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马行空的生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印记

天马行空的生涯 万道行 2284 2020.09.16 16:13

  光芒淡去,就连原先充斥一切的白光也消失。

  这里是一个山洞,往外看是一条狭窄的幽径小道,连接着外面的世界。

  一汪清泉静躺山洞中央,连接的边缘,无穷尽的碧绿泉水顺着岩壁不断地汇聚于那一抹泉眼,山洞无顶,耀眼光芒透过山洞的空洞照耀的泉水,散发出点点光华,为那静躺的泉水增添一抹灵性。

  泉水边缘,大小不一的椭圆鹅卵石般的石头拦截着泉水外泄,在岩石的隔缝间,长满了青苔,还有几株颜色鲜艳的花朵林立。

  一抹娇红,如烈焰红唇。一抹淡蓝,如波浪层叠。一抹青绿,如生机蔓延。一抹幽紫,如鬼魅魍魉。一抹暗棕,如朴实无华。

  地面上,湿土泥泞,无边绿草作为铺垫,李战静躺其上,一个拥有着淡蓝长发但长相模糊不清的身影半蹲着身子,静静地看着。在其旁边,晨夏静立,双眸流转,注视着那个身影的一举一动。

  淡蓝长发身影三指合捏,自李战额头中央一点,顺着鼻梁下划,直到颈部,而后环绕一圈来到背后,五指分张,化掌背后一拍,淡蓝气息自李战身体毛孔散发。

  一丝丝的淡蓝气息如同灵蛇,将李战一点一点地扶起,自脚下如莲花绽放般生生不息,盘旋不停。

  洞内气息似乎被那淡蓝气息引动,一股股淡化无实地势力在洞里高速流转,像是凝成飓风,像是化作刀片,绞动着山洞,发出“锵锵”的声音,一道道划痕在岩壁上浮现。

  如此动静,那花,不摇,那草,不摆,那水,不动,那尘,不扬。

  突然,李战闭合多时的眼皮张动,见此,淡蓝身影双手轻拂,清幽泉水气泡升腾,如滚沸一般躁动。

  阵阵涟漪在蒸腾下不断外扩,频率越来越快,涟漪间隔越来越小,后来更是升起缕缕白烟。

  像是喊杀声,像是啼鸣,像是虎啸,像是龙吟...百般声音从爆发再到平静,不过发生在一瞬之间。

  声隐,气淡,泉水续。

  泉水有灵,螺旋拔起,如龙卷回旋,衬托着李战,分股细流以螺旋泉水底座为根,如触手,如细网,注入攀爬,自脚跟,蔓延,覆盖。

  双眼睁开,眼眸中流转着的是阵阵波纹,眼珠像是化作泉眼,归于眼眸之中,波纹在眼眶之中向两边扩散,莫名地让人沉浸,入迷。

  乌黑的头发,像倒挂的杨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变长,直至触及腰环。一抹淡蓝,自发根开始渲染,点点同化,直至乌黑化作海蓝。

  一旁的晨夏看到如此变化的李战,瞪大了双眸,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扭头看看那道身影,又看看此时的李战,除了那看不清的模样,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相似,雷同。

  身上衣衫,在股股细流下退去,奇异纹路环绕其身,似兽,似禽,似马,似猿,似人,似兵...十道纹路,聚集于背,如同烙印般铭刻于背后。

  蓝光淡去,一切似乎归于平淡,风不吹,草不动,花不摆,水不纹。

  李战双眸在眼皮的覆盖下再次闭合,淡蓝及腰的长发回归乌黑幼短,缠腰其身的气流隐去,只有那十道纹路不变。

  浮空之力淡去,赤裸着上半身的李战漂浮于水面之上,静寂,无扰。

  “有些事情,知道了,却不能说,有些事情,以为知道了,却是不清不楚,看到,不代表事实,遗忘,不代表无法回忆...”淡蓝身影注视着水面上的李战,轻轻说道。

  “小女娃,过来!”淡蓝身影对着晨夏招了招手,说道。

  “你才小女娃呢,老娘都活了几百年的人了!”晨夏心中嘀咕,但想到族中密闻,对于眼前的身影不敢不敬,心中有股小脾气,但也只能按耐。

  “像,很像!”淡蓝身影轻轻揉捏了晨夏的脸颊,说道:“或许这就是命运的注定,有些事,注定会发生,有些人,注定无法脱离,你是,我是,我们都是!”

  “我不明白!”晨夏疑惑,这命中注定是为何意,人活着,能独立思考,作出改变,为何要天注定。

  “知道的越多,负担也就越多,你能承受吗?”淡蓝身影摇了摇头,说道。

  “世间艰险,身为道中人,又何惧于负担!”晨夏说道,人生于世,要么了了一生,要么酣畅淋漓,洒热血,负万伤。

  淡蓝身影不语。

  良久,才开口说道:“世间没有后悔药,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或许,其实这本就是要发生的吧!”

  淡蓝身影脸上的模糊,一点点变得凝实,脸颊,轮廓,一点点的勾勒,眼,鼻,嘴...直到最后,露出了真容。

  “你...他...”手指不敢相信地颤抖,虽然先前有过猜测,但面对真相,心里的那点准备防线还是不够坚固。

  “我就是他,但他不是我!”淡蓝身影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惑,但我没有办法告诉你更多。”

  晨夏深深吸了几口气,按耐住心中那波澜起伏的心情,说道:“可,为什么,怎么可能?”

  “很多的事情,太早的知道并不好,就算我告诉你的再多,又有什么用?缺失了亲身经历,那就无法完整!你以后会知道的。”淡蓝身影不想多说。

  “好吧!”晨夏说道。一切都将归于未来。

  “我本不该这时出现,可是人难胜天,事实变化无常,也许这就是注定吧!”淡蓝身影叹了叹气,说道。

  “注定?为什么要注定,什么才是注定?”晨夏说道:“发生了的事叫注定吗?还是没发生的事叫注定?又或者说未来将要发生的事叫注定?那未来将要发生的他就肯定会发生吗?作为一个人类,一个修道之人,我相信改变,我相信变化,但我不相信注定。”

  听了晨夏的话,淡蓝身影愣住了,呆滞了一会,才开口道:“那你觉得,你可以改变他吗?你可以改变你父亲不在吗?”

  “不,我不能,但那不叫注定,那叫事实!”晨夏说道。“对我而言,只有那些嘴里为你定下一切的人,强迫你想法的人,才会有什么所谓的注定,因为那是他们愿意看到的,他们想要你做的,但对于我来说,我要我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决定,所以,我不信什么注定!”

  “小女娃,和你一番交谈,我颇有所感。”

  淡蓝身影合上了双眸,沉默不语。

  良久。

  静躺了不知道多久的李战,眼皮微微跳动,手指关节在轻抖,呼吸变得快捷。

  “他该醒了,我也该做我要做的事了,最后我再提醒你一句,身行体会。”淡蓝身影话完,走近李战,附身竟与之重合,只见李战身上一道光芒一闪而过,背后纹路如齐鸣般闪烁过后便归于平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