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2章 湛氏心结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3673 2009.10.28 20:03

    一连数日,芷兰都兴致勃勃地跟着齐萱去清风书院念书,毫无一丝怨言。别说她的父母了,就连林家一同前来的下人们都大为吃惊。他们家小姐最讨厌给人家当学生了,这在林府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没想到来了杭州这么快就转性儿了,难道是这边先生的才学让小姐格外服气?众人如是猜测道。

  这日,芷兰和齐萱一如既往地早早到了书院。下了马车正欲往里进时,却听到后边一个娇嫩嫩的声音叫道:“等等我——”二人齐齐回头,见身后一辆马车的窗子里,探出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脑袋来,原来是湛青青。

  只见她扶着侍女跳下马车,招呼也不打一声便急急向芷兰和齐萱一路小跑过来。待她气喘吁吁跑到二人跟前站定了,齐萱便笑着说道:“湛青青,你好歹也是江南首富家的大小姐啊,也不注意一下形象,跑得这样急。”她的话音未落便遭来了芷兰一顿奚落:“你也不遑多让啊,齐家大小姐。”

  湛青青却不甚在意二人的言语,只见她的小脸上满是兴奋之色,又将小手遮在嘴上刻意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地说道:“前几天姨娘身子不大舒服,昨儿个请了大夫来给她看病——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齐萱好奇问道。

  “嘿嘿嘿——大夫说呀,姨娘她有喜啦!嘿嘿嘿,我很快就有弟弟妹妹啦!”湛青青笑得一双眼睛都眯成了弯弯细月。

  芷兰和齐萱两个听了也松了一口气,遂笑着说道:“这下总算不会再有人被你缠着问家谱了——”

  “不过——”湛青青又搔搔脑袋说道:“奇怪的是,当时爹爹听了这个消息时,铁青着脸半天都没说话。然后就一直在书房里呆着,任谁也不许进。你们说,他这样是不是太高兴了?”

  太高兴了?芷兰可不这么认为。在她看来,此事必有蹊跷。不过大户人家多多少少都有点儿秘密。这无非是又一个狗血八卦的诞生。

  此时,在齐家的丝绸庄子里,齐浩正带着林慕白和观云参观巡视他家的产业。见这两人有老板亲自带路,店里的伙计们都不敢怠慢,跑前跑后的俱是十分殷勤。一见他们对哪种料子有点儿兴趣,便连忙上前去为他们介绍详细信息。一个上午下来,林慕白和观云对各种绸缎倒是长了不少见识。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十分新奇有趣的事情。反观他们之前在京城的生活,不是宫廷争斗便是官场倾轧,难得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一时间,二人竟都有些羡慕起齐家人来。

  正在这时,齐家的一名管事突然从店外走了进来,对他们说道:“老爷,山阳县令派人送来了一封信到府里,说是寄给林老爷的。”说罢双手将信递上。

  林慕白有些疑惑地接过信,拆开信封抽出信纸,抖了一下展开来,刚看了几行字,眉头便皱起来了。观云见父亲这样,忍不住也凑过来扫了一眼,顿时吃了一惊。

  “被杀了?怎么会?”观云心中十分疑惑。

  林慕白收起信纸,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看来是有人盯上我们林家了。”

  观云更加疑惑了:“何以见得呢?兴许是遭到强盗土匪了也说不定。”

  “信上已经说了,凶手剑法十分精准,力道凶狠,倒更像是杀手所为。”林慕白叹了口气,又说道:“我倒宁愿这妇人是被强盗所杀的。”

  一旁的齐浩听这两人话说得奇怪,也不好发问,只笑着说道:“妹夫只管放心。管他什么强盗土匪的,只要他敢来我齐家,我就叫他有去无回!”

  林慕白和观云勉强笑了笑,心里却越发沉重了。接下来他们也无心参观了,于是早早就回了齐府。

  一回到府中,林慕白便对观云说道:“是时候动用三殿下的手谕了。你拿着这个手谕到杭州知府那里去,向他先借调三十人暗中守护齐府。如有情况发生,让他那边立即再派人来支援。”

  观云连忙应下,急急转身离开了。

  林慕白说完后,又立即叫来了湛少枫,对他说道:“最近可能会有人对我们林家不利,你要小心看护小姐。至于书院么,今天把她接回来后就不要让她再去了。”

  “是。”

  ——————————————

  在杭州城的西湖边上有座私家园林,名为“湛园”,园子的主人便是江南最富有的瓷商湛文炳。这湛园面临西湖、背倚西山,最是个游览观景的好去处。听说这湛园原来叫宋庄,十年前还属于一个宋姓绸商,后来那宋家败落,便转手将园子卖给了湛文炳。

  提起这湛文炳来,杭州人没有一个不感慨的。听说此人早年父母双亡,家境贫寒。为了挣大钱,他只身一人闯荡西域,将中原的丝绸和瓷器远销到波斯等国,很是赚了一笔。来来回回几趟下来,便积聚了不少银子。而后他又用这笔本钱买下了一家陶瓷作坊,凭着自己积累下的经验不断地改进工艺,做出来的瓷器很是受人欢迎,很快便在杭州打响了牌子。再后来,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就一家一家地收购了其他的作坊,渐渐地便成了江南地区最富有的瓷商。虽然生意做得十分顺手,可是湛文炳却一直子嗣单薄,多年来膝下仅得一女,辛辛苦苦挣下这偌大的家业却无人继承,实是一件憾事。也正因为如此,湛青青小小年纪便时常有人前去提亲,为的就是能够入赘湛家,得到那大笔家业。

  这两天,听说湛文炳那小妾终于有身孕了,这爆炸性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听了这消息,有人欢喜有人愁。那些平日里与他交好的便感慨着天不绝人,湛家总算要有后了。而那些家里有儿子想要入赘湛家的,便在心中暗暗祈祷这一胎还是个女孩儿,若是不慎滑掉那就最好不过了。

  当然了,当事人湛文炳的心里也不大平静。但他却是另有缘故的。因为——这孩子压根儿就不是他的!

  这要说到早年有一次,他运送一批货物到西域,在沙漠中遭遇了一伙盗匪。虽然最后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但也伤到了某关键部位。所有给他看过的大夫都说,他以后是无望得子嗣了。

  既然如此,这赵氏的身孕又是从何而来!偏这消息传得倒是快,现下城里一多半人都知道她怀了湛家的孩子。若在这个时候问责赵氏,传出去只会令人耻笑自己戴了绿帽子。家丑不可外扬啊。

  湛文炳烦燥地在屋内走了一圈,随即又冷笑道:“哼,以为放出消息我就不敢动你了?真真是愚蠢无知。”随即自己推开房门出去散心了。走到园外,见几个下人正在备车,便问道:“这是去做什么的?”

  那几人见老爷过来了,忙答道:“小姐快要下学了,这是去接她用的车子。”

  湛文炳略想了想便说道:“备个大点的车子,我也一同前去。”既然是散心,干脆出去走一遭得了。顺便再买包打胎药,悄悄混在饭里给那赵氏吃了,看她还怎么得瑟。

  车子一路到了清风书院门前停了下来,孩子们还未出来。湛文炳撩开帘子望向窗外,只见一名身长玉立的少年站在书院门口,也像是在等人的样子。远远看那少年也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正是大好年华。湛文炳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己这是前世造了什么孽了,竟遭到这样的报应。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清风书院的门打开了。一个个衣着粉嫩的小姑娘们从门里走了出来,各自走向自家的车子。湛文炳从车子里下来走上前去,只见自家女儿和两个小姑娘一起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他是认得的,是开绸庄的齐家三小姐。

  湛青青见爹爹亲自来接她,兴奋得小脸都放光,忙对芷兰两个说道:“我爹爹来啦!”接着又不由分说拉着她们两个走到湛文炳面前说道:“爹爹,这是齐萱,您见过的。”

  湛文炳笑着点了点头,又看向那个不认识的小姑娘,却见刚刚那少年就站在她身后。近瞧上去,这少年的面容竟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像谁呢?一时间他也想不出来。再看向那眼睛,那眼睛——竟是湛蓝色的!

  湛青青还在介绍道:“这就是最近才来的林芷兰,她好聪明的呦——”见爹爹没什么反应,只怔怔地看着人家的侍卫发呆,湛青青脸上有些挂不住,忙上前扯了爹爹的衣襟说道:“爹爹,人家跟你说话呢!”

  湛文炳这才反应过来,忙低头对芷兰笑道:“你就是兰儿吧!我家青青最近常常提到你。”

  芷兰微微笑着对他施了一礼,心中却带了点儿疑惑。听说这人还去过西域的,见识应该不少,怎么见了个蓝眼睛的就跟丢了魂儿似的。

  回到自家车上,湛文炳还掀着帘子呆呆地看着那少年。湛青青见他这样,心想爹爹必是太想要儿子了,今日见了一个这样出色的少年,心中自然会有些伤情。于是她便对爹爹说道:“咱们回家吧,爹爹。再过几个月,姨娘就能给咱家也生个儿子了。”

  这话像针一样刺了湛文炳一下,他立即清醒过来,对外面车夫说道:“走!去养生堂!”

  芷兰也在车上想着刚刚的事情。不得不说,湛青青的父亲刚刚看到湛少枫的反应实在有些怪。其实她也有联想过,他们同为湛姓,且一个去过西域,一个生在西域。可是,天下这么大,不至于就这么巧吧?

  到了齐府一下车,芷兰便忍不住问道:“枫哥哥,你——知道你父亲的名字吗?”

  正欲牵了马进去的湛少枫听了这话突然站住了,回头深深看了芷兰一眼,说了句:“不知道。”

  芷兰顿觉自己的问题实在突兀,好似在揭人疮疤,十分不妥。于是她尴尬地笑了一下便不再说话,低着头从湛少枫面前走了过去。

  “小姐。”湛少枫在后边叫住她。

  “怎么?”

  只见湛少枫面无表情地说道:“老爷吩咐,从明天起,小姐哪里都不能去了。”

  “什么!”芷兰心中刚刚浮上来的歉意一下子就被这句话砸得无影无踪了。

  湛少枫站在原地,静静看着芷兰一脸气急败坏地冲他跺了跺脚,又转身跑进了门里,脚步声越来越远,很快又听到女孩儿叫道:“为什么啊——爹爹!”

  冰山人那紧抿着的薄唇悄悄扬起了一角。

  ——————————————

  额——俺知道还欠一千五,加到明天的字数里——飘走码字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