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顶级基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左手碎大石

顶级基因 脱笼之鹤 2119 2019.07.11 12:40

  时间一点一点的在流逝,洞外除了偶尔的风声,并没有其他动静。

  张弛心大,已经酣睡过去,好在并没有发出呼噜声,李青也强不到哪去,有些昏昏欲睡,头颅不住的向下垂动。

  秦林盯着洞口的一束野花,微微出神,口中喃喃道:

  “在邦都,应该很安全吧。”

  秦林的母亲是一名E级机甲战士,父亲则是一名E级重型机甲操控员,隶属于联邦政府军,双亲所属的部队,在一次对抗盟会军的战斗中被全灭,双亲也因此而阵亡,好在这世还有个弟弟,不至于成为孤家寡人。

  初次检测时,秦林的其他指标,都已经达到‘超人类’的范畴,成为联邦政府的重点关注对象,要将他培养成新的‘机神’。

  一旦各项数值全部达到110以上,将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机甲战士,是人类的瑰宝,整个土也球上,这样的存在也不过千位,他们被称之为‘超人类’。每一位超人类,都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实力,再强大的军队在他们面前都不堪一击,犹如神明一般,挥拳平山,跨步越海。

  只可惜,他的骨骼硬度太差了,差到连骨骼强化药的副作用也承受不住,联邦政府在为他做了各项强化实验都无果之后,也只得无奈的放弃了他,而这件事,也是他们兄弟二人决裂的原因。

  暂时的平静,让秦林不自觉的想到那个从小到大相依为命的弟弟,当初的那个‘跟屁虫’,被人欺负总让自己出头的小家伙,现在应该比自己更优秀吧。

  “五年没见了,你应该很恨我吧。“

  “老大,谁很恨你啊?”

  张弛擦了擦朦胧的睡眼,从睡梦中醒来,听见了秦林的话语。

  “呵呵,没什么,你这家伙居然能睡得着,你就不担心你外面的父母吗。”

  秦林不愿提起,打了个哈哈。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爸妈很惜命,一定不会有事,他们肯定也不会担心我。”

  “为什么,难道你是捡来的?”

  “那倒不是,但也差不多。”

  张弛自讽的笑了笑,伸手掏了掏耳朵,像是陷入了回忆,缓缓道:

  “我爸妈给我取名张弛,希望我以后不管做什么,都能一路奔驰,比别人出色,从小到大就对我抱了很大的期望,他们想方设法的培养我,想让我变得杰出。

  只可惜,我与我的名字背道而驰,样样都不如人,每当别人的父母对我爸妈炫耀他们自己孩子的时候,我爸妈都会露出尴尬的神色,渐渐的,他们也对我心灰意冷,直到后来身体检测的时候,

  我勉强才达到一阶武装者的资质,这让他们彻底放弃了我,我爸有次喝醉了对我说,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就是生了我。“

  说到这,张弛的鼻子忍不住微微抽动,但还是一脸坦然:

  “我在和他们说要参加这次大赛的时候,他们极力阻止了我。”

  “担心你的安危?”

  听着张弛的自述,李青也清醒了过来,好奇的问道。

  “不是,他们说我丢人现眼。”

  张弛回答道,脸上自嘲的笑容更浓。

  洞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谁也没再出声,缓和了一小会,秦林受不了这种氛围,盯着李青开口道:

  “李青,你也不担心你父母的安危吗?“

  “担心。”

  李青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深吸了口气,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从小到大,不管我爸妈怎么打我,怎么骂我,但我知道,其实他们都是为了我好,刚开始我报考的是文院,后面落选了,那段时间是我们全家最灰暗的时候,我爸妈每天都在唉声叹气,却唯独没有打我,骂我

  后来我测出武装者二阶的资质,我爸妈欣喜若狂,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大摆酒席

  我家家境一般,但还是去了咱们市数一数二的酒店,那天晚上他喝的很醉,一直说他放心了,说我从小到大性格顽劣,怕我以后没有出路,没有饭吃

  我爸从小告诉我,男儿有泪不轻弹,那天晚上他还是偷偷抹了几回眼泪,他们以前总是教我争强好胜,不输于人,可是我来比赛的时候,反复嘱咐我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受伤,遇到危险,要第一时间放弃比赛。“

  说到最后,李青的声音带着哭腔,只是眼泪始终憋在眼眶中,没有流出来。

  李青的话语让秦林有些羡慕,这种亲情感,他没有太多体会,张弛的脑回路似与常人不同,开口问道:

  “不对啊,你怎么会是二阶武装者,你不是感知不全吗。”

  “我感知是只有36,可是我骨骼116。“

  “你吹你马呢。”

  李青的话语让秦林和张弛都大吃一惊,后者下意识的反驳道。

  “真的,当初检测到感知的时候,测查老师都要赶我走了,后来我爸妈一再要求,才查了骨骼,被定性成二阶武装者。”

  李青把眼泪抹了个干净,脸红脖子粗的反击道,见秦林二人还不相信的模样,气的咬牙,低头在地上寻找着什么,突然眼前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将之前砸死青虫拳头大小的石头,重新拿在了手上。

  “李青,你干嘛,戳穿你也不至于如此恼羞成怒吧,大家都是兄弟,你怎么能对自己人动手。”

  张弛见李青这幅模样,当他是要拿石头打自己,慌忙挥手制止。

  李青却是不言,将石头举起,对着左手狠狠的砸了下去,看的秦林一阵牙痛,伴随着一道清脆的声响,忍不住惊咦道

  “嗯?”

  砸向李青手臂的石头已经碎裂,可见其力道之大,但是在他的手臂上,只留下一块淡淡的白印,没有任何红肿,这是骨骼硬度破百才能达到的钢肤,别说就是一块石头,哪怕是一般的子弹也难打进其骨肉。

  “卧槽,你怎么不早说啊,那你之前怎么会被打成那样。”

  秦林有些震惊,没想到这货当真深藏功与名。

  “老大你也没问啊,当时那么多人,逮一个地方打,谁能顶得住啊。”

  李青悻悻回答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反问道:

  ”不对啊老大,咱们不是一个班的吗。“

  “呃...”

  秦林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别说数值,到现在就是连班上同学的名字,他都搞不清楚。

  正在这时,洞外传出一道声音

  “哥几个,玩的可还开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