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历史神话 这个世界未免太无聊了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暴乱之神,仲羽奇

这个世界未免太无聊了吧 鸿淼 2633 2018.07.28 19:10

  “这就算是回来了?过去了多久?”宇鸿声音变得雄厚了起来,真是因为这血泉的力量!宇鸿再一次感受到了重生的力量!身体虽然没有太多的变化,但是宇鸿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力量,也许是因为那血泉的力量,里面充满了魔神的力量,这种冲击对他的全神格有着新的开发!

  “十年了!”血腥噗嗤的笑着,很是动人!“你别听她说,她和你开玩笑呢,在这里面我们都不知道时间有多久,我比你就早出来一个多小时的样子!”仲羽奇赶忙解释道,“傻孩子,要是过了十年,我们可不都得饿死啊!”血腥仍然是笑嘻嘻的调侃着两位,宇鸿来到仲羽奇身边小声说道“你恢复了么?”“感觉回来了,但是身体里好像多了一部分东西,但是我具体感觉不上来!”仲羽奇回答着!

  “你俩又在那叽叽咕咕聊些什么呢?既然恢复了,能不能帮我松一松这几百年都没活动的筋骨啊!”血腥说完,背后立马出现了六枚血刃,和处死阿瑞斯的那六枚一模一样了,立马朝向宇鸿这边!

  咻咻咻——六枚血刃突袭而来,宇鸿也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立马将圣火召出,催动神力,巨剑在二人面前立马矗立,犹如坚实的大盾一般,六枚血刃通通击中圣火,被弹的很远!“反应很快嘛!小朋友,但是神使小朋友你让我很失望哦!是因为我的美貌吗?如果活着离开以后要小心战场上的女人哦!”血腥明显是在对这个神使不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仲羽奇是属于血腥的神使。

  “你是再说我吗?”血腥背后出现了一个犀利的声音,那正是仲羽奇,原来宇鸿在展开圣火的时候,仲羽奇已经反应过来,第一时间找到匕首,之后立马转向血腥,准备在背后来一击背刺,不过在他说完的时候,前一秒惊讶的血腥后一秒便飞快的转向了自己,血腥手中出现一把细长的血剑,顺着仲羽奇的匕首,一剑将其弹开,顺便用着左手拍到了仲羽奇的胸口,看似轻轻的一击,可仲羽奇被一把推到十余米之外,摔落在地上,宇鸿是想在刚才收回巨剑,到蓝焰的状态下可以在前期对血腥进行一次消耗,但是看到血腥那种力量和反应,他放弃了,并且现在离仲羽奇有个三十米左右,还不确定现在是血腥的最终力量,也不确定仲羽奇能否自保,给宇鸿的感觉是血腥十分在意仲羽奇的能力,这么多的事情让宇鸿没有办法决定战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就是你们的能耐了吗?看来大战结束后阿瑞斯也没有变强,反而弱了许多啊,整天沉迷酒肉和女色的神最终还是会陨落的吧!”血腥感叹着,仲羽奇站了起来对血腥说道“那就让你看看吧,我是不是有那么的弱,其他的,问我的匕首去吧!”仲羽奇摆出攻击的姿态,双臂在耳边高举,如同龙卷风一般像血腥冲去,血腥嘴角带着一抹微笑,也没有闪躲的意思,纤细的手指在空中对仲羽奇比了个“请”的手势,宇鸿并没有想让这两个人单挑的意思,圣火所成的铠甲迅速缠绕着宇鸿!巨剑化为原型,上面包裹着薄薄的火焰,宇鸿打出一套剑气之后便冲上前!

  叮——空气中除了这一声之外,全部都凝固了,仲羽奇的匕首被血腥用两指捏住,宇鸿的剑气则是被血腥用指甲划破!宇鸿已经说不出话了,面前的美女,没有杀气,没有压力,但是力量的强度让宇鸿停下脚步没有在攻击的欲望,他知道如果是蓝焰的状态也最多是给血腥剪指甲了,“毫无胜算可言!”宇鸿和仲羽奇二人内心现在一定是这么想的!

  “别这样啊!你们俩一个是准神,一个是双神,这样真的让我很失望好不好!”血腥埋怨着二人,可是两个人连攻击到血腥的力量都没有,跟别提和她大战一场了,“忘记告诉你们了,远古种呢有一部分化为魔器与弑神者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新神签订契约化为魔器,也就是我这样的,保留种族,在契约者死亡后可以恢复种族及人形,另一部分的人因为支持泰坦所以被杀完了可能!”血腥再次说道。“你们自己屠杀自己的族人?那和恶魔有什么区别呢?”宇鸿问道,“签订契约的我们作为魔器,没有自己过多的意识而已,只有契约主人解除锁链获得远古种的力量的时候,才能走有一点点意识!而且我们在契约成立之前就知道这些,你想问的应该就是知道为什么还这么做,别的同类我不知道,但是对于我来讲,也许这样能够比较有意思,或者说能够迎来新的时代吧!”血腥说的话虽然带着那种慵懒,但是又能从语气里感受出来她说的话是真实的!

  宇鸿现在没有办法理解远古种,只能当做他们是和泰坦差不多的角色,也可能更加久远!面前的这位血腥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远古种,至少从实力上来讲,他们绝对超过新神,加上他们能帮助新神消灭泰坦,而且聪血腥的形容来讲,远古种他们对权利貌似没有太多想法。

  “神使小弟弟,你还要保持这个姿势多久呢?”血腥问道仲羽奇,嘴角的微笑实在可爱,仲羽奇又脸红了,被捏住匕首就很丢人了,现在被调戏一下,实在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虽然血腥是这么说,但是没有松开手指放仲羽奇离开,仲羽奇手抓着匕首准备向后离开,可发现无济于事,两个手指的怪力实在太可怕了!

  宇鸿在一旁观察着,现在对于这种局势很纳闷,为何明明是战斗的场所,却没有战意,他也一直没有感受到血腥的杀气,让仲羽奇来感受也是一样,对杀气敏感的仲羽奇一直没有感受到血腥的杀气。

  仲羽奇索性放开匕首准备直接离开血腥,可这个时候,脚底一滑,地面上的石头让他脚没站稳一下扑到了血腥的身上,血腥也是因为仲羽奇的一个失误被扑倒在地,由于二人身高差不多,仲羽奇感受到嘴边的温软,在一旁的宇鸿看到这一幕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穿着红色婚纱的血腥被穿着日式巫女一般的仲羽奇扑倒在地,两个人还.....还亲上了,血腥貌似还闭上了眼睛,仲羽奇感受到的那份温软就是来自血腥的嘴唇,血腥并没有推开他,反而双臂搂住了仲羽奇的脖子,仲羽奇这下可是挣脱不开了,仲羽奇突然感受到了一个湿漉漉的东西顺着嘴唇撬开了自己的牙关伸了进来,“这是...舌头?我去,这是我的初吻啊,怎么.....一个至少几千岁的奶奶给夺走了.....这......”仲羽奇的内心很是挣扎,不过奇妙的是,仲羽奇貌似感受到了嘴唇里有着东西在一点点进入自己身体,像是一种能量,并且开始莫名其妙的享受起来这股能量,在附近的宇鸿已经没办法直视这两个人了!“这个算是狗粮吗?”宇鸿小声嘀咕着!但是没有人理会他。

  两分钟过去了,血腥松开了仲羽奇“小可爱,你就这么喜欢姐姐吗?这么着急的,我可爱的小暴君!”血腥这句话不止让仲羽奇懵逼了,连宇鸿也一样懵逼,“我.....”仲羽奇已经羞耻的不知道说什么,接着目光朝向宇鸿,宇鸿也许是唯一解救他的人,“咳咳…”看来宇鸿也没有办法解救仲羽奇!

  “都害羞的不敢看我啦?你现在可是新的暴乱之神了哦!”血腥慵懒的说着,顺势扭过来仲羽奇的头,用着那有点水灵的眼睛看着仲羽奇的眼睛!

  “什么?啥?啥情况你们这是?”可以说是全程懵逼的宇鸿喊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