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师兄的桃花运太旺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5、老庙祝(二)

我师兄的桃花运太旺了 大橘大利 2155 2021.06.15 22:44

  又一缕轻风拂过,似有几分苍凉。

  顾渊望着平静的湖面,手里把玩着茶盏,嘴里重复着那句顺口溜:

  “小娃娃,做钩搭,做好钩搭钩槐花。槐花蒸成疙瘩饭,吃得人人笑哈哈……”

  片刻后,顾渊看向老庙祝,问道:

  “在背后指使你办事的人,你可知道是谁?”

  老庙祝那涣散的瞳孔渐渐聚焦起来,努力回想起对方的各种细节,最终摇了摇头,说道:

  “不知道,对方太过神秘了。

  当年老夫死后,在敌营中化为一缕阴魂,是他把老夫给救走了,否则老夫早已魂飞魄散。

  之后,他便将老夫的恶念和欲望放大,指引老夫走上鬼修一道,并开始制造血案。

  老夫在后山制造了一座祭坛,设下阵法,专门存放仙儿的尸体……

  杀人取血,也是为了招回她的魂魄。”

  说到这,老庙祝叹道:

  “当时老夫已经鬼迷心窍,那人便答应老夫,只要得到宝藏,他就会助我复活仙儿。

  这些年来,老夫作恶多端,若非你点醒了老夫,老夫恐怕还深陷其中……

  老夫现在想通了,如果仙儿在世,她也不想老夫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老庙祝认真的看着顾渊,笑眯眯道:

  “小子,老夫跟你做一桩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顾渊问。

  “老夫死后,你便将老夫的尸体与仙儿葬在一起,而这道魂魄的精神力,便是你的了。”

  老庙祝笑呵呵道:

  “如今老夫在这心灵世界中才能保持清醒,若到了外面,便又是他人的掌中玩物,不如死去。

  更何况,老夫已是恶贯满盈之身,做错了事,那就得接受惩罚。

  可面对眼下局势,老夫实在无能为力,只好厚着脸皮拜托你,护住大夏边关,别再让西域贼寇伤害我大夏百姓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老庙祝眼含泪水,带着真诚,还有一丝恳求望着顾渊。

  “谭铁匠死前,也给我留了这句遗言。”

  顾渊轻叹一声,无奈笑道:

  “你们这些人啊,太会甩担子了,完成不了的棘手事情,总喜欢丢给老子。”

  “哈哈哈,能者多劳!”

  老庙祝哈哈一笑,旋即沉声告诫道:

  “幕后黑手是谁,老夫并不知道,但他至少是二品巅峰修为。

  他也曾言,只要能够得到开启宝藏之人的鲜血,便可取其血复活仙儿,所以老夫在得知你打开了宝藏之后,方才发疯般找上你。”

  顾渊愣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的血液有多特殊,在修炼了《金刚神功》之后,他的血液里面还流淌着金刚之意,更具有无穷无尽的生命力。

  难道是这特殊性,才导致宝藏开启?

  不然的话……

  他一个没有家国大义的人,怎么能打开匠神宝藏?

  老庙祝认认真真的盯着顾渊,轻叹道:

  “有那么一瞬间,老夫都怀疑你是镇魔王转世。”

  顾渊摇了摇头,谦逊道:

  “别扯犊子了,我见过镇魔王的雕像和画像,他英勇神武,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而我只是一个才貌双全、温文尔雅、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气宇轩昂、古往今来第一肌肉猛男而已。”

  老庙祝听后,嘴角微微抽搐。

  他现在倒是挺想揍这小子一顿的。

  “老夫已经将饮血刀的精神印记抹除,它成了无主之物。”

  老庙祝吩咐道:

  “出去后,你便手持饮血刀,将老夫体内的鲜血抽空。

  到时候,老夫就会自行压制心中的恶念和欲望,散尽魂魄,只留精神力于你。”

  “真这么决定了?”

  顾渊脸色严肃问道。

  “少在这跟老夫假惺惺的了,以你现在身体的状况,恐怕是巴不得取走老夫的精神力吧?”

  老庙祝翻了翻白眼,一语道破顾渊的身体问题。

  修行《金刚神功》后,如果顾渊的身体承受不住三品力量,肉身迟早都会崩碎。

  除非顾渊将武夫体系修炼上去。

  可老庙祝记得清清楚楚,顾渊的武夫体系卡在了九品气血巅峰,短时间内很难晋升。

  唯一的办法就只剩提高精神力了。

  这世间,还有什么比二品鬼修的魂魄,更补精神力的?

  顾渊哈哈大笑,眼角含泪。

  茶盏中的茶水变成了烈酒,端起一饮而尽。

  “如果老夫没记错的话,你应该著过几首诗吧?”

  老庙祝笑道:“诵给老夫听听。”

  “好!”

  顾渊点头,声音豪迈洪亮: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老庙祝闭上双眼,将杯中烈酒饮尽,仿佛看到菊花和桃花一样,都在享受着春天的温暖。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好啊,好啊……

  若真有那么一天,记得来告知老夫一声……

  也别忘了带上茶和酒……”

  老庙祝的声音逐渐变得虚幻,话中夹杂着一丝期盼。

  …………

  天亮了。

  当顾渊睁开双眼的时候,阳光刺眼,不得不伸手遮挡一下,透过指缝看着烈阳,轻声道:

  “天都亮了啊……”

  顾渊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师姐和柳姬一直守在自己身边。

  刘弘、白磊、拓跋琅、巴壮、纪苍、荆宙他们都在盯着自己。

  “能不亮吗,你都已经睡了三天了。”

  柳姬抱着大胸肌,在旁边说道。

  “三天?我和那糟老头子一起睡了三天三夜?”

  顾渊看了眼前方,老庙祝依旧在低着头,心口处被扎着八柄银色小剑,以及一杆神兵长枪。

  饮血刀,已经不知何时落在顾渊手中了。

  “师弟,你没事吧?”

  姬心月比较关心顾渊的身体状况,可别再整出什么毛病了。

  “没事。”

  顾渊摇摇头,坐在祥云上,缓缓靠近老庙祝。

  柳姬和姬心月面色微变,两女不露声色的跟在身边,随时准备动手。

  然而,饮血刀开始抽离老庙祝体内的鲜血,刀身嗡鸣,仿佛它也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时……

  老庙祝睁开双眼,一缕煞气冲天而起。

  “小心!”

  “师弟,退!”

  柳姬和姬心月清喝一声,纷纷出手护住顾渊。

  老庙祝露出一抹轻笑,眼神不再含有阴森诡异,淡淡道:

  “小子,别忘了答应过老夫的事。”

  顾渊戳了戳自己心口处,示意绝不会忘。

  下一秒,老庙祝悬空的肉身骤然坠落,重重砸在地上,二品魂魄也逐渐化作光点,开始消散……

  只剩那纯粹的精神力,正在慢慢涌进顾渊体内。

  “一路走好。”

  顾渊长叹一声,神色怅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