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闻道苍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闻道苍茫

木扬M

  • 玄幻

    类型
  • 2022.05.25上架
  • 11.27

    连载(字)

59位书友共同开启《闻道苍茫》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夜路

闻道苍茫 木扬M 3661 2022.05.25 19:36

  弦月,如同弯钩。

  落叶,像似利剑。

  两个招魂使在林间穿梭,一个一身黑,另一个一身白。头戴高帽,帽子上写着赤色大字——“庚”,身披长袍,胸口出也写有赤字——“亥”。

  手持节杖,节杖顶端挂着两个铃铛,中间布满饰符。

  微风袭来,凉飕飕的。

  白招魂使抖了抖身体。

  “冷?”

  黑招魂使瞪着眼睛。

  “形躯感受不到,我凭想象的。”

  白招魂使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情。

  “有鬼!”

  两个招魂使跳进林中,一个鬼刚往坟墓中跳去。两个招魂使急忙摇动手中的节杖,节杖上的铃铛发出嗡嗡刺耳的响声,鬼魂昏昏欲睡,很快变得痴痴呆呆,踉踉跄跄朝节杖走来。

  嗖的一声。

  两招魂使一惊。

  “有怨鬼?”

  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树梢,露出得意的微笑。

  两个招魂使面面相觑。

  “试试?”黑招魂使小声道。

  “你去!”白招魂使低着头嘀咕道。

  “胆小鬼!”

  说罢,黑招魂使纵身一跃,往树梢跃去,跃到半空,手中节杖刺出。

  刺耳的铃声随之响起,但对怨鬼似乎没什么作用,眼看节杖即将刺到怨鬼,怨鬼身形一晃,避开了去,黑招魂使接着转身斜劈,怨鬼勿地一闪,又避了开去,节杖打在树梢,树叶被震得四处飘落,黑招魂使正打算再攻,只见怨鬼长袖一挥,一股劲风袭来,黑招魂使被卷落在地。

  “走!”

  两个招魂使摇着手上的节杖飞奔出去,地上那只昏昏沉沉的小鬼依旧踉踉跄跄朝着两个招魂使逃跑的方向走去。

  两招魂使走到林中一条马路上,停了下来,伸出头探望者林中,手中的节杖依旧不停的摇晃着。

  到手的鸭子,总不能让它飞了,至于那只会啄人的鹅,只能回去让掌使来收。

  等了好一会,鬼魂才晃晃悠悠走了出来。

  两招魂使互相看了一眼,略显尴尬,正打算带着小鬼回地府。

  马蹄声渐进,两匹马朝两招魂使奔驰而来。

  前首的马背上,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精致的脸庞,柳眉杏眼,挺鼻薄唇,瓜脸锐颔,清澈的月光下,女子脸上的肌肤显得如玉般晶莹。

  后首的马背上,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子,大眼润脸,皮肤粉嫩白皙,生的异常可爱。

  “燕师姐,咱们这么跑了,何师兄会不会责怪我们?”

  后首的女子喊道。

  “游历嘛,跟着何师兄他们叫什么游历?”

  前首的女子头也不回,依旧疾驰。

  “可是现在才五更天,我怕!”

  后首女子紧追。

  两匹马从两招魂使身上穿过。

  黑招魂使刚才被怨鬼欺负,没处撒气,手中节杖抛出,扔向前首的女子。

  “怕什么?你可是伏魔道耶!”

  前首的女子感觉什么东西穿过自己的身体,回头一看,却又不见有东西,急忙勒住马。

  后首的女子也急忙勒马停下。

  “怎么了燕师姐?”

  燕幽沁环顾四周,不见异物,心中不免有些发毛。

  “燕师姐,你别吓我?”

  燕幽沁提了提胆,大声道:“殷师妹,你一个伏魔道,魔都不怕,还怕鬼不成?”

  但眼睛仍不停扫视着周围,手紧紧握了握手中的缰绳。

  两个招魂使听闻,脸色一变。

  “伏魔道?赶紧走!”白招魂使胆怯道。

  黑招魂使手一挥,落在远处的节杖回到手中,却没敢再让节杖穿过女子身体。

  “他们看不见我们,不用怕!”

  黑招魂使咽了咽口水,却目不转睛盯着两个女子,然后小心翼翼动了动身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走为上策!”

  白招魂使轻轻摇着手中的节杖,弓着身子穿过马路,往林中进去。

  黑招魂使也跟了上去。

  半响不见任何动静,燕幽沁才道:“走!”

  殷羽转了转眼珠,瞥了一眼周围,跟了上去。

  二人继续驰马前行,月光渐渐暗淡下来,突然见马路上有火光,二人当即谨慎起来,放缓了速度,慢慢前行。

  朝着路边的火光走去,见路上三根火把散落在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二十余具尸体。

  二人正打算绕过去,突然地上一具尸体动了一下,燕幽沁急忙下马,殷羽也跟着下了马。

  燕幽沁从马鞍上取下挂着的佩剑,缓缓走向刚才动了一下的尸体,殷羽站在马旁,伸长脖子张望着。

  那尸体微微翻了个身,脸上被血涂抹得红了一片,已看不清具体长相。

  “帮我……帮我给气盾门掌门报个信……”

  地上的人气若悬丝,吃力说着每一个字。

  “燕师姐,要不,咱们还是别管的好,我师父下山时一再强调,不能管人间恩怨。”殷羽弱弱道。

  燕幽沁看了看地上的二十余具尸体,转身看了看殷羽,道:“报个信而已,就当常人帮个忙,应当不碍事的。”转向地上快要死的人问道:“报什么信?”

  “是……是星月门干的……星月门,杀了我气盾门,二十余人。”

  “这是为何?”

  燕幽沁问完,又觉得多此一问,反正自己也不会管。

  “要……要青云山……”

  一句话没说完,就已气绝。

  “青云山?那不是茅山道吗?”燕幽沁不解,按理说茅山道本该抓怨鬼捉邪妖,怎滴和江湖门派有恩怨了。

  “燕师姐,你真要去报信啊?”殷羽问。

  “先打听一下气盾门在哪里?如果是顺路,那送个信也没什么,要是不顺路……”

  燕幽沁忍不住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尸体,如果她们不从这里路过,那这人自然是送不出什么信息的,自己不帮这个忙,也不算误了别人事,只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又不兑现,显得自己不守承诺。

  “顺路?”

  殷羽打断了燕幽沁思绪。

  “可我们都还不知道要去哪里?你……你就是想着去找萧师兄。”殷羽接着道。

  燕幽沁站起身来。

  “胡说,我怎么知道师哥他们游历的路线?”

  燕幽沁矢口否认,脑子里顷刻间忘了要不要去送信的事,思索着师兄萧泽一行人可能的路线。

  “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殷羽瞪大眼睛好奇看着燕幽沁。

  燕幽沁皱了皱眉,飞速回想着下山时各分队的路线,萧泽四人是往北,而他们则往南,按十日估算,现在萧泽他们应该进入冀州一带了。

  “咱们先到豫州,再……再往冀州。”燕幽沁主意已定。

  殷羽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还说不是。”

  “怎么了?你不愿意?”

  “没…没有…”

  “不乐意你就只能一个女子跟着何师兄和黄师兄。”

  “算…算了…我还是跟着燕师姐吧,但…那我们还要不要去送信?”殷羽委屈道。

  她二人本是方灵山的伏魔道,通过了方灵两年一次的游历御试后,获得下山游历的名额,为避免游历弟子有个照应,掌门云清将他们四人一队分开,但燕幽沁的师父云翼却在分队的时候,有意将她和萧泽分开,燕幽沁被划分和掌门三个徒弟的一队,而萧泽被划分跟了云鹤三个徒弟一队。

  游历不到五天,已经是她和萧泽分开最长的一次,于是她趁夜逃跑,只为了去找萧泽。

  殷羽觉得燕幽沁走了自己一个女子和两个男师兄一队会多有不便,即使和其余两个师兄师出同堂,还是选择了跟着燕幽沁一起跑了。

  燕幽沁皱了皱眉,道:“上马,等天亮后到了镇上,先打听一下气盾门在哪里。”

  二人上马,借着银白的月光,顺着林中马路前行。

  赶了近半个时辰,行不到十里路,马有些疲倦了,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突然两匹马儿一惊,前蹄跃起,嘶吼了一声,然后转身便往回走。

  燕幽沁和殷羽也跟着一惊,勒住缰绳,顺着马路看了一眼,却不见有异常,未等回过神来,只见一个白影从林中穿出,朝二人袭来。

  燕幽沁和殷羽急忙俯身避开,白影从二人头顶掠过,穿到马路另一侧。

  “妖!”

  二人紧张起来,朝白影看去,只见一个身着长白裙的女子,长臂长腿,手上指甲跟常人手指差不多长,乌黑及腰的长发。

  女子一招偷袭不成功,面容凶狠起来,露出两颗獠牙。

  燕幽沁刚伸手去摸佩剑,只听一个声音大叫:“总算逮到你了。”

  接着一个灰色身影从一棵高大的树上窜下,手中持一柄剑,落地瞬间双脚点地,朝女妖扑去。

  燕幽沁一眼认出是个道士,便打算先观望一下。

  女妖有些吃惊,怒眉一蹙,带着锋利爪子的手臂挥向道士。

  道士见女妖挥向自己的手臂竟然有五尺长,挥剑便砍。女妖长臂避开,另一只手臂又朝道士抓来,道士只得翻身避让。

  道士落地后本想再次攻击,岂料女妖抢先一步,纵身跃下直扑道士,道士见状急忙应战。

  只见女妖手臂挥舞,锋利的指甲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爪影,在快速攻势下,道士只得防守,但几十个回合后,道士手中的剑被打落,女妖双臂伸出,将道士勒住按到在地。

  “还不……快跑!”

  道士被勒得脸上青筋暴起,龇牙咧嘴朝着燕幽沁和殷羽说道。

  女妖似乎才想起旁边还有他人,抬起头来看了燕幽沁和殷羽一眼,一只手臂松开道士,一道白色的长袖子直扑燕幽沁。

  “燕师姐!”殷羽有些惊慌喊道。

  却见燕幽沁手还没碰到马背上的佩剑,佩剑已出鞘,在空中翻转着砍向女妖伸过来的长臂。

  女妖一惊,急忙收回长臂。

  燕幽沁从马背上跃起,手一挥,飞出的佩剑从女妖身后刺去。

  女妖察觉到身后有剑刺来,急忙松开道士,一个翻身避开。

  燕幽沁不等佩剑回到手中,再次御剑攻向女妖。

  女妖见状长袖袭向燕幽沁,转身便打算往林中窜。

  燕幽沁双脚落地,借势朝女鬼逃窜方向飞去,佩剑在空中化作数柄小剑,封住女妖去路。

  女妖大惊之下准备往上突击,但哪里会比剑飞得快,连续被剑雨划过,坠落在地。

  “求……求仙姑饶命!”女妖匍匐着哀求道。

  道士捂着脖子深吸两口气,然后从身上取出一个袋子,往女妖身上一套,女妖便被收入袋中。

  “饶命?不把你卖个陈员外补身子就算不错了。”道士口中嘀咕道,收起袋子,转向燕幽沁和殷羽,嬉皮笑脸道:“你们两个是伏魔道啊?”

  燕幽沁看了看道士,见道士不过十七八岁,一张鹅蛋脸,弯弯的眉下一双圆圆的眼睛。

  “你是茅山的还是青云山的?”燕幽沁反问。

  “青云山的!你们……这么漂亮两个大姑娘怎么能深夜赶路呢?要是被……”

  “对了,你们是不是……”燕幽沁打断了道士,本想问为什么青云山会牵扯到了江湖门派的纷争中。

  “糟糕,我师父来了,告辞,千万别说我抓到妖,也别说是你们帮我抓到了妖,最好别说见过我。”道士还没说完,已窜入林中,消失在夜色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