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顶级基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兽夜将袭 (两章合一)

顶级基因 脱笼之鹤 3654 2019.07.23 23:01

  ------------

  聚集地越来越近,秦林看见那边不时的有人朝这边张望,为了避免误会,主动退去了机甲。

  不知这些人是何时到达的,此刻已经搭建了一个巨大的营地,绿色的营帐聚拢在一起,仿佛一个巨大的山包,在营地的外围,围拢着一圈木质的栅栏。

  “你们是哪个市的。”

  秦林二人刚到营口,便被两名中年人拦住。

  “我们是德华市的,我是德华市交易所的主管。”

  未等秦林开口,索日便先出声道,面容带着急切,朝营地中巡视。

  “你们等等。”

  听到索日的答复,一名中年人回应道,说完便朝营地中走去,不一会,重新返回,身边还跟着一名肥胖的中年人。

  “老索,你总算来了,大伙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还未走近,那中年人就热情的高喊道。

  “福市长。“

  索日向前走了几步,满脸堆笑道。

  “哎,都这个时候了,还叫什么市长,这位,似乎并不是你儿子吧?”

  福发亲切的握住了索日的手,朝他身后看去,一眼瞧见了秦林。

  ”不是,这位小兄弟,是我在来的路上认识的,也是咱们德华市人。“

  索日对于福发的关切似乎很不适应,面色尴尬的回答道。

  “哦,那就好,你们随我一起来吧。”

  福发并未追问,带着秦林二人朝营地走去。

  营地此时非常嘈杂,人来人往,各种喝声充斥于耳,不时有人升起篝火,似在煮食,更多的人扒在围栏上,眺望远方,眼含着期盼。

  三人一路弯弯绕绕,终于来到东边一座较为宽大的帐篷前,两名身穿机甲的青年正目不斜视的守在门口,见到秦林三人到来,连忙行了一个联邦仪礼。

  福发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便带着秦林二人进入了帐篷。

  帐篷内此时已经聚满了人,秦林粗扫一眼,发现这里大多人的面孔,都在信视上见到过。

  看见福发进来,大部份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点头示意。

  “索日,你先自己找个座位坐下。”

  福发嘱咐道,言毕便朝着主座走去。

  索日环视一周,最终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秦林很自然的站在了他的身后。

  主坐席上已经坐满了三人,随着福发的落定,一名,竖着背头的中年人,缓缓站起身子,郎声道:

  “大家静一静听我说。”

  随着他的话语,帐篷内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他。

  “在座的各位,都是我德华市的骨干,也是目前赛场上,各位参赛者的家长,此时大家聚在一起,都是同一个目的,那就是解救我们的子女。”

  说到这,中年人突然缓了一缓,面色变得肃然,继续道:

  “万恶的盟会将我们送到这里,绝不是好心的让我们团聚,否则,他们为什么要摧毁我们的家园!”

  此话一出,在场的不少人回忆起那天的惨烈,情绪变得激动,面露愤恨。

  “就在刚刚,盟会的信使到达了这里,给我们传达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是打算对我们下手了吗?!”

  话未说完,一些人按捺不住,发出了疑问。

  这个情景,让背头中年的面色浮现出不满,旁边的福发注意到了他的表情,

  “咳,咳,大家安静,让美市长说完。”

  他的话,很是管用,场中瞬间安静了下来。

  见不再有人出声,背头中年才再次开口:

  “盟会的信使说,就在今晚,将有接近一千头异兽,来袭击我们的营地。“

  话音刚落,众人哗然,连福发的话不再起作用,

  “一千头异兽?那不是摆明着让我们死吗!”

  “是啊!就知道这盟会没安好心,但没想到如此凶残!”

  “若真有那么多,大家都会尸骨无存!”

  “砰!砰!砰!”

  见他们这幅模样,福发愤怒的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咆哮道

  “不过是一千头异兽!至于让你们慌成这样吗!大家不要忘了!赛场上不止我们,还有五市机甲学院的几千名学员!他们是我们十四区的精英!有他们在!凭这些异兽根本奈何不了我们!”

  这番话,顿时将帐篷中的暴动压了下来,议论声渐渐变小,但仍有人发出疑问,

  “可是目前他们都还分散在各个地方,营地中并没有多少学员在,凭他们,怕是支撑不住。“

  福发寻着声音找到了那人,狠狠的盯了他一眼,

  “现在不过午时,距离夜晚还早,越来越多的学员正在赶往这里,当下大家应该同仇敌忾,请你不要再散播这种慌乱人心的言论!”

  见他态度有些过激,背头中年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

  “大家放心,在夜晚降临之前,营地中绝对会有足够的学员来应对此次兽潮(如果这章被屏蔽,肯定就是因为这个词)

  ,大家..........”

  正在这时,从帐外走进一人,打断了他的话语,高声郎道,

  “请德华市的几位市领,前往议厅开会。”

  -----------

  秦林孤零零的出了帐篷,索日被福发叫去一同开会,临走前嘱咐自己不要乱跑,找个地方等他回来。

  营地的占地面积并不大,帐篷一个接一个的紧挨着,十分拥挤,秦林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可以停歇的空处,转身打算继续呆在大帐篷内。

  “老大!”

  身后传来一声惊呼,让他急忙回过头去,张弛正站在拥堵人群中举着手,一脸兴奋的看着他。

  “我正愁着去哪找你们呢。”

  秦林情绪激动的走到张弛身边。

  “我就知道老大你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

  张弛给他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秦林往他的两旁一瞅,眉头微皱,

  “李青呢?”

  “李青他........”

  听到他的疑惑,张弛那激悦的表情,顷刻间垮了下来。

  -------------

  简陋的帐篷内,有些阴潮,没有任何多余的物件,光秃秃的,门帘忽然被掀起,让一丝阳光,照了进来。

  看见门口来人,一对中年夫妻饱经沧桑的面容上浮现出温和的笑容:

  “你就是秦林吧。”

  “叔叔,阿姨好。”

  秦林同样面带笑容,礼貌的回答道。

  “快坐,快坐。”

  妇女热情的招呼着秦林,拿外套在地上扫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刚要继续说话,便被她身后的张弛拽了拽衣袖。

  “老大,我带我爸妈先去弄点吃的。”

  张弛启齿道,领着中年夫妻从帐篷中走了出去。

  门帘被重新放了下来,帐篷内又恢复了阴暗,秦林环视一周,在角落内,发现了把头埋在膝盖中的李青。

  “怎么了?”

  秦林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大。”

  听到秦林的呼唤,李青深埋的头颅抬了起来,声音嘶哑:

  “我爸妈没了。”

  听到这个消息,秦林心中一沉,蹲在了他的身边,

  “怎么回事?”

  李青的双目通红,面色哀凄,颤抖着身躯像个无助的孩子,

  “他们没能挺到这里。“

  “在德华市遭受袭击的时候?”

  李青没有说话,滚烫的泪水顺着眼眶流出,点了点头。

  “呼”

  秦林深深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李青也未在言语,无声的抽泣着,气氛一时间沉寂了下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不知过去多久,帐篷的门帘再次被掀开,张弛的头从外面探了进来,

  “老大,市长让所有拥有机甲的学员,去大帐篷集合。”

  秦林站了起来,看着声旁的李青问道:

  “要一起去吗?”

  李青摇了摇头,摸了把眼泪,

  “老大,你去吧,我还没有机甲。”

  得到他的回答,秦林又叹了口气,临走之前,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此时的营地,变得越发拥挤,出现了许多年轻的面孔。

  张弛站在秦林的身边,朝四周看了一眼,有些担忧的低声说道:

  “老大,福斯回来了。”

  “你害怕?”

  见他这幅姿态,秦林打趣的问道。

  听到这句话,张弛一下子挺直了腰杆,硬气道:

  “我怕他搞毛!”

  第二次来这里,秦林已经轻车熟路,不用张弛指引,径直走进了大帐篷内。

  此时大帐内,热闹非凡,百平方米的空间站满了人,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正在热血高昂的讨论着,

  “老子在来的路上,干掉了一只F级异兽,那凶神恶煞的样子,你小子见了怕是要尿裤子。”

  “你可拉倒吧,才一只,我们小队可是整整击杀了三只,就连异兽的肉,都被我们烤了吃。”

  “你可真会吹,怎么不说干掉一窝!”

  “.........”

  秦林领着张弛站在了大帐的边缘,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些青年。

  “呦,躲在这里,是怕被我发现?”

  一道讽刺声响起,让秦林的身边静寂了下来,只见福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林目站在他的身边,一脸冷笑。

  “皮痒了,又来找打?”

  秦林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回讽道。

  “找打?上次是谁像死狗一样,落荒而逃?”

  福斯摸了摸下巴莫须有的胡须,得意洋洋。

  “逃?啧啧,下一次你要不要趁我睡着的时候来挑战我?”

  “哦?你的意思是,上次是因为你状态不佳,才会逃走?”

  林目终于开口,不屑的看着秦林。

  “不是不佳,而是根本没状态。”

  秦林说着,往前走了两步,迎上林目的目光,毫不相让。

  “我艹!,这兄弟是哪个学院的,敢跟林目叫板?”

  ”他是脑子有泡,还是没脑子,林目都敢惹!“

  “这货死定了!”

  见秦林与林目针锋相对,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林目是他们仰望的存在,敢和他不对付,无异于自寻死路。

  “福斯,你在干什么!”

  福发的呼喝声忽然响起,制止了这场纷争。

  听到自己老爹的呼喊,福斯悻悻的转过身去,

  “你等着。”

  对于他这句话,秦林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站在福发面前,福斯的面容变得乖巧,轻轻的叫了声

  “爸。”

  “和你说了多少遍,不要和下层人打交道,那样只会拉低你自己的水平。”

  福发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责怪道。

  “知道了,爸。”

  福斯诚恳的点了点头。

  “福发,你儿子到底为什么和那小子不对付?”

  福发身侧,背头中年转过头来。

  听见他的话,福发脸上堆满笑容,解释道:

  “嘿,还不是你那闺女闹的,你不知道,那小子一直对你闺女有非分之想,所以我儿子才三番两次的找他谈话,想要劝解他。”

  “哦,原来是他。”

  背头中年的脸上闪过一丝了然,

  “那就麻烦你儿子,多废点心思了。”

  “应该,应该。”

  随着他们几人的到来,大帐内肃静了下来,所有人眼光灼灼的盯着背头中年。

  感受到这些目光,背头中年满意的笑了笑,

  “非常荣幸,能够和各位青年才俊在这里相聚,要不是当前情况特殊,定要对大家嘉奖一番,因为你们,德华市才能大放光采。”

  一席话,让在场的很多学员情绪亢奋了起来,齐声郎道:

  “为了联邦!为了德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