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死灵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死灵法师 读书之人 3001 2003.04.24 22:01

    暴露了吗?……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左眼,但是马上又反应过来:没有关系,反正面前也是一个死灵法师,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时间来管这个东西了……

  “你也是个死灵法师?”雷斯的声音传了过来,先前的轻松已经一扫而光。

  “等一下,我们没有必要战斗……我们两个可以合作,如果我们联手的话,也许可以征服这整个大陆……”

  “他只是一个孩子!!!根本就伤害不到你……为什么不放过他!!”我听到我的声音又恢复成轻柔,但是听起来比咆哮还可怕!

  “那又怎么样……我想杀就杀!”雷斯的语气也开始变化,他大概看出来想拉拢我是不可能的,他的声音里面也满是怒气和乖戾,“每个人都这样看着我,这样害怕我,这样想杀我!我做了什么坏事了吗?没有!我只是为了得到魔法的真谛而成为了一个死灵法师而已!虽然我是个人,但是我连居住在人类中间都做不到,被他们赶到了荒山,整天和那些发臭的家伙呆在一起!他们这样对待我仅仅是因为我是一个死灵法师,因为我比他们要强,因为我长的丑!即使我安心呆在这种地方依旧不能安宁,那些冒险者总是想来杀我,总是希望用我的血来成就他们的名!好吧,既然他们害怕我我就做点让他们害怕的事情,既然他们用看异类的眼光看我我就让他们永远不能抬起头,他们嫌我又丑又残废我就娶个公主给他们看看!我要让他们都知道我,都害怕我,都在恐惧中跪在我的脚下!既然那个小子想来刺杀我,他就得死!”

  “而你!”雷斯正面看着我,两道目光好象要把我给吞掉一样,“别在那里装出一副正义使者的样子!你也是个死灵法师,你的手不可能清白无辜,上面同样是染满了鲜血……在你这副正义的姿态中间,隐藏的也许是比我更加深重的罪恶……”

  “他只是一个孩子!!!”我再一次怒吼出声,比你更加深重的罪恶……也许吧……但是我不会为了娱乐就杀掉一个根本对自己造不成威胁的人!而且……我根本没有资格谈什么正义!

  雷斯看着我,他的目光清楚的刻画着仇恨,我也一样,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事实上,我们对话大概就是为了积聚力量发动攻击!

  我们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手!

  山脉从中间崩塌,雷柱像雨点一样的落下,大地被撕裂,魔鬼从裂口蜂拥而出,在两个死灵法师的意志驱使下互相撕杀。水,风,地,火,四种元素都成为我们两个的武器,在可见和不可见中彼此交锋。怒火和狂热充满了我的心灵,我已经感觉不到魔法在我身上造成伤痛了,一个咒语接着一个咒语,一个魔法跟着一个魔法,我肆无忌惮的支付体力和精神力来驱动各种力量攻击面前的敌人,雷斯也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即使是死灵法师也有筋疲力尽的时候,四周已经平静下来,现在只有我和雷斯两个还站在这里。

  现在我们站在一块积雪的平地上,面对面。什么时候把战斗转移到这里我都不记得了,原来的那个山洞早就连同那座山峰一切被彻底摧毁,连带埋葬了雷斯的部队——不过这实际上没有什么关系,只要过上很少的一段时间,他就可以重新组织起一支不比原来差的军队。在我们四周散落着残缺的,从各个不同的世界被我们召唤过来的恶魔的尸体,他们大部分都是在刚才的战斗中被对方的魔法给撕碎的。

  我的伤势很严重,即使有那么多的防护魔法保护,雷斯的咒语依旧给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我不知道我身上到底负了几处伤,但是我知道我能够站着已经是全力以赴的了。雷斯是一个很可怕的敌人,在我成为死灵法师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可怕的敌人,他的实力绝对不比我差。雷斯现在在我的对面,他的情况没有比我好多少,因为身体下面代替脚的木假腿已经被烧掉了,所以他现在是坐在地上,他呼吸的时候嘴巴里面不停的流出血沫,但是那一双看着我的眼睛依然满怀仇恨。

  胜负依旧还没有决出来,我们两个都在一边喘息一边积聚精力,如果在正常状态的话,我和雷斯恐怕都已经倒下来动不了了,但是对彼此的仇恨让我们仍站着,而且准备发动下一轮的攻击。

  “冥河风暴!”雷斯首先动手,存在于冥河上那可怕的极寒之地的冰块被他召唤出来,散碎的冰块向我扑过来,其中最小的一块都可以把一个人的肢体给活活的直接冻下来。这些冥河水结成的冰块不停的敲打着我的身体,穿越一层层魔法的防护,试图钻进我的肉体……我举起双手遮住头脸,随即手上传来可怕的麻痹感……

  我向后倒了下去,整个人摔倒了。雷斯的笑声随即响了起来,他已经认为自己胜利了,但是我竭尽全力重新站了起来,支持我的已经不是体力而是精神力,只是身为一个强大法师的骄傲,还有脑海中少年那下落的身体被火球命中的可怕画面。

  他只是个孩子,除了一腔热情或者说卤莽的冲动外什么都不懂,只是个天真的孩子。

  也许这已经是雷斯的最后一个咒语了,因为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他眼睛里面的惊恐,他应该想不到我还能站起来——其实我自己也想不到。

  我开始念咒语,魔法必须消耗法师的精神力和体力,我现在很衰弱,我知道这个魔法会剥夺我最后的一丝力量,也许我完成魔法后马上会倒下——永远没有再次站起来的机会。

  雷斯发出了一声怒吼,他残疾的身体里面蕴涵着比我想象更加强大的力量,他的身体漂浮起来,然后向我扑过来,他的手中间有个什么东西在发光……是那把匕首!

  匕首刺进我身体的时候,也正是魔法的能量爆发出来的时候,雷斯的身体被魔法的巨大能量给打飞出去,摔在一块裸露在雪地上的大石上面,无论魔法的力量有没有起作用,只是这种摔击,就足以把他打倒——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的生命力正在不停的被这把匕首给吸走,即使已经没有持有者,这把神器依旧忠实的发挥了应有的作用。我勉强把匕首从胸口拔出来,鲜血跟着喷出,染红了我的外袍,唯一可以庆幸的是匕首刺的不是很深,没有立刻要了我的命。但是那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向雷斯走过去,走了三步,我剩下的力量只能支持到走这三步,然后我也倒了下去。

  我向前看去,雷斯也向这里看过来,我看到他的嘴角不停的流出鲜红的液体,他的眼睛里面是那种回光返照的人特有的神采,我想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和他一样。

  我赢了吗?或者我输了!胜负对我们两个已经没有意义了,无论是谁胜谁负,任何一方都没有走出这片雪地的力气了,胜利者和失败者都会一起永远躺在这里,和这么多恶魔的尸体一起被遗忘,一起被雪埋葬。如果一定要分出一个胜负的话,那应该是他胜利了,我倒雪地里面,而他躺在裸露的岩石上面,首先因为寒冷而失去意识的,一定是我。

  “一切都结束了……”我这样对自己说。

  我的身体突然被一股力量托起来,向前面飘过去,我向前看,雷斯正看着我,是他的力量,他居然还有力量使用漂浮术?

  要把我扔下悬崖吗?最近的悬崖距离我大概五十米左右,但是我不认为雷斯还有这个力量,而且,就算我被扔下去,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在摔死和冻死之间,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我的身体被轻轻的放下,就被放到雷斯的身边。雷斯看着我,他的眼睛里面已经没有先前的残酷凶暴,是一双清澈而安详的眼睛,濒死之际,他已经从和黑暗势力结盟的诅咒中解脱出来,从被自身的力量和yu望吞没的泥潭中爬出来了。我可以看出来,在我面前的,已经不是那个邪恶的死灵法师,不是那个杀人为乐的恶棍,他只是个普通的人——一个濒死的普通人。

  “你还好吗?”他这样对我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