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3章 明哲保身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154 2009.09.08 08:59

    管事说完后,便重重喘了一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如今这差事真是越来越不好办了。

  此言一出,满屋的人都一脸臊红。众人垂头,静默无语。屋里的气氛再次凝结起来,冻得能结冰渣了。

  “是何人如此大胆!敢在本公主的饭菜里下这种下三滥的药!”众人中,明月最快反应过来,只见她重重拍着椅子扶手,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听了这话,林慕白却像是没什么反应,只是面无表情地静静看着她,一言不发。芷兰也停止了“抽泣”,瞪着眼睛直直地看着她。明月被两人盯得心里有些发毛,一时间也愣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

  一旁那嬷嬷不愧是宫里呆过的,见过的大场面多了,宫里的人哪天不是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今天这点子状况不过是小意思罢了。只见她甩着手帕款款上前说道:“左不过是什么人的恶作剧罢了,幸好不是什么夺人性命的毒药。以老奴看来,这事儿还是压下去的好,皇家的脸面要紧呀!”

  众人频频点头称是,春药啊,虽说不伤人性命,但传出去也够丢人啦。

  “这位婆婆,你左一个皇家右一个皇家,说得我都糊涂了。请问我这是在哪里啊?”芷兰一脸天真地问道。

  “……”那嬷嬷竟让这童言童语给噎着了,僵立在那里,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林慕白笑了笑,拍拍女儿的背,示意她说得好。接着他也对那嬷嬷说道:“这位嬷嬷,看来还是皇家的规矩您过着舒服,还请您回宫过吧。我们林府庙小,养不起您这尊神。您请回吧!”说罢,不容她分辩,就招手示意下人叉了这位嬷嬷出去。

  众人顿时噤声,这位老爷平日里笑嘻嘻的,只当他是好脾气,不想今天竟直接就开发了位宫里来的嬷嬷出去。

  接着,林慕白扫视屋内众人,一字一句地说道:“这里是我林府,既然住在这里,就得按我林府的规矩行事。不愿从者,莫怪我不客气,从哪儿来的还请回哪儿去。今天的事儿,到此为止,谁也不许外传。否则……老爷我直接卖了他。”说完看也不看明月一眼,便带着女儿出去了。

  父女两个刚走出梅苑,便看到在门口已经等候多时的坠儿,只见她一副急得快哭出来的模样。看到芷兰安全出来,坠儿终于松了一口气,上前拉了芷兰过来说道:“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可急死我了!”。见林慕白面无表情的样子,吓得慌忙赔罪道:“今天的事儿是奴婢不对,没看好小姐……”

  芷兰忙说道:“不关坠儿的事,是兰儿自己好奇想进去看新娘子的……”

  林慕白这才笑道:“我也没说什么啊!今天这事儿,多亏了兰儿呢!”

  芷兰心里一高兴,突然涌上了个小小的恶作剧念头。只见她扯了扯林慕白的衣袖,天真地问道:“爹爹,什么是春药啊?”

  只见林慕白身子一僵,脸上微微红了一红。但他不愧是狡诈腹黑的林慕白,很快便回过神下来,蹲下身子看着芷兰的眼睛,认真地问道:“兰儿,跟爹说实话,你真的看到有人下药了吗?”

  芷兰心里咯噔一下,脸上却没露出什么。她眨了眨无辜的大眼,仍旧笑嘻嘻地说道:“看到了呀……不过兰儿没看清是谁……”

  林慕白笑了笑,没再追问什么。他摸摸女儿的脑袋说道:“无妨,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兰儿今天立了大功了,走,咱们回湘苑去,让你娘亲自给你做糖醋鲤鱼吃!”糖醋鲤鱼可谓芷兰前世今生的最爱。林慕白抱起正沉醉在美食幻想中两眼放光的芷兰,将她放在自己肩上,父女两个一路欢声笑语离开了梅苑。

  夜色已至,月上梢头,梅苑里处处悬挂的大红灯笼也点了起来,照得满院子里红通通的。在公主的新房里,桌上已另换了丰盛的饭菜,摆放得精致整齐,却早已经放凉了,一筷子也没动过。

  明月独自坐在婚床上,怔怔地望着手中取下来的凤冠出神,满床的大红色令她觉得刺眼刺心。她不过是想要抓住林慕白的心而已。青楼混迹多年的经验告诉她,就算抓不住他的心,也得从沾着他的身子开始吧。一切都计划得好好的,都是那小丫头,不!一个小丫头懂什么!都是那韩氏,阴险狡诈的林夫人毁了这一切!

  想到这里,“啪”的一声,明月恨恨地将手中的凤冠重重摔到了地上,珍珠宝石滚落了一地。战战兢兢守在门外的梅香听闻声响,慌忙进屋收拾残局,边收拾边小声说道:“公主,您消消气吧……”。要说心里话,她也觉得今天公主做的事情不太体面,弄得大家一块丢人。但身为丫鬟也就只敢小小腹诽一下罢了。

  总之,今天这祸根算是种下了。明月从此在心里对林夫人及芷兰又恨上了几分。

  话说芷兰今日是大大出了回风头,晚上睡觉前静静思量,却是十分不安,翻来覆去地在床上摊煎饼。从前的她在学校时,就是个有点愤世嫉俗的主儿,曾经在这上头吃了不少亏,说不定那车祸就是她的报应。如今有幸活了第二回,她日日将低调做人奉为头等大事,不想今日还是破功了,还差点被腹黑的老爹看出些漏洞来。她不由得懊悔自己多管闲事。不就是春药嘛,又吃不死人。最多就让那明月奸计得逞,让父亲无奈被她套牢,再给自己多添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或妹妹,再闹个家庭不和……罢了。唉,这样难道就行了吗?

  想到这里,芷兰又翻了个身,重重叹了口气,郑重决定无论如何,从此以后还是好好研习自己的医术为上策,以后也好有个安身立命的根本。

  第二日一早,照例要去湘苑请安的芷兰已经收拾停当,准备出发时,突然转念一想,明月作为新纳的妾,这个时候可能也会去见当家主母。正值多事之秋,她决心离这种是非之人越远越好。于是芷兰便改了主意,称病躲在自己的兰苑里足不出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