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T世纪冰锋相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神秘破咒人

T世纪冰锋相对 冰啊啊 3292 2005.12.06 21:57

    忍者村的正北方,一个极寒的地方,长年被冰雪覆盖。与忍者村正相反,这里的天空是武界里最可怕的了。紫黑色的天空上飘着形状狰狞的云,弥漫在这地界里的是让人难以呼吸的腥臭味。

  在这地界里有一座山,高到深入云层里的山。从远处看,整座山就象是魔鬼嘴里那无数尖长、锋利的獠牙。那暗红的山体和地面上的白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离山脚10米以外,地界以内的范围,遍布着残缺的尸骨,到处走动着一种高脊、尖爪的怪物。

  那些怪物有的正在撕咬猎物,那猎物不是兔子、牛、羊之类的动物,而是那些怪物的同类。黑色的血从断掉的头里、扯断的四肢里如水柱一样喷了出来,金属一样嘶哑、低深、令人毛骨悚然的吼声回荡在这可怕的地方。

  有的怪物在那离山脚10米以外的边界来回走动,荧绿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暗红色的山,一副随时准备进攻的样子。

  在10米的地方有一层黑色的薄雾包围着整座山,好像是一层防御外界进攻的保护膜。看那些怪物手足无措的样子,就知道它们为什么来回绕着山绕圈子了。

  “你这咒下的也太早了吧!”

  漆黑、潮湿的山洞里传来一个仅次于外面那些怪物的金属声。

  “……”黑暗中,有两片方形的金光。与其说是玻璃反射的光,倒不如说是玻璃片后有两个正在发出金光的物体。

  “没有上面的命令你就敢擅作主张,上面没想要那丫头地命。你这咒要再不解的话,那丫头活不过后天!”

  “哦?早了吗?如果会死的话……”泉水一样清亮的嗓音从两片金光那里响起,回声显得那么阴森,完全没有刚才泉水一样的清亮感觉了。

  “那就解开吧…………”两片金光超速向黑暗中飞去,只留下烟火一样的痕迹和那阴森、幽远的回声。

  *** ***

  佐藤韵站在一株巨大的白色植物前,仔细端详着。

  “它可以让小星的全身细胞恢复松度。正因为小星全身细胞被迫聚在一切而产生大量的排斥力量,所以才会导致全身活细胞的快速旋转而疼痛。”

  “如果是本人施术的话,可不是这么简单就能解决了。不过,他还没到那种程度。”佐藤韵伸手摘下白色植物的果实。

  佐藤韵的头微微抬了一下,嘴边滑过一丝浅浅的笑容。

  *** ***

  “Z﹋Z﹋﹋Z﹋﹋﹋”佑宇趴在邑云星身边睡着。

  “哼,这小子!”一个人出现在门口,挡住了射进屋内的光线,整个屋子暗了下来。

  “嗯……”佑宇的手动了动。

  “哼!”佑宇的身子直立起来,嘴角一丝“抓到了”的笑容。

  “咣!”很快,那笑容僵在嘴边。接着,佑宇的头倒下撞在了床沿儿上。

  “很聪明么!”那人的一只手指放在佑宇颈部。

  “该做正事了!”那人把手放在邑云星头上,过了一会儿又把手拿开。

  “嗯!”浅浅的笑深深地印在他的嘴角。

  “痛啊——”佑宇捂着脖子坐了起来。

  “咦?人呢?”佑宇看着空空的屋子。

  『做梦了?』佑宇晃了晃头,目光落在邑云星脸上。

  佑宇的脸又红了。

  “那…那个……你醒啦?”佑宇看到邑云星正看着他。

  “你是谁?”邑云星冷冷地问。

  “啊?我叫佑宇!”

  『怎么会那么冷淡呢?』

  『可还是很漂亮啊!』

  “你叫……”

  “呀!”邑云星刚要直起身子,便因疼痛又摔在了床上。

  “没事吧,你刚醒,身体还没缓过来呢!”

  “我不要待在这里!”邑云星又要起来。

  “不行!”佑宇把邑云星按了下去。

  “我要去灵明山!”

  “你还要在这里一个月呢!”说这,佑宇的手做了几个动作。

  “我……”邑云星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你刚刚做了什么?”

  “我刚刚结印了,是定身术的印噢!我新学的,没想到现在就用上了。嘻嘻!”佑宇闭上眼睛笑嘻嘻地说,手还不忘摸摸他那软软的头发。

  “结印?”

  “对啊,这是当忍者的基本。”

  “忍者……”邑云星默默地念。

  “你放我走!”

  “不是我不放,是婆婆交待了要等她回来。”

  『婆婆?』

  “我怎么到这儿的?”

  “这个……我来了就见到你了呀!”

  “……”邑云星又用了用力,可还是动不了,她便转头看着佑宇。

  “你……你别这么看着我呀!”

  『我都不好意思了!』佑宇又把手放在了他那软软的绿发上。微红的脸颊向旁边偏去。

  “呼——”很轻的叹气,邑云星似乎放弃了,她静静地看着天花板。

  *** ***

  『啪!』那是妈妈第一次打我。

  那天的情景浮现在邑云星的脑海里。

  『真是个永远让人讨厌的家伙真是个永远让人讨厌的家伙真是个永远让人讨厌的家伙真是个永远让人讨厌的家伙……』

  我一直以为她有她的原因才会那么疏远我,每次也总是说说我而已。她从来都没有打过我。那天——

  『真是个永远让人讨厌的家伙!』

  她说的不对。她不是讨厌我,而是——恨、我!

  “你怎么了?”佑宇看见一滴眼泪从邑云星眼角无声落下。

  『他是看见我眼泪的第三个人!』

  邑云星模糊的泪眼里看到了佑宇担心的样子。

  “我没事!”

  “那你……”

  “你不用担心。”邑云星回给佑宇一个浅浅的微笑,自己都没有察觉。

  “……”佑宇呆住了,那带着一丝感谢和安慰的笑容把他彻底迷住了。

  “我可以动了?!”邑云星感觉到刚才困住全身的那种力量没有了。

  “啊?啊!”佑宇疑惑地抓了抓头。

  “那个,你还要去灵明山吗?”

  “这……”我已经能使近距离的云变形了,但还是差好多。我现在感觉不到一点力量,连坐起来都难,想去恐怕是不行了。

  “你扶我起来!”

  “嗯?噢!”佑宇小心翼翼地扶起邑云星,生怕把她弄疼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

  “刚刚……你好像……不,是有人对你施咒,你才会这样。”

  “施咒?”邑云星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绿如水波的眼睛里闪着生的光芒,绿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镀上了金黄的光晕,快了充满了他的全身。

  “不过,好像又有人给你解开了!”

  『是刚才那个人吗?』

  『不是梦?』

  『婆婆?』

  “为什么对我下咒呢?”

  “不用怕!我会保护你!”佑宇举拳发誓。

  “呃……”邑云星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心里冰冻的一角正开始解冻。

  “哈哈哈哈……”佑宇闭上眼睛笑了起来,手又不自觉地摸摸头发。他又不好意思了(每次不好意思都这一个习惯性动作)

  “别笑了!”邑云星冷冷地打断了佑宇。

  “啊?”佑宇尴尬地打住了。

  “我不想……”外公不来找我,那就是他知道我在哪儿。那个家,我不想回去。

  “我要住在这儿?”

  “对,婆婆说要我和你一起,不,是我来照顾你!”

  “我体力什么时候恢复?”

  “咒已经解开了,休息几天就可以了!”

  “那个,你叫什么?”佑宇红着脸问。

  “邑云星。”少女没有犹豫。

  “星?!好有力量的名字噢!”

  『是吗?』

  “我是佑宇,天才忍着!呵呵!”佑宇红着脸夸张地喊道。

  “我不是聋子!”邑云星没好气儿地白了佑宇一眼。

  “啊?……啊!哈哈哈……”佑宇的手僵在头顶上,又时一阵傻笑。

  “喂,你笑够没有?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邑云星平淡的声音透着威摄力。

  “呀,我还没有找吃的东西方在哪里呢!等一下啊!就等一下下!”说完,佑宇变出两个分身开始在屋子里翻起来。

  『真是个笨蛋!』邑云星心里咒骂着,却还不知道自己正在放开束缚,拿下假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