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死灵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死灵法师 读书之人 9510 2003.04.24 22:05

    下一个魔法的对象是那帮正围攻最后几个卫兵的骷髅,那些维持骷髅行动的力量之源被切断了,那些骨架马上倒塌了下来。但是只有两个满身是伤的卫兵还活着!

  老魔法师看着我,脸上满是怒容!

  “席多拉!你让我真失望!你居然堕落到这种地步了……没有想到你竟然成了一个死灵法师,用灵魂和黑暗势力交换力量!”

  “对不起……老师,请原谅我!但是……我没有其他选择了……”我冷静下来,老师出现在这里也是很正常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挑这个时候出现。这场围城战一开始的时候,城里面的魔法师们就向贤者之塔求援,而且贤者之塔派来了大量的魔法师(这也是战争持续了这么久的重要原因),战争持续了这么久,贤者之塔当然会联络散布各地的魔法师来增援,我的老师肯定也是这些被联络的人之一。

  “没有其他选择?什么叫做没有其他选择!被你自己的yu望和野心吞没,选择了黑暗之路……你简直是我的耻辱,我一手教出来的弟子居然成了一个死灵法师……我真后悔当初为什么一时心软,我就该想到你心中的火焰会把你拖入黑暗的……我根本就不应该把你留在我身边……”

  “对不起!老师!”我淡淡的回答,“让我做完我的事情,我会……”

  “住口!你还想杀更多的人吗?你知道不知道已经多少人死在你的手下,看看你的手,上面满是鲜血!全部是无辜者的鲜血!”

  “这是他们的选择!我并不想发动战争!是他们逼我的!我从一开始就和他们说了,只要交出国王一家我就离开……这个世界上,说道理是不行的,只有武力才能解决一切!”

  “你居然变成了这副样子?”老魔法师看着我,但是我毫无畏惧的迎上他的目光,“席多拉,我真的很痛心,你的心已经完全被黑暗侵蚀了!我曾经跟你说过,黑暗的力量是不可接触的,你不会得到黑暗的力量,只会是黑暗得到了你!我真的很后悔为什么要收集那些资料,更加后悔让你看到了那些东西……现在马上封闭那些不死生物的力量根源!跟我离开这里!”

  “我会这样做的,当我做完了我想要做的事情后……”

  老魔法师看着我,眼睛里面有几乎无法克制的怒火,“你还是要杀他吗?他可是你的父亲,无论他做过什么事情,他都是你的父亲,你的身体里面流的是他的血!没有他,就没有你!”

  “父亲?哈哈哈哈……父亲?”我大笑起来,“你说这个老混蛋是我的父亲?哈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

  我停止笑声,然后看着老师的脸!

  “您管他叫我的父亲?这个欺骗了我的母亲然后娶了公主的男人是我父亲?这个从来没有照看过我们母子,甚至当我母亲以不贞洁的罪名被从城里面赶出来的时候都没有露一次面的人是我的父亲?这个带着武装的士兵出现在我家门口,在我面前砍我的妈妈七八剑,然后再一剑刺进我身体的男人是我的父亲?这个把我母亲的身体和我堆放在一起,然后亲手放火烧房子的人是我的父亲?您在说笑吧!父亲?他配这个神圣的称呼吗?我从来都没有过父亲,只曾经有过一个相依为命的母亲!而这个男人,在我面前杀了我妈妈!老师!你知道不知道他当时的那张面孔有多么的狰狞?那张面孔每天晚上都在我梦里面出现,像恶灵一样紧紧的追逐着无助的我!你知道不知道我妈妈死的时候的那双眼睛,当我在剧烈的疼痛中躺在火焰中的时候,我能看到的就是那双眼睛,那双我最亲爱的妈妈的眼睛!那双眼睛无时无刻不在我心中,提醒我不要忘记复仇!父亲?您称他为我的父亲?”

  我越说越快,到后面的时候几乎成了大声的吼叫。

  “对!我身上确实流着他的血!每当想起这个无法否认的事实的时候,我就恨的几乎想结束自己的生命!看看我的手,看看我手上面的伤痕,我多少次割开它,想让身上那污秽的血液全部流干!你知道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每天清晨醒过来的时候,我第一件事情就是重复一次我第一天发下的复仇的誓言!你说的对,我向黑暗出卖了灵魂以换取力量,因为惟有黑暗才能给我复仇的力量!我本来是想成为宫廷魔法师然后刺杀他,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还有花上二十年才有可能当上一个宫廷魔法师!我是心甘情愿的投向黑暗,我用我的一切来换取力量,无论是成为死灵法师也罢,成为其他什么也罢,只要能够复仇,我全部在所不惜!我要让他品尝一下亲人在面前被夺走的痛苦,他为了王国,为了公主,为了名誉和权力杀了我妈妈,那么我就要夺走他的一切,毁掉他所珍爱的一切!……而您,在这个时候居然要我停手?我只能告诉您,这——不——可——能!”

  “老师,您是我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了,也是我最敬爱的人!我永远忘不了是您把我从那火焰中救出来,永远忘不了是您帮助我埋葬了妈妈!是您抚养我长大,是您教我魔法!除了这件事情,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什么都可以听你的——只有这件事情做不到!”

  “那些无辜的百姓呢?他们有得罪你吗?你居然操纵不死的军队攻破了整个王国,让无数的人死去……”

  “老师!你看看我的额头!”我掀起我额头上面的头发,露出隐藏在头发下面的一个伤疤。“我忘不了那一天,我的妈妈以不贞洁的罪名被赶出城的时候,那些无辜者是怎样对待我们的,石头像雨点一样飞过来,虽然妈妈护着我,替我挡住几乎所有的石头,但是我的头上依然多了这个伤疤!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妈妈流泪的样子,不会忘记那个屈辱的时刻!……既然他们拒绝了我的和平,那一切后果就让他们自己承当!”

  老魔法师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慢慢的说!

  “席多拉……你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席多拉了……黑暗已经彻底的吞没了你!既然是我让你走上魔法之路的,就让我来结束这一切,把你从黑暗中解脱出来……”

  “住手!老师!我不想和您作战,不要逼我!您知道我的力量!现在的您,不是我的对手!”

  “不试一下怎么会知道呢?”他把魔杖对着我,念出了那个我听过多次的咒语……

  老魔法师连连后退,直到靠上了已经被火熏的漆黑的半截墙壁!他的衣服上面已经沾了很多血了,新的血还在不停的从口中冒出来!刚才的魔法战斗把这个已经破损的宫殿彻底的再破坏了一次,残垣断壁到处都是!除了那个被老师保护的小鬼和那个老混蛋外,其他人一个也看不到了,我的手下也一样,应该都被倒塌下来的建筑物埋掉了!

  老师应该不能再动了,定身术的效力依然还在,现在我可以做我刚才没有做完的事情了!

  我知道刚才一个爆裂咒语误中了老混蛋,他应该无法活上多久了,但是在他死前,我要让他享受最后一次的痛苦!这个小鬼应该是他最宝贝的,否则的话,他怎么会让他躲在那种隐秘的地方而自己却在这里等呢?我要让他死以前清楚的看到小鬼的结局!

  我走到小鬼的面前,老师的魔法保护着他,但是这对我没有用!我很快的破除了魔法的屏障,然后一把把这个小鬼抓起来,把他拎到老混蛋的面前。

  “你……你……”每说一个字,老混蛋的嘴巴里面就喷出一小股血,但是我可以肯定他要失去意识还要好一会儿!

  “好好看着吧!”我看着老混蛋,“看着你最宝贝的儿子是怎样死去的……哈哈……”他眼睛里面的东西让我开心极了!一直以来折磨我的噩梦就要结束了,彻底的结束了!

  ……

  小孩除我面前突然消失,取代的是一个另外一个身影,但是我的魔法已经完成,无法停止了……

  “老师……”老魔法师的身体无力的跌入我的怀中,他的胸口一片的血肉模糊,连骨头和内脏都彻底的破碎了!我下意识的抱住他,抱住我的老师,抱住救了我,而且抚养长大的老魔法师,抱住我除了妈妈,世界上最亲的人……

  “放过他……他还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老师在我怀里面吐出最后一口气·

  “啊啊啊啊……”可怕的叫声从我的口中发出,一刹那,其他的东西统统从我脑海里面被扔出去,我的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一个残酷的现实!

  “我杀了老师……我杀了老师……我杀了他……我把他杀掉了……我……我……我……”

  “老师!快醒醒,不要死……快睁开眼睛……你是和我开玩笑对不对?快动啊……不要死,不要死啊……”

  我做了什么?我杀了他,杀了一直抚养我照顾我的人,杀了救我一命,教我魔法的人,杀了我最敬爱的人,杀了世界上唯一关心我,爱我的人!我居然会对他下毒手,居然杀了他?我到底做了什么啊?

  我松开手,老师的身体滑了下去,在我胸口的衣服和我的双手上面留下鲜红的血迹。我的头脑一下子整个都是空白……怎么办,怎么办……我不停的问自己,但是头脑里面一片的混乱。我站在老师的身体旁边,就如同一个迷路的小孩一样的茫然无助。

  这种伤应该是没有办法复活的,……可以使用复活术的尸体起码要保持基本上的完整……对了,如果趁着身体还有最后一丝生命力的时候先用“治疗严重伤害”,再使用复活术也许还有救……得马上找一个牧师神官之类的家伙来……或者去找一个魔法师来……得快,人死以后身体完全僵硬是很快的,我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什么啊,我就是一个魔法师,而且是一个25级的强大法师……我有记忆治疗类和复活的魔法吗?……啊,有的,我想起来了,因为可能要从垂死的俘虏嘴里面去询问国王的下落,所以我准备了好些法术,得马上用,马上用出来……不然的话就来不及了。

  ……

  我终于冷静下来,咒语开始在头脑里面一个一个的出现。已经顾不上判断了,我一口气把自己记忆的三个“治疗严重伤害”全部施展在老师身上,然后是复活术……

  “老师!您醒醒啊……”我这样叫着,眼泪从我那发出红光的眼睛种一滴一滴的落下,落在老魔法师的头上,但是一切都是徒劳,我先前使用的破坏咒语太强了,因为我原本就是打算把那个小鬼扯成碎片的,如果不是老师身上有几个保护魔法的话,他的整个身体早就变成无数的碎块了。老师的身体正在慢慢的碎裂,我每个治疗咒语用上去,马上就被那个可恶的魔法给抵消的干干净净,最多也只能延缓一下碎裂的速度!

  老魔法师的身体慢慢的破碎,从胸口开始,慢慢的,但是确实的破碎,变成血与骨肉的混合物,那张脸,那张陪伴了十五年的脸,也慢慢的破碎,瓦解,就在我的手中,完全的消失……我只能看着,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看着!

  我站起来,看看周围的残垣断壁,然后看看我的手,我的手上面满是红色和白色的粘稠东西,夹杂着一些头发……

  我的老师死了,彻底的死了,身为一个贤者之塔数得着的大法师的他居然死在我的手上面了?我杀了他!把他给彻底的摧毁了……我报了仇,把那个老混蛋给杀掉了,而且顺带摧毁了他的王国……但是我却杀了我的老师……一切都是那样的不真实,好象是一个梦……一个噩梦……对了,这一定是个梦!

  对啊!我怎么可能呼唤出“它”来,像我这种初出茅庐的魔法师居然能呼唤出“它”而且从“它”那里得到如此可怕的力量?哪怕是最强大的法师都无法呼唤出“它”的,贤者之塔里面的类似记录已经太多太多了!多少强大的法师为了研究“它”的力量之源而呼唤“它”但是全部以失败告终,而我,一个年龄才二十多岁,才学了十五年魔法,而且刚刚出师的魔法师居然能呼唤出“它”而且轻易的得到了这么强大的力量……这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报仇,报这个我自己都以为是终身无望的仇,轻易的摧毁一个王国,轻易的杀掉身为国王的仇人,轻易的实践了我在母亲坟墓前发下誓言……还有,我居然和我老师面对面的战斗……而且击败了以前只用随便挥挥手就可以打败我的他,我居然杀了他……而且彻底的摧毁了他……

  对!这只是一场梦,一个年轻魔法师在廉价旅馆中做的无数噩梦中很普通的一个……我不可能和我的老师冲突,更加不可能杀了他……在这一刻我才明白,在我心里面还有比复仇更加重要的东西,失去了他,就算复仇成功又怎么样?……

  快醒过来吧,一切该发生都发生了,现在快醒过来,重新回到那个正在努力修行打算成为宫廷魔法师来实现自己复仇计划的魔法师……

  又一根柱子倒下,发出巨响,把我的意识拉回到现实。我用力拧了一下自己的脸,希望赶紧从这个噩梦中回来,但是除了脸上传来一阵剧痛外,我什么都没有得到。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又看了看手,手上刺眼的色彩告诉我我所做的一切!

  这一切是真的……是真的……是无法否认的事实……我杀了老师……杀了老师……等一下……是误杀,我没有打算杀他,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要杀他……从来没有……他是我哪怕牺牲生命都要保护的人……我怎么可能要杀他……是他自己突然冲过来……是他自己突然撞到我的魔法范围里面……那个魔法本来根本就影响不到他……是他的错……不是我的错……我的头脑里面思想的火花在狂乱的跳动着。

  “是他先动手的,我只是被迫自卫的……成为死灵法师只是想借助黑暗的力量而已,我怎么可能和黑暗同流合污呢?……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我只是报仇……那个老混蛋杀了我妈妈,我只是为她报仇,我没有做错……我没有错……没有……

  哭声传进我的耳朵,打断了我的思路,那个小孩正在哭,在他的怀中,是他母亲的头颅!

  小鬼转过头,看着我,他的眼神让我不禁后退了一步。

  “你杀了我妈妈……你这个凶手!”他这样哭叫着!

  一阵突然而来的目眩突然袭击了我,让我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我在做什么?我在一个孩子面前杀了他妈妈……一如老混蛋对我做的!

  那个小鬼看着我,他眼睛里面的仇恨让我害怕的连连后退,虽然在我面前的只有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鬼,一个最普通的咒语就可以杀了他,但是我依旧在害怕,我在害怕什么……害怕这个小鬼么?……

  我转身想逃走,离开这个地方,老混蛋已经死了……再留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履行你的盟约!”一个声音在我内心深处响起来,一个可怕的声音,是“它”的声音,“它”突然出现了,也许“它”一直都在看着这一切,一个可怕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或者“它”就一直在我心里面,从订下盟约开始就没有离开过!

  “我的盟约?我已经实现了,我已经报了仇……”我惊恐的回答。

  “不是!不要忘记,你所答应的是你要用最残酷的手段复仇……你的盟约还没有完成……”

  一刹那,我的身体失去了控制,我转过身,走向那个小鬼!这不是我要做的,是“它”!“它”居然能够控制我的身体!我能看,能感觉,但是我无法控制身体,现在的我,就像一个傀儡一样……

  我清楚的看到我的手把小鬼拉起来,然后我听到我的嘴巴开始念咒语。

  “等一下……这个小鬼和我的复仇计划没有关系,他的爸爸已经死了,现在杀死他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我拼命的挣扎,但是没有用,“它”比我强大太多,无论怎样我都没有办法让咒语停下来!

  “不!……他还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

  (那场大灾难成了吟游诗人讲述了很多年的故事,那场几乎摧毁了北方王国达拉克的灾难。在一个邪恶的死灵法师统帅下,不死的大军攻陷了达拉克城,让这个北方最富强的人类国家差点毁灭!在这场大灾难中,达拉克城三分之一的居民死亡。在最后的关头,贤者之塔最强的魔法师,伟大的学者和英雄,大贤者多鲁,以生命为代价击败了死灵法师,双方同归于尽,不死的大军丧失了力量来源随即瓦解,剩下的人类才得以幸免!一个在皇宫的废墟中幸存下来的卫兵向残存的人们讲述了他们得救的原因,在两年后达拉克城重建时候,人们为多鲁修建了一个塑像,永远纪念这个伟大的魔法师!)

  一股温暖的东西流入我的身体,让我的神智恢复了一部分,也让我的知觉恢复了,原先已经麻木的身体重新感到那让我无法忍受的痛楚!

  “醒过来了……醒过来了……”几个不同的声音在我的耳朵里面响起来,然后我的眼睛慢慢的睁开,四周的景物开始出现在我的眼前,从一片模糊慢慢的清楚起来。

  “这是哪里?”我张开嘴,勉强挤出这么几个字。

  “没事了……”小丫头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终于没有事情了,都是我的错……我太大意了,等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冻僵了……我还以为……”她的声音里面带着些许的哽咽。

  “公主殿下,已经没有事情了……请您回去休息吧,莱德先生我们会照顾的!”另外一个声音传过来。

  “可是……”

  “如果您再这样下去的话国王陛下就会责怪我们了!而且,莱德先生现在需要的安静的休息,您在这里只会妨碍他的恢复!”

  耳朵里面响起了鞋子踩在地板上面的声音,那个烦人的小丫头看来已经出去了!

  天花板上面精美的雕刻证明我应该在一个豪华的地方!也许在宫殿里面也说不定!我已经昏迷了几天了?从山上到城里面步行大概要花上一个到两个礼拜,而我不相信我能够支持一个礼拜!我现在应该在城外的某个贵族的住所……

  疲惫感又涌上来,混合着身体上面传来的疼痛,变成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把我本来就是勉强睁开的眼睛给合上!

  “真是厉害啊……这个人居然打败了那个雷斯……真的让人不敢相信!他还是那么的年轻,居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对啊……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了雷斯的尸体,我还真的不会相信!这么年轻英俊的魔法师!呵呵,连我都有点为他着迷呢!”

  “你可是有老公的……呵呵,现在你可要后悔为什么结婚结的这么早了!”

  “哈哈……话可不能这样说,你没有结婚,这个男人就会看得上你了?别臭美了!”

  我的耳朵里面传来的都是类似的女声,看来是这里的使女在讨论我的事情,但是这些东西对我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我的意识慢慢沉寂下去,重新陷入沉睡!

  ……

  我在这个房间里面躺了四天,第五天才能开始走动!我身上的伤实在很重,即使那个负责为我治疗的人每天对我使用至少七个治疗术,我到了第五天才能下床!真是有意思,当整个国家危急到了都要那些菜鸟学徒上阵的时候,这些贵族的身边依然留着可以为他们治疗的人。

  这里是马尔提林城外围的卫星城镇之一,也是距离那座山最近的地方!为了防备雷斯的进攻,这里配备非常完整迅速的消息传递系统,快马,烽火都有,这也是为什么小丫头可以及时找到了可以帮忙的人的原因。我真的是幸运,居然可以活下来了,在那种条件下活下来……不过,也许雷斯才是真正的幸运……

  这里的人都对我很客气,使女们则对我猛抛媚眼,我是他们眼睛里面的英雄,而且,在我前面,肯定有高官厚禄在等着我。不过,在这里的日子不会很长久,随着我身体的恢复,我和公主很快就要回城了,我已经知道了国王要为我举行隆重的仪式!对这个国家来说,这确实是一场值得庆祝的事情,给这个国家造成巨大威胁的邪恶死灵法师死了,被一个外来的英雄打败,对他们来说,这些就够了——没有人,也不可能有人知道这场战斗最后的场面!除了小丫头,也没有人知道我死灵法师的身份!

  ……

  盛大的进城仪式结束了,真是一个累人的场面!我不停的挥手,看着下面涌动的人们,鲜花和热情的几乎疯狂的呼喊——真不知道他们如果知道我是一个死灵法师的时候会做出什么反应!我几乎带着讽刺的意味想着这个问题!

  国王现在正在广场上面做精彩激昂的演讲,大意是些什么,我用脚指头想也能知道,无非是邪恶终有灭亡的时候,正义必胜之类的!我坐在宫殿里面的一条走廊的栏杆上面,我现在只感到疲惫,身心混合的疲惫,这没有来由的疲惫!

  “不舒服吗?”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她看着我,一脸关切的问!

  “少罗嗦!”我烦躁的回答,说出这句话才想起我现在所处的地方以及小丫头的身份,“不……我的意思是,我的身体很好,公主殿下!”我紧张的看了一下,幸好,这附近没有其他的人!

  为什么我要对小丫头发火呢?她什么都没有错,是她把我从雪地上拉了下来,是她救了我……只是她不知道有时候活着对人来说是一种负担,如果我和雷斯一起死在那个雪峰……

  铁靴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响了起来,打断了我的思路,一个身穿盔甲的身影走了过来,我认出了他,是影罗!

  “公主殿下,侍女们正在找您!请您回去吧!一路上一定辛苦了,先好好的休息一下!”影罗屈膝行礼,但是却用他的眼睛盯着小女孩!他眼睛里面透露出的是严厉的眼神,不象是一个臣下对公主的态度,而是命令式的,不允许有反驳余地的眼神。

  “可是……好吧……”小丫头软弱无力的抵抗了一下,但是最后还是乖乖的转身走了。

  “莱德先生!”在确定小丫头已经走远了以后,他转过身来面对着我,“我有一件事情和您商量一下!”

  “说吧!”我淡淡的回答,他要说什么事情我其实也能猜出一个大概来。

  “是国王陛下让我来的,是关于那个诺言的事情!”影罗顿了顿,加强了一下语气,“您知道国王陛下只剩下这一个女儿了,她是王位的唯一合法继承者!”

  我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影罗讲下去。

  “但是我们国家是没有女性担任女王的先例的,国王陛下也已经注意到这一点,所以,公主殿下的丈夫,将是下一位国王!马尔提林之王!而公主殿下将成为皇后!”

  我转头看着影罗的脸,他的脸上一副认真严肃的表情,但是从他的眼睛深处,我看到野心与yu望的火焰在熊熊燃烧!这个男人和雷斯不同,雷斯的眼睛中的火焰搀杂着疯狂,而且毫不掩饰流露出来,影罗的的火焰则被压制内心最深处!

  我又把头转了回来。

  “您是一个很强大的法师,这一点无可置疑,您是担任马尔提林宫廷魔法师最合适的人选——当然这按照您自己的意愿行事,不过只要您愿意,这个位置绝对是您的——不过,现在还无法判断您是不是适合做一个国王……”

  “但是国王公开承诺过要把公主许配给打败雷斯的人,而国王的承诺是必须要兑现的!”我打断了他的话,“所以,你希望我主动放弃这个权力!”

  我用冷淡的语气说着!这个承诺对我而言有什么意义吗?难道身为一个死灵法师的我也想当上一个国家的国王?宫廷魔法师?我甚至不会在这个国家停留上多久,只要我身上的伤养好了,我就要继续我的旅途,那没有目标的旅途!

  “……请放心,莱德先生,陛下只是希望有一段时间来了解您的为人情况,只要……”

  “我知道了,我答应!”

  “……”他楞了一下,也许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如此顺利吧!

  “我答应,我主动要求放弃这个权利!我知道我并不适合当一个国王,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我答应放弃这个权利!”我站起来,面对这影罗这样说,他的脸上一瞬间露出狂喜的表情,但是只是一瞬间,马上就消失了。

  “谢谢您,莱德先生,我现在就向国王陛下复命!”他向我鞠了一躬,然后离开了。我从新坐下来,闭上眼睛!我累了,真的是有点累了!

  我到底为什么要旅行呢?为什么要在大陆上游荡?只为了实现过去的理想吗?这是我曾经幻想过的最美好的生活,一个足迹遍布整个大陆的魔法师,啧啧,多么吸引人的想法!像风筝一样自由的在天空飞翔,掠过天空,但是不带起云彩……等我老了以后,我可以在火炉旁边向每一个围在我身边的小孩讲述我年轻时候的精彩故事,讲述在旅行中看到的各种奇闻逸事……当年想起来是多么神往,但是现在明明就是这样,为什么还是无法体会真正的快乐呢……

  不,我现在是很快乐,无拘无束,只是一直活在快乐中,所以感受不到快乐而已,对,一定是这样的!过去的一切都已经离我远去了,现在的我,是没有任何约束的快乐的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