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师兄的桃花运太旺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不讲武德的年轻人

我师兄的桃花运太旺了 大橘大利 2108 2021.05.31 23:58

  “谭叔,怎么样?这酒不赖吧?”

  “可以,好喝!痛快!”

  “来,陈叔,你也别在那干瞪眼,一起痛快啊!”

  “好,喝。”

  “宁可胃上烂个洞洞,不让感情裂条缝缝!喝!”

  “兄弟,说得好,喝!”

  “吨吨吨吨吨……”

  顾渊见把气氛搞起来了,彼此之间也称兄道弟了,便悄咪咪的问了句:

  “谭叔,这古城诅咒,到底跟狐仙有没有关系啊?”

  “没……”

  老谭稀里糊涂的回了一句。

  同样过来“陪酒”的蔡小豪和申屠朔心里一惊,师叔(道长)真是什么时候都能找准时机插话进去,让人防不胜防。

  老陈一听,脸色猛然大变,暗骂年轻人不讲武德,说好只喝酒,不谈别的事,现在竟然搞偷袭?

  “老谭,老谭,别喝了别喝了,你下午不是还要打铁吗?醒醒酒,该回去忙活了。”

  老陈急忙“piapia”地拍了两下老谭的脸,让他清醒一些,别耽误正事。

  “呼噜噜……”

  然而,老谭却直接趴在桌子上,神态安详的睡过去了。

  “唉!”

  老陈满脸懊悔,气得直拍大腿,转头看向俊脸微红,毫无醉意,依然透露出绝世风采的顾渊,苦笑道:

  “年轻人啊,可莫要再问了,此事就此打住吧。”

  顾渊见他一脸凝重,像是闯了什么大祸一样,心里更加疑惑了。

  老陈刚刚三番两次阻止老谭说下去,难不成是怕招来杀身之祸?

  这古城隐秘,究竟是什么?

  顾渊觉得,想要查清楚血案真凶,或许要了解清楚这个隐秘才行。

  “好。”

  顾渊笑着点头,又问了一句:“陈叔,看你手上的老茧,撸了不少年铁吧?”

  “是啊。”

  老陈看了眼右手上的陈年老茧,颇为感慨道:

  “这门手艺是祖上世世代代传下来的,不好丢了,只能一直扎根在城里。

  最近我也寻思找个徒弟,把手艺传给他算了,下半辈子就去城外看看世间繁华,享享太平。”

  说到这,老陈担心顾渊又把话题绕回来,便问道:

  “年轻人,你们来古城是做什么的?”

  “我是过来寻点打造神兵的材料,别无他意。”

  顾渊一脸人畜无害的笑道:

  “这位是西梁人,名叫申屠朔,我们也是刚刚才认识,不熟。”

  老陈看了眼身穿西域服装的申屠朔,眼底带着少许冷漠的敌意。

  他是本地人,三十五年前那场西域联军侵犯天涯古城的大战,他也亲身经历过,所以对西域人多少有些恨意。

  申屠朔刚张嘴想说自己来这的目的,但老陈淡淡的“嗯”了一声,将目光放在顾渊身上,继续问:

  “你需要什么材料?念在这长寿酒份上,我可以帮你问问。”

  “紫铜精、星辰石、神纹源金、龙纹血玉。”

  顾渊笑呵呵道:“劳烦陈叔了,只要能找到其中一样,那我就不虚此行了。”

  闻言,老陈嘴角微微抽了抽,坦然道:

  “不劳烦,因为我们这也没有。”

  这些材料,几乎是为了打造精品神兵而准备的,甚至还能尽快让神兵诞生“意”,成为极品。

  顾渊轻叹一声,脸上也没失望,说道:

  “天涯古城来往商客较多,劳烦陈叔替我多留意一下,若能得其一,在下必有重谢。”

  “行,若有的话,我便通知你。”

  老陈点点头,没当回事。

  他这也是客套敷衍一下,有这种材料的人,基本上是不会拿出来卖的。

  “陈叔,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顾渊递上一个传信玉,笑呵呵道:

  “这几日我都在四季客栈,如果我走了的话,那您就随便找个太虚宗弟子,让他通知我即可。”

  老陈:“……”

  卧槽,这年轻人,怎么那么喜欢顺着杆子往上爬啊?

  “行吧行吧,我给你留意一下。”

  老陈满脸无奈,这次是真的答应下来了。

  顾渊眉开眼笑,又掏出一个葫芦,拿过杯子清洗干净,倒出一点如牛奶的白汁,笑道:

  “这是醒酒汤,等谭叔醒来让他喝点,胃里不至于那么难受,人也能精神些。”

  接着,顾渊把装有醒酒汤,还有长寿酒的三个葫芦送给了老陈。

  “行,谢谢。”

  看着这个做事圆滑,厚颜无耻的年轻人,老陈自愧不如,但还是收了这份礼,点头道谢。

  “呼噜噜……”

  老陈扛着老谭走后,顾渊还听到呼噜声,转头看去,发现是那只实心的小胖猴醉倒了。

  真是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顾渊心里吐槽。

  这次你还不栽在我手里……苏慕灵乐了,伸手轻轻弹了一下它耳朵,疯狂蹂躏那个大脑袋。

  “道长,这两位铁匠……或许知道什么隐秘。”

  申屠朔看着老陈离去的背影,低声说了句。

  每当谈起古城血案的时候,名为老陈的铁匠都是一副忌惮的样子,死活不愿说,也不让老谭说。

  顾渊“嗯”了一声,微微点头道:

  “谭叔说,当年西域联军东进,不仅仅是为了逐鹿中原,瓜分土地……

  依我猜测,西域联军应该是在攻打天涯古城时听到了什么隐秘,从而一直不愿绕路东进,选择跟古城死磕到底。”

  说到这里,顾渊看向申屠朔,笑眯眯道:

  “我观申屠兄气度不凡,想必也是出身于西梁的名门望族,对于此事可有所耳闻?”

  “没有,我只是听父亲说过,天涯古城是被某种规则诅咒了,所以才一直发生血案。”

  申屠朔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听说过。

  顾渊伸了个懒腰,也没继续追问下去,看了眼天色,眯眼道:

  “也罢,血案都发生了三十三年,不差这点时间调查,正好我闲着没事干。

  谭叔酒量不错,下午再去找他喝两杯。”

  蔡小豪却一脸担忧道:

  “师叔,现在你都被凶手盯上了,稳妥起见,不如咱们先去找师尊吧。”

  以师叔这种浪法,他是真怕顾渊哪天会出事。

  到时候掌门和师尊怪罪下来,他可背不起这口大锅。

  然而,苏慕灵这次倒是没生气,反而觉得应该去通知姬心月一声。

  “放心,你师叔云游四海时都没缺胳膊少腿,这点小事又岂会要了我的命。”

  顾渊拍拍蔡小豪的肩膀,笑着安慰了一句。

  蔡小豪长叹一声。

  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师叔死活不肯离开天涯古城,非要在生死边缘来回横跳。

  …………

  这两天,顾渊闲暇之余都会跑来老谭的铁铺坐坐,顺便混个脸熟。

  老陈的铁铺则在老谭旁边。

  他担心老谭又喝酒误事,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便时不时过来这边看一眼,暗暗警告这个喜欢玩偷袭的年轻人。

  “谭叔,又一个人在家啊?”

  顾渊手里拎着一个酒葫芦,看见老谭在“咣咣咣”地打铁,不由问道。

  “老子的妻儿都死了三十五年,能不一人在家?”

  老谭脾气有些暴躁,瞪眼顾渊,不客气的伸手道:“把酒拿来!”

  “我的错我的错,实在不好意思。”

  顾渊连忙笑着将葫芦送上,然后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掏出两颗养肾丹扔进嘴里。

  在肩上趴着的小灵猴本想抢一颗尝尝,但却捞慢了一步,气得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老谭瞥了一眼,淡淡道:

  “小顾啊,你还这么年轻,身子骨就不行了?”

  “我只是受了伤,在养伤罢了,过段时间又是一条好汉。”

  顾渊嗤笑一声,随后问道:

  “能给我家齐天小圣打一套防御甲不?这样一来,下次我揍它的时候,就不用担心会直接打死它了。”

  “???”

  小灵猴一脸迷茫,然后默默跳到了蔡小豪那边。

  “行,明天过来拿吧。”

  老谭笑了笑,往嘴里灌口酒,颇为感慨道:“以后若是还能喝到你的酒就好了。”

  “放心吧,这段时间我可能都会过来叨扰谭叔,你别嫌我烦就行。”

  顾渊爽朗笑道。

  “反正老子也是孤身一人,有人愿意天天给老子送酒,老子怎么会拒绝?”

  老谭哈哈笑道:“明天老子去庙里给城隍爷上柱香,祈求古城风调雨顺,顺便祭拜一下已故妻儿,有兴趣的话就一起来吧。”

  “成!”

  顾渊深深看了眼老谭,并没多说什么。

  他让苏慕灵给老谭占卜过,得出的结果是……

  大凶之兆!

  正因如此,顾渊才天天过来给老谭送酒,目的也是为了保护他,看看有哪些可疑之人会来这里。

  又聊了一个时辰,顾渊留下两张趋吉避凶符就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