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开天这事还真是我干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悲伤的故事

开天这事还真是我干的 大火力小铳 2074 2020.07.03 18:05

    两人聊了几句,

  夏安宇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先前不是想要找一篇能够修炼的功法试试看么。

  目前为止除了叶子卿,好像就只有杜老头身上能够搞到功法了。

  叶子卿的话现在又不再,所以他就把主意打在杜老头身上了。

  虽然不是修行界的人,不过夏安宇也知道,功法什么的,估计对于一个门派来说是很珍贵的,所以他也不大好开口。

  但不开口,心里又总是有想法。

  杜文林这个老狐狸见他吞吞吐吐,就知道这小子有事情,善解人意的道,

  “夏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当凡有事,请直言就是……”

  夏安宇很欣慰,觉得和老杜这种人聊天就是舒服。

  他就道,“其实我就是想问问,你这边,有没有什么修行功法?我想弄一套功法来参考参考……”

  杜文林一愣,想不到他会提这种要求。

  夏安宇见状,就道,“不要什么高深功法,最基础的就行。”

  杜文林有点为难的道,“这个……”

  夏安宇有些沮丧,心道,这修行功法看来果然是不能轻易传给外人的。

  他哪里知道,杜文林为难的是该给夏安宇什么功法。

  虽然他觉得很奇怪,一个化神高人的弟弟,怎么会向他这种小门派的人要功法。

  但是既然人家开口了,他又怎么可能会拒绝。

  七星宗收藏的功法很多,只要不把核心功法外传,其他的功法拿给夏安宇根本不是问题。

  夏安宇道,“如果为难的话就算了……”

  杜文林连忙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想问问,夏先生想要什么样的功法?”

  夏安宇一喜,“最基础的就可以了。”

  他现在主要是想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修行,当然是越基础的功法越好。

  杜文林想了想就道,“那我这里有一篇‘元妙小周天’,中正平和,用来打基础是最好不过了。你看行吗?”

  夏安宇道,“可以可以,我就是用来参考参考……”

  杜文林点点头,觉得参考这个理由勉强也说得过去。

  不过他现在到是有点肯定,这年轻人,估计真是一个普通人了。

  在他想来,这就是一个出生在修行大家族,却又没有修行天赋的年轻人在急病乱投医。

  这种例子他以前也听说过,一些大家族的子弟,没有修行天赋,几乎被压力逼疯,开始疯狂找各种功法和丹药,想要修行。

  只能说,这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

  杜文林有点同情的看了看夏安宇,心道,出生在修行大族,周围都是天才,而自己却没有天赋,确实是会被压力逼疯的。

  他拿出了一块玉符,把‘元妙小周天’功法烙印在里面,把玉符递给夏安宇,安慰道,

  “夏先生,这就是‘元妙小周天’,其实你也不用太过焦急,有些事情,欲速则不达,还是要放平心态为好。”

  虽然推测这年轻人可能真是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但杜文林还是很客气。

  谁叫人家背景深厚呢。

  夏安宇欣喜的接过玉符,“这东西要怎么用?”

  杜文林一愣,下意识道,“心神沉浸进去就可以了……”

  他心道,怎么这家伙老是问一些常识性问题。

  夏安宇点点头,去拿了一瓶灵果酒过来,“真是太感谢了,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瓶灵果酒聊表谢意……”

  杜文林推辞道,“不用不用,‘元妙小周天’又不是什么高深功法,许多门派都有收藏……”

  不过夏安宇却不由分说的塞给了他,他也只有收着。

  夏安宇拿到了玉符,迫不及待的就查看起来。

  果然精神集中在玉符上,就看到了一篇几千字的功法。

  夏安宇仔细阅读,然后按照功法上所说,吸收周围灵气,运转功法。

  ‘气沿任、督,经会阴,过肛门,沿脊椎督脉通尾闾、夹脊和玉枕三关,到泥丸,再由两耳颊分道而下……’

  夏安宇想象着自己吸收的灵气从这些穴窍而过,运转小周天。

  然后,很顺利就运转了一个小周天,没有任何障碍。

  只听啵的一声轻响,原本身上一点修为都没有的夏安宇终于感应到体内出现了丝丝灵气。

  这些灵气在体内按照小周天循环,不再是原来一样,从外界吸进体内后很快就散掉,而是能够储存在体内。

  “这就算练成第一层了?不是吧?这也太简单了吧?”

  不止是夏安宇意外,正在边上的杜文林也吓了一跳。

  他可是清晰的感应到,夏安宇只是拿着功法研究了几分钟,就出现了‘元妙小周天’第一层突破的反应。

  “这,‘元妙小周天’虽然是基础修炼功法,但如果是一个没有修为的人来修炼,怎么也不可能几分钟就炼成第一层吧,怕不是他以前就练过这个功法,或者,他本身就修为高深?那他为什么还要和我要这个功法?真是奇怪了。”

  杜文林百思不得其解,只觉得这年轻人,是不是在耍自己玩。

  夏安宇几分钟就练成了一层‘元妙小周天’,反倒是不敢继续往下练了。

  他原本没有等杜文林走就迫不及待的查看练习,是想着如果有什么难懂的地方,可以咨询一下老杜。

  哪知道这功法就没什么难点。

  看到杜文林惊讶的眼神,夏安宇就停下了研究和练习。

  显然自己的表现已经惊到杜老头了。

  他可不想太过高调,木秀于林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他微微一笑,“这‘元妙小周天’果然有点意思,多谢杜老了……”

  杜文林客气道,“哪里哪里,能够对夏先生有所帮助就好,先生不是还多送了老朽一瓶灵果酒嘛……”

  他心道,“看来这小子真是深藏不露,亏我刚才还以为他是个普通人。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为什么会向我要功法,又当着我的面迅速突破……”

  他越来越觉得这家伙疑点重重。

  一时间开始猜测,其来这里隐居,是不是在谋划什么。

  “不过,不管他是来干什么的,尽量搞好关系肯定是不会错的。这也许就是我七星宗崛起的一次机会也说不一定。”

  这时候,他那边的转账也快办好了。

  这时杜文林眼珠一转,又有了注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