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开天这事还真是我干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谁给谁机缘

开天这事还真是我干的 大火力小铳 2056 2020.07.15 18:05

    老头把酒喝光后,哈哈一笑,“好酒,好酒啊,这是老夫生平喝过最好的酒了……”

  夏安宇眼睛一眯,冷冷道,“老人家,你这样做,和抢劫已经无异了吧?”

  老头醉眼朦胧的瞟了夏安宇一眼,“怎么能叫抢呢,这么好的酒,你们根本品尝不出妙处,喝了也是暴殄天物,还不如拿来孝敬我老人家。”

  其他人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

  夏安宇差点被气笑了,竟然有人能无耻到这个地步,把抢劫说得如此理所当然。

  “这是我们的酒,尝不尝得出妙处,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我认识你吗?干嘛要孝敬你?”

  老头还没说话,酒吧门口到是传来的一个声音。

  “我爷爷看得起喝你们的酒,是你们的荣幸,别不知好歹。”

  众人转头看去,就见门口进来了两个女人。

  带头的是一个身穿一系紫色长裙,长发飘飘,美艳动人的二十来岁女子。

  身后跟着的是一个满脸冷漠的三十来岁女人。

  黎云和几个女同学见到来人,就是一愣。

  因为这女人,正是先前在温泉把他们赶出去的那个女人。

  黎云心道,“好啊,原来这女人和老头是一家人,难怪如此嚣张跋扈、不讲道理,还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夏安宇也看到了女人,却不认识。

  坐在他身边的黎云就把女人的事说了。

  夏安宇恍然,哂笑一笑,“确实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款款而来的女人恰巧听到,脸色一冷,“你说什么?”

  夏安宇淡然道,“你不是听到了吗?难道还要我重复一遍?”

  女人脸色一怒,“你找死……”

  身后侍女见到小姐发怒,上前一步,就要动手。

  夏安宇眼中冷光一闪,手中已经不知不觉多了一枚银光闪闪的梭子。

  老头这时呵呵一笑,“小红,退下吧……老夫喝了你们的酒当然也不会白喝,会给你们一些机缘……”

  其他人还不知道,刚才双方差点就要动手。

  经过了几次对敌后,夏安宇的性格也越来越刚。

  尤其是这里还有那么多同学,如果他不出头,这些同学可能就要遭殃了。

  他现在也发觉了,大多数修士,仗着修为,根本不把普通人当一回事。

  平日里可能为了维持社会稳定,看上去很低调。

  但这只是表象而已,因为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其实是被压下去了而已。

  女人冷哼一声,“能够得到我爷爷给的机缘,你们这些家伙,也算是积了八辈子的德了,还不赶快拜谢。”

  众人都愤愤不平,这已经不是高高在上了,简直就像是帝王在面对平民一样,抢了他们的酒,还要感恩戴德。

  虽然知道人家可能不好惹,许多人还是小声的抱怨起来。

  夏安宇道,“机缘?你能够给我们什么机缘?说来听听看……”

  老头摇头晃脑的道,“你们这种酒还有吗?再拿几瓶出来给老夫,老夫就给你们个大机缘……”

  夏安宇这次是真被气笑了,“你还想要酒?终于见到什么叫无耻了。”

  女人脸色一沉,“你敢骂我爷爷,找死……”

  这时外面急匆匆的跑进来了一个中年人,“天机子前辈,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大家都是我七星宗的客人,给我个面子。”

  他显然是接到了服务生的通知,这里两拨客人有起冲突的趋势,于是连忙赶了过了。

  现在就酒吧里的这两拨人,那些普通人是宗主直接交待下来要好好接待的人。

  而老头这边,则是连宗主都要巴结的人,起了冲突可就不好办了。

  中年人是七星宗一位长老,所以连忙就出来打圆场。

  女人见到中年人后,倒也给了个面子,没有当即发飙。

  夏安宇见状,起身道,“我们走……”

  女人立马道,“等等,我爷爷问你们,还有酒没有,难道没有听到吗?”

  夏安宇看了看嚣张跋扈的女人一眼,轻声对身边的黎云,“你带大家先回住处吧……”

  黎云担心道,“不会有事吧?”

  夏安宇微笑道,“没事,你们先回去。”

  他坐了下来,“酒,我还有,但我为什么要给你们?”

  老头眼睛一亮,“你真的还有那种酒么?好好好,你拿给我,我给你一个大机缘。”

  那七星宗的长老立马道,“小哥,这位前辈,乃是鼎鼎大名的天机子,他能够承诺你机缘,那真是的可遇不可求的事啊……”

  哪知夏安宇听后,面无表情,“天机子?没听说过。”

  天机子的孙女,月影儿眉头一挑,又要发作。

  自家爷爷在蓝星修行界,就算是修为比其高得多的高人,也要以礼相待。

  而这看上去只是个普通人的家伙,竟然说没听说过。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影儿妹妹,这是怎么了?”

  正要发作的月影儿转头一看,变了一副脸色,笑颜如花道,“叶良哥哥,你来了啊……”

  名叫叶良的是一个二十来岁年轻男子,面如冠玉,身形挺拔。

  叶良进来后,温和的道,“这是怎么了?”

  月影儿没好气道,“我爷爷看上了几个凡人的酒,说用机缘换他们的酒,他们竟然还不乐意,简直不知好歹。”

  修士天生就对普通人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夏安宇虽然帅气逼人,气质不凡,但在这些修士的眼里,始终也只是个普通人,当然是觉得其应该乖乖就范才对。

  那叫叶良的年轻人见状就道,“稍安勿躁,应该是这位小哥还不知道前辈是谁。”

  月影儿道,“也对,一个凡人,怎么会知道我爷爷的厉害。”

  此时天机子已经半躺在酒桌上喝了好些其他名贵的酒,却不断道,

  “难喝难喝,都是些什么狗屁酒水,小子,你到底还有没有先前那种酒,有就快点拿出来,老夫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夏安宇淡然道,“你打算拿什么来换我的酒?”

  天机子道,“说了给你一个大机缘,你难道还信不过老夫不成?”

  夏安宇哂笑道,“机缘?呵呵……要不这样,你们给我和我的朋友道个歉,我给你们个大机缘,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