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2章 德州扒鸡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1963 2009.10.17 21:45

    芷兰心下好奇,便多瞧了她们两眼,却发现那女孩子也回头看向他们这桌人。那女孩子见芷兰望向她们,很快便扭了头,那神情看上去清冷又倔强。

  这段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大家也都不甚在意,略略吃了几口便上路了。到了码头,林慕白便带了几个人先去找船了。

  芷兰和坠儿在车里枯坐着十分无聊,便将帘子悄悄掀了一角看向窗外。只见那码头上行人如梭,伙计们忙着搬卸货物,船客们个个背着沉重的行装,还有的甚至还拖儿带女,来来往往的人群将那甲板压得不堪重负。河岸边上纤夫盈堤,起航的号子此起彼应。河上已停靠了几条大船,几十条小船来往穿梭其间,一派生机勃勃的繁忙气象。

  就在这时,林慕白等人已经回来了,对着众人说道:“咱们走吧!船已经找来了!”

  于是车夫们连忙赶了车子,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赶到那艘船的甲板前。这艘船中等大小,整个包下来,足够他们十几个人在上边生活两个月了。大家忙着将行李从车上卸下来再搬到船上,忙乱中都没注意到有两个人影偷偷混进了船舱。

  等到人都上了船,林慕白又下来同车夫们交待了几句,令他们将空车赶回京城,来年秋天的这个时候再回来这边接人。

  待林慕白一上来,船家便将系在岸边铁锚上的缆绳一一接下,又放下了桅帆便起航了。除了林慕白,大家都是第一次坐船,一时间新奇得不得了,都不肯进船舱里坐着,一个个站在甲板上四处张望。年纪最小的观风此时是最兴奋的一个,在甲板上来来回回地疯跑,众人都聚拢不住,见这船造得倒也安全,只得随了他去。

  船已离开了码头,岸上人影愈来愈小。大家正在外头看那河上风光时,突然听得观风扯了嗓子在里头叫道:“你们是谁?”

  大伙忙进船舱里查看,观风正叉着腰质问角落里的两个人。大家上前定睛一看,却原来是今天在客栈里见过的母女两个。那妇人见招来了这么多人围观,顿时红了脸,低着头蹲在船舱角落里嚅嗫道:“求老爷太太们行个方便……奴家实在是没有钱了,才出此下策……”那女孩子在旁一直低着头,表情却十分冷漠。

  见不过是两个穷苦女人,并不是什么江洋大盗,男人们便都散了去,全由林夫人做主。只有小观风不懂事,依旧不依不挠地问道:“说啊你们是谁?”

  林夫人命阿紫拉过观风到一边,自己上前弯了腰,和颜悦色问道:“你们是何方人士?此行是要去哪里?”

  那妇人见林夫人生得天仙一般美貌,与自己说话又这般和善,心就放宽了不少,说话也利索了许多:“奴家名唤惠娘,这是奴的闺女名唤小娥。我们本是扬州人,此番来德州本为寻亲,谁知人没找到反而还将盘缠用光了……不得已只好回乡,只是身上无钱,出不起船费,只好……”说罢又红着脸垂下了头。

  听了这话,林夫人面上便带了几分同情之色。今天在客栈看到这母女两个被赶出来时,她就已经有些感慨,不想这两人最后竟上了自家包的船。现在船都已经开了,总不可能因为她们再返回去吧。于是她叹了口气,对那妇人说道:“咱们也算是有缘,这船正好经过扬州,就顺带捎你们一程吧。”

  那妇人闻言大喜,遂千恩万谢了许久。那个女孩子却一直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讲。林夫人命人为她们安排了一个小房间,母女两个挽着包袱便进去了。兴许是羞于见人,二人进去后就一直待在房里没出来。

  芷兰上了船,吹了一阵河风便感觉神清气爽了好多。虽然脚底下偶尔晃荡,但总比在土路上颠来簸去的强。人刚一精神,肚子便开始咕咕叫唤起来。想起那会儿在客栈桌上摆的那些美食,芷兰不觉有些后悔。于是她转身打算回船舱寻些吃食,却见湛少枫挡在了她前面。

  “怎的?有事?”人饿的时候脾气总是不大好。

  湛少枫背在身后的一只手托了一个油纸包出来,说道:“小姐可是饿了?”

  “嘎?”他怎么知道?芷兰这才想起刚刚肚子叫得山响,他不可能没听到,于是她便有些尴尬,又指着那油纸包问道:“那是什么?”

  “德州扒鸡,还热的。”

  芷兰一听便两眼放光。早就听过德州扒鸡的美名,在客栈时胃口不好错过了,本以为吃不到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于是她心情大好,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接过那油纸包就要打开。又听到湛少枫说道:“进去吃吧,外边风大。”

  芷兰便乐颠颠捧了那扒鸡进去了,观风见有好吃的也立马跟了进去。此时林慕白也在舱内,见姐弟两个美滋滋带了扒鸡进来,便笑道:“兰儿总算有点儿精神了。”

  美美地啃着扒鸡,芷兰对父亲说道:“这扒鸡真好吃,等明年咱们回来了还去那家店!”

  林慕白却说道:“这扒鸡并非那家店里做的,而是在少枫刚刚在码头时买的,他说你身子好些了后,必定会想着吃这个的。”

  芷兰闻言一愣,探头向外面看了看,只见湛少枫独自站在舱外,芷兰不由得心中诧异,想不到这个木头一般的人心思竟这般玲珑剔透。芷兰继续啃了鸡翅膀,没再言声儿。

  ——————————

  每次写标题时就抓耳挠腮的,有时不免随便凑四个字,望大家见谅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