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1章 离京之行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265 2009.10.16 21:57

    待刺客事件的风头过去之后,皇帝便要论功行赏了。不必说,林慕白这次护驾是大大的有功,且保住了皇家血脉,使他们晟氏不至后继无人。于是皇帝打算重重赏赐他一番。不料林慕白却上书一封,称自己所做不过是为人臣子应尽的本分,不可赏赐过重,以免形成底下大臣们邀功希宠的不良风气,而他本人只希望能够告假离京休息半年便足矣。

  看完林慕白的折子,皇帝不由得感叹此人心思慎密。如此安排既顺顺当当领了赏,又不致因圣眷过隆而招人嫉恨。最重要的是,此人深知功高震主的道理。有这样的臣子,实在是国家的幸事。对于他这番小小的请求,岂有不准之理?于是皇帝拿起笔来满满蘸了朱砂,在折后写下了一个“准”字,并将他的假期延至一年。

  林慕白的原意只是带妻儿去林家在京城近郊的庄子里住上几个月的,这假期一延,反而觉得只在京城附近打转有些可惜了。大家商议了一番之后,便决定将目的地改成了江南。林慕白早就在江南任过职的,此行对他来说并不算新鲜,只是为了满足林夫人一个念想罢了。因她有个表姐,二人未出阁前是十分要好的闺中密友。后来这表姐远嫁到了杭州,两人已是十几年没见过面了。此去江南就打算借住她家一阵子。

  行程一定,接下来就是打点行装、准备出行了。由于这次主子们都要去的,自然也要带几个下人在路上服侍。但毕竟这只是出去游玩,不可能带太多人前去的。为此,大家这几天俱是攒足了劲儿地卖力表现,盼着主子能将自己带上。要是能跟着去趟江南开开眼界,回来在亲朋好友面前也很是长脸的。但名额终究是十分有限的,当各院的主子们宣布了自己初定的人选后,那被选上的整日里眉开眼笑,走路都带着风。更多的是那些没选上的,显得没精打采垂头丧气的,还有的在暗地里悄悄抹眼泪,直想着自己为啥不招主子待见。

  日子就这样在众人各自迥异的心思中闹闹腾腾过去了,终于到了上路的这一天。该带的东西早在头一天晚上就已经打点好装在了车上。这天一大早,林慕白一行十几个人便从京城出发了。

  头一次出远门的芷兰坐在自己的马车上,心情十分激动。自打她听说了出远门的事情后,精神就一直处在亢奋状态中。掀开车窗的帘子,探头向后一看,城门已是愈来愈远了。想到府里自己精心种的那些药草,芷兰心中有些不舍,也不晓得琪儿和福娘有没有把她的话记下来,好好采摘保管这些珍贵的药材。

  湛少枫骑马跟在芷兰的车旁,一人一马俱是一色儿的黑,倒也十分相衬。再向前看去,林慕白和观云也骑着马分别跟在林夫人和观风的车子旁边。还有几个林慕白手下最得用的几个侍卫,也骑着马在前边带路。

  以前坐马车到韩府,不过是城东到城西的距离,且城里的路修得很是平稳,芷兰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便。如今这是出远门,情况自然大大不同。虽然走的是官道,但比起城中马路来,还是颠簸了许多。起初芷兰还没有什么,但在颠了两三个时辰后,终于受不了了。作为一个享受过汽车火车飞机等高级交通工具的现代人,这样的经历简直就是一场折磨,她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颠得错了位。此时芷兰深悔前些日子只顾着激动兴奋了,怎就没想到这一点呢?扒了扒小药箱里的药,却是没有一个此时能用的。早知道就带点安眠药吃了,一上车就昏睡,也就不用受这番苦了。

  就这样在路上走了五六日后,林慕白见妻儿都有些受不住颠簸,于是便改了主意,打算走水路过去。这天他们已行至山东的德州境内,打算用过饭后,就自这边水路上船。到了临近码头的一条街上,他们便在一家客栈门前停了下来。

  此时的芷兰正在车里懒懒地靠着,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她只想再享受一会儿片刻的平静。坠儿在车下催了好几次要她出来吃饭,她却一直不肯动弹。这时,只听得湛少枫在外边很干脆地说道:“让我来。”听到这句话时,芷兰还没反应过来,却见面前帘子一掀,湛少枫便弯下腰探头进了车里。芷兰怔怔瞪着他,不知他要做什么。只见湛少枫面无表情地向她伸出了胳膊,不容她有闪躲的机会,直接就将她抱了下车。

  一出来,呼吸到外边的新鲜空气,芷兰顿时觉得好受了许多。只见这条街上到处都是商铺,酒肆林立,游商走贩随处可见,吆喝声此起彼伏,街上行人摩肩接踵,比起京城的繁华来竟也差不到哪里去。环视一圈完毕,芷兰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还靠在湛少枫怀里,不由得脸微微一红,推了一下他的胸膛便挣脱出来,让坠儿扶着自己进了客栈。

  这时大家都已经拣了几张桌子坐好了。见芷兰过来了,林夫人忙伸出手来将她抱在怀里说道:“乖乖,这一路可把兰儿给累坏了!来来,快在娘身边坐下。”

  芷兰坐在桌边,看着上面摆得满满当当的扒鸡、羊肠子、长官包子、大柳面、保店驴肉等,清一色儿的德州名吃,她却还是一点胃口也没有。颠了这么些日子,胃都快被颠到爪哇国去了。除了林慕白和那几个侍卫,其余人也都是懒懒的没有动筷,只一杯一杯地喝着茶。

  这时,众人突然听到楼上有吵闹声,都忍不住抬了头去看。只见一个店小二怒气冲冲地从楼上一个房间里出来,口中还骂骂咧咧的,语速极快,大伙儿也听不仔细。随后又见一个挽着包袱的妇人满脸泪痕地从房里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

  只听那妇人向店小二哀求道:“求求您,再宽限个几日……等找到我男人了马上就还钱……”

  “等等等……等个屁!半月前你就说的这个话了,再宽限下去我们不用开店了!”那店小二显然是不吃这一套,一手叉腰一手向外挥着,不耐烦地说道:“走走走!再不走就报官了!”

  那妇人无法,只得抽抽噎噎抹着眼泪下了楼。到了楼下,才发觉大家都在看着她们。妇人面上有些窘迫,忙拉了那女孩子走出了客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