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3章 过往情事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647 2009.10.29 20:30

    林慕白并没有花多少工夫就说服了芷兰。当他拿出山阳县令的那封信给芷兰看时,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立即闭上了。

  虽然对于惠娘被杀、小娥不知所踪一事感到十分疑惑,但芷兰还是十分配合父亲的安排,乖乖地呆在齐府哪里也不去。每天闲来无事自己看看书,教弟弟认认字,偶尔来了点儿灵感再研制些药物,日子过得倒也滋润。少了芷兰的陪伴,齐萱去书院念书的积极性也大大降低,时不时地便告病不去,赖在府里看芷兰摆弄那些奇奇怪怪的物事也很是有趣。

  只有那湛青青这些日子心情颇为郁闷。前两天她那姨娘不慎滑掉了胎儿,别人还没怎么着呢,湛青青却哭得比谁都伤心。再加上两个最要好的朋友都不来书院了,更让她心中苦闷无处诉说。

  湛文炳自那日回来便忙着料理家事,先是不动声色地将那赵氏的奸夫打发去西域运货,接着又悄无声息地流掉了她那胎儿,面上却是百般安慰关怀,令那妇人心中惊疑不定,却又不敢有所动作。见赵氏一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模样,湛文炳心里那是要多快慰有多快慰。

  这天他独自在房内小酌,半醉半醒间便想起了那日见过的少年,那张略有些熟悉的面孔在他眼前挥之不去,可偏偏思来想去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像谁。想到自己四处飘零辛苦半生,终究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湛文炳心中越发苦闷了,连饮了几杯酒后便觉脑袋昏昏沉沉,也不起身回房,直接就趴在桌上睡去了。

  睡梦中恍恍惚惚的,湛文炳像是回到了年轻时在西北居住的一段日子。那时他在沙漠中迷了路,跌跌撞撞怎么也找不到出去的路。炎炎烈日下,只见那一片黄沙起伏连绵直到天边,望也望不到头。又累又渴的他终于支撑不住,昏倒了过去。当他再次醒来时,却看到一个西域女子的面庞,尽管遮着面纱,却依然掩不住那美丽姿容。他下意识地问道:“你是谁?”那女子微微笑了笑,轻启朱唇说道:“我叫帕里黛。”

  “帕里黛!”湛文炳骤然从梦中醒来,口中仍然念着那个遗忘已久的名字。他终于想起来了,那少年的面庞与帕里黛竟有七八分相似!

  那年他在沙漠中被帕里黛救了之后,在她家住了足足两个月。相处下来他才知道,这帕里黛的身世也是极为凄苦的。母亲早亡,父亲也在几年前死于战乱。相近的身世,让二人都有些惺惺相惜,渐渐地也生出了些情愫,于是二人便私定了终身。那时,湛文炳手上还有雇主的一批货必须送往疏勒国,在帕里黛家休息了两个月后,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临走前湛文炳还对帕里黛发誓,等送完这批货回来就带她一起回中原过日子。谁知这一别,便是一生。待他兴冲冲揣着银子从疏勒国回来时,帕里黛的家却已在一场战火中被烧了个面目全非。悲痛欲绝的湛文炳在那废墟里扒了许久也没找到帕里黛的尸身,怀着一线希望,他又辗转于西域各地四处找寻他心爱的姑娘。但是茫茫人海,要找到一个人谈何容易!在西域兜兜转转一两年,湛文炳始终也没找到帕里黛。

  就这样许多年过去了,渐渐的,忙于生意的湛文炳也淡忘了这段短暂情事。直到他见到那少年,才勾起了这段回忆。

  一想到帕里黛和那少年之间的关联,湛文炳心中便激动难抑。于是他起身在房内踱来踱去,努力回想当初与帕里黛分别时的情形,闭着眼睛默默掐指算着时间,口中还念念有词:“十五……十六……十七……”湛文炳蓦地睁开双目,激动地说了句:“对!十七年!”。那段往事已经过去十七年了,而那少年看上去也不过十五六的模样,一切都对上了!那面庞……还有那蓝眸!那蓝色的眸子与帕里黛是一模一样的!湛文炳越想线索越多,简直恨不得立马就去见那少年当面询问一番。

  这时,忽然有人在外边“笃笃”敲了几下门,他开门一看,却是愁眉苦脸的湛青青。

  “爹爹,明日书院里休息,您能不能带青青去齐萱家坐一坐?我想去看看齐萱和芷兰两个。好久不见,青青想念的紧。”湛青青眼巴巴看着喝得脸膛红红的爹爹,心想这会儿他应该最好说话了。

  湛文炳正愁怎么才能再见到那少年呢,女儿这就送上来一个主意,他高兴得用力拍了拍湛青青的肩膀,笑道:“好好!爹爹陪你去!”湛青青险些没被拍倒,抬头看了一眼红光满面的爹爹,心中暗自诧异。姨娘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没了,怎么爹爹非但不伤心,反倒一个人小酒喝得挺乐呵。难不成这是悲痛过度?她家爹爹对喜怒哀乐的反应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次日,湛文炳便带着湛青青一起去了齐府。进了府里,湛青青向大人们请了个安,便带着侍女急急赶到后院与两名好友相会去了。

  齐浩和湛文炳原就是老相识,又热情地介绍了林慕白与其认识,三个人在前厅言谈甚欢。湛文炳心中惦记着那少年的事情,却不知如何开口请求再见他一面。正在这时,齐家两位公子和一个长相十分俊秀的少年从外边回来了,跟他们请了个安便又离开了。

  湛文炳这才知道刚刚那个少年便是林慕白的大公子,于是他装作不经意地问道:“那日我去书院接小女回家,曾见过您家小姐和一个十五六的少年,想必那位也是您的公子罢?”

  林慕白笑着说道:“那是小女的侍卫。小女从小就有些顽皮,得有个人看着才行。”

  湛文炳啧啧称叹道:“您家的侍卫都是这般出色的人物儿。哎呀,京城来的就是不一样啊!不知您是从何处挑来这样的侍卫的?”说着便端起了桌边茶盏送到嘴边。

  林慕白见此人三句不离芷兰的侍卫湛少枫,心中便留了意,笑答道:“哪里是挑来的。这孩子也是个命苦的,他原是西北人氏,因战乱流落到了陕西。正赶上那年我去陕西剿匪,见这孩子身手不错,便收留了他做小女的侍卫。”说话间便注意观察着湛文炳的面色,只见他低着头状似在专注品茶,却侧着耳朵听得极是用心。听到“西北”、“战乱”这些字眼,他那端着茶盏的手便有些微微颤抖。

  混迹官场多年的人,最擅长的便是察言观色。林慕白一见湛文炳这模样,心中便猜出了七八分。

  齐浩哪里知道这两人心中的弯弯道道,也插了话上来,三两句便把话题引开了十万八千里。湛文炳还想再问那孩子的姓名,又怕问多了令人生疑,反而多生出些事端来,只好跟着他们东扯葫芦西扯瓢,但他心中想见那少年的念头更加强烈了。

  ——————————————

  又过了几日,齐府门口的小厮进来送了一份帖子,说是湛老板请林齐两家人到湛园一聚。齐浩一见这帖子便惊讶道:“这湛老板平日里从不请人到他那湛园的,怎么今儿个如此大方?”见林慕白还在拿着帖子沉吟,便又笑着说道:“妹夫,这肯定是沾了你的光了!呵呵!”

  林慕白看着帖子上特别注明的“带上家眷”几个字,微微笑着说道:“沾了谁的光还不一定呢。”

  ——————————————

  今天是两千五,还是少码了一千字。无论如何,欠的一定会补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