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这个很小的故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心之所向

这个很小的故事 蕴藉蔚芷 218 2020.05.26 22:25

  风还是想去看姑娘……

  姑娘啊姑娘你在哪里?

  你眼中的春与秋,胜过我所见过的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心之所向的还是是你啊!

  从遇见你开始,到现在为止。

  风吹的时候故事还在继续,风还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有潇潇洒洒的,有磕磕绊绊的,有忙忙碌碌的,有碌碌无为的,有犯法监管的,有咳咳咳咳的,有怏怏不乐的,有形单影只的,有情根深种的,有情有独钟的,有从容淡定的,有荡气回肠的,有冷血无情的,有低调奢华的,有一生独一的,有三三两两的……

  一切自有定数,无需多言。屋外,雨从屋檐边上掉一滴聚一半,滴答,滴答…

  不知雨是否停了,想无视掉,滴答声像是小了些,能睡个安稳的好觉了,嘴角微微翘起,移了一身体,换了个舒服的睡姿。

  却不想那一丝睡意也没了,便连浅眠也睡不着了。便起身从屏风处拿了件绣有红梅纹的披风准备出门。宽大而红艳的披风,衬得清秀淡雅的人儿姿容娟然。

  门檐上滴落地声音像是慢了,门外虽无雨但有雾,雾中纵然是平日里再熟悉的景物也变得模糊了。

  有丝丝的凉意,从披风空隙处透进。

  初春了还是冷啊!

  想就此回去,却看见模糊的雾气中似乎有一条长廊隐隐约约,不觉漫步而前。

  雾中浮出了一片青翠的竹林,露出了一方青瓦角亭,小雨忽然而至,滴滴细密,便想进亭躲雨,穿过全是直长而挺立的竹子林,青瓦黄柱,四四方方的青瓦台展现。

  …………………………………

  细雨绵绵,丝丝微润,像是在遮挡些什么,却遮挡不住。

  这亭中已有一位男子。

  男子坐靠着亭栏,身子侧倾着黄亭柱,仰面而眼垂帘,面容应该是极好看的,虽然看不太清。

   想走进些,看真切些,便入方亭。

  方亭中的少年更真切了些,能看到男身子穿一件青绿色如渲染的绸衣,能看到他一只手中握着一本翻阅了很多遍的旧书,似乎是一位少年书生啊!

  仔细看着,他的另一只手轻弯,环握着插在腰间的青笛,青笛的尾端系着一条红绸丝线穿有一块色泽墨绿圆润通透的小玉挂饰。

  微风吹过,翻动了衣袍翩翩,吹开了少年腰间佩戴的一对刻字的青墨玉珏。

  此时雾气被吹散了,光线细洒下来,与小雨相合着,透过竹林叶间落下了斑驳的光影。

  湖面水光磷磷折射出的光线在少年身上舞动,细长的睫毛轻微颤动。

  那一刻看呆了宁谧,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面若春风,眉眼如画。

  少年因风晃动的光影所打扰,轻轻蹙了蹙眉心,用修长的好看的手将旧书覆至面前盖好,遮挡着不断烦扰着他的光影。

  微凉的风拂过,旧书被吹翻开,上面写着不少笔墨,刚想看看写的是什么,旧书便被风吹掉了,一只手急忙去接,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书掉到了地上,打破了此处的静谧。细长而弯的睫毛轻颤,轻闭的眼睁开,周围之景皆变了,并没有什么少年竹林,只有面前洁白的帷帐。

  屋外,雨从屋檐上滴落,又聚起,滴答,滴答……

  今早下了一场微润而旖旎的春雨。

  侧身起,掀开红粉色的锦被,其上面用苏绣描绘的几朵半开半合的粉白荷花纹,只因为荷花绣得颇大,见第一眼还以为不过是锦被的颜色罢了。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转了几下头。

  门被轻轻推开,一抹黄色的身影裹着一片白光进了门,一帘青帐遮挡着,用手将一方帷帐拉开,因逆着光,看不清来人。

  来人却能抬眼看到,被一只玉瓷般的手撑开一角的青帐之中隐露出的青丝与高光亮洁的额头。

  “小姐,起了。”声音轻脆好听的一个小小瘦瘦的人儿迎面而来,眉眼弯弯,笑意盈盈。

  来人挽起两边的帷帐,帐中之人便显露出真颜来,明睸皓齿,清秀淡雅,因受光线的刺激本来是一脸还未睡醒的茫然样子,也顿时清醒了。

  来人的脸颊笑起来还会绯红,一双又大又圆润的的眉眼明眸善睐,黄色段带将头上两边绾起的盘结固定自然垂落柔顺,身穿一件淡黄色的绸衣褙子,用浅绿色线条勾勒出的衣边,鹅黄色的抹胸,再以棕色的面料为下群,褶皱线条流畅。这一身将她的玲珑小巧展现得淋漓尽致。

  穿着这样的一身的,正是我的贴身小丫鬟,付近,付与相近。

  穿上粉色的莲花纹绣花鞋,走向床侧,那里摆放着一方碧波荡漾的屏风,洋溢着的青墨勾勒出青水,莲叶,花鱼,蜻蜓点水之景。

  屏风后,那件半含半合的红梅花纹轻袍正好好的支在屏风上,不由想起那梦,那位倚靠亭栏的书生容颜却是怎么也想不起了,正如同那梦一般的朦胧……

  这时候小丫头正好从屏风外递来一套衣裳,接过穿上,袖窄腰收.紧紧贴合,梨花带雨开聚而合的绣枝花纹为素白色调的下裙添上了别样风情。

  看着付近一早便准备了一盆清水,将白布放入铜盆中浸湿,拧干来抹脸,洗完脸了,搓洗白布拧干,放在支架上,走出屏风,正在收拾被褥,这时,小丫头也回来了,再次进来的小丫头手中提着食盒。

  “小姐,我做了桃酥,要不要吃的?”将食盒放置方桌上的,双手托起一碟糕点拿出来。

  “要,等我!”处于中心的方桌因桌面光滑反光,放置在方桌上的那碟子糕点和一套壶具,食盒便现眼的很。

  小丫头最是会做点心了,什么糕点,什么酥饼,什么薄饼都会,不但很好吃,而且样式很多。这些东西她一直都会的。

  付近是母亲去世那年,父亲从蛮荒之地带回来的孤童,尤记得那年自己生了病,闭口不能言,也是因为不能说话的这个原因,我特别喜欢穿珠成帘,她便陪着我,穿着数不清的珠石美玉串成珠帘,安抚了我对于母亲离世的悲痛,便是这个比我还小的人儿陪伴着,不知不觉间已相伴了七年,是与我一同长大的亲人了。

  “……小姐,你今天还出门吗?”坐到梳妆台前,小丫头双手撑着头满脸期待的样子。

  “嗯,哦。”没有听清楚小丫头说了什么,目光落在这铜镜中,小丫头拿起木梳给小姐梳理长发,再涂了些桂花油,三两下将头发绺紧,利落地簪了发髻,正好与衣裙相合着,显得落落大方。

  “梳妆完美,真不错!”看着小丫头说着。去桌子上拿了一个酥饼吃,又大又圆,香酥可口,真不愧是小丫头的拿手糕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