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废土制卡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黑桃J

废土制卡人 楚忘尘 2345 2021.01.02 21:32

  周奕山点了点头,很谨慎地凑近了一些。

  低声说道:“我今天在卡斯峰西面方向采集草药的时候,发现了一具冒险者的尸体,我在他的身上发现了这个。”

  说着,周奕山从口袋中摸出了一块不规则形状的石块,大约只有小指的指尖那么大。

  这石块通体呈现半透明的暗红色,灯光照进其中,可以隐约看见石块内部像是有红色的液体流动。

  老琼斯扶了一下眼镜,认真看了一眼,露出迷惑的表情。

  “红矿石?”

  这是一种特殊的矿石材料,加入枪弹当中,能够一定程度上抑制魔兽的‘魔力’。

  在废土上,红矿石具有不低的价值。

  哪怕只是这小小的一块,也能够换取1个银币,这大概相当于周奕山十天的收获。

  周奕山接着说道:“你知道的,这个倒霉冒险者,如果是被人杀死,杀人者不会错过这份战利品。”

  在物质匮乏的塔纳托斯,冒险者在野外发生冲突,被杀的一方甚至可能连衣服都会扒走,更别说价值1个银币红矿石了。

  “我观察到他身上的伤口,来源于某种魔兽。于是我顺着他身上留下的血迹探索,进入了一个地形复杂的山谷里,那里似乎是某种魔兽的巢穴,我没有深入,但我远远的看见山谷中有许多红色的岩石。那里可能……”

  “那里可能是一个未被开采过的红石矿。”老琼斯双眼放光,打断了周奕山,情绪显然有些激动。

  老琼斯从窗口内递出纸笔来:“画一下路线图,我会上报上去,明天就会有人去查证。如果情况属实,这份情报起码价值5个金币,那足以让你治疗好腿伤了。”

  “谢谢。”

  周奕山简单的表达了感谢,在废土上,信任是十分奢侈的东西。

  如果是别的冒险者仅凭口头描述,提供这样的一份情报,老琼斯绝对不会相信的。

  虽然用假情报欺骗碎石工业,不会得到任何好处,甚至会被碎石工业报复,但这毕竟是废土,万一是别的势力仇视碎石工业,用利益诱惑冒险者来欺骗碎石工业,那可就不好说了。

  所以哪怕老琼斯并不是申报明天就去采矿,只会派人去查证情报的真实性,这也已经很难得了。

  用那一块小小的红石换取了一个银币后,周奕山离开了老琼斯的窗口。

  花费5个铜币购买了一份晚餐。

  这份晚餐包含了两个蒸熟的红薯,大约一小勺粗盐,和一小杯泡沫稀少的劣质啤酒。

  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对于一位奔波于山脉中的冒险者来说,这份晚餐提供的能量有些捉襟见肘,如果不是幸运的捡到一块红石,这份晚餐就占用了周奕山今天三分之一的收入。

  找到一个角落的座位坐下,周奕山没有给红薯去皮,而是熟练的将粗盐均匀撒在红薯表面。

  面目表情将红薯按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做着机械般的咀嚼。

  相比于大厅中间那些购买了丰盛晚餐,热闹喧嚣冒险者,周奕山很明显的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场面,边缘的餐桌上,类似于他这种独行且沉默的冒险者也有很多。

  两块红薯下肚,周奕山端起啤酒灌进嘴巴里,随着啤酒的气在胃里膨胀,周奕山才勉强感觉到一股饱腹感。

  “啧啧,真是粗鲁的用餐方式。”

  放下酒杯,周奕山的餐桌对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正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周奕山没有与他对话,只是伸手摸向腰间的匕首。

  在周奕山的眼中,大多数冒险者都是疯狗,他默认这只是一个疯狗的挑衅。

  当他定睛看向眼前之人时,才感觉有些奇怪。

  眼前这个男人,身穿一件纯黑色麻布衣服,整齐且工整。

  衣服的领口采用交叉设计,露出白净的皮肤,沿着皮肤向上,是光滑的脖颈、下巴。

  下巴上没有一丝胡茬,刮得很干净。

  这个男人的五官非常普通,放到人群中绝对谈不上俊美。

  但诡异的是他的皮肤非常好,难以分辨具体年龄。且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向脑后,扎了一个武士辨。

  整齐干净的衣服、光洁白净的皮肤,根据周奕山的经验,这个人不像是一个冒险者。

  周奕山的动作没有改变,右手已经按在匕首的刀柄上,看向这个男人的眼睛,问道:“你想说什么?”

  这男人的眼神温和、平静,露出一丝笑意。

  不知为何,看着这个男人的笑容,周奕山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但很快,周奕山就再次警惕起来,手掌中隐隐渗出冷汗,按在刀柄上手换到另一侧的大口径手枪枪柄上。

  这个男人很诡异!面对他的时候周奕山竟不自觉的放松了警惕。

  男人眼中露出一抹意外,继而笑道:“放松一些,我只是想送你一个礼物。”

  说着他从衣服内侧口袋中取出一张扑克牌,放在桌面上推到了周奕山面前,牌面是黑桃J。

  “什么意思?”周奕山并未放松警惕。

  “这是一张护身符卡牌,请你务必随身携带。对了,忘记自我介绍,我叫潘文渊,明晚再见。”

  说罢,潘文渊轻松站起身离开。

  周奕山的目光落在桌面上那张黑桃J上,这看起来只是一张普通的扑克牌,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那个潘文渊无论是从打扮还是从言行上,都非常奇怪。

  作为一个在塔纳托斯生存下来的冒险者,周奕山除非是脑袋坏掉了,才会接受这份莫名其妙的礼物。

  没有进行任何思考,周奕山就离开了座位,连碰都没有去碰那张扑克牌。

  对于未知的、诡异的东西,不接触、不涉及,基于不变的现实规律,并保持足够的警惕,这是周奕山目前能够做到的最安全选择。

  如果这个潘文渊对他有怀有的恶意的话,那明天在野外潘文渊肯定会再次出现。

  到那时,周奕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瞄准他的脑袋开枪。

  花费5个铜币开了一个‘休息舱’,周奕山爬进舱里,关上舱门。

  休息舱宽一米五,长两米,高五十厘米,铺着一层粗麻的毯子。

  这个‘房间’唯一的功能就是睡觉,但也耗费了周奕山今天收入15铜币的三分之一。

  其实碎石酒馆可以提供更好的休息环境和食物,但周奕山目前正在积攒治疗自己腿伤的费用。

  只有治好腿伤,他才能拥有更强的行动能力,才有机会在塔纳托斯挣到更多。

  任由这样腿伤不管的话,他的伤腿迟早都会永久残废,只靠每天采集草药的微薄收入,来维持生存?那将是彻底绝望之境。

  关起舱门的瞬间,外界的声音变得微弱,只剩下周奕山的呼吸声。

  片刻沉默后。

  周奕山取下匕首和手枪放在身体两侧,那是随时可以用手抓到的位置,旋即准备掏出电子卡片查看自己的余额。

  但除了硬质的电子片,他在口袋里还摸到了一张光滑柔软的纸片。

  这让周奕山瞬间一个机灵,摸出来一看,竟是那张他连碰都没有碰过的黑桃J!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