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死灵法师

死灵法师

读书之人

  • 玄幻

    类型
  • 2002.05.30上架
  • 8.22

    完本(字)

36.3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死灵法师》的玄幻之旅

见习书友140211171807222 见习穿越的感觉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死灵法师 读书之人 4143 2003.04.24 21:50

    随着高度越来越下降,原来厚厚的云彩在我的脚下散开,一个城市出现在我的视野里面,一个漂亮的城市!如果我的估计没有错的话,这里就是我的目的地,马尔提林城。

  作为这段空中旅行的最后一步,或者说,为了纪念这段空中旅行,我拿出自己的水壶,一口气把里面的加了蜂蜜——我最喜欢的那种野蜂的蜂蜜——的酒和水的混合液体给全部喝下去,目的地已经到了,没有必要再节约了,要知道,一路上,为了保证自己一直都有水喝,所以每次我都只喝了很少的一点……什么,你说我为什么不买个大点的水壶?可是这个水壶已经是我能找到的最大的了,再大的,只能去定制,但是我没有等候那些喜欢磨蹭的工匠的耐心。

  高度越来越低,地上的人已经能看到了,他们发出惊呼,接着四散逃开,虽然这给我降落带了一些方便,但是说实话,我还是希望他们不要逃走而是来迎接我——如果能有一个仪仗队来欢迎我那就更好了,因为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宫廷魔法师,每次出去都有一个仪仗队来陪伴,当然,现在已经证明这个理想是没有多少实现的机会了。现在的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宫廷里面会缺个魔法师呢?再说,就算是缺,他们也不会让一个年轻人来当,魔法师总给人么这么一种印象,年纪越大,才越有力量,那些年轻小伙子吗,统统是没有出师的小毛头。

  魔龙扑腾着降落下来,带起了一阵风和尘土,在它完全降落后,我用一个最潇洒的姿势从魔龙背上跳了下来,动作之优美让我自己都感到非常的满意——我可是个完美主义者,能让我满意的东西不多的。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但是我能注意到这里的居民正透过窗户在向这里看,成为公众注目的中心的感觉确实不错,我相信我刚才那个优美的姿势已经被很多人注意到了。

  魔龙的磨牙声让我转过头,这只魔龙正用满怀恨意的眼神看着我,嘴里面不停的磨牙,似乎马上就会扑过来,一口把我给吞掉。对于它这种仇恨,我是能够给予充分理解的,毕竟是我逮住了它,然后强迫它当我的坐骑,一路飞到了这里。这只可怜的畜生,整整六天,在它背上悠闲坐着的我有的吃有的喝,而努力扑打翅膀的它却已经六天滴水未进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它是被别人逮住的话,恐怕会马上被杀而且被做成龙肉干吧,而我,起码饶了它一命。

  加在它身上的束缚在我跳下它背的时候就被解开了,这条魔龙已经自由了,它只是看着我,但是没有做出任何卤莽的举动,像所有的动物一样,它本能的就知道谁强谁弱,分的出谁是猎物谁是捕猎者,在发出一声满怀悲痛——只有我这种爱护动物的人才听的出来,真是可怜啊——的吼叫,然后展开翅膀向天上飞去。虽然不知道它到底能不能看懂,但是我还是挥手向它告别——好歹我们也一起呆了六天,也算做同伴的一种吧。

  魔龙飞走以后过了十五分钟,人们才又开始慢慢的出现在这个广场上。他们有些畏惧的远远的看着我,好象看怪物一样,看来我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

  “马尔提林城南部……灰熊……酒……店的对面……”我拿出包裹里面的字条,开始仔细的分析上面的内容,说是分析,一点也没有错,真不知道写这个字条的人到底有没有念过书,如此潦草,如果这个世界上字有母亲的话,那这个母亲恐怕也不认识这些被彻底扭曲的孩子了。我费了很大力气,用推理加上猜测,好容易才勉强弄懂这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说回来,如果你单单看懂十来个字就要花上二十分钟的话,恐怕你也会忍不住想把那个写字的人给砍了的。难怪那个可怜虫被人砍了十来刀,不过还算他运气,在死以前碰到了我,在允诺给我非常可观的报酬后,我同意把他藏在一个角落里面的包裹带到这个字条所写地点去。当时我实在是太粗心了,看到前面五个容易看懂的字就马上出发了,其实在魔龙背上的时候,我真的应该好好的研究一下这张字条的,否则也不用像现在伤脑筋了。

  懒惰再次胜利了,我不打算消耗更多的脑细胞在这张字条上面了,既然看懂了一部分,还是先到那个什么灰熊酒店看看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不是一直都这么过来的吗?

  “这就是灰熊酒店?”我看着头上面的招牌,真是店如其名,别的不说,单是里面传出来的那种让人有点做呕的气味就让我知道这个酒店是面对哪一类客人的了,不过我好象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因为这店的对面是一片废墟——很明显是刚刚拆了不久。虽然我身上穿着漂亮的新的袍子,但是我还是迈进了这个酒店。

  “大帅哥,要点什么呀?”我刚刚进去,一个抹脂搽粉的酒店侍女就迎了上来,虽然她身上传来清晰的廉价的香水的味道——这种味道对我来说比这店里面其他所有的味道加在一起还要恶心——但是我还是感到有点高兴,一个男人被女人称做大帅哥总是有点高兴的,虽然我自认长的确实很帅,但是由于那个在脸上的半边面具的缘故,很少有人叫我帅哥的,特别这次还在前面加上了一个“大”字。

  “随便来点饮料吧!”想要问问题前,总得先买点什么,否则人家才不会搭理你呢。

  那个女的走了,我注意到周围投来很多的满怀莫名其妙恨意的眼光。不过我很坦然,因为我穿的这件袍子非常华贵高雅,招人嫉妒是难免的事情。不过,我相信这里的人是不会有人和我动手的,他们从我的衣着打扮上也能看出我是个魔法师吧,和魔法师结仇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再说,我的脸上还有一副半边面具,有时候,一件奇怪的装饰品也能让大家弄不懂你,而想和你动手的人,几乎都是自以为把你的底细给摸清楚了的。

  恨意的目光越来越多,在我开始数他们的数目的时候,那个女的给我端上了一杯冰水,在她的手离开杯子前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向自己怀里拉,然后用我自认最有魅力的眼神看着她的眼睛,和我意料中的一样,这个女人发出了一阵咯咯的笑,然后顺势坐到我的怀中,刹那,周围那些目光增加了两位数。

  如此容易到手相反让我感到一阵的不舒服,我不知道是我的真正的魅力还是我身上这件价值不菲的袍子让她做出这个选择,有人说魔法师本身就是一些头脑过敏的家伙选择的道路,也许我也是这样一个头脑过敏的的家伙,原来打算说出来的调情的话完全消失了,那廉价香水的味道又直冲我的鼻子,让我没有做出下一步该做的事情,在经过两三秒的斗争后,我决定结束这个插曲。

  “酒店对面是什么时候拆掉的?”我这样问,马上发现不妥,周围的人都机灵的转过目光,而放荡的笑容从我怀里面的这个女子脸上消失,她站了起来。

  “你问这个干什么?”那个女的脸上的表情和刚才判若两人。虽然过去的经历早就告诉我女人是一种善变的动物,但是每次看到这种魔法都自叹不如的变化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很新鲜。

  “有人叫我送一个包裹到这个酒店的对面,但是,现在对面被拆除了……你知道他们都搬到哪里去了吗?”我是一个不喜欢说谎话的人,所以我遇到问题的时候都说一半留一半,虽然某些人告诉我说这样和说谎话差不多,但是这类的话我从来不听。

  “拆掉?”那个女人的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嘲笑的笑,真是搞不懂,在不到一分钟前她还浪笑着坐在我的怀里面,现在怎么露出完全不同的表情了,不过话说回来,她这也是在笑。

  “当然,我知道他们都搬到哪里去了!不过,不是免费的……”这个女人伸出一只手,几乎放到了我的鼻子面前,浓烈的廉价香水味道再次攻进了我的鼻腔。

  我把手放到自己的口袋里面,但是在我碰到第一枚银币前,我注意到周围的家伙投来的视线,那种视线很熟悉,是自以为聪明的人看着一个傻瓜的眼神。所以我把手空空的伸出了口袋。

  我抓住面前那个散发出刺鼻味道的手,并且用力扭过来,虽然我是一个魔法师,但是我对自己的体力却也相当的自信,女人的手发出了轻微的声音,但是她的尖叫马上就掩盖了一切。

  “啊……”

  “不要把我当傻瓜骗!”我咬牙切齿的说,虽然我是一个男人,但是我相信这一刻我变脸的速度不比这个女人慢。我把她按在桌子上,她的半边脸贴着脏兮兮的桌面,而她的右手被我扭到了身后。四周传来有人站起来的声音,但是我马上回头看了一圈,每个起来的人都被我的气势给压住,居然没有人敢做出进一步的动作。

  “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把手上的力量放松了一点,其实我并不在意一两枚钱币,但是我不能允许一个女人把我当作傻瓜耍,好歹我也是一个魔法师,而且我一直为自己这个职业为傲的。

  “你进城的时候没有看到布告吗?这个被你当作‘拆除’的地方就是死灵法师第一次攻击的成果!那里的人全部都去地狱了!啊……好痛!”

  我放开她的手,看来有时候还是不要懒惰比较好,如果我停在城外,步行进城的话,那我恐怕已经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可惜我就是一个在意这一点路程的人,我实在很懒。算了,什么都没有关系了,反正这次的任务是不可能得到什么报酬的了。我心灰意冷的站起来,做白工的感觉简直不爽透顶,既然这样就没有必要留在这个下等的酒店了,我转身打算迈出酒店的大门。

  “等等,你还没有付钱……”那个女人一边揉着手腕一边叫道,看来死要钱的人还是真多啊!

  我转过身,用最凶狠的眼神看她,但是她对金钱的渴望比生命的渴望要强烈的多,居然毫不犹豫的迎上我的视线,她的目光让我相形失色。

  “那个包裹就当作酒钱吧!”我虚弱的收回视线,尽管那口水我只喝了半口,但是那个包裹现在对我也是没有用了,那个死去的混蛋允诺给我的100个金币现在已经成了空话了。我用别人来不及阻挡的速度离开了这个灰熊酒店,出了门后,我是深深的连续吸了三口大气,真是甘美的空气啊!

  “下面干什么呢?”我正为自己的无聊感叹的时候,事情就找上门来了,一队士兵从拐角出现,他们来到我的面前就停住不走了。那个队长用让我很不爽的目光盯着我的脸看,好象我的脸上有什么,我发誓,除了那个半边面具遮住我的左小半边脸外,我的脸上没有任何值的一个男人注意的东西,我对男人也没有任何特殊的嗜好。

  “先生,你是一个魔法师吗?”他的眼睛依旧盯着我的脸。

  “对!”我没有好气的回答,傻瓜都能从我的打扮上看出这一点,如他是一个美女的话,我的回答就会客气很多,但是这一队士兵里面好象没有一个女的,更别说美女,事实上,连个长的稍微过得去点的——先别说是男是女——都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