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9章 反客为主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113 2009.10.08 11:08

    林慕白用芷兰的药终于从那二人口中问出了话,想不到居然是这么个答案。他自问行事已经很小心了,可到底是什么时候引起皇家注意的呢?这对于他们林家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已教了那两人如何回话,但毕竟事关重大,林慕白决定还是亲自去确认一番,于是带了两个侍卫,换了夜行衣尾随于那二人身后离开了林府。

  夜幕掩映下,两个黑衣人轻快地在城中飞檐走壁,换了行头的林慕白三人在其后远远跟随着。一路中他不由得感叹,这两人的功夫其实相当了得,若不是林府早有防备,恐怕早就被他们探了个清清楚楚。

  很快,那两人便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一个小巷中,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屋门前“笃笃笃”几下有节奏地敲了门,像是暗号。那扇破门便“吱吱呀呀”地打开了,林慕白远远看着是一个身着宫服的太监,却看不清模样。于是趁他们三人都已进屋,林慕白便命侍卫替他看着四周动静,自己纵身跃到了窗前,用沾湿的手指轻轻捅破了那层薄薄的窗纸。只见那太监正背对着窗口,听那二人与他回话。那两个人果然是照他教的话来说的,林慕白听了已是放心不少。

  待那老太监一转身,林慕白便眯了眼睛仔细辨认此人面相。他在宫中供职多年,与大内太监都十分相熟,就算是不熟的也都还叫得上名字。此人满头银发,显见是在宫中有些年岁了,那就更没有不认得的道理了。可纵使他想破了脑袋,也不记得宫里的老太监中有这么个人。

  “嗯。桌上是剩下的黄金五十两,你们拿去吧。”那太监说道。

  林慕白听了这话却是心中一动。这声音虽说尖细,却不似太监的公鸭嗓,倒有些像是女人的声气。

  见那二人完成了差事正要出来,林慕白与侍卫便立即隐了起来。待那二人离去,林慕白他们便重新朝窗子里看去,那老太监已经不在屋内了。正在惊诧之时,却见一个蒙面黑衣人背着剑从里屋走了出来,身形动作瞧上去像是个女人。眼看此人就要出来,林慕白几个连忙又藏到了房后。

  那黑衣人四下瞧瞧无人,便朝着西北方向飞了过去。林慕白与侍卫们也在后边远远跟上,以免惊动此人。而那黑衣人显然是经过一番反跟踪训练的,在城中绕了三五下便不见了踪迹。

  两个侍卫有些着急,林慕白却十分镇定,说道:“回府吧!今晚的事儿,谁也不许向外透露一星半点儿!”

  ——————————————

  回到林府,林慕白便径直去了兰苑。虽然已经是半夜三更了,但他知道芷兰并没有入睡。进屋一看,芷兰果然正托着下巴在桌边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见老爹来了。芷兰忙迎上去急切问道:“爹爹,是不是宫里派人来了?”

  林慕白见她的小脸上愁云密布,不觉有些心疼,安慰道:“没事了,爹爹已经处理好了。”接着又将芷兰的小药瓶还给了她,说道:“这药不错,兰儿再多做些带在身边吧。爹爹也会加强这里的防护力量,兰儿只管放心睡觉吧,别想太多。”

  芷兰接过药,沉默半响,最后像是下了决心似的开口说道:“爹爹,兰儿想了一个晚上,觉得这样被动不是办法,还整日胆战心惊的。不如……”

  坠儿几个在一旁见老爷和小姐不知在密谈什么,两人越说神色越兴奋。她们几个也不敢上前添茶,怕打断了人家的谈话。最后,当老爷离开时,小姐像是放下了心事般十分轻松,上chuang很快就睡着了。见小姐终于安然入梦,坠儿几个也放宽了心,自己休息去了。

  天快亮了,折腾了一夜的林府一片安宁祥和的气氛。与此同时,城西有一家名为“保和堂”的药铺,后院伙计们伸着懒腰从温暖的被窝里出来,一个个打着哈欠洗脸漱口。几个刚来的小伙计已经洗漱好了,正在一块一块地将门板拿开,打算开门迎接一天的生意。突然,一张纸从两块门板中间飘然落地。那几个小伙计捡起一看,上头写着“痨病药方”,底下密密麻麻都是字儿。众人惊呼一声,有一个腿快的已经跑去后院告诉了老板周瑞祥。

  周瑞祥在屋里一听忙从被窝里爬起来,胡乱披了件袍子便跑了出来。接过伙计递来的药方,周瑞祥心中又是激动又是疑惑。这些日子大伙儿费尽了心机也没搞到这药方,怎么就这样跑到自家铺子里了?仔细再一看,这药方上所写的内容着实奇怪,从未见过这样做药的法子,并且那上边画了一幅奇怪的图样,写明要用玻璃和中空的钢针照着图样子做。这到底是天上掉的馅儿饼,还是邻家秀才的恶作剧?

  周瑞祥想了想,觉得还是要试一试才知道,于是便令伙计照着方子少做一些看看效果。虽然对这白送上门的药方不抱多大希望,但周瑞祥还是令店里众人对此事严守秘密,不许走漏风声。

  几天过后,那药水便做了出来。按照方子上说的,周瑞祥命伙计们放在了地窖中保存。他又从病人中挑了个得痨病的,自己亲自带了药前去试验,还将那药方上所说的用针方法抄了下来,生怕忘记。

  三天下来,这病人的脉象、气色明显好转。周瑞祥诊过之后心中大喜,方知这次真是天上掉馅儿饼了,于是便令伙计们加大产量继续制造此药。他已在心中略略为此药估了价,打一次针少说也得黄金一两。这下他们“保和堂”可真得赚翻了!

  这天,周瑞祥正式在他的铺子门前挂了“神仙水”的牌子,还放了鞭炮庆祝并吸引人群。忽然,一个伙计却从远处气喘吁吁地跑来,附在他耳边说道:“老板!小的刚从城郊采药回来,路过城里几家大药铺,竟都已经开始卖这治痨病的药水了!”

  “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