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贤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十、赌上一把

大贤臣 茱萸不争 2041 2019.07.11 14:08

  这一带是整个幽州地界,山势最为延绵之所在。

  那祥允寺便是依山所建,背后靠山,左右两侧环山,只前面还算得平坦。

  若是从季家出发去到祥允寺,是要绕过两座山才能到的,论脚程,少说也得走上大半日,反不如王西村离的近些。

  可若是按照在山体之中行走来算,他们此时所处的位置,还是更靠近祥允寺一些。

  是以屈不才前前后后这么一琢磨,不禁大胆猜测,此处便是直通祥允寺某处的。

  于是屈不才问身旁的兄弟:“前几日你说,那夜你和小少爷去找玉忱,是见到楚木王爷的人都躲在祥允寺么?”

  “可不是么,他们绑了公子爷的人还有夫晏的堂叔,设下圈套等着呐!”屈不为不解道:“你好端端的问这做甚?”

  屈不才道:“我方才想到一条出路,却叫不大准,只能赌上一赌。若是赌的对了,咱们便都能逃出去,若是赌的不对,兴许也得被吊起来作诱饵啦!”

  屈不为道:“什么赌不赌的,你且先说说。”

  “我是想着,咱们也别费力气另找出口逃生了,万一找的不对,还是得被困在这山中。不如就顺着这群倭奴人进出的通道,直接跑进祥允寺去!反正此时祥允寺里闹哄哄的,楚木王爷的人也在,咱们不怕没机会混出去。”

  “可你如何能找到他们进出的通道?又怎敢确定通道外头连着祥允寺?”

  屈不才指着草图说道:“我判定祥允寺在此处以东,若有通道,定也是向东走的。且我们所处这间山洞又是此处最东一间,更是方便我们逃出去!等稍晚些,我们寻个合适的机会,跑出去便是!至于出去后究竟是不是祥允寺,就只能赌上一赌啦!”

  屈不为觉得这样不免过于冒险,问道:“倭奴人有那样傻么?会将季家叔父安顿在出口这边。”

  “若是倭奴人当真是从祥允寺来的,那么这通道定是极为隐秘,像是季家那般,绝不会为旁人所知晓。”屈不为指着草纸另一段道:“你且细看看,季家叔父是从最西面的通道中过来的,想必倭奴人是料定他不会知晓东边的出口,又怕他从原路跑走,这才将他关在此间的。”

  屈不为搔了搔头,“说的好像还挺在理。可你就再想不出什么保靠些的法子了么?”

  屈不才摇头:“其他的法子更为冒险,若是我出去乱走,万一被他们发现,那不是更坏了!不如定下策略,只往一处使劲儿,胜算还大些。”

  屈不为听了,不再反对,说道:“说的也是,到了祥允寺咱们也不用怕,我们抓住三两个楚木王爷的兵,学公子爷那般弄死他们,换上他们的衣服,就能大摇大摆地跑走啦!若是顺手,兴许还能救下公子爷的随从!”

  屈不才对他这话细细琢磨了一番,拍了拍屈不为的肩头,喜道:“你这法子甚好,就这样干!”说罢拿起石头又击了一击,又道:“你先养好精神,等我安排!我现下将咱们的打算告诉季家叔父,也叫他好好准备准备!”

  季学礼同屈家兄弟这来来回回的,已然养出了些许默契,听到屈不才击石,季学礼便又将先前的小笔沾了墨,包上草纸丢了下去。

  不大一会儿,果然见到洞口下面抛上来纸笔,季学礼打开一看,那纸上歪歪扭扭的写满了字,先是略略说了逃脱的计划,后又交待了几件事情要季学礼去做。

  季学礼看完,心中先是对这对屈家兄弟有些刮目相看,之后又忍不住暗笑他二人不改这涎皮赖脸的劲头,第一件事竟是要自己去跟那些倭人要吃的。

  其实季学礼对于屈不才交待的这第一件事,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想到三人这两天在这山洞之中,就没吃过一顿饱饭,何况接下来的行动又是九死一生艰险至极,需要耗费极大的体力和精力的,是以屈不才为了稳妥起见,先要他们各自填饱肚子,养足精神。

  这是其一。

  其二,屈不才是有心试探一下这倭奴僧人对季学礼的戒心,想知道季学礼这态度突然的转变,究竟会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若是他们一如往常,没什么戒备,那么他们出逃的把握就更加多了一分。

  笑归笑,既然季学礼自忖想不出什么好的逃身之计,就只得按照兄弟二人所书去办。

  于是季学礼起身走到洞口,想出去看看,哪知刚一掀开布帘,立即就有两名僧人先后走近,操着生硬的话语说道:“先生,还请回去!”

  因着他们脚下都绑着一段木头,是以走起路来不那么快,季学礼记下他们的步子,又趁势四处张望了一圈,说道:“我方才看书太多,甚是耗神,此刻饿到不行,你快叫你们主事的给我送些吃的!”

  其中一人似懂非懂,重复道:“吃的?你,吃?”

  季学礼手捂着肚子,摆出一副有气无力的表情:“我吃,我饿!”

  那人点点头,叽里呱啦的对旁边那人说了一句什么,转身走了。另外那人没动,手指洞内案几,示意季学礼回去。

  季学礼却不肯回去,说道:“我在这里太闷了,想四处转转!”

  那人脸色一沉,说道:“先生,请回去!”

  季学礼见了,没再多话,转身回到案几旁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先前那人端来一份吃食置于季学礼身前的案上,季学礼看到这次比之先前那份还要少,便道:“不够,还要!”

  那人张大眼睛盯着季学礼,显是不大相信他瘦弱的身子怎会有那么大的胃口,可是看到季学礼狼吞虎咽将那盘中之物全数塞进嘴里,这才信了,起身端起空盘走了出去。

  走到洞口,那人对守在洞口的另一人说了几句,便一同离去了。

  季学礼听到二人走远,连忙抓起案上两支粗笔还有砚台扔进洞中。

  屈不为离洞口近,险些被那砚台砸中,于是问身旁的屈不才道:“你要砚台做什么?莫不是要著书不成?!”

举报

作者感言

茱萸不争

茱萸不争

作者双开脑子不够用啦!这部先暂停,之后再填坑!

2019-07-11 14: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