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马行空的生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人影

天马行空的生涯 万道行 2250 2020.09.16 16:12

  望无边际的黑暗,充斥着视力所能睥睨的一切,像是堕入了无尽深渊,伸手不见五指,呐喊却回响不断,如同身处大山密林。

  “别紧张!”空灵的声音飘过,分不清男女,却如同幽灵一般存在。

  “我跟你说啊,我可是羲和长公主,得罪了我,你的下场除了死亡别无他路。”踉跄的脚步后退着,视觉带来的无知,听觉带来的神秘,只能用言语的犀利来覆盖心中的恐惧。

  “羲和长公主?风无息还好吗?“空灵的声音再次出现,带着一丝问候。

  “你...你...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父亲的名字?”当晨夏听到风无息这个名字,如同被巨石重击心脏,风无息可是她寻觅多年的父亲啊。

  遥想当年,晨夏不到七岁,身为父亲的风无息便了无音讯,她曾问过自己的母亲,得来的答案只是片面敷衍,什么有重要的事情不得不离开。

  每当看见同龄人都有父亲的陪伴,晨夏心中不知有多羡慕。不管时间如何流逝,心中总有一个念想,那个曾经的人到底在哪里。

  寻觅多年,却毫无结果,本已放弃,可这名字突如其来在再次响起在自己耳旁,心中那缕思念再次重燃。

  “相识一场吧!”空灵的声音淡淡说道。

  “那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父亲的相识?如同雨后的彩虹般惊喜的消息,让晨夏寻父的念头有了进展。

  “哦?”空灵般的声音似乎有点意外,停缓了片刻,说道:“有些事,有些人是必须要去做的!”

  “我不想知道他做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在哪里?过得好不好?”父亲离去多年,早已习惯,晨夏心中不奢望父亲回来,但至少要确认父亲是活着的。

  “他在哪里,我或许知道,但过的好不好,以我对他的了解,至少还活着吧。”空灵的声音说道,言语间迷茫,带着不确定。

  听闻,晨夏沉默了,也不知道这父亲的消息是好是坏。

  莫名间,一丝光亮引起了晨夏的瞩目,只见无尽的黑暗中升起一缕光芒,那光芒像被催生的种子一样,在黑暗中生长,直至将整片黑暗照亮。

  这里突然之间化作了光芒万丈的空间,黑暗被掩盖,视力也能目集,放眼望去,只有一片虚无。

  轻微的抖索声响起,点点蓝光在空气中浮现,靠拢,凝结。

  最后,只见一个蓝发的身影在缓缓走来,那身影似乎来自九天之外,脸庞是一片模糊,看不清楚模样。

  “你...你...”晨夏看见这个身影,想起了族中曾听闻的一个传说,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不用激动,也不用怀疑。”那个人影似乎能看出晨夏心中所想,如此说道。

  “小娃娃,既然我在这个世界看到了你,证明了你族已经有所动作,但我只能说,这个人不是一个牺牲品。”那人影看着一旁昏迷不醒的李战说道。

  “他...我...”晨夏吞吐着,不知该如何说。

  “他不会是牺牲品,也不可能是牺牲品。”那个人影半蹲着身体,在昏迷不醒的李战脸庞上轻轻抚摸。

  “可是,大人,这族中酝酿了几万年的大计...”晨夏心中百般纠结。

  “他生则生,他灭则灭。”淡淡的语气,却带着不可置疑的气势。

  闻此,晨夏也不好多说什么,绕若旁人站在一旁,默不作声,静静地看着,看着那个身影和李战。

  看不清楚的模样却能看到那张动的嘴巴,豪无头绪的语言,隐讳难明的音节,像是高僧默念经文一般。

  只见那昏迷不醒的李战竟然盘膝而坐,背后升起一片光芒,那光芒之中像是存在着另一片世界,有人影,有建筑...

  光芒之中,只见一片辉煌的古建筑陈伏,覆盖的土地足有几万里,恢弘的擎天巨柱矗立于中央,如同撑开了天地。

  在两根巨柱的稍后方是整片古建筑群最为宏壮的主楼,富丽堂皇,雄伟壮观,气势磅礡,在那如同倒扑梯形的楼顶上,两个身影矗立。

  两道身影,一人用剑,一人用长枪,于楼顶之上争雄。枪者,面容模糊,但身手不凡,出枪之势如雄鹰扑食,每一枪都往人体最薄弱之处刺去。

  而剑者,挥剑间似流水,绵薄而无力,却总能在凌厉枪者的进攻下巧妙的化解攻势,两人大战几百回合,却分不出胜负。

  光芒动荡,画面流转,转眼间,恢弘的古建筑群消失不见,而是来到了一片竹林。

  竹林中,飞吹竹叶动,窸窸窣窣,只有一个穿着着破烂袈裟的僧人在修理着竹林,嘴里叼着一个馒头,手里握着一把扫帚,边扫边吃。

  古人云,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百米开外,一群黑衣人虎视眈眈地注视着那清扫地面的僧人。

  僧人两三口就将那馒头吃完,取下盘在腰间的葫芦,到头喝了一口葫芦里面的水,而后潇洒一泼,葫芦里的水,布及四面八方。

  僧人手里棍扫一片,白气升腾,只见那泼洒的水滴在空中凝结,化成冰锥,像万箭齐发般飞向那虎视眈眈的黑衣人。

  光芒流转,画面交替,眨眼睛,竹林不见,扫地僧人也消失,出现眼前的是百万里大地,乱石横立,丘陵断隔,黄沙飘飞。

  只见一少年弹跳间飞跃百里,脚下踏过的乱石头如同被炮弹重击,被轰得粉碎。回首,只见一只如同蛮牛一样的生物正追击着少年,那蛮牛独生一脚,却能在保持平衡间飞速追击。

  那少年一跳一回头,不知多久,两颗散发着微光的大树临近,只见少年嘴角一笑,一个劲儿地窜进树后。

  片刻之后,只见那两个树如同拥有灵智一般,树干如同触手飞出,将那追袭而来的独脚蛮牛缠绕,勒紧,分尸,树杆插进碎裂的肢体,肉眼可见的干枯发生在那还是鲜血淋漓的碎肉上。

  画面轮转,只见一个女子怀着抱着一个婴孩,那婴孩很是乖巧,不哭不闹,葡萄大的眼睛,圆碌碌的眼珠子正看着抱着自己的女子。

  “嘻哈。”肉肉的小手摆动,还没长出牙齿的小口在大笑后一览无遗,看着女子的小眼弯得像天上高挂的月牙。

  女子看着欢乐的婴孩,脸上露出的微笑,颈脖弯曲,额头贴着额头。婴孩“嘻哈”一声,小手在女子的脸上蹭了蹭。

  良久,女子恋恋不舍地将怀里的婴孩交付于一老人,对着老人跪下连磕三头,洁白的额头上泛起淡红,而后亲吻了婴孩一口,眼眶泛起了泪珠,玉手紧捂住嘴巴,不让哭声和眼泪继续流下,转身而去。

  那一刻,女子哭了,婴孩哭了,抱着婴孩的老人眼眶也微微泛红。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