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顶级基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九章 天才当绝顶

顶级基因 脱笼之鹤 2330 2019.07.31 22:01

  “废话少说,今日,你们都得死。”

  福斯从林目的身后站了出来,并不想多说,朝周围的人使了个眼色。

  秦林扫视了一周,心中猛的一沉,对面足足有三四十人,随着福斯的眼神,开始一步一步缓慢的逼近,好在除了福斯和林目手上,其余人并没有械刃。

  刀刃斜贴着地面,跟着秦林的脚步绽放出一道火花,事到如今,多言已是无用,唯有死战。

  看到他的动作,所有人开始活络了起来,将秦林围拢,如同一群饿狼,想要将其撕碎。

  刺眼的寒光在刀尖上舞动,随着秦林的动作,划出一道月牙,毫无花哨地斩向最前沿的一人。

  那人距离尚远,见刀刃直指自己,急忙后退,在他身边的二人,却在此刻同时暴起,一左一右向秦林围攻而去。

  原本平斩的械刃猛然急停收回,秦林脚下轻踏跃至半空,从二人的头顶飘过,落至那人跟前,手上亦不停歇,刀尖如同极光,刺向他的咽喉。

  那人后退之后,自以为安全的松懈下来,哪知秦林穷追不舍,当寒芒贴近颈脖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只可惜为时已晚,下一秒,锋利的械刃便将他刺穿。

  他捂着冒血的咽喉,无力的跪倒在地,双眼中尽是茫然,仿佛在质问秦林为何如此针对他。

  皎洁的月光投射到秦林的身上,将他的背影拉的老长,宛若死神的阴影,鲜血顺着刃锋无声地滴落在地面上,

  “我想杀谁,谁也阻止不了。”

  缓缓开口,手中械刃调转,指向身后二人,

  “下一个,轮到你们。”

  被械刃所指的二人,闻言略微惊慌,不知所措的往后退了一步,秦林身上的气势,令他们感到忌惮,不止是他们,

  正在逐渐靠近的众人,也被震慑到,停住了脚步,大家都是从学院出来的学生,这般的果断杀伐,何曾见过。

  “不要被他唬住!困住他!”

  场外的林目急声大喝,眼前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利。

  在他开口的瞬间,秦林的身子再次动了起来,械刃反提,正面冲向二人。

  二人本就有些畏惧,更何况手上没有兵器,只能下意识的伸手格挡,

  “叮”

  械刃撞击在其中一人的护腕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肘部传来薄弱的冲击让他心中一轻,似乎并不那么难对付,可是这个念头,很快便被后劲的刺痛所覆盖,

  他呆呆的低头看下,一小截刃身透过后劲穿至喉前,上面倒映着自己苍白惊恐的面庞。

  “噗”

  秦林将械刃缓缓抽出,血液在地上画出一条红线,他不紧不慢的走到另一人跟前。

  那人早已被眼前所见,吓的瘫软在地,当秦林手中械刃指往他鼻尖的时候,他感觉周围所有的空气都被剥夺,窒息不已。

  “谁在上前,谁死。”

  秦林没有看他,而是盯着众人冷冷道。

  这一次,大部分人都开始往后退去,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秦林身上犹如实质的杀气,让严重缺乏实战经验的他们,感到胆寒。

  恐惧在福斯的眼中翻腾,秦林的凶狠超出了他的想象,头顶的冷汗顺着额头滴落眼帘,令他乍然清醒,想到后果,不由得疯狂大喊,

  “杀了他!你们给我杀了他!!!不然你们的父母,一个都活不了!“

  众人一窒,听到自己父母的安危,不少人重新鼓起勇气,试探着向前,可是当秦林眼神扫来的时候,这股勇气又顿时烟消云散,止步不前。

  “还真是一帮烂泥。”

  林目强忍着颈脖的凉意,走进场内,他知道自己再不有所动作,场面将很快失控。

  “我一直很好奇,我与你们似乎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一直要生死相逼。”

  秦林盯着林目,说出了心中已久的疑惑。

  ”不杀你,难道等你报复我们吗?“

  福斯冷笑着走到林目身边。

  “报复?在学校,为了救你们,我深陷重伤,你反而诬陷于我,我可深究?到了赛场上,我何曾主动挑衅?大家都是同一学院的学员,何必兵戎相向,喊打喊杀?“

  秦林面上的杀意散去,突然变得诚恳。

  “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闻此言,福斯微微一愣,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

  “只要你们此刻退去,返回营地,过往的种种,我不再追究。”

  “真的?”

  福斯不敢置信的神色更重,有些意动,秦林的手段,让他打心底感到畏惧。

  “呵呵,如果我猜的不错,此刻的你,已经到极限了吧。”

  与之相反,林目的脸上噙起了一抹快意,他瞥到秦林的手肘,微微颤抖。

  经他提醒,福斯也反应了过来,桀桀怪笑,

  “死到临头,还敢戏弄我。”

  一抹被识破的惊慌,毫不掩饰出现在秦林的脸上,他的脚步后撤,打算逃离。

  林目岂会让他如意,身形暴动,犹如展翅大鹏,压向秦林,一把械刃从正面飞来,让他的嘴角掀起一丝不屑,挥刀荡开身侧一旁,当真是慌不择路,竟将兵器都丢了。

  突然,一道阴影,从面前拂过,将他脸上的表情冻结。

  秦林从他身前侧过,几个腾跃,带着邪恶的笑容冲向福斯。

  福斯一见,亡魂皆冒,手中的械刃下意识朝前砍去。

  他的速度,对于秦林而言,实在是太慢了,身形一撇,便让械刃贴着自己的胸膛,砍了个空,右手并掌如刀,狠狠斩在其手肘上,手中的械刃无力的掉落。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秦林接住械刃,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寒锋刺痛着福斯的肌肤,让他不敢有丝毫的反抗行为。

  林目一见,当即折回想要救援,他的动作,让秦林手中的械刃划进了福斯脖颈的皮肤,一丝殷红的鲜血,沾染在刃身上。

  “艹你吗!不要过来!”

  福斯癫狂的怒吼,死亡的寒意,在这一刻覆盖住了他的全身。

  “你要是敢乱来,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都得死!“

  林目停住身形,威胁道。

  秦林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戏虐的盯着他,

  “听说你,好像是个绝顶天才?”

  “不!不!秦爷说笑了,这个废物和您比起来不值得一提,不值得一提。”

  身后的福斯万分掐媚,让他不满的回过头,

  “问你了吗?喊一万遍我是绝顶天才,喊一声拔一根头发。“

  “我是绝顶天才!嘶.....我是绝顶天才....嘶...”

  “我特么没让你喊!”

  秦林有些无语,转过头看着林目。

  对于他的话,林目面无表情,站在那里面一声不吭。

  “呦!还挺拽。”

  随着这句话,福斯肩膀上的械刃拍打起来,每一下都仿佛敲在心脏上,令他面如锡纸,处在发疯的边缘,

  “狗东西!你想害死老子吗!快点喊!不然你爸妈的狗命难保!‘

  这句话,戳到了林目的软肋,面色挣扎一番,最终屈辱的将手搭在头顶,开口道,

  “我是绝顶天才...我是绝顶天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