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城里只有我是人

仙虎 陈卧龙 2279 2019.07.22 17:10

  青山县,地处龙渊郡边境,位于连绵起伏的大吴山脚下,越过大吴山便是苍茫无边的莽荒大山;又处龙渊江分流的青山河畔,山水之间草木生机盎然,可谓环山抱水,景色宜人。

  这是一座凡人县城,人口十余万,常年来鸡犬相闻,阡陌相交。

  可自从阴魂涧爆发后,人口迁移大半,留下来不愿离开家乡故土的人,又是在大半年前遭遇了诡异之事。

  城墙百丈开外,一头黄皮虎立在山坡,昂首像是在眺望县城。

  此时,整座青山县笼罩一层朦胧灰雾,死气沉沉。

  黄功摸着下巴,沉吟片刻,随即轻喝一声,虎躯灵光流转,化作一个身穿绣纹花袍的翩翩佳公子,面白如玉,相貌俊俏,气质冰冷。

  他轻抚着一柄银折扇,大摇大摆走进了青山县,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朦胧灰雾之中……

  县城内,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酒楼客栈高朋满座,打铁的,卖饼的,摆摊吆喝着,裁缝铺,医馆,蜜饯铺,风尘楼,赌坊,一应俱全,与太平之世别无二般。

  黄功踱步慢行,顾盼街上的行走的男女老少。

  “新鲜的桃果,一钱银子十斤贱卖!”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楼内酿了十年的酒今日出窖了,进店尝尝?”

  “公子,买一串冰糖葫芦吗?”

  一位穿着旧烂红裙的女童,天真无暇的模样,拿着几串糖葫芦,走至黄功身前。

  黄功饶有兴致,接来一串糖葫芦,伸手去怀里摸银钱,却是骤然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定眼一看,手里那串糖葫芦,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串血淋淋的小肉球。

  “公子,你不吃吗?”女童问道。

  黄功眼眸内流转法纹,正要施法观个通透,女童的脸上却是忽然生出毛发,化作一条绿色小豺,如一道绿光猛然窜来。

  黄功微动嘴唇,张口一吸,把这条绿豺魂怪化成青烟吸入腹内,被魂珠吞噬殆尽。

  街上来往的人,都没有在意这一幕,仍然来往自若,叫卖货物。

  场景诡异。

  黄功眉头微皱,发觉,这些人都像是一具具行尸走肉,自顾的各行其事。

  “新鲜的桃果,一钱银子十斤。”老妇人气喘吁吁,仍在叫卖桃果。

  黄功眼眸流转灵光,看了个通透,箩筐里装的都是白骨骷髅,老妇人是血肉之躯,却还浑然不自知的叫卖,叫到嗓子都快哑了。

  转身,走向客栈酒楼,店小二还在不停喊着客官住店还是打尖,如木偶傀儡。

  黄功环视了一眼酒楼内的人,四处坐满了打扮各异的男女老少,津津有味聊着家长里短,碗内装的却都是石头杂物,野草,黑糊糊的汤,楼内弥漫一股令人反胃的恶臭味,他们却还不自知。

  “是中了幻象?还是?”黄功呢喃自语,一时也分辨不清,这是什么手段?

  青山县的凡人都活在虚幻之中,一个个陷入了诡异的状态,根本分不清真实的世界。

  寻常鬼族作乱的方式是屠戮凡人,极少数喜欢捉弄凡人,不会去灭杀,是留着另有意图。

  不太清楚,这场异变究竟是什么情况。

  黄功想了想,揪住在门口的店小二,与其对视,眼中碧光闪烁,为其破幻。

  年轻的店小二目光呆滞看着黄功,渐渐地,嘴里不再念叨了。

  “我问你,你还记得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吗?”黄功正色问道。

  呼,一阵清风拂过,手上的店小二,化作一具白骨风化飘散。

  黄功拍了拍手里的灰粉,神色变的凝重起来,这不是中了幻术,什么诡异状态都有。

  走出酒楼,他沿着街道行走,来往的人看似正常,脸上或喜或怒或悲或愁,但是,全都是一张面色不会变,来来往往的走动,漫无目的。

  甚至,黄功还看见了几具骸骨在街上游走,还有一位铁匠大汉都断了生机,没了魂魄,还行尸一般的在不停举锤打铁。

  黄功摸起下巴思索,青山县是有点邪门,难怪龙渊城那边会如此重视此事,不惜以高价悬赏,只求能探明异变原因。

  要知道,青山县规模不小,最少还有几万人口居住,每个人如果都是如此诡异,那在暗中作祟的妖魔鬼怪,神通有点大啊。

  黄功走过三条街,全都是如此景象,血肉之躯的凡人当中混迹着游魂野怪,一家三口人,父母发现不了孩子是条豺狼,老公发现不了老婆是狐狸,日常照料着。

  没人看的见黄功,他说话也没人理,就仿佛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走到一条小巷,黄功停下了脚步,停到一阵哭泣的声音。

  定眼望去,一个布衣少年,抱着一条大黑狗嚎啕大哭,眼泪直流。

  黄功走近少年,问道:“小子,你在哭什么?”

  “我的大黑狗老死了,我没有亲人了。”少年抹了一把眼泪答道。

  黄功眼前一亮,终于遇上正常人了,正色问道:“小子,你的亲人在哪?”

  “他们都不是人,城里只有我是人。”少年头也不回,万分不舍摸着大黑狗。

  黄功略感惊奇,这名少年是血肉之躯,也没有步入道途拥有法力,如何知道满大街的都不是人?又是如何没陷入诡异状态?

  “小子,你叫什么?”黄功问道。

  布衣少年转头看向黄功,他年龄十岁左右,身材瘦弱,容貌稚嫩,却是有着一股不符合年龄的老练气质,尤其眼神犀利,仔细一看,竟是有一只死眼,左眼像是深邃黑洞,乍一看相当骇人。

  “我叫陈平。”陈平目不转睛盯着黄功,“你,你也不是人!你眼睛里藏着一个女人,你是什么怪物?为什么找我说话?你吃不了我的。”

  闻言,黄功瞳孔微缩,死死盯着陈平。

  好小子,都还没凝气修炼,竟然看到了自己炼化的碧瞳?在龙渊城那么多筑基修士都看不出端倪,这小子极其古怪。

  “你知道城里发生了什么?告诉我。”黄功寒声说道。

  “你是外来的修士?”陈平仔细打量了黄功一番,似乎并不惊奇,“以前也有两个人这样问我,结果没几天他们就死了。我可以告诉你,这里被各路妖魔鬼怪占领了,你进来就出不去了。”

  黄功饶有兴致,问道:“你知道有妖魔鬼怪,修士都死了,那你是怎么清醒活下来的?”

  “它们想吃我,可拿我没办法,从小家里街坊都说我是厄难之人,会害死身边所有人,连妖魔鬼怪也这么说我。”陈平坦然说道,表现的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岁的孩童,“你和以前进来的修士一样想去找它们吗?我知道在哪里,我可以带你去。”

  话落,陈平吹了一声口哨,从小巷两边屋檐上哗啦跳下十几具白骨骷髅,站在身后像是他的奴仆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