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醉酒提剑再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沉尸灭迹

醉酒提剑再江湖 石桥阿难 2298 2020.05.24 00:13

  等到天亮,晨风拂面,风无道嘴里哼着歌谣,望着山头的那一抹初阳,眼神深邃。

  宇文庸迷迷糊糊才苏醒过来,他看了风无道:“现在什么时辰?”

  看着他如此迷糊,对昨夜之事一无所知,风无道摇着头,虽然宇文庸心胸狭窄,也无大才,可说到底算不得上是一个坏人,只不过是他野心太大,自己无德配之,也许这就是他的可笑之处。但天底下可悲之人不一定可笑,若是可笑之人必定可悲。

  “宇文公子当真是好福气,酒足饭饱,一场美梦。”风无道一声长叹。

  宇文庸听出风无道话语中的嘲讽意味,也不接话,当他一回头,却看到身边的三个尸首,登时心中一惊,急忙问风无道:“你又在杀人?”

  又?风无道心中感到好笑,如不是这三人对他们动了杀心,风无道才懒得跟这帮山林匪徒计较。

  “你说呢?”风无道嘴角一勾看向宇文庸。

  宇文庸面带怒容:“你我可是要为我父亲报仇,不是来陪你杀人玩,你这样肆意而为,途中说不得惹上什么麻烦!”

  “可不是我想惹麻烦,只不过是麻烦不找自来。我这人又不喜欢陪着一些宵小玩游戏,索性给他们一个痛快。”风无道云淡风轻,仿佛杀掉此三人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件小事。

  “游戏?怪不得江湖人称你风无道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真是死性难改。”宇文庸冷声说道。

  风无道看向宇文庸,虽然面带微笑,可眼神清冷,犹如这船下江水。

  宇文庸虽然心中畏惧,可是仍强撑着,看向风无道。

  风无道嗤笑一声,转头继续看着初阳:“江湖称我是杀人魔头又怎么样?凡在江湖,有几人不手中沾血?倒说的整个江湖之上,凡是人死必定是我杀之似得,岂不是五十步笑百步?他们不说,我想杀就杀,他们再说,我不想杀便不杀。一切皆随我的心意,又能奈我何?包括你宇文公子。”

  “哼!”宇文庸冷哼一声。

  “还是废话少说,现在您身旁可是有三个尸首,难道真的打算就这样靠岸?若是让码头之人看到,少不了得到衙门走一趟。宇文公子为父报仇心切,我想一定不愿看到这样,那还是先想想如何处置这三个尸首再说。”

  “你说的轻巧,咱们现在船上,你让我如何处置?”

  风无道指指江水:“诺,这不是有上好的抛尸之处?”

  “难不成你早就想好了?人是你杀的,你自己动手处理。”宇文庸可不愿为风无道卖这个苦力。

  风无道笑道:“人虽然是我杀的,可是宇文公子也脱不了干系,若是怕麻烦,不想动手也罢,咱们就这样靠岸。到时候我想走,恐怕没人拦得住,就是不知宇文公子该如何是好。”

  “你!”宇文庸知道风无道既然说得出口,就做的出来。他无可奈何,只能站起身,四下看了一眼:“难道直接抛入江中?”

  “放心,这是三人已经为自己相好后事,你去船篷之内,想必那里应该有你用的着的东西。”

  宇文庸不明白风无道为何会这样说,走进船篷之中,许久才出来,此时他的脸色变得难看。

  “这里为何会有麻袋麻绳?”

  看到后知后觉的宇文庸,风无道随口说道:“这原本是用来给你我做棺材用的,现在倒是便宜了他们三人。”

  “你的意思是,他们三人昨晚想要杀掉你我?”

  “宇文公子昨日可见到船上有三位船夫?就未曾想过那二人是从何而来?其他的我也不再多说,留着宇文公子自己去想吧。”

  宇文庸看向那三人的眼神突然变的怨毒起来,拿着麻绳就开始忙活。

  风无道见天空之中有一只鹰隼,他吹了一声口哨,鹰隼应声落在他的身边,风无道伸手摸了摸一叶青,然后取下它爪子上的密信,打开看了两眼,微微一笑:“有点意思,只是我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苟听风,居然会如此小心谨慎,看来他也有所长处,也对,否则怎么能骗得了那几人?就连宇文老狗都被他蒙在鼓里。”

  风无道又看了一眼密信,略一思量:“惊风一人,怕是会遇到什么麻烦,还是得派去一人才可。”

  “扑通”一声,宇文庸已将将一个尸首丢尽江水之中,他拍拍手,说道:“竟然想害我?幸好不是我来杀你们,不然定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风无道笑了一声,他倒是相信宇文庸当真做得出来,如此锱铢必较的性子像极了宇文老狗。

  “宇文老狗,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虽然在你把自己的性命看得比你这个儿子都重要,但是多少还是有点父子之情的吧,我这次准备找那苟听风就是想看看你这个老王八到底能忍到什么时候。”

  “宇文公子,可需要帮手?”

  宇文庸对风无道回道:“不用,我自己能来。”

  “不用那是最好。”风无道看着江水:“想必现在这江水中不少的冤魂应该能够安息了吧。”

  当宇文庸将三个尸首全都丢尽江水之中之后,客船不久便到了码头,风无道与宇文庸走上岸,看到有一位老人带着一个姑娘,老人愁容满面。

  风无道走向前,问道:“老丈,为何在此忧愁?”

  那老人看向风无道,随即说道:“这位年轻人,老叟带着闺女准备他处投奔亲戚,只是错过了时辰,现在没有了客船,老叟囊中羞涩,若是留在此地一日,也无盘缠住宿,所以发愁。”

  “老丈莫急,我送你一程可好?”风无道说道。

  老人一听,急忙谢过风无道:“公子如此大方,老叟多谢。”

  “不用谢。”他说着指向客船:“那有一船,正好我留着也无用,老丈尽管拿去,等到了亲戚那里,再变卖了换做银两,这岂不是一举两得,既不耽误老丈的行程,又有了盘缠。”

  “公子莫要说笑,这万万不可啊,若是公子不方便,老叟再想他法。”

  “哎,老丈,所谓物有所值,只要能帮的了老丈,这船啊也算有了价值。老丈莫要推辞。”

  老人一时犹豫不决,风无道则叫了一声宇文庸:“宇文公子,我们走吧,这船已经有主了。”

  “有主?”宇文庸心中疑惑,这船的船夫都被风无道给杀掉,哪里来的主人?

  “老丈,快上船吧。”

  “这……”老人还是有些顾虑。

  风无道微微一笑:“姑娘,快扶老人上船。”

  那姑娘对老人说道:“爷爷,咱们就听公子的吧。”

  “哎,好。”

  风无道看着这对爷孙:“看来这船当真有了用处,可不仅是给那些鼠辈用来做些腌臜事。”

  “你刚才说什么?”宇文庸走到风无道身边,问他。

  风无道哈哈大笑:“没什么,走着,喝酒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