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死灵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死灵法师 读书之人 3214 2003.04.24 21:53

    外面传来出发的号角声,我们这些人不用问就知道该是出去的时候了,大家都站了起来,合上魔法书或者停止祈祷,带着那种未经过战争却面临大战的年轻人必然的紧张向门外走去,他们都用一种有点鄙视的眼神看着发出酒气的我,不过我不在乎——要是他们知道我心里面打什么主意的话,他们就绝对不会只用这种程度的鄙视来看我。

  在迈过门槛的时候,我感到有点踉跄,也许我真的有点喝多了,不过没有关系,在魔龙背上的时候,我就对这附近的环境大致上有了一个了解。按照国王的说法,死灵法师在山上,以我在天上看到的情况估计,如果下午出发的话,至少要明天晚上才能够到达山脚下,在这之前是不会有战斗的——而我会在明天晚上,也许更晚一点,从这个队伍里面消失。

  一个人从后面接近,扶住我的身体,我回头一看,是一个年轻人,一个年轻的魔法师,非常年轻,大概十六七岁,从某种角度来看,简直是一个小孩,而且,他眼睛里面只有关切。

  “没事吧!”他这样对我说。

  这样的年轻人还真少有,所以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我向他微笑了一下,然后问他。

  “没事,对了,我叫莱德,你呢?”

  “布理安!”

  “你几岁了?”我随口问道。

  “十七……不,十八了!对了,我想问一下,莱德先生,你是一个真正的魔法师吗?”

  “真正的魔法师??什么意思?”

  “啊……请不要见怪……我的意思是,你得到了真正的魔法师认证……出师并且通过考验……”

  真是个不会掩饰的年轻人啊,也许我是这些人中间唯一看起来比较像真正魔法师的人吧,但是我的年龄相对于魔法师这个职业来说,还是显的太年轻了一点,所以他想问我一些魔法的问题,但是却不知道我能不能回答,所以要先确定一下。

  “哈哈……没有什么认证啦之类的东西,我莱德从来没有经历过那些!”我是一个不说谎话的人,这句话也是真的,“莱德”确实从来就没有参加过什么认证之类的东西。

  我的声音很大,其他人也听见了,他们转头看着我们两个,脸上都是轻蔑,虽然我以我的职业为荣,但是我不会在意这些因为几句话就变成任由别人摆弄的棋子的年轻人的态度,他们看不起我,但是我却在心里面为他们感到悲哀。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布理安的脸上马上变红了。

  “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些……”

  “没有关系,我不在意。对了,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要问我?虽然我没有什么认证,但是也许我能回答也说不定哦!”

  他的脸更红了,真是一个很腼腆的男孩。

  “我记忆了‘魔法飞弹’,但是施展出来的时候,却无法发出……”他用比蚊子还轻的声音对我说。

  “哦”我知道了,虽然作为一个初学者发不出魔法不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但是那是对在老师面前而言。处于一群几乎和他同龄人中间的,自己却放不出魔法,一个年轻人总是很难启齿问人的,但是不问又不行,所以他才会选了年纪看起来最大的我。

  “施展一下给我看看好吗?”

  “就在这里?”

  “对,就在这里!放心吧,国王还要在出发前做一些演说的,时间绝对够!”

  好几个人停下脚步看着我们两个,这个年轻人涨红了脸,但是最后他还是对着一张椅子拿出药材开始施展魔法,一边做着复杂的手势,一边低声吟唱着咒语。我没有听他的咒语,事实上即使是魔法师互相间也无法听懂这些怪异的发音的组合,既然他能使用魔法,那他就应该不会记忆错咒语,我注意的是他的整个施法的过程,一般来说,从魔法的哪一步被中断就可以推断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毛病。

  咒语念完了,但是飞弹只是在他的手上出现了一下就消失了,布理安红着脸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我笑起来,虽然我酒喝了不少,但是这点东西还是能发现的,这个小子在魔法书上的咒语没有抄完整,这是不完整魔法的典型现象!

  我正打算给这个小子一点指导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不寻常的声响,让所有还在室内的人都感到不对头,那异常的杂乱的声音告诉所有人,一定发生什么事情了。

  还在房子里面的人都向外面走去,包括我和布理安,随即传来的钢铁的碰撞和惨叫声让我们从急行变成奔跑,一定发生了什么意外了,甚至可能是那个死灵法师来进攻了。

  外面原来仪仗队式的整齐队伍现在变成了一个半包围圈,和士兵们对峙的是一整群食人魔,数量绝对不下五十个,食人魔的身高至少是普通人类的两倍,即使我们在士兵们的后面也很容易分辨出来。食人魔挥舞着手里面的巨大的狼牙棒,威吓式的阻止人类围攻上来,我清楚的看到其中几个棒子上面满是受害者的血,看来刚才这些突袭者给国王的军队造成了一些损失。

  士兵们都把战戟或者长矛向前伸,用一种密集的阵型把这些入侵者给包围起来,防止他们可能逃出这个包围圈,造成更多无辜的流血。我们这些魔法师和神官都站在士兵们的后面,打算在需要的时候给予援手。由于这些士兵密集阵型的缘故,里面战线情况我看不到,但是我能看到不远的地方躺着一具尸体,魔法师的尸体,他的头整个被食人魔的大棒给打碎了,红色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混合着洒了一片。

  对了,这些食人魔怎么会突然来到王宫里面?头脑里面刚刚跳出这个疑问就得到了解答,国王和公主在几个士兵——包括那个影罗的保护下从一个侧门绕了出来,看来刚才在短暂的混战时他被士兵保护起来,在局势稳定下来以后才出来。不过这应该不是他怯懦的缘故,因为他一出来就向战场走去,士兵们自动给他分出一条路,托他的福,我们几个也跟着走到了战线的前面。

  在食人魔的中间,站着一个人类。

  说他站着其实是很不恰当的,因为这个人类并没有腿!他的双腿已经从大腿根部开始就消失了,他能站着靠的是一根木假腿和他手里面拿着的一个手杖。一头花白混乱的头发,一张给人“被火焰融化的”感觉的脸带着无数的斑点,拿着手杖的手枯瘦干瘪,如果世界上存在难看比赛的话,这个人一定可以排的上号的。不过他这副长相还有一点好,就是让人无法确定他的年龄。

  虽然长相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但是这个人却让你无法正视,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可怕的感觉,相隔那么远,但是我却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到了非常强大的力量,混合残酷和yu望的力量,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那个威胁这个国家的死灵法师没有错。

  死灵法师的身后是一个白色的框状发光体,能量在上面流动,给人水波荡漾感觉,这个是魔法“任意门”制造的空间联结,也是这些食人魔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能让“任意门”维持这么长的时间,这个死灵法师的力量真的是很强大。他的两条腿应该不会是和什么人战斗被砍掉的,很可能是他和黑暗势力结盟付出的代价。

  食人魔围成一圈,簇拥在死灵法师的周围,很明显是这个邪恶法师的部下。

  “你想干什么?雷斯!没有想到你居然从山上下来了!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的要求一个明确的答复!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把王位让给你的!”国王的回答沉着而威严,让我心里暗暗的佩服,在这种强敌压境的情况下,如果身为王表现出稍微的动摇的话,那恐怕部下的士气就会完全的丧失了。

  “哈哈!不要露出这种样子!好象要把我当成仇家一样——我这次来可是带着好意,也许我们不用当什么仇家,当亲家也不错!”

  死灵法师的笑声充满的邪恶的意味,随着笑露出了一口黄板牙,让他丑陋容貌更是增色不少。

  “我有一个很好的提议,可以结束这场无聊的游戏!既然你拒绝让我依靠武力马上得到王位,那换一种方法我也不介意。不如你把女儿嫁给我,这样我们就可以相安无事,等你死以后我再继承王位……”

  这个恋童癖的死灵法师用不怀好意的目光在那个小丫头的身上打转,这家伙是我这辈子看到的第一个堕落到底的魔法师,邪恶也该要邪恶的有点气质,邪恶的尊严,他的这种不良癖好简直是给所有的邪恶法师脸上抹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