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顶级基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序幕

顶级基因 脱笼之鹤 3508 2019.08.09 23:16

  “杀了他。”

  正当他呆滞的时候,身后人群中的美年发出一道喝声,跟着他的话语,十几名壮汉身着机甲,从人群中向场内冲去。

  这些人是美年从场外带进的随从,他们的机甲是从昨夜阵亡的学员身上脱来的。

  这幅情形,让疤面中年脸色巨变,

  “美年,你在干什么,这秦林现在已是...”

  “他的身上背负了我德华市十几条人命。”

  “那也应该交由议会审判,你不能....”

  “别忘了我们是怎么进来的。”

  美年最后的话语让疤面中年语塞,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

  “再过来,我就杀了他!“

  见有人向自己冲来,秦林手中的械刃往前,抵在福斯的额头上,流下一抹嫣红。

  然而这群壮汉并没有因为他的动作有丝毫停顿,裹挟着悍戾气息,直面相向。

  秦林心中一凛,一把抓起跪地的福斯,挡在身前。

  随着这群壮汉的攻势,场地上的其他学员也开始动了起来,只是不再像之前那般毫无忌惮,小心翼翼的接近着。

  “美年!”

  福发龇目欲裂,美年的这番举动,明摆着是不管自己儿子的死活。

  美年古井无波的看着场中,并没有理会他,正在这时,一旁的粗犷中年冷冷地笑了出来,

  “各位真是好胆,是不打算从这里出去了,还是不回联邦了。”

  “商兄这是何意?”

  美年转过头去,淡淡的看着他。

  “何意?这小子的战斗力已经摆明了他的身份,还敢将他置于死地,莫不是把邦则不放在眼里!“

  秦林拎着福斯不断的后退,脑海中计量着对策,当看见学员们的神态时,猛然回过神来,跑啥?此刻的战力,足以正面硬悍所有敌人。

  “啪嗒”

  满面惊恐的福斯被丢在地上,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口中不断的大喊,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放过.....我们可是同学,求求你放过我....”

  秦林不言,械刃轻划向前冲去,在他的身后,福斯的头颅抛飞起来,双眸中尽是悔恨。

  “噗”

  银白的械刃,在烈阳下闪着耀眼的光芒,令人晕眩,随着秦林的动作斩在了一名壮汉的身上。

  那壮汉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虽被砍中,但眼前少年的力量,不足以一刀重伤自己,腹部传来的疼痛告诉他,自己的伤势并无大碍,然而下一秒,这股不屑的神情便凝固在了脸上。

  “噗、噗、噗、噗”

  秦林手起刀落,眨眼间便在那壮汉受创的位置上又补四刀,二人交错擦肩而过,壮汉无力的跌倒在地上,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喃喃道,

  “好....快..”

  以往秦林专攻敌人的弱点,实属无奈,当时的骨骼硬度,让他不敢浪费半份气力,此刻已然不同,超过50的骨骼硬度让他的体力再也不会随着时间流逝,只要不遭受挫伤,便会永远保持在同一水准。

  不再大费周折的追求一击必杀,秦林攻势迅猛,械刃在空气中留下残影,收割着一条条的生命。

  转眼之间,十几名壮汉便已折损小半,剩下的人虽然悍不畏死,但进攻渐渐转变成了抵抗。

  秦林犹如一柄利刃,在人群中穿插,刚刚还凶神恶煞的壮汉们,此刻如同一群待宰的羔羊,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福发状若癫狂,唯一的血脉在自己眼前消逝,白发送黑发的痛楚,让他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杀死秦林,

  “你特么的快去啊!围住他!杀了他!”

  福发对着面前的林目咆哮道,口水溅了林目一脸。

  “是。”

  林目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转过头去擦了擦面庞,此刻的他心里清楚,若是秦林不死,那么他的下场将会和福斯一样。

  场中大部分的学员,此时已经胆怯,渐渐的朝场外退去,但看到林目的动作时,还是有不少人,鼓起勇气,加入了战团。

  秦林身上的皮甲,已被敌人的血液浸染成褐色,鲜红的液体在他的面庞缓缓滑落,看着朝自己冲过来的学员们,龇牙一笑,之前那般束手无策,无非是因为力量薄弱,造成不了实质的伤害,可现在,已然不可同日而语。

  众人跟随着林目围拢过来,意欲故技重施,当靠近满地的尸体时,不少人咽了咽口水,心生悔意。

  一名壮汉,捂着胸口,痛苦的跪倒在地,随着他的倒下,这群壮汉宣布全军覆没,反观秦林,面色无常,并没有因为这场战斗表现出丝毫疲倦。

  见众人没有急于向自己进攻,秦林好整以暇的擦了擦械刃上的血液,缓缓开口道,

  “从开始到现在,我从来都没有主动向任何人挑衅过,我杀的人,都是因为他们要杀我,不会滥杀无辜,你们当中,不少人对我拳脚相向,但罪不至死,只要你们跟我道歉,再让我如数奉还,我就放过你们。”

  说完,抹了抹脸上的血汁,露出嘴中洁白的牙齿。

  听闻此言,不少人有些意动,朝周围的同伴看了看,见他们动摇,林目心中大急,疾喝道,

  “莫听他胡言乱语,此人眦睚必报,不会轻易放过我们,只要困住,他必死!“

  话毕,便一马当先,袭向秦林,众人来不及思考,见他这番动作,只得硬着头皮,紧随其后。

  林目手中华光一闪,出现一把械刃,夹杂着风雷之声朝秦林的头上重重劈下。

  秦林自是不会硬接,身形旋转,避开这一刀,手中的械刃迅速朝他的颈脖斩去。

  林目一见,顿时亡魂皆冒,刀势急转,挡开秦林的攻势,

  “铿”

  两刃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林目心中一松,却看见秦林脸上得逞的笑意。

  两刃相撞之时,秦林便已松开手中的械刃,欺身贴近他的身边,双拳紧握,速度极致朝腹部打去,

  “砰、砰、砰...”

  “叮当”

  当械刃掉落在地的时候,林目已中数十拳,剧烈的疼痛令他意识不清,整个人跪倒在地,扶着地面口吐混杂着苦水的血液。

  这一切发生在火石电光之间,其余众人堪堪到达,便见秦林高高跃起,一脚重重踏在林目的头部,然后又是几脚,将他的头颅踩进了地里。

  “嘶”

  人群响起一片吸气声,堂堂二阶强击者的天才,转瞬便被打成一条死狗,让众人胆怯更甚,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然而秦林却没有丝毫迟疑,朝最前一人扑去。

  那人见秦林朝自己袭来,吓的汗毛直立,惊叫一声,就欲转身逃跑,可头还没转过去,便被一拳打中眼眶,整个人仰躺在地,没来得及反抗,头部又挨了一脚,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沾了一身泥草,晕了过去。

  “砰、砰、砰“

  眨眼之间又有几人被打倒在地,秦林的拳脚不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如同狂风暴雨打在他们的身上,有个别伤势并不严重,但看见秦林宛如混世魔王的模样,哀嚎几声,双眼一闭,假装晕了过去。

  秦林顺势捡起地上的械刃,恶狠狠的盯向其他人。

  其余人早已被吓傻,见他拿刀,顿时一阵恐慌,一个个惊嚎着跑的老远,按理说经过昨夜血月的洗礼,本不该如此懦弱,实在是实力差距悬殊,让他们心感绝望。

  秦林环视一周,发现周围五十米内除了自己,没有其他站立的人,拖着械刃,走到林目跟前,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背上。

  以林目的骨骼,在经历了短暂的昏厥过后已经醒了过来,但他仍是一动不动,继续装昏,仍由秦林坐在自己的身上,这一刻他真的怕了,害怕起来又挨一顿毒打,无论是强烈的羞耻感还是疼痛,他都没有勇气再接受一次。

  秦林从地上拔了跟草,叼在嘴中,遥遥的看着美年等人,嗤笑道,

  “赶快把我朋友他们送过来,不然杀你们全家。”

  “废物!废物!废物!”

  福发面色通红,此刻已被气的七窍冒烟,杀子仇人在面前如此嚣张,令他抓狂。

  美年漠然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因为秦林的逆转有任何变色,嘴唇轻起,

  “暴元。”

  话毕,一名瘦小的中年从他身后走出,恭敬道,

  “老爷。”

  ”杀了他。“

  “噗”

  “美年你!”

  福发呆滞的看着自己胸前的匕首,万万没想到美年竟敢再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动手。

  “我说的是场中的那个小子!”

  美年也被吓了一跳,脸上头一次出现惊慌,他身后的众人霎时退出老远,被一层层护卫保护起来,难以相信的看着他。

  “抱歉老爷。”

  瘦小中年面部依旧刻板,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歉意,缓缓转过身,看向秦林。

  秦林也被这一幕弄的目瞪口呆,当廋小中年看向自己的时候,顿时警惕起来,此人身上犷悍的气息非常人可比拟,当他穿上机甲的那一刻更是心惊,

  “2100!”

  “三阶强击者!”

  不仅仅是他,美年身后的众人亦是惊骇,发出惊呼,三阶强击者的重量非同一般,纵观整个联邦也是凤毛麟角,当一个偏远区长都是绰绰有余,居然会给一个下区的市领当下属,一时间,所有人都开始看着美年的背影,暗暗思忖起来,这个人,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不是以多欺少,就是以大欺小,有意思吗。”

  一道轻佻的话语突然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见文仁带着春桃和冬梅,一脸揶揄的走了过来。

  美年眉头微皱的打量着面前这个俊俏的年轻人,不知为何,此人让他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你是什么人?”

  文仁没有理会他的话语,拿折扇指了指瘦小中年,对身旁的二人道,

  “你们看着他,他要是敢走一步,就把他腿敲断。”

  说完,便轻笑着朝场中的秦林走去。

  美年并没有因为文仁的轻浮而变得恼怒,反而更加慎重,能说出如此话语,不是傻子,就是有恃无恐,两者相较而言,他更倾向于后者。

  “兄弟,不想死,就在这好好呆着。”

  春桃和冬梅二人,唤出机甲走到廋小中年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嬉笑道。

  廋小中年嗜血的看了看二人,却没有做出任何行动。

  当看到春桃和冬梅二人战力的时候,身后的众人心中再次掀起惊涛骇浪,往日以高位者自居的他们,此刻却觉得自己十分渺小,生命受到威胁,仅这三人,没有高阶机甲的存在,怕是已经能够屠灭整个营地,那个轻狂的少年,看起来更加的高深莫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