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江湖铃医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春分 五

江湖铃医录 九尾狐狸Lj 3042 2020.02.19 00:01

  双乳山的夜湿冷得令人流泪。粉墙黛瓦的小楼看着气派而舒适,却挡不住阴寒的湿气,湿气大了就成了水,点点水珠挂在墙上,汇聚之后便一泻而下,仿佛一只飞速滑过的蜗牛,在墙上留下一道歪斜的印子。

  墙上有水也就罢了,竟然就连被褥也是湿的,江屿这一觉睡得腰酸背疼、手脚冰凉。好在孙承宗一大早就派人来请他们过去,江屿巴不得赶紧离开这个阴冷的地方,胡乱洗漱了一番便跑了出去。

  方怡白也没睡好。晚宴上的事情他想了一夜,却是越想越不对劲。放下下毒之人的身份不说,单说他的手法就很令人费解。

  常见的毒物大都是从植物中提炼来的,这些植物毒素可以很方便的制成药粉,直接下毒或是喂在暗器上都可以使用。

  而蛇毒这类动物毒素就麻烦得多。虽然毒蛇分布极广,可采取蛇毒的过程却十分危险,而且采取之后还需要小心收藏,不仅时间久了会失效,在使用的时候也有诸多限制,温度高了会失效,温度低了不溶解,直接吃又太苦,闻着还有一股腥气。江湖上几乎不会有人用蛇毒害人,想用蛇毒害人的人基本都被毒蛇咬死了。

  可冯不二偏就中了蛇毒。

  方怡白和江屿跟着门人再次来到冯不二的家里,见到孙承宗后,他们又一同来到了内堂。内堂是神拳门主持内务的地方,迎面放着一张华贵的椅子,椅子上面铺着一张白虎皮,皮毛松软反射着油润的银光,老虎的脑袋则毫无生气的扣在地上。

  冯不二还没有来,内堂当中却已经坐满了人。平时仅供十几个人开会的地方,现在已经坐了二三十人,人们乱哄哄的也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孙承宗显然没料到会有这么多人,喊过下人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等着来见门主的。

  孙承宗闻言不由皱眉:“这么多人要见门主?”

  下人附在孙承宗耳边悄声说道:“早上大爷说要见门主,结果被慕容老爷子给拦住了,两个人就打起来了,差点儿动了手。然后八爷就开始嚷嚷,说门主中毒了,然后……这不,大家就都跑过来要见门主。”

  孙承宗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内堂,忽的一抖袍袖:“无稽之谈!”

  下人见他发怒便默默退下了。孙承宗走到方怡白身边干笑两声:“让先生见笑了,这些人真是……”

  孙承宗原本还想缓解一下气氛,可方怡白严肃的表情却让他觉得事情似乎和自己预想的不太一样。江屿表情凝重的冲他点了点头,反正原本也要告诉他的,倒不如趁这个机会把话说开了。孙承宗把两人领到了一个僻静的所在,江屿把昨晚见到冯不二中毒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惊得孙承宗半晌回不过神来。

  他实在不敢相信以冯不二的本领竟然也会中毒,不由得有些迟疑:“你们……能确定吗?”

  江屿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十分确定冯门主中了毒,不过在他退席之前,便已经用内力把毒逼出了体外,我相信昨晚应该没有别人注意到这点。”

  江屿看他还有些茫然,便把自己的分析也说了出来。

  蛇毒的特点是发作快解毒慢。如果被蝰蛇或是竹叶青咬了,短时间内伤口只会红肿,但若是不能尽快得到正确的救治,伤口便会溃烂出血,此时再想活命便只能截去受伤的肢体,再不及时,等到七窍也开始流血时,就算大罗金仙也就不回你的命了。

  可问题是,冯不二显然不是被毒蛇咬伤的。如果蛇毒是通过其他途径摄入体内,比如口服,那毒性便会大打折扣,不过,中毒的时间也会变得难以考证。

  昨晚,从酒宴开始到冯不二退席,大概也就一个时辰,江屿看见冯不二的异状时他才开始挨桌敬酒,不过,那个时候的冯不二显然已经中毒颇深,如此,他中毒的时间便可以推移到酒宴开始前的一到两个时辰之内。那么,下毒的人一定是冯不二的亲近之人。

  孙承宗到底是老江湖,瞬间就抓住了另一个重点:“义父退席之前都没有任何不适的表现,他与慕容先生一同退席之后应该也没见过别人。可老八是怎么知道的?”

  方怡白又补充了一点:“还有,冯门主为什么要有意隐瞒这件事。”

  江屿忽然挠了挠鼻子:“冯门主有没有服用药酒的习惯?”

  孙承宗摇了摇头:“义父平时很少喝酒,从没听说他喝过什么药酒,不过前些天大哥倒是送了几粒丹药过来,说是有助于运功行气的。”

  江屿轻轻哦了一声:“还有其他人给冯门主送过丹药或者食物吗?”

  孙承宗叹了口气:“那就太多了,义父喝的茶都是老六亲手炒的,老五每隔几个月便会送些山参过来,义父的三餐全是大小姐张罗的,不过,外来的东西全都要经过二哥检查。想给义父下毒,这实在是……”

  突然,内堂那边传来一阵骚乱之声。孙承宗定睛一看,竟然像是有人打起来了,三人见此情景便急匆匆的赶了过去。

  神拳门内堂里早就没了往日的威仪。干巴巴的老虎脑袋无神的注视着厅中的骚乱。桌椅板凳倒了一地也没人去扶,冯承辉扬手拉着罗瑞峰的衣领,嘴里不断指责他狼子野心。罗瑞峰被骂的面红耳赤,几次抬手想要打冯承辉却总不敢下手,毕竟冯承辉是义父的亲儿子,再说他身子又弱,又不会武功,万一失手给打死了,那他罗瑞峰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江屿看到吴从恩和冯宪超就站在人群里,可他俩却没有一点儿想要帮忙的意思,全不在意外人的看法,反倒乐呵呵的站在一边看起了热闹。

  孙承宗喊了一声住手之后便冲了过去,一把拉过冯承辉,转身把他揽在身后怒道:“小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冯承辉原本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刚才也是被人激出了火气,被孙承宗吼了一声之后一下就清醒了,看着脸色阴沉的罗瑞峰这才有些害怕。

  罗瑞峰整了整衣领,冷哼一声:“老三,消消火气,气大了……可是会伤身呢。”

  罗瑞峰的声音满是戏谑,他特意在伤身两个字上加重了读音,明显是有意要戳孙承宗的心窝子。孙承宗也不反驳,只是黑着脸看着罗瑞峰,拳头攥的咯吱直响。

  吴从恩把铁扇拿在手里舞了个花,笑呵呵的来打圆场:“大哥生什么气啊,小辉年纪还小嘛……”

  罗瑞峰冷笑一声,打断了吴从恩的话:“老七,你这扇子玩儿的溜啊,煽风点火的本事可比你的拳脚功夫厉害多了。”

  “你!”

  吴从恩被他噎得说不出话,转身拂袖而去。

  内堂之中再次响起议论的声音。原本没人相信冯不二会中毒,可眼见着内堂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门主怎么还不肯现身呢?要在平时,罗瑞峰和冯承辉只怕早就门规伺候了。莫非……门主真的身中剧毒?

  这个念头像是瘟疫一样在内厅中蔓延开来。

  冯承辉挥动着瘦弱的手臂让大家安静,可几乎每个人都惊讶于冯不二中毒的消息,根本没人在意门主的爱子。

  “吵什么!老夫又没死!”

  这一声怒吼宛如天上的炸雷响在众人的耳边——千里传音!

  “怎么,我跟慕容老头儿谈心聊天不可以吗?是谁这么大胆,造谣说我中毒了?!龟儿子们都给老子老实点儿!”

  声音浑厚余音悠长,怎么听都不像是人中毒之后的样子。虽然挨了骂,可大家的心里都有了主心骨,大家默默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桌椅板凳。很有秩序的退出了内厅。

  茶山上,燕一刀目光阴沉的看着慕容修。慕容修的手脚缩在宽大的袍服里,即便是白天见了也让人很不舒服。他干笑了两声,迎着燕一刀冰冷的目光又往前走了两步。

  燕一刀的手指轻颤,只要慕容修再敢踏前半步,他的刀便会出鞘。

  “你又来找我做什么?”

  慕容修忽然笑了:“做什么?嘿嘿,你还不知道我为什么找你?”

  燕一刀缓缓吐出两个字:“不知。”

  慕容修点了点头:“你不知?你要是不知,那吴从恩一大早跑来找我干嘛?”

  燕一刀猛然警觉:“老七找你?”

  “他问我为什么让你去害人。你说我冤不冤,我什么时候叫你害人了?”

  燕一刀似乎闻到了阴谋的味道,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冷冷的看着慕容修,手已经握上了刀柄:“你怎么说的?”

  慕容修哈哈大笑道:“我能怎么说,自然是实话实说了!我告诉他我在后园藏了一包毒药让你去找,如果毒药还在,那自然说明你是清白的,要是毒药没了……那与我何干?我只是告诉你那里有一包毒药而已。”

  燕一刀的瞳孔骤然紧缩,长刀锵然出鞘直指慕容修,可当他的目光与慕容修相对时,他忽然感到一阵无力——完了,彻底说不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