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顶级基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危

顶级基因 脱笼之鹤 2877 2019.08.05 22:20

  “废物东西!”

  一名青年,挥舞着手中的皮鞭,抽打着身前被捆绑在木桩上的少年,每一下都会伴随着少年的惨叫发出清脆的声响,从营地的中央传播开来。

  在他们的周围,围拢着近千人,都是德华市营地目前的居民,面容或是惋惜,或是同情,但大部分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灾乐祸与嘲笑。

  “这是谁啊,要这么对他?”

  “是咱们市以前交易所主任的儿子。”

  “胆小鬼一个,昨夜大家都在血战,就他躲在帐篷内瑟瑟发抖。”

  秦林和索日的身形终于出现在人群中,看见中央被绑在木桩上血淋淋的儿子,索日不禁老泪纵横,

  “秦林,拜托你了,一定要救救我儿子!”

  秦林点了点头,

  “索叔,你先待在这里,待会万一出事,你就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一定会把你儿子救出来。”

  说罢,便挤身向前。

  在持鞭少年的周围,站着几名身穿机甲的壮汉,他们扫视着人群,眼底带着警惕。

  看见这一幕,秦林心中了然,这件事,八成是针对自己,引自己出来。

  当即不再犹豫,脚步轻踏,从人群中跃出,墨黑色的皮甲在半空中将他的全身覆盖,

  ‘1670’

  ‘1710’

  ‘1547’

  ......

  一瞬之间,所有壮汉的战力全部显示在他的镜片上,看见这些数据,秦林心中一松,看来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棘手。

  出乎他的意料,这些壮汉见他冲来,并没有阻止,而是一个个身形爆退,混入人群之中。

  来不及多想,秦林快步向前,将少年从木桩上放了下来,此刻的他已经奄奄一息,双目失去光彩。

  将他背在身上,秦林转头便欲离去,然而眼前的一幕,让他不得不将少年再次放了下来。

  原本近千人的围观群众,几乎全部退去,一个个躲藏进附近的营帐中,除此之外,场地还剩下一百余人,他们一个个身着机甲,面色不善的盯着自己。

  这些人所汇集的气势,向秦林压来,让他感觉有些呼吸不畅,

  “还真是大场面。”

  心中暗道,秦林很光棍的拍了拍手,

  “误会,误会,我认错人了。”

  “可我们没有认错人。”

  福斯带着林目,从人群中走出,一脸惬意的看着他,朗声道,

  “各位德华市的同胞,大家出来吧,眼前的这位,便是我和你们所说的屠夫,就是他,无情的杀害了我们德华市的多名学员。”

  随着他的话,躲藏在帐篷内的人们渐渐走了出来,神情或是畏惧,或是愤恨,死死的盯着秦林。

  ‘咚、咚、咚’

  大地突然震颤了起来,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向后看去。

  只见几百名身穿机甲的少年,犹如一道黑色汪洋,朝这边汇聚而来。

  “有必要弄这么大的阵仗吗。”

  看见这一幕,林目不动声色的朝身边地福斯低语道。

  福斯阴恻恻的冷笑,不以为然,

  “这小子搭上了身份不一般的人,不这样弄,后面不好处理,况且,他的身份有点特殊。”

  人群被拨开,十几名中年人顺着通道,走到了前沿,他们是聚集地的掌权者,也是五市的最高层。

  ”老福,你是觉得我们闲得慌吗,屁大点事也要喊我们?“

  站定之后,一名疤面中年有些不满,在他的身边,福发正一脸赔笑,

  “吴市长,你有所不知,此事可不小,所以喊大家一起过来做个见证。”

  “不过惩治一个害群之马,有何大事。”

  “秦明!我想在座的各位都不陌生,他是我们十四区的荣耀,近百年来唯一一位考上联邦首院的学员,此人,正是他的哥哥。”

  福发的话,让疤面中年一怔,旋即像是想到了什么,疑惑道,

  ”断绝关系的那个?“

  ”是的,此子性格顽劣,便是亲生弟弟,也对其感到失望,大家还记不记得几年前,亲临十四区的那位大人?“

  ”你是说,当年事情的主角,就是此子?“

  一名白发老丈,睁开了浑浊的双眸,满面惊咦。

  “不错。”

  一直沉默不言的美年,此时终于开口,

  “此子的各项数值,在整个联邦,也为翘楚,只是骨骼硬度却是平常,当年进化院的副院大人,便因此子而来,可哪知在花费巨大的财力和人力之后,此子还是毫无变化,导致副院大人失望而归。“

  “也让我十四区从此一蹶不振。”

  “这笔账最终还是算在了我们十四区的头上,想想从那之后的邦补,唉!“

  他的话,引来其他人的感慨,不少人看向秦林的眼神变得痛恨,厌恶。

  这一切,福发看在眼中,心里升起一抹得意,扫视一周,走到一名粗犷中年的身边,掐媚道,

  “莫市长,听说此子与你相视?”

  此人正是之前秦林与文仁等人,在大帐内见到的那名中年,仅见他面无表情,缓缓的蹦出两个字,

  “不熟。”

  这一切,场中的秦林并不知晓,只是心中觉得愈发不妙,昨夜的重伤还未痊愈,对方人多势众,恐难以招架。

  福斯得到父亲眼神的暗示,摆了摆手,所有人瞬间动了起来。

  近百名机甲战士,铺天盖地的向秦林袭去,瞬间封锁住了他的所有退路。

  秦林自是不会坐以待毙,身形暴动,朝一个方向猛的冲去,凶悍的气息自他身上爆发开来,如同一只猛虎,想要脱笼。

  见他冲来,八名少年并排站立,以体筑墙,死死挡住去路,头顶上不断有人影掠过,扑向秦林。

  手中华光一闪,秦林唤出了仓戒中的械刃,向前横切,逼开面前的众人,同时身子猛伏,躲闪身后传来的拳脚。

  范围顷刻缩小,让他的敏捷再无用武之地,不过几息,身上已受五、六拳脚。

  鲜血顺着嘴角不可抑制的流出,秦林双眸通红,巨大的无力感从他心底生出,面对如此多的敌人,无法专注朝别人的弱点攻击,杀伤力等同于零。

  一拳又一拳,如同暴风骤雨般打在他的身上,羸弱的身体,在这般猛攻下,处于破碎的边缘。

  “骨骼!骨骼!骨骼!!”

  这一刻,他对骨骼的渴望,达至顶点,若是有过百的数值,何至如此狼狈。

  骤然来临的巨大危机感,冲刷了他心中的渴望,一记比其他迅猛太多的铁拳,直奔太阳穴而来,人群的围堵,令他避无可避,被重重打中。

  眼前一黑,秦林的身子被打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跌落在地之后无力的翻滚着。

  “老大!!“

  不知何时到达的李青,在人群中发出一道怒吼冲了出来,却被福发等人身后的战士,一脚踢了回去,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嘴中喷出,但他还是单臂扒着地面,固执的向前爬去。

  “抓住他。”

  福发一脸嫌弃的吩咐道,李青的模样,令他恶心。

  秦林躺在地上,意识如同狂风中的烛火,随时都可能熄灭,想要吸气,却被喉咙的血块呛住,不禁疯狂的咳嗽,血液从口中和鼻腔流出,模糊了他的面庞。

  ‘踏、踏’

  脚步声在耳边响起,似真似幻,双眼睁开,眼前的一切都是血红,福斯停在了他的身前,低头俯视,

  “绝望吗?”

  说完,一脚重重踢在秦林的肚子上,整个人横飞出去,撞在之前捆绑少年的木桩上。

  这一次,秦林像是恢复了少许的气力,支起身子靠在木桩上,还没来得及喘息,清脆的巴掌,便甩在了他的脸上。

  “啪”

  这一巴掌并没有太多的力量,只是单纯的羞辱。

  此刻的福斯,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让他一直遭受耻辱的秦林,终于像一只死狗,倒在了他的面前。

  “你这儿子,似乎有些过了吧。”

  疤面中年眉头微皱,福斯的行为令他有些不喜。

  “他们之间有些过节,发泄一下怨气而已。”

  福发讪笑着解释道,看向场中,缓慢的开口,打算喝止。

  “文兄,这秦林怕是栽了。”

  人群的一侧,春桃盯着场中,秦林的惨状让他有些不忍。

  “就这点能耐,死了也就死了。”

  与之相反,冬梅倒是有些不以为然,二人中间的文仁,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啪、啪、啪”

  福斯一下又一下抽打着秦林的面庞,秦林的模样愈发凄惨,他脸上的笑容愈发狰狞。

  天地似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整个营地只剩下抽打声,所有人默默的看着场中挨打的少年,李青的泪水从眼眶中疯狂流出,浸湿了捂住自己嘴巴的手掌,他无法置信,自己崇拜犹如神明的老大,会变得这般狼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