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为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5:九命奇冤·带孕尼姑

天下为弈 女同学请自重 2790 2019.06.06 14:00

  林光远、沈牛,一个作为案犯、一个伪证人,自然都被关了起来;至于刘鑫、杨云峰,虽说是主簿、典史,可也不能留这俩人碍眼,于是也被陈兴下了大狱。第二天一早,除了留下两人看管县大牢,其他人直接就去了孔井山拿人。

  陈兴、洪秀全带了八人前往青莲寺;罗宏俊、赵双刀则带了七人前往三圣庵。

  时隔半月,三圣庵依旧之前那副模样,进门开头还是当天的小沙弥。

  陈兴一看到这青莲寺三个字就想到自己之前连续搜两天山受的气,冲那小沙弥就道,“我就搞不懂了,怎么每次进来都看到你在扫地?没个扫地的和尚,这庙就不算庙了?”

  小沙弥没有回答陈兴的话,因为他已经吓傻了:扫帚被丢在一旁,本尊直接一屁股坐地上。见陈兴发问,更是以手代脚、屁股着地,直接就往后面退。

  陈兴也不想为难这小家伙,只得挤出一丝‘和蔼’的笑容,“你去请你们主持,就说我……又来了。”

  洪秀全却道,“直接让他带我们去吧,如果这些和尚心里有鬼,可就要跑了。”

  陈兴这才醒悟,“说的没错。”接着又对小沙弥道,“来,带我们去找你师傅。”

  这小和尚被外面那些拿刀的土匪吓得腿都软了,哆哆嗦嗦半天站不起来,陈兴看得都烦了,直接让一人把这小和尚夹在胳肢窝下,然后让他用手指路。

  文觉以及寺里其他八个和尚正在香堂里做早课,是以陈兴带人来时,正好一个不漏。

  文觉看了眼持刀的衙役,先是双手合十说了句阿弥陀佛,旋即道,“县尊大人这是做什么?莫非还为了县丞大人的事?”

  陈兴似笑不笑道,“不是这件事,是几年前的一件案子。我怀疑和你们青莲寺有关,所以想请你们去县衙走一趟。”

  这话一出,文觉还算淡定,可香堂其他八个和尚却是纷纷变色,只对陈兴道,“凭什么抓人!”、“几年前什么案子!”……

  “安静!”听得身后一片嘈杂,文觉当即呵斥。

  文觉平日应该素有威望,一声安静,便令在场和尚都安静下来。只这些和尚虽然不说话了,却是或惧或怒的看着陈兴。

  文觉一顿,“既是几年前的案子,可容小僧问一句,是什么案子?”

  陈兴:“告诉你也无妨,就是两年前普凌的案子!”

  说话时候,陈兴一直在观察文觉的反应,只见文觉眉头一舒,反倒更轻松了一般,“敢问县尊,可有人证说此案与本寺有关?”

  陈兴:“没有。”

  文觉闻言哑然一笑,“既然没有,县尊为什么要拿我们?”

  陈兴摆手,“哎,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说要拿你们了?我只是请你们去县衙走一趟。”

  文觉是和尚,对于这种咬文嚼字的事当然是司空见惯,“既然是走一趟,是去了就回吗?”

  陈兴摸了摸下巴,继续胡搅蛮缠道,“哎呀,这可说不好。要是你们觉得我那县衙不错,想留宿几天,本官热情好客,勉为其难的让你们住几天,那也不是不可以嘛。”

  文觉还想说话,他身后的那些衙役却是没那个耐心,只听一个衙役道,“大人,和这老秃驴说这么多干啥?直接抓了不就行了?有什么话,到了县衙慢慢说!”

  “就是嘛,反正迟早得进去,这么墨迹一会儿有什么意思?”

  陈兴右手大拇指朝后指了指,“你也看到了,我这帮兄弟可不乐意我说这么多话。您主动跟我走,我给你、也给佛祖留些面子;你要是不想走——”陈兴说着朝文觉身后的佛像拱了拱手,“佛祖,我可得当你的面,用锁链夹了你的徒子徒孙了。”

  文觉:“看来我是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了。”

  陈兴一挑眉毛,身子一侧,“请吧。”

  于是乎,包括文觉在内的九个和尚被陈兴当场就给带走了。

  “大人,这个小和尚要不要带走?”

  那小和尚听了陈兴和文觉的对话早在一旁傻了,要不是其他人提醒,陈兴还真把这小的给漏了,“都带走!大的都带走了,只留这一个小的,我也不放心啊。万一被山上的孤魂野鬼叼走了,我岂不成了罪人。”

  陈兴这边顺畅,罗宏俊这边也不慢,六个尼姑,都给请了出来。

  两人山下相遇,陈兴瞥见罗宏俊抓的那群尼姑,“上次你说是带头发的尼姑,我还不太信,这可真是啊……”

  六个尼姑,皆是淡蓝的道袍,模样虽然不一样,却也各个面如桃花。

  其中一个女尼知陈兴才是正主的知县后,立刻娇滴滴道,“县尊大人,贫尼到底犯了什么过错呀,竟然要抓贫尼。”

  一听这话,陈兴更加确定罗宏俊上次说的绝对没有半句虚言,“嘿,这声音嗲的,我看你们也别当尼姑了,干脆开茶馆吧,警察服、学生服、水手服我都见过,这尼姑服……我还真是第一次啊。”

  那女尼不知所以,道,“学生和水手,贫尼是知道的,可这个警察是什么?这和开茶馆有什么关系?”

  都说大人和小孩之间有代沟,这古代人和现代人那也是有代沟的。在古代,那茶就是喝的茶;可在现代,皮条客管姑娘叫茶,新茶就是来新姑娘了,喝茶嘛……那顾名思义了。

  尼姑不知道这些,罗宏俊可是清楚的,闻言不禁笑骂,“得了吧,还警察服、学生服、水手服呢,是不是各种乱七八糟的你都想过。”

  罗宏俊这是笑语,陈兴却一本正经道,“那是,飞天小女警、葫芦娃我都想过!”

  罗宏俊感觉自己已经接不下去了,只得翻了个白。

  就在陈兴、罗宏俊将青莲寺、三圣庵的和尚尼姑带走时——

  青莲寺有九个大和尚,三圣庵的尼姑,其实也有九个。当日赵双刀为救罗宏俊,杀了妙龄和妙常两人,这里有六个尼姑,所以还有一个。

  少了一个,并不是罗宏俊抓漏了一个,而是这第九个尼姑今天不在三圣庵。

  这第九个尼姑名为妙音,秉着三圣庵的传统,妙音自然也是留了长发的,年纪嘛,莫约二十出头,生的是标致可人。要说这尼姑为什么没在三圣庵,那视线就得从脸往下移了,可不是看胸,而是看肚皮——微微隆起,明显是怀了孕的。

  妙音没住在三圣庵,就是因为这隆起的肚皮——要是被别人看到尼姑怀孕,那三圣庵还要不要开了?

  妙音今天穿的是寻常百姓的衣服,正在某酒楼二层临窗的位置。坐在妙音对面的,赫然是脸上长了七颗痣的王培中。

  两人面对面隔桌而坐,桌上是一楠木盒子,盒子里是一叠黑黑绿绿的银票。

  妙音:“王大爷破费了。”

  王培中闻言笑笑,“哪里,以后出了事尽管说,我也是刚听说妙龄、妙常的事。哎,人虽然死了,草席子裹人还是有些不好,至少得弄口棺材吧。”

  妙音闻言抿嘴笑了笑,“两人死的难看,买棺材,被人看到,万一有人追问,解释不清的。”

  王培中当然知道不能买棺材,但这只是话题,因此也笑了笑,“说的也是……”话说一半,却是惊得站起身来,一手指着窗外道,“哎,那不是文觉吗?”

  见王培中诧异,妙音顺着王培中的视线看去,只见一串和尚、尼姑在衙役的押送下从街道上走过。道路两侧看热闹的百姓已在两侧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那议论声已然隐隐传到楼上。

  待看清那些尼姑模样,妙音不禁失色,“怎么回事!”

  王培中也是吃惊模样,“莫非是因为两年前普凌的案子?”

  妙音一手掩着小嘴,惊惑道,“普凌的案子不是结了吗?怎么又查起来了?”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王培中接着便将普刘氏当街拦住陈兴告状的事情说了,又将近日发生的事情删删改改说了一些,“我以为这件事就算完了,不想这新来的知县竟是好歹不分、竟然还要查!今天竟然还把三圣庵和青莲寺的都给抓了!”

  妙音已是气得娇躯乱颤,看着下方过街的僧尼,却是摸了摸肚皮道,“一个七品的知县,没有证据就敢胡乱抓人!我倒要让他知道,他这个官什么都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