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0章 月夜惊魂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141 2009.09.16 19:13

    对于明月,芷兰已是忍无可忍了。不除掉这个后患,自己这棵小幼苗是别指望茁壮成长了。

  这天晚上芷兰彻夜未眠。

  这件事必须马上着手去做,否则就晚了。只是,怎么做呢?日日跟着林夫人,注意她的饮食起居,不让她们有机可乘?这样太被动了。那就先下手为强,杀了那明月,以除后患?这样又太冒险了,毕竟她还是皇家公主。更何况,前生二十年受的法治教育对她已是根深蒂固,杀人这种事她连想都没敢想过。

  那怎么办呢?芷兰急得翻来覆去睡不着。外间的坠儿听到芷兰床上的异动,忙进来查看,见小姐眼睛睁得大大的全无睡意,便问道:“小姐可是睡不着?不如点些安魂香吧,可以助眠。”

  听到“助眠”两个字,芷兰像被针刺了一下,骤然想起自己最近新制成的一种药物。此药是用一种叫“半月醉”的药草和她之前做成的安眠药混合在一起制成的。“半月醉”算是一种毒,服用后会让人半个月都昏昏沉沉的,行动语言颠三倒四,状似醉酒。而这半月醉和安眠药混在一起,却会让人沉睡半月不醒,且醒来后便会永久失忆。明知道吃了这药就再也回忆不起来过去了,她还美其名曰“追忆”,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现在想来,这“追忆”用到明月身上可是再合适不过了。既不伤她性命,又能让她从此安生下来。最重要的是,此药用后验不出毒来,皇家也没话说。

  一不做二不休,芷兰决定今晚就行动。于是她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懒洋洋对坠儿说道:“不必了,我现在已经很困了,你快去睡吧。”坠儿见状,便放心退出了房间。

  芷兰支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确信坠儿已经安睡,便悄悄起身,蹑手蹑脚地开了房门走到了小院里。

  正值深夜,兰苑里静静的,柔白的月光下只见一个小身影悄悄走向了小院里的花圃。这里种的也是药草,在花圃里边的一块小小角落里,埋了一个坛子,里边正是芷兰平日里做的各种药粉。她四下看看,确定无人,便从坛子里将装着“追忆”的药瓶子找了出来,然后将坛子重新封好埋在了地下。

  药是拿到了,可是如何只让明月一人吃下去呢?放在膳食中难保其他人不会吃到。芷兰开始犯了难,在院子里踱来踱去没有主意。忽然她一拍脑袋,想起几个月前自己为了好玩画了一幅针管的图样,央着哥哥用陶瓷和钢针给照做了一个,一直也没用。这下倒是能派上用场了。

  “咯吱——”,虽然芷兰已经很小心了,但门板还是发出了一点点声音。她紧张地僵住不动,看屋内并无人醒来,遂松了一口气,悄悄进了屋。借着窗外的一点月光,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针管。看桌上还有一杯白水,芷兰便将水倒了一些在盛满药粉的瓶子里,轻轻晃了晃。待药粉都化开了,便拿针管吸了满满一管药水。小心翼翼拿着这针管,芷兰又蹑手蹑脚走了出去,轻轻关上了房门。当她离开兰苑时,并未瞧见披着外衣的坠儿悄悄尾随在她身后跟了出来。

  还好关键时刻没有迷路,芷兰还算顺利地到了梅苑。正要进院时,芷兰隐约觉得什么地方似乎有人影一晃而过。定睛看了看,并没有人,只有一轮圆月照着院中桂树在夜晚的微风中轻轻摇摆。虽然有些害怕,但为了家人的安全,更为了自己的幸福,芷兰决定豁出去了。

  到了明月的门口她就有点后悔,万一这门上了锁她可不就白来了?于是她试探地推了推门,想不到这门竟未锁上。芷兰小心翼翼地推门进了屋,只见明月的床帐放了下来,遮掩得密密实实的,看不到里面。芷兰屏住了呼吸,朝着那床帐慢慢走了过去。轻轻揭开帘子,她看到了正在熟睡的明月。

  如此近的距离让芷兰有些害怕,一旦明月醒过来,自己就跑不掉了。强忍着想要拔脚而逃的***,芷兰举着针管,对准明月露在被子外边的胳膊,又快又准地扎了下去。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明月一下子就醒了过来,她一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脸惊慌的芷兰。

  见明月眼睛睁了开来,芷兰吓得身子一颤,手上一使劲儿,竟将药水全部推了进去。明月正欲张口叫喊时,突然眼白一翻便歪过头去,重新合上了眼睛。

  别是药推得太快了把人弄死了吧!芷兰有些害怕地将手指放在明月颈间探了探。“呼——”,芷兰松了一口气。还好,脉搏跳动很正常,刚刚只是睡过去了。

  用衣袖擦了擦明月胳膊上因针扎而冒出的一点点血迹,确定一切都已妥当后,芷兰便掩上了房门,打算离开梅苑。

  月光笼罩着她,将她的小身影拉得长长的。就在芷兰要跨出月门时,她清楚地从地上看到了一个身影极快地闪了一下便消失不见了。芷兰浑身的血就像是被冻起来了一样,僵在了原地。院子里静得可怕,只有夜风吹过耳边哗哗作响。她不敢回头,拔起脚来逃命似地离开了梅苑。

  半途中听到有脚步声,芷兰忙躲到了一旁的花丛后。只见来人举着一盏灯笼慢悠悠地走着,微弱的灯光照出了他的面容。芷兰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原来是长贵在巡夜。待他走过后,芷兰便一路回到了兰苑。

  推开房门一看,坠儿还在熟睡,芷兰轻手轻脚地回到了里间爬上了自己的床。

  躺在床上,抚着砰砰乱跳的心口,芷兰还在回忆着刚刚那紧张的情形。今晚一切都还算顺利,只是……那人影到底是谁呢?芷兰有些惊疑不定。想来想去也没有头绪,她随即又安慰自己,或许是太紧张看花眼了,可能只是一只大鸟罢了。这个年代人与自然还算是和谐的,天上的鸟地上的兽多了去了。想到这里,芷兰稍稍安心了些。今晚经历的这些事已将她累坏了,很快她便沉沉入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