起码的,得有个谋生手段吧?

  很快,陈兴就回过神,笑着拍了拍罗宏俊的肩膀,“别忘了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做假古董!这世上只要有富人,只要有人喜欢收藏古董,我就有吃饭的家伙。”

  “拉倒吧。”罗宏俊冷哼一声,倒不是因为看不起陈兴的做法,而是对陈兴的想法有些不以为然,“现代作假手段是高明,可高明也是有基础的,那些个机器、药水儿,你能凭空做出来?这里可是明代,你想找一瓶盐酸,还得费好大的劲儿呢;至于机器的齿轮……那压根没有!”

  这倒是大实话,陈兴闻言也是一怔,嗫嚅半晌,“那、那怎么办?”

  “这不是在想吗?”罗宏俊撇嘴,“还有就是那两个老道士。既然知道咱们不是他们原来的弟子……可你不觉得奇怪吗?那两个老道士刚才就问了关于我们的事,对他俩原本的徒弟,一个字都没问。”

  陈兴脸颊动了动,发黑的脸庞微微映了点红,“你是说……那两个老头想对我们动手?”说着又是瞥了眼周围,“这么清静的地方,不至于在这地方杀人吧?”

  毕竟是从现代社会穿越来的,现代,尤其是中国,那社会治安可是世界一流,出了命案几乎立刻就能传遍网络。也就中国人会有这么大反应,要是换了美国佬穿越过来,也不会有什么感触,毕竟美国持枪合法,动不动就出枪杀人命案。

  陈兴话音刚落,一个明闪,天似乎要裂成两半的一个脆响;晚风骤起,透过窗子,将屋中蜡烛尽数吹灭。

  这骤然而来的雷声以及这突然熄灭的蜡烛让两人一个哆嗦,几乎下意识的抱在一起。

  屋外大雨倾泻而下,晚风夹杂雨气穿室而过,更带起丝丝凉意,就算抱在一起,似乎还是不能抵消寒意。

  就在两人张惶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咚咚咚。

  雨夜中,黑暗中,这不知名的敲门声……像极了鬼片故事的开口啊。两人抱在一起,哆嗦着,“什、什么人?”

  “师兄,师兄?”

  那是稚嫩的童音,两人也熟悉,正是刚才带自己来房间的那个小童。

  就算那两个老道真要派人来杀自己,按照古装剧的套路,也该派个什么黑衣人、蒙面人之类的……万万没有派小童过来的道理。

  陈兴闻言长长吐了口气,旋即嫌弃的瞪了眼罗宏俊,“玛德,自己吓自己。”

  罗宏俊也是舒了口气,“进来吧。”

  小童一手提着灯笼,捏着脚步进来,“天师为两位师兄……”

  话说一半,小童便顿住了,只呆呆的看着陈兴和罗宏俊。

  两人也察觉小童目光不对,呆呆的看了己身——两个大男人还紧紧搂在一起呢!

  两人齐齐松开手,“误会误会。”

  罗宏俊也道,“让师弟笑话了,你陈兴师兄从小就怕打雷,这不,刚才雷声,把他吓得直往我怀里钻……”

  陈兴对罗宏俊翻了白眼,“他一个小孩,懂个屁啊,能想到那一层吗?本来就没什么,被你这么一说,好像咱俩真有什么似的。”

  罗宏俊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讪讪道,“怕打雷嘛,没什么。对了,小师弟这时候过来是?”

  “哦。”小童脸上还带着迷糊,显然不是太清楚两人刚才的意思,“天师给两位师兄送来一份前程。”

  “前程?”陈兴听了一呆,“什么前程?”

  小童将手里的包袱提举过头顶。

  两人这才发现,小童手里竟然还提着一个蓝布包袱。

  “天师说两位师兄是太上道君点拨心智的人物,留在朝天观可惜,应该为朝廷效力。所以特地为两位师兄求来一个知县、县丞的差事。这里是知县、县丞的官印,还有相关文书。”

  这倒是让两人惊呆了:虽说罗宏俊记得有人因为写了‘化狮为龙’从一个小官一跃成为朝廷大员的事,但这个官来的……似乎有点太快了吧?这才刚刚告诉两个老道士,这官位立马就来了?还有,这太上道君点拨……点拨个毛啊,这胡话还真有人信?

  罗宏俊闻言上前,打开包袱,果然是两方官印盒子,还有一叠相关文书。

  明朝的字和现代的字已经很相像了,因而罗宏俊也还看得懂,读了文书上的内容,不由吃了一惊,“要我们明早就出发?”

  小童点头,“《大明律》载有明文,外放赴任官员,需在半月内赶赴……”

  后面的话,罗宏俊也没听太懂,大致意思就是到外面做官的人,要在规定时间内到任,否则就是违法。《大明律》罗宏俊是没有研究过的,是不是真有这条法律也不清楚,但官印和文书都在自己眼前,想来不是什么假话。

  真是瞌睡就有送枕头的,刚才还在愁合法身份呢,立马就有人给自己送来合法身份,还是个官……

  陶仲文和蓝田玉给二人找的差事是山东文登县。

  明朝时期,天下分两京一十三省,山东省又分六府十五州八十九县,文登看似只是这八十九县中不起眼的一个,实际还是挺重要的。缘由无他,倭寇给闹的啊,洪武一十三年,朱元璋老爷子下令,析文登县辛汪都三里置威海卫。文登没人知道,威海卫总听说过吧?

  古代可没有高铁飞机,有钱就靠四条腿(马、驴),没钱就靠两条腿——自己走。

  陈兴和罗宏俊虽说‘初来乍到’,但身体前主人毕竟是朝天观的道士。陶仲文和蓝田玉也算够意思,给了两人配了一辆马车,外带一个车夫。另外,每人还送了一百两银子的盘缠。

  马车有了,盘缠有了,车夫也有了,两人虽觉得走的有些仓促,但一想到能脱离朝天观这个是非窝,东西都没收拾多少,高高兴兴就等着明天天亮跑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