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顶级基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文仁

顶级基因 脱笼之鹤 2983 2019.07.22 12:16

  次日,经过一夜的休整,秦林的状态已恢复至最佳,轻盈的身姿犹如灵猴,穿越在丛林之中。

  索日正爬在他的背上,神色尴尬,

  “秦林,不好吧,我这么大的岁数,要你一个小孩子背着...”

  “没事,索叔叔,这样我们速度能快一些。“

  秦林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眼睛不断扫视着四周。

  四日过去了,林中的异兽越来越多,变得更加凶险,一路走来,已经发现了不少参赛者残破的尸体。

  这些景象让秦林有些心焦,担心李青等人的安危。

  “嗷呜”

  突然,在秦林前进的方向,出现一只异兽,庞大的身姿犹如一只雄狮,朝着他撞了过来。

  秦林面色不变,脚下轻轻一跃,踩在异兽的头顶上,飞跃过去。

  虽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但索日的心里还是微微震惊,秦林面对异兽的从容,是他从那些F级保卫者身上也不曾看见的,想到这,不由得有些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

  距离离开洞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仍是一无所获,秦林的脚步,在一颗比较宽大的树冠上停了下来。

  索日从他的背上滑下,从背包中掏出瓶水,递给他道,

  “辛苦你了。”

  秦林接过笑了笑,并没有言语,而是巡视起四周。

  赛场的面积巨大,光是林地,想要凭借脚力走遍,怕是两天的时间都不够,更何况还有更加宽广的平原和山地,想要在这里寻找一个人的踪迹,无异于大海捞针。

  这种情况,索日自然也是清楚,随着时间推移,眼中的希望也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注意到他这幅模样,秦林有些于心不忍,走到他身边,安慰道:

  “索叔,您放心,您的儿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秦林的安慰,让索日的心中好受了一些,勉强撑起笑容,

  “谢谢,有你在,我相信一定能找到....”

  正说着,树冠忽然剧烈的摇晃,索日没有丝毫防备,身子一个趔趄,眼看就要掉了下去,好在秦林及时伸手,拉住了他。

  低头看去,一只外形似野猪的异兽,发现了二人,正在用自己硕大的头颅,顶着身下的树躯。

  “索叔,抓紧树枝。”

  “发现目标破点,尾部。”

  秦林嘱咐了一声,便身形一动,随着系统的声音朝下跳去,犹如天降,稳稳的落在了异兽的头部。

  异兽感到自己的头部一重,察觉到了秦林的存在,摇晃着脑袋想要将其甩下。

  秦林的脚尖对着异兽的头骨一点,整个人跃到异兽的身后,一把抓住;它的兽尾,用力向后拽去。

  被抓住弱点的异兽,察觉到了危机,快速调转着身子想要甩开。

  秦林脚下腾空,任由异兽的力量将自己甩到一旁,只是钳住兽尾的双手,变得更紧。

  “呃....呃“

  异兽吃痛的发出类似野猪的惨叫声,速度变得更快,要将他重重的甩在树干上。

  秦林早有防备,在即将撞上的时候,双脚抵住树躯,同时借着异兽力量的爆发,使出浑身的力气,将手中的兽尾猛的一扯。

  “嗷嗷..嗷嗷”

  异兽发出了凄惨的嚎叫声,那原本只有一米长的兽尾,在他的大力拉扯下,竟长了一半,随着秦林的松手,无力的拖在地面上,庞大的身躯蹒跚了几步,随着‘砰’的一声,摔倒在地面上。

  “嗷..嗷”

  异兽不甘的咆哮声愈来愈小,挣扎的身躯也渐渐停止摆动。

  秦林神色一松,刚要招呼树上的索日下来,一阵零碎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

  “好一幕猴子戏猪。”

  伴随着话语,三名参赛者从一旁的树群中走了出来。

  为首的一位正在摇头晃脑的注视着秦林,先前那句话,便是从他口中说出。

  此人的面容俊秀,长发及腰,玉琢的发髻在阳光下闪着华贵的颜色,在他修长身姿俩旁的二人,模样打扮与他相差无几。

  “文兄的造诣当真让我二人望尘莫及,眼下就已经达到出口成章的地步了。“

  “真乃文曲星下凡也。”

  身旁的两青年,同样摇头摆脑的说道,语气中的马屁,不言而喻。

  俊秀青年却一脸享受的接受着二人的赞美,同时目光紧紧的盯着秦林,似乎是想得到他的认同。

  秦林在三人的身上并未感受到多少恶意,不想与他们过多纠缠,于是便转身就走。

  “兄台,请留步。”

  那青年见秦林理都不理自己三人,顿时急了,出口道。

  “怎么了?”

  秦林闻声回过头去,望着三人问道。

  “在这宽广无边的赛场上,你与我三人萍水相逢,怎么说也算是一种缘分,可你连招呼都不打,似乎有些不符合礼节吧。”

  俊秀青年有些不满,连头也不摇了。

  “你们好,再见。”

  听到这席话,秦林毫无感情的回复道,转身又欲离去。

  “站住!”

  一道喝声,从秦林身后传来,紧接着黑影从他的头顶掠过,俊秀青年身旁的一人翻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

  秦林看着他,心中霎时大惊,此人身穿着橙色的防护服,没有唤出机甲,竟凭借肉身,达到如此敏捷的地步。

  “文兄对你礼遇有加,可你竟敢置之不理,当真放肆。”

  青年面容愤怒,指责道。

  “哎,满兄不得无礼,想必这位兄台是被我三人的风采镇住,不知所措,才会如此这般。”

  俊秀青年又摇晃起脑袋来,带着另一名青年走了过来,站在秦林的面前。

  秦林此刻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他严重怀疑面前的三人脑袋有问题。

  见他不言,俊秀青年还当是被自己说中,面容上的得意又重了几分,侃侃而谈道:

  “兄台,不必紧张,我等不是什么坏人,见你身手敏捷,又在赛场上存活这么久,想必定是收获颇丰,如今我兄弟三人囊中羞涩,想要....”

  “打劫?”

  秦林打断了俊秀青年的话语,用两个字简单明了的概括了他的意图。

  他的话,让俊秀青年一滞,面色有些难堪,不过稍稍平复,又恢复了从容的神情,

  “不错,此路是我开。”

  话音刚落,身旁两人急忙接道:

  ”此树是我载!“

  “要想此路过!”

  说到这,俊秀青年突然将手中的折扇打开,遮住了半边脸,只露出一双秀气的眸子,浪(我怕写出那个字会被屏蔽)笑道:

  “你懂得。”

  三人话毕,秦林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三人的面容转换令他膛目结舌,特别是俊秀青年的眼神,像极了那啥,让人恶寒。

  见他这幅模样,俊秀青年还以为他是胆怯,

  “兄台,不必担心,我等不是什么坏人,只谋财,不害命。”

  “你们想要什么。”

  秦林微微平复了心情,正视着三人。

  “只要三十个计分器,50枚兽核。”

  “还真是便宜啊。”

  秦林轻笑着回答,突然话锋一转,

  “如果我不给呢?”

  话音刚落,原本儒雅随和的俊秀青年瞬间换上了机甲,面色狠厉: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你........”

  说道最后,他的面色突然变得呆滞,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林,

  “0?”

  他的这幅神态,让一旁的二人有些不解,

  “文兄,什么0?”

  “他的战斗力。”

  “啊!”

  另外两人被俊秀青年的话语震惊到了,惊讶的看着秦林。

  然而秦林却一脸无谓的看着他们,等待着他们的下一步动作。

  俊秀青年的面容忽然变得怜悯,手中白光一闪,出现了七条黑色的皮环,递给秦林,同情的说道:

  “兄台,没想到你如此凄惨,我等如此对你,实属不该,为了表示歉意,这七条计分器你拿去吧,早些逃命,这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他的话让秦林如木塑雕,痴呆的从他手中接过计分器。

  “唉。”

  看到秦林这幅姿态,俊秀青年不自觉的叹了口气,认为是被自己给吓傻了,带着另外两人,转身就走,临走之前还丢了句,

  “兄台,不必在意,也不要到处去说我文仁的博爱宽广之心,更不要为我的这种行为而感激零涕。“

  他的话,让秦林回过神来,楞楞的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

  “文兄的宅心仁厚,令我等佩服,实属新世纪的道德模范,我辈楷模。”

  没走几步,他身边的青年又开始拍起马屁。

  显然,这番话让文仁很是受用,夸夸其谈:

  “过奖,过奖,助人为乐乃文某为人之本,更何况举手之劳,就避免了那位兄台横死,何乐而不为,此情此景,文某诗生(防屏蔽)大发,想要吟诗一首。”

  “哦?文兄又要作出何等惊世之作?”

  “我等洗耳恭听!”

  “咳,嗯,

  太阳当空照!

  花儿对我笑!

  小鸟说

  早早早

  你为什么

  这么好!“

  “妙哉,妙哉,如此旷世奇作,便是那传说中的李太白听了,也会自叹不如,自惭形秽!“

  随着二人的吹捧,他们的身形渐渐消失在秦林的视野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